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五章:獠牙现
    乾坤寰宇宫之中,大战已至尾声,面对计都那霸道至极的刀势,姬天麒毫无抵抗之力,甚至还防守保全自身都是艰难万分,不过片刻时间,便已节节败退,接连受创。

    再见一刀横斩而至,虽无万千精妙之变化,但却是大巧若拙,返璞归真,一刀势无可挡,再虚空之中斩出一道如赤如血的刀痕,尽显来者惊世之根基。

    面对这汹汹而来的霸道刀势,姬天麒神色一变,心生惧意,但此时此刻纵是想退也无路可退了,万般无奈之下,姬天麒唯有举起手中的真龙霸道倾力一挡。

    “砰!”

    又是一声铿锵巨响,那硬受计都一斩的真龙霸道之上,竟是崩裂出了几道细密裂纹,姬天麒身躯同时遭受巨力波及,哀嚎一声,周身血光爆裂,倒飞而出,直至数十丈外时,方才堪堪落地。

    “啊!”

    身躯坠落之后,姬天麒又是喷出了一口鲜血,身躯不住颤抖,望向前方之人的目光之中更是一片惊惶无措,再也不见先前那满满自信,涛涛杀意。

    面对这般目光,宁渊仍是静默无言,手持计都雄步而出,无声之中,凌冽杀意已是扑面而来。

    见此一幕,姬天麒目光不由一颤,战至如今,他已是倾尽全力,底牌尽出,但结果仍旧是节节败退,毫无抵抗之力,反观眼前之人,却仍旧是如海如渊般深不可测,难以撼动。

    面对如此恐怖的对手,纵然是有武神元功入体,姬天麒心中战意也仍旧在不断衰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惊惧惶然,还有几分退离之意。

    正所谓千金之子不做垂堂,身为人皇帝尊,万金之躯,姬天麒更是惜命异常,先前愿与宁渊一战,是天地人三方杀机并起,让他看到了机会,因此方才会倾尽全力一搏。

    之后天地人三方杀势无功而返,那时姬天麒心中就已经生出了几分退走之意,如今节节败退,身受重创之下,这几分心思更是加剧了。

    冷眼注视着步步逼来的宁渊,姬天麒一咬牙,沉声道:“魔头,今日朕与你不死不休!”

    话语之间,姬天麒再催体内武神元功之力,尽数注入手中真龙霸刀之中,随即一声刀鸣震起,姬天麒龙刀斩出一片刀光,形势如龙,昂然长啸,直取宁渊而去。

    而在斩出这一刀之后,姬天麒毫不迟疑,身躯暴退,在半途之中化作一道龙影,往后方极奔逃而去。

    “嗯!”

    眼见姬天麒转身欲逃,宁渊眉头微皱,手中计都横斩而出,赤血刀光绽放,与那破空而来的龙形刀气悍然相撞。

    “轰!”

    双刀碰撞瞬间,一声轰鸣响起,宁渊计都刀势虽是霸道无匹,但姬天麒为了逃得一命,倾尽了最后余力斩出的这一道龙形刀光同样不弱,双方正面碰撞,这龙形刀光破碎,但宁渊脚步也为止一缓。

    就是宁渊脚步停缓的片刻之间,姬天麒身影所化的那一头金龙已飞入苍穹之中,就要逃离此地。

    见此,宁渊微微皱眉,但却没有追杀之意,不是他想要放虎归山,而是因为……

    身化金龙逃散的姬天麒没有注意到,此时此刻在他的身躯之中,正有一缕缕金光不断逸散而出,那冥冥之中加持于身的北域国运之力,也在飞散去。

    皇者之道,以皇朝帝庭,家国江山,黎民百姓为根基,若皇朝盛世,江山壮丽,万民归心,那这皇者修行自是无往不利,相反,若是皇朝末路,山河破碎,万众离心,那么这皇者之道也即将走到尽头了。

    现如今的姬天麒便是如此,他这一逃,不仅仅只是临阵逃脱那般简单,更是舍弃了这武都,舍弃了这北域亿万黎民,将自身皇者根基一手放弃,如此一来,自是引得气运衰竭,天命破山,甚至连这龙脉都开始逸散了。

    这时便是皇者大势破碎,最为虚弱之时,再无万法不侵,威御天下之力,那弑皇之事,往往就是在此时生。

    姬天麒没有注意到,自己已陷入了何等危险的境地,就是注意到了,他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此刻心中只想逃离此地,保住自身性命再说。

    所以眼见宁渊并未追杀之时,姬天麒心中更是大喜,身化金龙度再提三分,就要远离这是非之地。

    但就是此时,异变陡升!

    苍穹之中雷霆闪动,随即便见一张阵图降下,图中可见乾坤二字,蕴含大道玄妙,镇压十方,将姬天麒所化龙影笼罩在内。

    “这是……!”见此一幕,姬天麒神色不由一变,一阵惶惶不安涌上心头,似有死劫即将降临一般。

    这般的感受,让姬天麒已顾不上其他,将体内武神元功与龙脉之力催至极限,欲要冲破这阵图困势。

    但是下一瞬,姬天麒的脸色却是变得一片惨白,因为他方才现,自己体内的武神元功不知何时已然消散,连那龙脉之力,都衰弱到了极点,不要说继续催动,能够稳住不散就已是万幸了。

    “陛下!”

    就是在姬天麒心中骇然,满目仓皇之际,忽然孤圣身影破空而至,赶到姬天麒面前。

    “亚父!”见孤圣赶来,神色惨白的姬天麒似见到了希望,连忙迎了上去,连声说道:“快带朕离……”

    “噗!”

    姬天麒话语未完,便被一道利刃贯穿血肉的沉闷响声打断,姬天麒身躯一颤,低头往下看去,顿时一口小巧玲珑,形体如龙,血色猩红的匕,此刻正插在自己的心口之上。

    “你……!”

    见此一幕,姬天麒脸庞之上升起了一片不可置信的神情,身躯踉跄退开数步,怔怔的看着眼前孤圣,嘶声喊道:“为什么……!”

    感受着姬天麒的目光,孤圣微微一笑,轻声言道:“老夫助你得武神传承,成就一世皇者霸业,如今你也该回报老夫的恩情了,不是么,武皇陛下!”

    “你!!!”听此,姬天麒总算是明白了过来,神色顿时惨然一片,但随即又化作一片癫狂神色,凄厉万分的喊道:“你想要卖主求荣,哈哈哈,你以为这样他就会放过你,我告诉你,就算……”

    然而姬天麒话语未完,那刺入他心口的龙形匕便出了一声轻吟,彻底贯穿了他的身躯,更将那一身帝血与残存的龙脉之力尽数吸收,随即飞回了孤圣手中。

    匕飞回同时,姬天麒的话语戛然而止,那最后的遗言与诅咒还未能够道出,他的身躯便骤然崩碎,化作一片尘烟随风飞散。

    北域至尊,武都之皇,最终的结局,竟是这般凄凉,尸骨无存,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