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坦诚
    而这祖龙神舟,也只有在君青衣手中方才能够挥出最强的威能,否则的话,君青衣也不可能以此穿越武神元功屏障,进入这北域了,那可是真龙一族都做不到的事情。

    “好!”见宁渊如此坚持,君青衣也只能将祖龙神舟收起,但随即便语气郑重的说道:“那你也要答应我,以后决不能这般冒险了,像是这北域之事,你就应该回妖庭寻我一同应对,而非是一人独闯这武都,以身涉险!”

    听此,宁渊不由一笑,说道:“道理是这道理,不过如果事事都要你来解决,那么岂不是成了吃软饭的么?”

    “吃软饭?”这话让君青衣有些不解,神色疑惑的向宁渊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我差点忘了,你不知道这些……”宁渊摇了摇头,随即勉强解释道:“就是小白脸的意思。”

    “小白脸?”听此君青衣仍是一副听不懂的模样,上下打量了宁渊一阵,言道:“你脸也不是很白啊?”

    宁渊无语的捂住了额头,随即说道:“大概就和男宠是一个意思,你懂了么?”

    “你……”这话让君青衣终是明白了过来,那若羊脂美玉般的肌肤之上顿时泛起了几缕薄红,随即恼怒说道:“你就是没个正经,什么男宠,胡说八道!”

    宁渊:“……”

    片刻之后,君青衣才压下了心中的羞恼,对宁渊继续说道:“不管如何,日后遇事,三思而后行,不可逞强,九龙颠与这武都的事情来一次两次就够了,不要再来第三次,若是你在把我的话抛到一旁,我就,我就……!”

    说着说着,君青衣忽然现,自己似乎完全没有办法奈何这软硬不吃的家伙啊。

    见君青衣“我就,我就……”了个半天仍是接不下去,宁渊戏谑心起,不由调笑道:“你就怎么样?”

    感受着宁渊那透着几分戏谑的神情,君青衣不由得白了他一眼,随即冷声说道:“以后不准你碰我,一下都不行,看你还敢不敢使坏?”

    宁渊一怔,随即神情古怪的问道:“这话是谁教你说的?”

    先前那番话,若是从一个女子口中说出来,自是没有任何不妥,但从君青衣口中说出,那就有些不对了,这位君临一界的妖皇,岂是那种柔柔弱弱,整日撒娇的女子?

    可以说,君青衣什么都会,但就是不会这妩媚撩人的女儿手段,所以这话必然是什么教给她的。

    这就让宁渊很生气了,是哪个家伙在那胡说八道呢,教什么不好,偏偏教这些东西,要是把君青衣给教坏了,以后他不知道该怎么头疼呢。

    “这便不要你管了,反正我说到做到!”见宁渊颇为郁闷的神情,君青衣不由一笑,心中暗自说道:“嗯,看来尹歌这丫头还有几分用处嘛,回去以后应当好好奖赏她才是。”

    宁渊自是不知道君青衣心中想些什么,只是见她这般认真的模样,为了自己以后的幸福生活,宁渊也只能够乖乖的低下头来,信誓旦旦的说道:“好,一切都听你的,好了吧。”

    “可不能一回头就忘了。”

    “不会,绝不会!”

    “真的?”

    “真的!”

    “没骗我?”

    “绝没有!”

    “你这话说得似乎很熟练呢?”

    “……”

    片刻之后,宁渊总算是让君青衣相信了自己,然后心中默默的诅咒了那个教坏自己妹子的家伙一百遍啊一百遍。

    虽说以宁渊的性子,先前那番信誓旦旦的话语,最终能起到多少作用还尚且不知,但君青衣仍是十分开心,随即又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你如今的修为,是初入先天神境,虽成就真劫神体,但到底还是初入神境,不过一重的修为,为何当日你的实力……”

    话语之间,君青衣也不由蹙起眉来,当日宁渊一式殒天斩星诀下,乾坤双神齐齐陨落,孤圣命亡,连那在观天圣殿峰上观战的龙师与应霓舞都遭受波及,龙师血溅斩天刀锋之下,应霓舞以鸿蒙之卷堪堪保住一条性命,但也身受重创。

    一刀之威,恐怖如斯,纵是君青衣也震惊不已,当初在九龙之巅上,宁渊施展六灭无我斩杀凤主第二元神之时,君青衣便已察觉到了宁渊身上有什么隐秘,只是善解人意的她并未向宁渊询问,但这一次她却不得不问了。

    因为这一次,宁渊展现出的力量,涉及到了那太古禁忌传说,罗喉计都!

    虽然君青衣不像是6阳明与应霓舞那般,认为宁渊是罗喉转世,妖星降临,但这魔神罗喉之传说,牵扯了太多太多,甚至涉及到了太古之前那混沌纪元之隐秘。

    与这等存在有所牵连,绝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在现如今的世界,这罗喉之传说,更是如若禁忌一般,一旦现世,不知会惊起何等波澜。

    若非如此,当初君青衣也不会以那少年为质,迫使6阳明封锁宁渊一斩乾坤双神的消息了。

    听君青衣问起此事,早已料到的宁渊沉吟了一声,随即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身上有一件,嗯,算是宝物的东西吧,它能够接引英雄之魂,在一段时间内提升我的修为根基,武诀战技,当日我便是获得了罗喉之能,方才拥有如此实力的。”

    对于系统的存在,宁渊并未隐秘,或者说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这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不是不懂,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这句话不知道听过多少遍了,更有无数鲜血淋漓的事实在前面,宁渊怎可能不清楚?

    但这道理放在他身上并不适用,先不说这系统是什么东西,能不能夺走,就是能,以他现如今的实力,又有多少人有这个本事,能从他手中将系统夺去?

    再且说了,君青衣能够将祖龙神舟这等开天至宝都交予宁渊,宁渊难道还要对她遮遮掩掩么?

    所以宁渊很直接的说了,不过为了避免君青衣不懂,他没有提起系统这么现代化的词。

    而君青衣听了,也只是略一蹙眉,喃喃说道:“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