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四十四章:成亲?(盟主二合一)
    正是因为这种种原因,君青衣虽知晓北域生变,但始终无法插手,再加上天南关之变,大量武者与三十万天南禁军坐镇边关,将这北域封得是滴水不漏,所以君青衣也无法派人进入北域来通知宁渊。

    最后君青衣亲身离开妖庭,前往无尽之海向真龙一族取得这祖龙神舟,终于穿过了这武神元功的阻碍进入北域,赶到武都之时,宁渊已经动用了罗喉的英雄卡,武君威能横扫十方,大局已定,她也就没有出手的必要了。

    这件事情是因她而起,宁渊为此数次陷入绝地,而后更是牵连到了宁家之人,最终虽是有惊无险,但感觉自己什么忙也没有帮上的君青衣,心中仍是感到十分愧疚与一阵忐忑,所以此刻才会与宁渊道起歉来。

    见她那隐隐透着几分不安的神情,宁渊不由一笑,言道:“什么对不对得住的,你与我说这些,难道方才的事情这一转眼就忘了么?”

    话语之间,宁渊又是探出手来,不过这一次并未像是先前那般放肆,只是轻揽住了她那盈盈一握的腰身,随即便不在动作了。

    虽然这比之先前是安分了许多,但感受宁渊落在自己腰间的手,君青衣眸中还是泛起了几分羞意,不由得往屋外望去,做贼心虚一般,仿佛生怕有人在这时闯进来似得。

    见此,宁渊不由一笑,轻声言道:“怕什么,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若是有人来了那还正好呢,这几年来奶奶一直在催,那架势,一副若是我再不成婚,今年连门都不给我进的模样,所以我想,不如趁着临近年夕,就让她老人家见一见自己的孙媳妇,这天下第一美人,你说好不好?”

    听这话语,君青衣脸上不由泛起了几许羞红,随即白了宁渊一眼,轻声说道:“什么天下第一美人,你回来这才几日,不仅仅修为精进了许多,还学了一身油嘴滑舌的功夫么?”

    话虽如此,但任谁都能听出语气之中的几分欣喜,更重要的是,此刻她所反驳的只是那“天下第一美人”这无关紧要的事情,真正关键的地方却是一字不提,分明默认的模样。

    所以听此,宁渊面上笑容更甚了几分,随即十分正经的说道:“我这是实话实说,别的不提,就拿那……”

    话语至此,宁渊却是不由一顿,说不出来了。

    如若他先前所说的那般,这天下第一美人虽是戏称,但放在君青衣身上绝对没有丝毫不妥,别的不提,就拿那赢风月来说,这位星月神宗之主,中域神州无数英杰天骄苦苦追之不得的星月神,都对君青衣是一往情深。

    没有错,是一往情深,那已然出了那闺中密友界限的一往情深,当初尚未清楚君青衣身份之时,宁渊便已经看出来了,只是当初他不知道君青衣的身份,所以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直到现在他才现,自己这是招惹上了一个多大的麻烦。

    虽说他与四大神宗之间的关系本就属于敌对,但敌对也分情况,一般情况下,宁渊只需要去平了四大神宗就好,并不算什么难事,了不起就打上一场就是了,连乾坤双神他都斩了,难道还摆不平这些上古之神的子子孙孙?

    所以这件事情原本是十分简单的,但扯上赢风月与君青衣这一重关系之后就变得十分麻烦了,有这么一个情敌,宁渊该怎么办?

    弄死她吧,好些太过不近人情了一点,以后也没有办法向君青衣交代。

    但如果放着不管,这女人没事就过来挖自己墙角,那样也不是个事啊。

    更为关键的是,这赢风月与君青衣的关系好像还很不错,这就让宁渊有一种危机感了,他可不想自己的女人让另一个女人给拐跑了,那时他是该哭该笑?

    虽然宁渊相信君青衣,但是对于这赢风月,还是得提防,不得不防,所以这段时间来,宁渊没事就在琢磨着怎么把这赢风月的问题解决了,还不会惹得君青衣生气?

    只是想了这么久,始终没有一个结果,搞得现在每每想到这里,宁渊就有些头疼,心中更是次认同了红颜祸水这个说法,因为这祸水引来了又一个祸水。

    君青衣自是不知道,这短短的片刻之间,宁渊的心思就飘到了这么远的地方,不过以她的冰雪聪明,此刻见宁渊略有失神的模样,再结合方才他那忽然停下的话语,转眼就明白了过来,脸庞之上也是泛起了几分无可奈何的苦笑。

    女子心思细腻,君青衣更是如此,赢风月对她的心思,她怎会不明白,只是以往天龙一族宿命在身,使得她有借口避开这一点,赢风月也只能压下心中所想。

    但是现如今,她天龙宿命已散,又成为了妖界之皇,赢风月那压下的心思又是升了起来,否非如此,当初宁渊苏醒之时,她也不至于直接负气离开了。

    这也是君青衣此刻无奈苦笑的原因,赢风月是她好友,相交百年,感情至深,甚至愿为了她而算计太一,紫耀,北辰三大神宗,以其为子,从而设下妖庭龙脉之局,助天龙一族入六道轮回。

    美人恩重,又无以为报,对于对赢风月,君青衣一直不知如何面对,生怕伤了她的心,但感情这种事情又如何能够勉强呢?

    一时之间,心思纷乱,因为同一个女子,宁渊与君青衣齐齐沉默了下来,这事情说出去,当真会让人感叹,这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啊。

    沉默了片刻之后,君青衣抬起头来,注视着微微皱眉的宁渊,眸中不由多出了几分忐忑神情,随即鼓起了莫大的勇气,身子往前微微一倾,在宁渊唇角轻柔一吻,轻声言道:“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处理好的。”

    听此,宁渊也是回过神来,见着神情之中隐约透着几分忐忑的君青衣,不由一笑,言道:“放心,我还不至于去吃一个女人的醋,只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待会儿我便去与奶奶说,寻个好日子,我们成亲吧。”

    “啊?”面对宁渊这突如其来的话语,纵是君青衣也不由一呆,直至片刻之后方才回过神来,满脸羞红的说道:“你胡说什么呢,成,成亲,这……!”

    话语之间,君青衣不由得低下了头去,声音也随之微弱了下来,片刻之后更是彻底消失不见,再也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

    见此,宁渊却是神色认真,语气郑重的说道:“我这是认真的。”

    不错,宁渊这话可不是在开玩笑,他是认真的,既然有了关系,那自然应当负责,妻子二字,对于一个女子而言,不绝仅仅只是一个名分而已。

    除此之外,宁渊也能借由此事,绝了那赢风月的心思,否则给这女人整天打着君青衣的注意,宁渊总是感到很不舒服。

    不过因为君青衣如今的身份,这大婚之事,肯定是不能在妖界举行了,甚至连宁渊与君青衣的关系都不能表明,否则给那妖族十大皇脉与娲神殿知晓,妖族至尊,一界之皇,竟然被这一个人族给娶了回去,那天知道会引起什么风波呢。

    但在这北域就不同了,有武神元功笼罩,那妖族纵是手眼通天也插不进手来,只要宁渊不说,谁知道他娶的这位绝世美人便是妖界之皇?

    所以宁渊决定了,就在这北域之中与君青衣成亲,举办大婚,用铁一般的事实,彻底绝了那位星月神女的心思,他就不信,都这样了,那赢风月还不死心。

    退一步来说,就算这女人真的不死心,还敢跑过来挖自己的墙角,那么他也有个正当的名义,上星月神宗教育一下这位品行不端的天骄神女!

    所以,就这么办了!

    心思之间,宁渊转望向了君青衣,探手撩起几缕墨,贴在她那晶莹如玉,此刻却又泛着继续羞红的耳旁说道:“就这么决定了?”

    “好……!”君青衣先是本能的点了点头,但随即便猛地惊醒了过来,连声道:“不,不行!”

    宁渊神色疑惑,问道:“为什么不行?”

    君青衣整理了一些纷乱的思绪,让自己勉强冷静下来之后,这才对宁渊说道:“若是这消息传出去,那定然会在妖界引起轩然大波,使得好不容易稳定的局势再起波澜!”

    “这个嘛!”宁渊沉吟了一声,随即轻笑说道:“那我们不宣扬出去就行了,反正他们也进不来北域,我不说你不说,妖界那些人,哦不,那些妖怎么会知道!”

    听此,已然冷静下来的君青衣摇了摇头,对宁渊轻声说道:“就是这样,但你家人呢,她们可不会同意这件事吧。”

    “嗯?”宁渊眉头一皱,更是不解的问道:“这怎么可能,奶奶她没有理由不同意啊。”

    听此,君青衣却是莫名一笑,神情之中带着几许玩味的说道:“不不不,她老人家有许多理由不同意呢。”

    这话让宁渊也是来了兴趣,再次问道:“许多理由,我怎么不知道,先说一个来听听。”

    听此,君青衣轻笑依旧,食指在宁渊面前点了点,道:“那你听好了,第一个理由,我的身份!”

    “身份?”宁渊微微皱眉,说道:“这应当不是什么问题吧?”

    宁渊以为君青衣所顾忌的,是自己妖皇或者天龙的身份,不过在他看来,这完全不是问题,因为妖族,人族,龙族,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

    人族与妖族相比,形体之间虽有些许差异,但大体都是一样,因为人家是妖族,不是妖兽,就好像人是人,和猩猩狒狒是完全不同的物种一样。

    而龙族更不用说了,龙为先天之灵,位比神族,其中天龙更是创世之龙,天生道体,也就是人相,属于天龙本相之一。

    而人族的诞生,与天龙一族也有着脱不开的关系,否则的话,真以为人族是天地主角,这刚得天独厚,生来便拥有最适合修炼的人身道体么?

    所以人族与龙族结合,绝对没有什么问题,甚至还是一种荣耀,上古三皇五帝,皆有龙族之血,神州各大传承,上古世家,与龙族联姻者不计其数,连人族三大教门都不例外。

    所以如果让宁老太君知道君青衣的身份,她不仅仅不会介意,反而会高兴万分,更会大肆宣扬一番,恨不得天下人都知道这件事,自己的孙儿娶了一位天龙为妻,还是如今这世间唯一的天龙,同时兼任妖界之皇,普天之下,谁有这般本事?

    望着自信满满的宁渊,君青衣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由得轻笑出声,言道:“渊,难道你方才便没有听清楚,纪姑娘如何称呼我么?”

    “嗯?”听此,宁渊先是一怔,随即回想起了什么来,神情顿时变得有几分古怪了,说道:“她们不会还不知道你的身份吧?”

    君青衣点了点头,理所当然的说道:“这是当然,否则的话,那纪姑娘先前哪里会走得这般简单,让我一人与她的兄长独处呢。”

    说罢,君青衣似笑非笑注视着宁渊,目光之中透着让人琢磨不透的玩味神情。

    听此,宁渊嘴角抽搐了一下,随即说道:“这也不是什么问题,只要解释清楚就好了。”

    “嗯嗯,不错,只要解释清楚就好了。”君青衣轻笑更甚,随即身子倾上前来,双手揽在宁渊肩上,贴着他侧脸说道:“不过也要解释的清楚才行啊,若是让她们看到现在这般情形,你说她们信是不信呢?”

    听此,宁渊不由得捂住了额头,神色郁闷非常。

    就如若君青衣所说的那般,这解释得清楚,那一切都不是问题,但问题是要能解释清楚才行啊。

    先入为主,入主为先,有天龙术法的遮掩,根本无人能识破君青衣的真身,再加上她之容颜,还有如今贵为妖皇而生出的那皇者威严之气,在别人看来,如今的君青衣固然是一位美人,还是国色倾城,绝世无双的那种。

    但美人归美人,在这个世界,不是美就能决定一切的,就好像在地球,不是可爱就一定是……

    所以此刻,宁渊真的拉着君青衣去和宁老太君说两人要成亲的话,宁老太君极有可能痛心疾的拿起龙头拐杖打死宁渊这个不孝子!

    ps:两张合一,懒得分了,加更应该会持续几天,补上双盟还有几日前诸多书友的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