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九章:青莲剑仙
    “消耗一百万点灵气值,抽取地级英雄卡!”

    “抽取完毕,获得地级英雄卡帝释天携带特殊物品:凤血精元!”

    ……

    “帝,帝释天?”看到这熟悉的三个字,宁渊内心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再看这系统给出的介绍,确定真正是先前的那个帝释天之后,强忍着心中的郁闷对希望说道:“系统,这英雄卡还能抽取重复的么?”

    说完这句话之后宁渊忽然感觉自己很蠢,既然有融合系统,那么这英雄卡自然能重复抽取,他这么问不是白痴么?

    好在系统没有嘲讽宁渊,只是解释道:“为辅助融合系统与真卡系统,使用灵气值随机抽取英雄卡时,有几率重复获得英雄卡,一月内连续抽取几率叠加。”

    听这系统的解释,宁渊眉头微皱,连续抽取英雄卡则几率重复获得,并且一月内几率还能叠加,这是好事也是好事,好就好在以后获得进阶卡与真卡方便了许多,坏就坏在如果抽到一样不怎么样的英雄卡,那就有些坑爹了,例如……

    这张帝释天!

    耗费一百万点灵气值,结果却再一次得到了这张实力一般的地级卡,宁渊心中别提有多郁闷了,更让人恶心的是,如果继续抽取,这几率还会叠加,也就是说第二张卡他还有很大的可能抽取到帝释天。

    所以这是抽还是不抽?

    宁渊心中纠结了一阵,最终一咬牙,喃喃说道:“反正还有五百万灵气值,能抽五次能,我就不信了你能五张都是一样!”

    心思之间,宁渊选择了再一次抽取,结果……

    “获得地级英雄卡帝释天!”

    “你……算你狠,但我就不信了,再来!”

    “获得地级英雄卡帝释天!”

    随着系统的第三声提示响起,宁渊身躯已经有些僵硬了,他实在搞不懂,是这系统的恶趣味,还是他真的长得那么像非洲人,就不能给他一张别的卡么,总是帝释天是几个意思啊?

    “算了,三张卡,刚好融合成一张真卡,还附带一颗凤血精元,也不是很亏,反正合成之后留给奶奶也是刚好,再抽一张,如果还是这帝释天,我就不玩了!”

    自我安稳了一阵,缓和心情之后,又拼着自己绝不是什么非洲人的想法,宁渊再一次选择了抽取。

    “获得地级英雄卡李白附带神兵:青莲剑歌,附带珍宝:剑中酒!”

    “嗯?”听不是帝释天,宁渊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不过看到是这李白之后,又不由得有些紧张了起来,这李白虽颇具传奇色彩,但在历史之中也就是一凡人而已吧,文采固然绝,但这战斗力么……!

    “不管怎么样,都是地级卡,怎么说都不会太差就是。”

    心中安慰了自己一句,随后宁渊略显忐忑的翻开了那张英雄卡。

    李白青莲剑仙!

    等级:地

    技能:侠客行,将进酒,白玉京,酒中仙,青莲剑歌。

    介绍:李太白,诗剑双绝,以诗成剑,以剑成道,世号青莲。

    附带神兵:青莲剑歌李白才气无双,诗绝天下,以文修剑,成之浩然神兵,其中蕴藏青莲剑典,修之大成,可入剑仙之境。

    附带珍宝:剑中酒李白好酒,便将上等美酒收入剑鞘之中,以剑意日夜温养淬炼,终得绝世佳酿,酒醉人,人醉剑,剑起青莲,天下无双!

    细细查看了一阵这位青莲剑仙的介绍之后,宁渊心中总算是得到了几分安慰,这剑仙可不是什么名号,而是实打实的修为境界,对应修真天仙之境,而在这一方世界,修真成就天仙者,就是步入了道圣之境的强者,等同于武道神武,佛道佛陀,神道古神,魔道魔尊等。

    也就是说,这李白的修为,已入道圣之境,虽不如武君,但却胜过了帝释天不少,纵是比之风之痕,哪怕不在伯仲之间,至多也就是稍逊半筹罢了,绝对是一张能拿得出手的英雄卡。

    除此之外,这张英雄卡还附带了一口神兵青莲剑歌,这剑仙神兵威能自是不凡,除此之外,这青莲剑歌之中还蕴藏了一本青莲剑典,为剑仙修行之法,能直入剑仙之境,若是兑换出来,交予纪无双或者朝阳修行,都极为合适。

    还有那剑中酒,功效如何暂且不说,但味道肯定很不错,宁渊虽不是好酒之人,但有美酒佳酿,他也是来者不拒。

    所以抽到了这一张英雄卡之后,宁渊被帝释天接连三次重创的内心总算得到了几分安慰,然后老老实实的打消了继续抽卡的想法,开什么玩笑,一个月内连续抽取可是会有几率叠加的,如果等下又来一张帝释天,宁渊到哪里哭去,这可不是十万一次随便玩,而是一百万一次,五颗灵魄晶石呢,他现在的身家还经不起这么消耗。

    所以宁渊很是干脆的打消了继续抽卡的想法,留下两百万灵气值,等着一个月之后再抽,看看能不能转转运气。

    “怎样了?”宁渊方才熄下继续抽卡的意思,一旁的君青衣终是按耐不住出声问道了,她方才看着宁渊一时欣喜不已,一时郁闷模样,心中也是十分好奇,只是怕惊扰了他才没有出声,如今见他回过神来,自然就忍不住问了。

    听此,宁渊摇了摇头,苦笑道:“有好有坏,不过总的来说还算不错。”

    “嗯?”听这话,君青衣微微挑起了眉,接着便白了宁渊一眼,手握着折扇戳了戳他,带着几分气恼说道:“到底是好是坏,你便不能正经一些?”

    嗔恼模样,却是风情妩媚,动人心魄,便是宁渊见了,心中都不由微微一跳,随即探手揽住了君青衣腰身,贴着她那如玉般的耳际轻声道:“先做上床来,我慢慢与你说!”

    贴身话语,炙热气息,让君青衣身子微微一颤,那若如羊脂美玉般的肌肤之上随之泛起了一片醉人红晕,好在她理智未失,知晓这已经呆了许久,若在与宁渊这般胡闹下去,说不定就要有人来了,因此开口就打算绝了这家伙的坏心思。

    但结果还未等君青衣出声,宁渊便已吻住了她的唇,将那一切话语都尽数压下的同时,也将她的身子压在了身下。

    一时之间,声声喘息响起,让这房中气氛更是旖旎,君青衣双手落在宁渊肩上,原本是要将这家伙推开的,却不想这双手此刻是越渐无力,使得君青衣微微推让了一阵之后,不仅仅推不开宁渊的身子,反而鬼使神差的搂住了他的肩,一双凤眸之中,此刻已是少去了几分身为妖皇之尊的威严,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醉人心魄的女儿柔情。

    轻声浅吟,片刻之间,两人衣衫已是凌乱,君青衣那掩盖真身的天龙神通也不知何时失去了作用,欺霜赛雪的肌肤,纤柔妩媚的曲线,在那凌乱的衣衫之间若隐若现,让事情逐渐往哪不可控制的方向展着。

    “公子,我找到神上了,你就不要理那个家伙了,反正他皮糙肉厚肯定死不了的,快些来看……!”

    便是此时,门外又是响起了一声满是欢快与喜悦的话语,紧接着一道小小的身影便跑进了屋内。

    “嗯!”听这声音,已是情迷意乱的君青衣与宁渊不由一怔,身子不约而同的僵住了,随后一同转而望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

    跑进屋内的小虎儿,看着床榻之上衣衫凌乱的两人,尤其是见到那满目娇羞,凤眸情动的君青衣之时,这小丫头整个人都呆住了,好一会儿后才回过神来,颤着声音说道:“你,你们……!”

    “啊!”

    紧接着,一声神魔惊泣,仙佛骇然的虎啸尖叫而起,那堪称天下无双的鬼哭狼嚎席卷八方,差点把宁渊给震下了床。

    “我誓,以后一定,一定把门关好!”被震得迷迷糊糊的宁渊心中正这般想着的时候,手臂之上就传来了一阵轻微的疼痛,好不容易缓过神来的他低头一看,便见到一个粉雕玉琢的小丫头此刻正抱着自己的右手,好似萌虎扑食一般恶狠狠的啃着,死也不肯松开。

    见此,宁渊也是无奈,转而望向了一旁的君青衣,但君青衣却是理也不理他,自顾自的整理着自己的衣衫。

    这让宁渊不由得摇了摇头,再看向那抱着自己啃个不停的小虎儿,十分无奈的说道:“不要咬了行不行?”

    “呜呜,呜呜,呜呜呜!”然而小虎儿却是死也不松口,头上那虎头小帽还活灵活现的朝宁渊瞪着眼睛,一副恨不得吞了他的模样。

    见此,宁渊叹了口气,说道:“你咬就咬,但不要流口水行不行,这快滴到我床上了大小姐。”

    “呜?”听此,小虎儿一怔,低头往下看了看,随后便不由得松开了口,呆呆的说道:“你胡说,哪有什么口水!”

    “没有么,没有那就好!”宁渊看了看自己手臂上那一行浅浅的牙印,心中对于这小虎儿的牙口也是颇为震惊,现在他虽然体内虚弱无力,没有真元护体,但这肉身的防御力到底还在,大成圆满的苍龙战体,竟然给这小丫头的小虎牙咬出一行牙印来,这丫头的牙口到底有多好啊?

    此刻小虎儿也是回过了神来,觉自己被骗之后,更加恼羞成都,恶狠狠的看向宁渊,喊道:“大坏蛋,我咬死你啊!”

    说着她又是朝宁渊扑了上去,但好在不等她扑上来,君青衣就已经伸手将她给抱尽了怀里,让宁渊总算是松了口气。

    虽是被抱住了,但这小丫头还是不依不饶的,挥舞着小拳头喊道:“公子,你放开我,我要咬死这个家伙。”

    见此,君青衣不由微微一笑,神色戏谑望了宁渊一眼之后,方才转而对小虎儿说道:“好了,他坏,我们不理他就是,走,出去逛逛,让这家伙一个人呆着吧。”

    随后在宁渊那颇为无奈的眼神之中,君青衣抱着气冲冲的小虎儿,转身离开了房间。

    望着君青衣离去的身影,宁渊摇了摇头,便要重新躺回床上,他现在还虚弱着呢,先前恢复的那点力气,全部那小丫头给折腾没了,现在还是继续休息吧。

    结果不曾想,宁渊这方才躺下,虚空之中又见一阵华光闪动,梦幻朦胧般的华光之间,一道道小小的身影浮现,直落在宁渊身前,毫不客气的坐在了他腿上。

    见着眼前这俏生生,似玉人一般的人儿,宁渊也是一怔,好在随即他便回过神来,有些紧张的说道:“你不是刚才一直都在吧?”

    “嗯……”歌月没有回答,跪坐在宁渊腿上,一张小脸仍是一如往常那般的冷漠,没有丝毫波动的向宁渊摇了摇头。

    “那就好,那就好!”见歌月摇了摇头,宁渊心中也是松了口气,心中暗暗想到,以后不仅仅得提防小虎儿那个鬼灵精,更得提防这位大小姐,给虎儿见到了了不起咬一口,但若是这位生起气来,鬼才知道会生些什么?

    心思之间,宁渊忽然感觉有些异样,抬头一看,便见歌月此刻正直勾勾的望着他,这让宁渊有些做贼心虚的不自然感觉,问道:“怎么了?”

    歌月仍旧没有说话,只是聚起小手伸到宁渊身前,紧接着便是一阵青绿华光闪动,磅礴生命气机涌现之间,一颗灵珠浮现在了歌月手中。

    那灵珠通体青翠如玉,上下散着梦幻朦胧的华光,其中有浩瀚造化生机涌动,似天地初开,生命起始一般,神异非常。

    而这一颗灵珠所给予宁渊的感觉,竟是不比先前君青衣手中的祖龙神舟逊色多少,甚至还隐隐有更胜一筹的意思。

    所以见此,宁渊也是颇为惊讶,向歌月问道:“这是……?”

    然而歌月仍是没有回答他的意思,只是一手握住了那颗灵珠,随即向宁渊张开了小嘴,喊道:“啊……!”

    啊是个什么鬼?

    我是小孩子么?

    看着歌月这副模样,宁渊很想吐槽一下,但最终还是张开了嘴,只是没有那么羞耻的“啊”一声。

    宁渊张口之后,歌月便将那灵珠推入了宁渊口中,随即宁渊便感到一阵磅礴造化生机涌入,欲要与他融和一体。

    但下一瞬,造化生机陡然退散,那一颗被宁渊吞入口中的灵珠也飞了回来。

    “嗯?”见此,宁渊挑了挑眉,随即望向歌月,说道:“这东西好像不能吃。”

    如果有人听到宁渊这句话,一定会恨不得弄死他,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么,想也不想就直接吞了,就是当年的武神,这位列世间绝巅的盖世强者,也触碰不得这至宝丝毫,你竟然想要把它给吞了,不怕撑死你啊!

    歌月见此,也是微微皱起了眉来,随后小嘴一张,竟是将这灵珠含入口中,紧接着向宁渊扬了扬下巴,口中有些含糊的喊道:“啊……!”

    “这就不用了吧,你留着就好!”

    见此,宁渊嘴角不由抽搐了一下,他可不是禽兽,这也下得去手,那岂不是坐实了小虎儿对他的印象?

    然而见宁渊拒绝,歌月眸中却是冷光一现,紧接着一股无形之力降临,直接将宁渊笼罩在内,使得他身躯动弹不得丝毫,紧接着便见歌月身子一动,向宁渊倾了过去。

    ps:两更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