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三十八章:斩天之威
    计都刀气,血色如涛,破开苍穹,直入九霄之中,天地一线分隔,陨天斩星之势,直让群星日月惊颤,苍穹风云失色。

    一招,神佛见之震撼!

    一式,仙魔触之胆寒!

    “嗯!”

    纵是上古之神,凌驾于九天之上的存在,在这一式斩天之决前,乾坤双神也感受到了一阵骇人重压逼命而来。

    死亡的威胁,让乾坤双神心中最后一丝保留念想彻底消散,双神身影纠缠,体内乾坤阴阳之力随之催至极限,天地阴阳之力相融相合之间,玄牝妖神之影威势顿时暴涨,一股远古洪荒之气息,似跨越了时间长河,空间壁垒,自从远古洪荒降临于世。

    洪荒气息涌动,玄牝妖神身影也迅凝实,伟岸如山的妖神之躯,立于苍穹之上,双手运化之间,浩瀚太阴太阳之力汇聚,不过顷刻,便化作了一颗巨大光球,通体闪动着混沌色彩,似天地本相,混沌原始!

    阴阳归一,混沌再现,玄牝尽显远古妖神能为,双手怒然一推,混沌光球破空而出,所过之处,万物尽化鸿蒙,无上神威,直击那冲入九霄之间的血色光柱。

    亦是同时,计都刀锋悍然斩落,血色光柱势若天倾,破碎虚空,崩散银河,在苍穹之中斩出了一道猩红如血的暗色轨迹,血痕横空百里,好似天,也被这一刀一斩而断。

    这一瞬间,天际苍穹只余两种色彩,一是玄玄无尽,生生不息的混沌鸿蒙之光,一是毁灭无端,斩天陨星的计都血色刀芒!

    无上之能,极尽之招,双式同起之间,时空失序,乾坤倒悬,似乎这一片天地,都已无法承受住如此恐怖的力量。

    如此一幕,何止震撼,其他人不用多说,此刻早已瘫倒在地,就连那退至双神身后的孤圣,此刻也是面色惨白,神情惶然,满目的惊恐与骇然,还有几分劫后余生的侥幸。

    有生以来,孤圣第一次感到自己真正做错了一件事,并且这一错,就错得如此离谱,如此可怕,以至于这后果他都承受不住,担当不起!

    这般想法,让孤圣心中不由得升起了远离此地,远离北域,远离那人的念头,但却还不等他动作,便见……

    “轰隆!!!”

    下一瞬,双方极尽之招,终是正面相撼,震起了一声惊动九天十地的轰鸣巨响。

    远古妖神之威,天地阴阳之能,玄牝之力,岂是轻易,混沌鸿蒙之光绽放之间,时光失序,空间扭曲,万物尽数化为原始之相,欲要重回混沌,尽归虚无。

    玄牝之力神能无匹,但这计都刀锋更是霸道,一刀破碎苍穹,斩开诸天,那漫天群星,太阴太阳,在这一刻皆是星光湮灭,尽数黯然。

    如此一刀,极致毁灭魔源加摧妖星计都威能,陨天斩星之势下,纵是神魔在前,也要杀神开道,仙佛横阻,也要屠仙成路!

    血痕横空之间,血色刀气一斩而下,计都霸道刀锋,毫无保留,重重一击,悍然轰入了那混沌鸿蒙之光当中。

    “轰!”

    又是一声惊天轰鸣,混沌崩散,鸿蒙破碎,玄牝之力,在这极尽毁灭魔源之前寸寸破灭,之后计都刀势仍旧不减,在虚空之中拖出一道深深血痕,直至那玄牝妖神之影身前。

    “啊!”

    只听一声凄厉悲鸣,远古妖神,万物之母,天地阴阳化身之玄牝,竟都承受不住这陨天一斩,悲鸣声中,妖神之躯,被一道血光撕裂,寸寸崩碎化开,如海汪洋一般的太阴太阳之力逸散而出,在虚空之中化为虚无湮灭。

    “什么!”

    玄牝妖神之影崩碎瞬间,乾坤双神顿遭重创,不由失声惊呼,话语之中是掩不住的惊骇与惶恐。

    身为一体同源,双生共存,执掌天地乾坤,生死阴阳之权能的双生神祗,乾坤双神的实力毋庸置疑,纵然是在三天界内,一众古神之中,也是中上之列,并且所执掌的阴阳生死权能,让他们拥有了近乎不死不灭,亘古长存的力量。

    如此自从三天界降临,虽受到这一方天地的排斥与压制,但他们的力量仍旧是强大至极,双神联手,纵是对上同等境界的强者,也可稳操胜券,哪怕再不济也能立于不败之地。

    但现如今,一招生死之战,他们倾尽全力,以这天地阴阳之力凝聚而成的上古妖神玄牝,竟是不敌这凡人斩天一刀!

    如此不可置信的结果,如若怒海狂涛一般冲击了乾坤双神的内心,让这居于九天之上的上古神祗也不由失态了。

    但上古之神毕竟是上古之神,历经那一场天地大劫后仍旧留存于世的存在,自不会因此而彻底崩溃,眼见玄牝魔神之影破碎,双神当机立断,纠缠身影一分,融为一体的阴阳之力也是骤然分化。

    虽阴阳分化,但双神之间仍是保留着一丝难以斩断的联系,这是阴阳之联,阳生阴,阴生阳,生生不息,绵绵不绝。

    这就是乾坤双神最为强悍之处,阴阳不灭,双神不死,纵是一方陨落,也可借助另一方力量重生。

    正是拥有如此特殊的阴阳神体,乾坤双神才能够在上古那一场天地大劫之中保全自身,而现如今他们也要借助这阴阳神体之能,硬抗这逼命而至的斩天之决。

    阴阳分化瞬间,那一道伟岸如山的阳刚男身踏出,双手擎天一举,力挡斩天之刀,而那阴柔女体则是退至身后,吸收天地无尽的至阴之力,加助自身神能,催阴阳神体不死之力,助男身一抗毁灭杀劫。

    双神方才一动,那计都刀锋便已破碎阻挡在前的残余混沌之力,斩天而落。

    “喝!”

    双神男身见此,心中虽惊,但仍是狂喝而起,神躯双臂怒起而上,欲要力这抗斩天之刀。

    随即便见……

    “噗!”

    一声沉闷重响,暗金神血喷涌,如天柱一般的血色刀气,直接将这双神男身一战而断,随即仍旧余势不减,直劈那双神女体!

    这双神女体未曾想到,这一刀斩破玄牝妖神之后竟还有如此恐怖的威能,汇聚全力一挡的双神男身竟连片刻都抵挡不住,便被一刀斩杀,而她此刻还在吸纳天地至阴之力,根本无暇分身,更是躲避不及,只能够看到那一道血色刀气斩至身前。

    “啊!”

    又是一声悲鸣凄厉而起,双神女体被那血色刀气撕裂,暗金神血飞溅之间,玄牝阴阳神体也随之破碎,化作浩瀚阴阳之气飞散,重归这天地之间。

    “吾神!”

    见此一幕,后方的孤圣不由失声惊呼,满目骇然惊恐,这不仅仅是因为那乾坤双神是他之神主,更是因为此刻这双神身死之后,那斩天之刀,仍旧威势不减,破碎虚空怒斩而下,而他,就在这刀势轨迹之前。

    刀斩破天而来,生死逼命之刻,孤圣神色惊惶,想要闪避,却现此刻自己的身躯已是动弹不得丝毫,只能如若那双神女体一般,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刀斩下。

    “砰!”

    这一次,是连悲鸣声都未能响起,斩天刀势之下,孤圣残存的元神之躯,刹那破碎崩散,灰飞烟灭。

    一代枭雄,万法之尊,筹谋了千万年的机会,蛰伏了千万年的野心,方才展露于世,就已灰飞烟灭,如过往云烟,尽数消散。

    “轰隆隆!”

    孤圣元神之躯破碎,但这斩天之刀仍未就此收势,也难以就此停止,一刀重斩而下,血色刀气势若天倾一般,横跨百里,斩入了那乾坤寰宇宫,还有那观天圣殿峰。

    观天圣殿,雪峰绝巅之上,见那血色刀气陨天斩星而至,应霓舞与龙师已全然怔立在地,眼眸之中满是错愕震惊之色,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应对。

    没有人能想到,那乾坤双神会如此不堪,上古神祗,三天神尊,竟会被这一刀斩杀,尸骨无存。

    同样,也没有人能想到,这斩天之刀,悍然斩杀了这乾坤双神之后,仍旧有如此威势,破碎苍穹,横斩百里,连这观天圣殿峰也被波及在内。

    算尽万千,谋划无数,应霓舞料想到了许多许多,甚至想到了君青衣不惜代价进入北域,与自己生死一决的可能,为了应对这些变数,她做了无数准备,设下了重重布置,但唯独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在这一刀之前,在这斩天锋芒之下,她方才现,这机关算尽,筹谋万千,重重布置,道道杀局,变得是如此的苍白,如此的可笑,如此的可悲……

    “殿下,快走!”

    便是在应霓舞失神之时,那龙师终于是惊醒了过来,骇然高呼一声,身影暴起,在半途之中化作了一头巨大的黑龙,虽形体苍老,那应龙三角也崩断了两根,但其躯体之中仍是散着骇然的力量,昂然长啸一声,冲天而起,挡向了那斩天而落的计都刀锋。

    “噗!”

    下一瞬,血光横空,撕裂应龙之躯,漫天血光喷涌而下,好似一场血雨纷纷,那龙师倾尽性命,竟只能勉力拖延一瞬。

    而这一瞬之后,斩天刀势仍旧不减,重重的轰入观天圣殿峰之中,惊天轰鸣声中,大地震撼,万丈之高的观天圣殿峰,竟是被这一刀生生劈开,一斩而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