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各有手段
    万丈雄峰,从中而断,山体不住崩塌之间,大地震动轰鸣不断,尘烟滚滚而起,遮掩了众人视线。81

    因此无人看到,在这如浪翻滚的尘烟之中,一道华光绽放,随即一人身影自从其中踉跄走出,躯体尚还战栗不已,方才自从那华光之中走出,就不由得喷出了一口鲜血,那精致绝伦的脸庞也因此变得苍白一片,让人心中不由一疼。

    这人毫无疑问,正是那应霓舞,先前那一刀斩天而至,刀势笼罩天地,禁绝空间,宁霓舞根本来不及躲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刀向自己无情斩下。

    就是在这生死一线之间,身后的龙师骤然化出了应龙真身,以身挡向了那斩天而落的计都刀锋,虽然未能将这一刀挡下,但终究也争取到了几分时间。

    便是这几分时间,让应霓舞反应了过来,虽然仍旧无法避开,但却在这千钧一之际,施展出了应龙一族的天赋神通身化虚无,重归混沌。

    此门神通,是应龙一族的天赋神通,也是保命神通,以术法之力,暂时将自身化为虚无之气,融入空间之后的混沌虚无世界,从而不受外界之力伤害。

    因此,在施展了此门神通之后,应龙几乎是无敌的状态,除非有撼动混沌虚无之能,否则决计无法对身化虚无的应龙造成任何伤害。

    凭借这一门保命神通,应龙一族不知道避过了多少生死大劫,而现如今面临这逼命而来的斩天之刀,应霓舞也是毫不犹豫的施展出了这一门神通。

    但应霓舞没有想到,这斩天之威,竟是远想象之强横,连破玄牝妖神与乾坤双神之后,仍旧有斩破混沌虚无之能,血色刀气扫落,不仅仅将这万丈雄峰一斩而断,也将身化虚无,重归混沌的她悍然重创。

    “仲父!”

    看着虚空之中纷纷飘落而下的应龙之血,应霓舞的脸色变得更是苍白了几分,龙师于她而言,是亦师亦父一般的存在,也是应龙一族的支柱之一,修为高深,实力绝,本应该在无尽之海静修,但却因为她而来到了北域,命陨此地。

    这让应霓舞眸中不由泛起了几许泪光,心中悲怒交加,却不想因此又加剧了几分伤势,身躯猛然一颤之间,口中再一次溢出了殷红鲜血。

    先前应霓舞身化虚无,重归混沌,但仍旧是被那斩天之刀重创,因此不要看她现在身上不见半点伤痕,就以为她毫无损,相反,她受创极重,甚至连应龙本源都被伤及了。

    此时此刻,应霓舞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一股雄沉霸道,散着无尽毁灭威能的刀气,正盘踞在自己的体内,在四肢百骸之中肆虐着,让她的伤势不断的恶化加重。

    若是这般下去,纵然应龙一族体质非常,怕是也有命陨之危。

    心想至此,脸色苍白非常的应霓舞没有半分迟疑,玉手探出,在虚空之中一握,随即便见空间破碎,混沌鸿蒙之气涌现,化作一张古老画卷

    只见混沌之气涌动,画卷徐徐展开,鸿蒙之光绽放,将应霓舞身躯笼罩在内,似欲要将她也收入这画卷当中。

    正是那开天至宝,应龙镇族神器鸿蒙之卷。

    此时此刻,大势已去,无可挽回,再加上自身又遭受如此重创,因此应霓舞是当机立断,直接动用了鸿蒙之卷,欲要以这开天至宝之力,迅离开北域,回归无尽之海。

    但就在这鸿蒙之卷即将接引应霓舞身躯,破碎空间离去之时,虚空之中忽然泛起了一阵莫名波动,紧接着一道龙影飞出,直入鸿蒙之卷当中。

    “什么!”

    见此一幕,应霓舞神色顿时一变,慌忙出手欲要阻拦,但奈何如今身受重创,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道龙影飞入鸿蒙之卷当中。

    随着龙影飞入,这鸿蒙之卷顿时一阵,鸿蒙混沌之光中,赫见道道太古神纹浮现,暗金华光闪动,显化出古老道韵,将四方空间禁锢!

    这道道太古神纹浮现的瞬间,应霓舞便现,自己对于这鸿蒙之卷的掌控力量在飞消散,不过转眼之间,这开天至宝便失去了控制,还反而将她禁锢在内。

    见此一幕,应霓舞目光一凝,已是明白了什么,冷眼望向前方,寒声言道:“是你!”

    应霓舞话语之间,虚空顿起道道涟漪,随即一艘龙船浮现,似穿越诸天而来,直至应霓舞身前。

    龙船古朴,通体闪动着混沌鸿蒙之光,不知是何材料铸造而成,光华之中还有道道暗金神纹若隐若现,散着玄奥晦涩的大道气息。

    而在这龙船之上,赫然可见一人身影负手而立,白衣胜雪,如玉无暇,绝代倾世之风华,君临诸天之身姿,尽显皇者风采。

    “君青衣!”

    见到此人,应霓舞眼眸之中顿时升起一片恨意,遮掩不住,也毫无遮掩的意思。

    “应霓舞,许久不见了!”比之恨意滔天的应霓舞,君青衣语气却是平静非常,只是这平静之中,却透着几分让人不由心惊的冷意。

    听着冰冷话语,应霓舞森然一笑,感受着将自己禁锢在内的鸿蒙之卷,再望向面前的龙船,喃喃说道:“祖龙舟,呵呵,真龙一族果然,果然啊!”

    喃喃话语之间,带着几分不屑,几分自嘲,随即应霓舞眸中寒光一凝,现出一片决然神色,体内龙元随之涌动,直冲那一道盘踞在她躯体之中的霸道刀气。

    此时此刻,她已然身受重创,应龙本源大损,这般的形势下,她这么做,不仅仅无法恢复伤势,反而会将那一道刀气刺激得彻底爆,玉石俱焚。

    不过这也是如今应霓舞想要的结果,万般筹谋,功亏一篑,面对这失败的后果,她宁可以死承担,也不愿落入君青衣手中。

    但是还不等她体内刀气爆,那鸿蒙之卷便已绽放出一片混沌光华,注入应霓舞体内,瞬间将她躯体之中的那一道刀气收走,再将应霓舞身躯全然禁锢,使其再也动弹不得。

    “你……!”

    自尽不成,又被这鸿蒙之卷禁锢,应霓舞神色不由一片,目光怨恨的注视着祖龙舟之上的君青衣,言道:“你已经胜了,还要如何,像是上古之时一般,对吾应龙一族百般羞辱是么,可惜啊,这一次你不能再将吾送入北极之海了!”

    感受着应霓舞那怨恨如狂的目光,君青衣神情之中的冷意反倒散去了几分,轻声言道:“你若是恨,大可向我出手,为何要牵扯到他身上!”

    “呵呵呵……”听此,应霓舞却是一阵冷笑,话语森寒言道:“君青衣,这不仅仅只是你我之间的仇怨,也不仅仅只会在你我之间结束,今日你不杀我,终有一日我会让你输得一无所有,败得彻彻底底!”

    见这神情已多出几分疯狂的应霓舞,君青衣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言语,指尖一点,那鸿蒙之卷混沌华光扫过,直接将应霓舞身影收起,随即落入君青衣手中。

    这开天三宝,无论是天龙九鼎,还是祖龙神舟或者鸿蒙之卷,都必须要有龙族血脉方才能挥真正威能,而龙族三脉之中,又以天龙为尊,之后方才是真龙应龙双脉。

    所以就算这鸿蒙之卷在应霓舞手中,君青衣也可以轻易夺过掌控权,甚至以此反制应霓舞,也是明白这一点,在这祖龙神舟出现之时,应霓舞便知道自己败了,应龙一族也败了,所以才会做出那玉石俱焚的疯狂举动,但却因鸿蒙之卷收取了她体内刀气而失败。

    由此也可看出,这鸿蒙之卷在应霓舞手中,与在君青衣手中,也是有着一定的差距的。

    注视着手中的鸿蒙之卷,君青衣幽声一叹,随即转望向了乾坤寰宇宫,眸中不由泛起了几分惊疑神色。

    大战之后,天地终是重归平静,漫天群星消隐,夜空再化白昼,恢复先前景象,只是与之不同的是,那笼罩在乾坤寰宇宫之上的东来紫气,此刻已尽数湮灭,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刀痕,一道血色刀痕,长达百里,横踞在苍穹之中,其中还闪动着猩红如血的光华,以及无边毁灭气息。

    而这一道刀痕之下,那曾经的武都三大奇景,乾坤寰宇宫,观天圣殿峰,如今都已被一分为何,一道巨大的裂痕,如若深渊一般在大地之中浮现,那恢弘壮丽的乾坤寰宇宫,高耸入云的观天圣殿峰,都被这一道裂痕自从中央分隔开来,深渊边缘还可看到那破碎坍塌的断壁残桓与山体碎石。

    一刀,斩天断地,双神陨,孤圣亡,应龙之师血染苍穹,就连这武都两大奇观,神武皇朝辉煌象征,也在这一刀之下破碎崩毁,近成废墟。

    如此一幕,给予众人的是难以想象的冲击与震撼,那随着周天星辰大阵破碎,而神魂归体的一众先天武者,此刻皆是神色惊惶,满目不安的看着战场之中那一道仍是静立不动的身影,心中是难以形容的忐忑与恐惧。

    武布天下,一统北域的神武圣殿,君临七国,位登至尊的武道人皇,辉煌不过三年,就因为一人而走向了覆灭。

    这般的事实,对于先前已臣服与武皇天威下的一众武者来说,真正是恍若梦境一般,许多人还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甚至不知道生了什么。

    一时之间,无人言语,四方皆寂,众人沉默,使得这场中的气氛变得更是压抑起来,连纪无双与朝阳,还有那残存的一众修罗卫,此刻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因为连她们也不能确定,前方那人,还是不是自己心中的那人。

    这般静默了片刻,宁渊方才回转过身,望向了那一众残存的修罗卫。

    先前眼见宁渊阵亡与周天星辰大阵之中,悲怒交加之下的纪无双与修罗卫一同冲击大战,使得三千修罗卫阵亡近乎千人。

    也正是这上千修罗卫的陨落,使得修罗斩魂汇聚,融入宁渊体内,化作英雄之魂,激了那一张极限真卡,才有了武君降临。

    现如今,存留下来的修罗卫,不足两千人,其余的都已倒在了战场之中。

    见此,宁渊没有言语,只是右手探出,化作一只金色巨掌,落入了那被殒天斩星诀斩出的巨大深渊之中。

    随后便听一声龙吟悲鸣而起,一头金龙被宁渊自从深渊之中扯出,正是那北域龙脉的化身,残存的龙脉之灵。

    望了这龙脉之灵一眼,宁渊右手随即一握,顿时金龙破碎,化作一道道流光飞出,融入阵亡的修罗卫体内!

    “龙脉!”

    见此,残破的雪峰之上,君青衣轻声喃喃,眸中讶异之色更甚。

    便是此时,身后忽见一阵华光闪动,紧接着一人身影步出,白衣胜雪,气度洒然,不是那6阳明又是何人。

    6阳明缓步踏出,随即向君青衣略一躬身行礼,轻声道:“山人见过妖皇陛下!”

    听此,君青衣轻笑,也不回身,只是说道:“君青衣何德何能,值得圣君如此大理?”

    听这话语,6阳明面上不由多出了几分苦笑,言道:“此番是我之过错,与他人无关,还望妖皇宽仁大量,不于那晚辈计较才是。”

    “呵呵呵,圣君这就错怪我们陛下了!”6阳明话语方落,虚空之中便响起了一声妩媚醉人的轻笑,紧接着一道妙曼身影浮现,赫是一绝色佳人,倾城国色,眉目如画,散着让人不由心动的女儿风情。

    而在女子手中,还提着一个白衣少年,俊美非常,只是此刻神色有些萎靡不振,看向6阳明的目光之中也满是躲闪。

    见此,6阳明不由一叹,苦笑说道:“还请妖皇恕罪。”

    君青衣不语,唯有那绝色女子嗤嗤一笑,言道:“圣君这话又错了,您是儒门六御之,学海至圣,谁人敢向你降罪,再且说了,您也无罪之有啊,至于这俊俏可爱的小公子嘛,我十分喜欢,想要招他入我青狐丘,正好我还有百来个小姐妹没有夫婿呢,就一并许了他,让这小公子尽享齐人之福,而我与圣君也能结个亲家,皆大欢喜啊!”

    听此,6阳明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而那俊美少年则是快要哭出来了,青狐丘的那些狐狸精,一个他都未必扛得住,还百来个,这不是要把他活生生榨成人干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