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三十六章:吾,只出一招!
    眼见姬天麒身躯化作飞灰消散,在场众人都不由得怔住了,神色错愕万分的注视着孤圣,注视着他手中方才弑皇的应龙血匕,一时之间,无人知道该说些什么,也无人胆敢说些什么,全场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孤圣!

    这神武圣殿四位圣者之,十道通神的万法之尊,地位然的武皇亚父,如今却亲自杀害了自己一手扶持起来的武皇姬天麒。

    这是为什么?

    没有人知晓,但这一幕,已是让众人望向孤圣的目光之中,无一不带着惊恐与畏惧,更有不少人明悟了过来,脸色顿时煞白一片,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因为他们似乎看到了,有一个筹划了万年的阴谋,一颗蛰伏了万年的野心,此刻终是图穷匕见,露出了森森獠牙。

    感受着众人骇然惊惧的目光,孤圣只是淡淡一笑,回身转望向乾坤寰宇宫,目光凝落在宁渊身上,喃喃说道:“原本老夫并不打算如此,扶持人皇真龙不易,如此便牺牲了,实在太过可惜,太过浪费了。”

    听此,宁渊亦是冷声一笑,但却并未立即对孤圣出手,只是说道:“万年之前,北域神武之乱,是你从中作梗!”

    “哈哈哈!”这话让孤圣朗声一笑,言道:“不错,万年前那一场神武之乱,是因老夫而起,那叛出北域的三人,亦是老夫的秘传弟子。”

    听此,宁渊摇了摇头,轻声叹息道:“果然如此啊……”

    万年之前,武神力战六位上古之神,最终虽将其击退,但自身也遭受重创,不得不陷入了沉睡之中,之后双尊与十二神武入神遗之地,以太古神血建立神之祭坛,欲要以此助武神之魂重生。

    但就是此时,北域陡然生了一场叛乱,三位深得武皇信任的神武强者与那六方古神勾结,借助武神元功缝隙,在天音阁之上建立了传送大阵,让四大神宗,真龙一族,以及魔渊之中的众多强者由此杀入北域,攻破了神武圣殿,从此武神陨落,北域神武纪元终结。

    这就是万年之前的北域神武之乱,那三位叛乱的神武强者,如今已在神州之中立下了传承,为一方老祖,与各方巨头并肩而立,权势滔天。

    但纵是如此,仍旧有不少人想不出这三人背叛的理由,因为对于修者来说,权势荣华不过虚幻,唯有大道方是永恒,武神已至武道绝巅之境,只要再进一步,便可如若那太古神魔一般,身化一道,让武道位列天地大道之一。

    一旦武神功成,那么这武道便有了一条通天之路,他们三人也有可能突破神武之境,位列神魔,这样的诱惑,岂是什么一方传承之主能与之相比的?

    所以这三人根本没有背叛的理由,还有三人在天音阁之中建立大阵,接引外界之人穿越武神元功屏障,这么大的动作,神武圣殿竟然没有丝毫察觉,如何看都不合理。

    而能够让这一切合理的唯一解释,那就是在这三人之后,还有一人,主导了一切。

    这人,正是那武神四友之一,万法之尊,孤圣!

    以这位万法之尊的手段,掌控三位神武强者,不难,建立一座能可穿越武神元功缝隙的传送大阵,也不难。

    只是奈何,他的伪装实在太过完美,为此他甚至牺牲了自己的肉身,在神武圣殿大战之中命陨帝魔皇修罗枪下,只剩下三分元神残存。

    做到这一步,谁人还能够对他有所怀疑?

    就是武神也没有,所以方才会在他的提议之下,将自身传承交予了姬天麒。

    而姬天麒得到武神传承之后,也是在他这位亚父的扶持之下,一步步的成为了这北域至尊,武道人皇。

    这一切都是他在背后主导,暗中筹谋,什么武皇至尊,什么神武圣殿,都不过只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罢了。

    原本依照他的计划,这一切会继续进行,直到姬天麒成为真正的真龙人皇,他才会出手收取这等待了万年的胜利果实。

    但是现在,他却不能不提前动手了,因为宁渊的出现,将他的计划彻底打乱,甚至将他逼到了退无可退的绝境,所以他只能动手,倾尽这万年筹谋,与宁渊赌上最后一注!

    这最后的一搏,胜,则万年功成,得证道之机,败,则功亏一篑,形神俱灭。

    明知如此后果,孤圣还是赌了,他本就是枭雄一般的人物,为那成道之机,甚至不惜铤而走险,舍弃肉身,只留元神,有这样的气魄,岂会不敢搏上这最后一搏呢?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动手了,这万年筹谋,万年蛰伏,终于也在今日露出了森森獠牙,勃勃野心!

    感受宁渊的目光,孤圣知晓他已明白了一切,不由轻声笑道:“不动手么?”

    “哈……”听此,宁渊亦是一笑,言道:“我给你这个机会!”

    “嗯!”这声话语,让孤圣目光不由一凝,冷眼注视着宁渊,片刻之后方才森然笑道:“呵呵呵,很好,很好,老夫纵横天下万载,会过无数强者天骄,霸主枭雄,却从未见过一人如你这般狂妄得不可一世!”

    “强者,才有狂妄的实力。”宁渊计都伫于身旁,冷眼注视着孤圣,轻声言道:“至于你,有么?”

    言语轻缓,却是透着不可一世的张狂,眼神平静,却是透着睥睨天下的霸道。

    “哈哈哈!”听此话语,孤圣不由得放声大笑,喃喃说道:“现如今的吾,的确没有这般能为,但是吾想要知道,你强,强得过神么?”

    话语之间,但见孤圣手中应龙匕一举,那猩红如血的匕之上,赫见一道龙影,周身金光闪动,但双眸却是殷红如血,口中还不断的出一阵阵凄厉万分的悲鸣。

    皇者龙魂!

    这就是斩杀了姬天麒之后,孤圣得到的东西,汇聚了姬天麒一身血肉精魄,皇者龙脉,以及北域国运的龙魂。

    虽然这一道龙魂,只能算是潜龙,还未达到一统天下,君临寰宇的真龙之境,但也颇为不凡了,汇聚北域龙脉与家国气运,再加上姬天麒接引武神元功,修为已破道圣之境,又修成了帝血,一身血肉精魄,比之真正的人皇也只逊色一筹而已。

    有此龙魂,足以逆天而行,铸造出一口先天圣兵,若是兵器,则得龙脉禁绝万法,破灭十方之能,若是战甲或者法宝,那则有万法不沾,威御天下之能,比宁渊的天御神护也不逊色多少。

    这样的材料,是所有铸兵匠师梦寐以求的至宝,对于修者而言也是无上神物,尤其是修行皇者之道的潜龙,若得这道龙魂,炼化入体之后,必然气运大涨,潜龙崛起,加大争夺真龙之位的资本。

    但现如今,这道龙魂在手,孤圣一不用于铸兵,二不用于修炼,而是用来……

    祭献!

    “今日便让你看看,神之威能!”

    只听孤圣冷声一喝,手中应龙匕锋芒指天,那纠缠于匕之上的龙魂顿时出一声凄厉至极的悲鸣,周身金光凋零,血色奔涌,不过片刻之间,那血光便滔天而起,化作一道血色天柱,直冲九霄。

    “轰隆!”

    血色光柱一起,顿时天地震撼,风云幻灭,那周天星辰大阵应声而碎,随即苍穹之中现出一片紫色雷霆,不断的轰击在那天柱之上。

    紫色神雷,武神元功!

    这轰击在血色天柱之上的紫色雷霆,正是笼罩着北域的武神元功之力,让那六位上古之神无法踏入北域一步的武神元功。

    只是现如今,这武神元功威能却是大大减弱,轰击在了那血色天柱之上,只让那血色天柱泛起了些许波澜,根本没有半点破碎的征兆。

    这不是没有原因的,这武神元功乃是武神之力,虽强横至极,但终究有限,若非那一颗天地之心的存在,日夜牵引北域天地之力补充,这万年时光的消磨,早就让武神元功消耗殆尽了。

    而现如今,姬天麒成就北域至尊,武道人皇之位,一身汇聚了北域江山,家国气运,让北域天地之力大减,武神元功就此衰弱一成,之后姬天麒又在孤圣的授意之下,大肆炼制武神丹,让神武圣殿在短短的三年之间涌现出了众多人劫地劫的神境强者,武神元功就此又消耗一成。

    而在方才,姬天麒又亲身接引武神元功核心,催动天地人三方杀机,又是大幅度消耗了武神元功之力,达到了近乎三成的地步。

    整整五成的削弱之后,这武神元功纵是强横至极,也要威能大减,再加上如今这血色天柱,乃是孤圣极限那一道龙魂而成,自有龙脉万法不侵之力,国运威御天下之能,已不是这武神元功能可撼动的存在了。

    只见血色天柱冲霄而至,没入苍穹云端,似接连到了一处不可探究,不可言明的所在,顿时天地震动加剧,漫天紫色神雷闪动,看得人触目惊心,骇然不已。

    对此,宁渊仍是静立不语,计都刀伫立身旁,目光漠然的注视着那一道血色天柱。

    就这么让孤圣酝酿绝杀,并非是宁渊脑子出了问题,不会打断,而是他不想去打断。

    不错,若是现在宁渊出手,斩杀孤圣轻而易举,破碎这血色天柱也不是难事,但这有什么意义,斩草不除根,只会留下无穷隐患。

    所以宁渊没有动作,任由孤圣掀出他最后的底牌,再将其一举扫灭,永除后患。

    宁渊不动,其他人亦是不敢有丝毫动作,注视着那一道冲入九霄之中的血色天柱,只感觉那天柱之中,似有一无上存在降临,莫名威压临身,让众人目光之中不由得浮现出了一片敬畏之色。

    “轰隆!”

    雷霆轰鸣之色越加剧,那武神元功化作的紫色雷霆也越是狂暴,接连轰击在那血色天柱之上,欲要阻挡其中降临之势。

    在这越激烈凶狂的紫色雷霆轰击之下,这血色天柱也微微震动了起来,这让孤圣眉头一皱,转眼望向了身后,那观天圣殿峰所在。

    感受孤圣目光,圣殿雪峰绝巅之上,应霓舞微微一笑,言道:“看来这方天地对于三天界那些残存之神的排斥是越强烈了。”

    听此,应霓舞身后的龙师点了点头,道:“上古之后,他们便已不能容存于这天地之间,如今欲要降临下界,自然遭受到这天地排斥,再加上那武神元功与太古九心的力量,这压制更是严重,仅仅凭借这一道龙魂祭献,怕是不够。”

    听此,应霓舞出了一声轻笑,喃喃说道:“既是如此,那便再助他一臂之力吧!”

    “殿下!”这话让龙师一惊,连声说道:“如今这武神元功尚在,殿下你若是出手,可能会伤及自身啊。”

    听此,应霓舞摇了摇头,言道:“不管如何,今日这宁渊必须死,为此,这点小小代价又算得什么,再且说了,今日欠下吾应龙一族诸多因果,不怕他们来日不还!”

    话语之间,应霓舞探手而出,顿时龙吟长啸而起,一道通体如雪无暇,头生三角,瑰丽绝美的应龙之影浮现,环绕在应霓舞周身,昂吟啸不断。

    随着这一道应龙之影的浮现,这高达万丈,直入云海的观天圣殿峰猛然一震,紧接着山势拔高,山体之上浮现出一道道阵纹神符,不过顷刻之间,一座大阵便已呼啸。

    见此,应霓舞点了点头,喃喃说道:“三年之前,那不知名的剑者将此阵摧毁,如今耗费三年时光,得以重建,且威能更甚以往,应当足够了。”

    说罢,宁霓舞指尖一点,身旁环绕的那应龙之影长啸而起,紧接着一头撞入了雪峰山体之中,让这雪峰又是一阵,随即大阵神能爆,璀璨华光涌现,竟也是化作了一道天柱,冲霄而起,直入苍穹之中。

    乾坤寰宇宫,观天圣殿峰,两道天柱,共同冲入九霄之中,震撼景象,看得在场众人心惊不已,满目震撼。

    而随着这观天圣殿峰之中的天柱升起,那漫天闪动的紫色雷霆猛然散去了小半,微微震动的血色天柱也逐渐恢复了平静,但那天柱之中传来的无上威压,却是在不断加重。

    “轰隆!”

    片刻之后,苍穹之中又是响起了一声惊雷轰鸣,血色天柱之中,忽然涌现出一股沛然至极的无上神能,如涛如浪一般十方席卷而过,让这漫天交错的紫色雷霆,纷纷破碎湮灭。

    紫色雷霆如潮退散,苍穹再现乾坤郎朗,群星消弭,唯有日月扔在,当空同立,还降下了浩瀚至极的太阴太阳双星之力,注入血色天柱之中。

    随着这太阴太阳双星之力注入,那血色天柱骤然崩碎,无边璀璨神光绽放,神光异彩,地涌金莲,天花乱坠,仙乐齐鸣。

    这等异象之中,忽见两道一黑一白,两道阴阳之气涌现,化做乾坤之势,稳住一方天地,随即这乾坤之中,乍现两道身影,一者伟岸如山,尽显阳刚气魄,一者纤弱妙曼,透着至阴之柔。

    两道身影并立,璀璨神光闪动之间,无人能看清他们的面容,只是能感受到,两人气息纠缠融合,是双分而存,又似一体用源,周身阴阳之力涌动,生死轮回,源源不绝,生生不息,不朽不灭。

    “哈哈哈!”见此一幕,孤圣面上涌现出一片狂喜之色,当即在虚空之中躬身跪地,言道:“吾神!”

    见孤圣跪拜,那两道身影齐齐点头,随即言道:“汝做的很好,且先退到一旁。”

    “是!”听此,孤圣不敢有丝毫异议,躬身退至身后。

    孤圣退开,神光璀璨之中的两人便齐齐转望了乾坤寰宇宫,有如实质的目光降下,无上神威重压而至,直让乾坤寰宇之中的众人身躯一颤,纷纷跪倒在地,屈膝于这神威之下。

    唯有一人,静立身影,仍是岿然不动,如山难撼,身旁计都更是因此激起一声铿锵长啸,刀锋森森,透现出无边毁灭凶煞之气。

    “嗯!”见此,神光之中的两道身影齐齐踏出一步,俯视着乾坤寰宇宫之中的宁渊,言道:“凡人,你的实力不差,有资格入吾之神域,吾可封你为神域第一战将!”

    听此,宁渊只是一笑,握住了身旁计都,轻声道出二字:“出招吧!”

    “嗯?”这般回应,让神光之中的两人目光一寒,骇人神威顿时加重,让这苍天失色,风云崩散,乾坤寰宇宫之中的众人更是如敢末日降临一般,那余下的七万神境武者,竟有大半齐齐昏死了过去。

    神威如狱,神恩如海。

    至极神威重压之下,双神冷眼注视着宁渊,寒声言道:“凡人,你不该忤逆吾!”

    然而却见宁渊冷然一笑,手中计都倏然一变,血色星光闪动之中,刀柄伸展,刀身更变厚重霸道,眨眼之间,就从一口双手战刀化作了一口长柄重刀。

    “轰!”

    随即便见计都重伫在地,大地轰然一震之中,宁渊探手直指苍穹之中的双神,言道:“吾,只出一招!”

    ps:感谢大家的支持,感谢道友周公的盟主,感谢几日前弑梦追魂,神马雷人,以及众多书友道友的打赏支持,今日加更,先第一更两章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