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三十四章:最后的杀招!
    宁渊一式重斩而至,毁灭魔源加摧之下,这计都刀锋更添三分霸道狂猛,同样举刀怒斩而出的姬天麒,在这双刀交锋瞬间,便感到一股强撼绝伦的力量自从自己手中龙刀之上传来,顿时将他双手震裂,鲜血迸溅而出,剧烈痛楚之下,竟有些握不住手中龙刀之趋势。

    鲜血迸溅之间,姬天麒身躯亦是难以抗衡这一斩骇世之力,被震得步步后退,且每退一步,都将脚下的大地踏成粉末,这是因为姬天麒将自身所受之力卸入大地之中的缘故。

    但纵是姬天麒不断卸转力量,也无法彻底抵消这一刀霸道雄力,接连退开十余步之后,姬天麒方才堪堪止住脚步,口中更是溢出了一缕殷红鲜血,显然受创不轻。

    “这……怎会这样,怎会这样!”

    见此一幕,在旁观战的孤圣神色骇然一变,原本深沉如渊的眸中,此刻涌现出了一片掩盖不住的错愕与不可置信,甚至让他都不由失声惊呼了起来。

    因宁渊之前展现出的骇人实力,孤圣没有想过,武神元功入体之后,姬天麒就能轻而易举的斩杀宁渊。

    但同样他也没有想过,得武神元功入体,又有皇者龙脉加持的姬天麒,最终仍旧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天杀机,地起龙怒,再加上这人皇诛伐,三方齐杀,占尽一切优势,最终唯一的战果,竟只是将这宁渊逼退了半步而已!

    这般的结果,实在让人难以置信,但孤圣心中也是明白,这不是姬天麒弱得如此不堪,得武神元功入体,再有皇者龙脉加持的姬天麒,绝对有一战道圣强者的能为,再加上那天地神罚之助,纵是道圣,此刻也该灰飞烟灭,尸骨无存了。

    所以现如今这般情形,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此人的实力,绝非是一厄入圣,或者双厄五灾那般的层次,而是踏入了三厄脱劫,四厄成道,甚至有可能是五厄圆满,脱这……!

    心念之间,孤圣眼神不由一颤,眸中泛起了几分掩不住的慌乱与惊惧之色。

    道圣,凡脱俗的道之圣者,这般的存在,纵然是在那强者如云的神州,也是传奇一般的人物,一方传承的擎天之柱!

    想要在神州之中开宗立派,延续一方传承,就必须要有一位道圣坐镇,获得得到其庇护,否则纵是能立下传承,那也是朝不保夕,随时都有覆灭的可能。

    这就是道圣,脱凡俗,凌驾九霄,位登天地绝巅之列的强者。

    那么道圣之上,又是何等存在?

    这个问题,纵是孤圣也无法给出答案,因为他见过的最强者,万年之前那位一手开辟了北域神武盛世,威震武域四海的盖世武神,也仅仅只是触及到了那等境界的边缘而已啊!

    这宁渊如今之实力,纵是不如当年武神,怕也不会逊色多少,这如此强横的实力,他究竟从何而来,难道是因为那一颗自从上古之后便未曾现世的妖星?

    心思纷乱,越渐惊骇,注视着战场之中节节败退的姬天麒,又望着与先前似一人,却又截然不同的宁渊,孤圣神色变幻不定,迟疑目光之中又透着不甘与惊惧,矛盾心思,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决断。

    与此同时,立身于天穹之中,同样冷眼关注着战场的6阳明,此刻神情也如孤圣一般,凝重异常,满目迟疑。

    “妖星现,天下乱!”

    “计都罗喉!”

    “若那传说是真,这宁渊便是那太古魔神转世,如今觉醒,势必会再开战火,征伐天下,掀起一场魔神之乱,该死!”

    心念至此,纵是6阳明这位儒门圣君,此刻也是神色阴沉,十分难看。

    但好在他很快便压下了这点思绪,目光掠过激战之中的乾坤寰宇宫,直望向后方的观天圣殿峰,注视着那雪峰之巅,喃喃说道:“事已至此,仍不见动作,是还认为时机未到,还是已经选择放弃了呢……嗯,不对!”

    似察觉到了什么,6阳明目光一变,身影骤然虚幻,下一瞬便消散在了虚空之中。

    而此时此刻,观天圣殿,雪峰绝巅之上,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分立于雪峰之上,目光俯视着整座乾坤寰宇宫,将这一场大战尽收眼底。

    前方之人,身影朦胧,但风姿仍是倾城绝世,霓裳月色,衣袂飘舞,似不食人间烟火的月中之神,下一瞬便要乘风而去。

    在她身后,幽暗华光闪动,一位白苍苍的灰衣老者躬身而立,腐朽垂暮之气当中,隐隐透出了几分磅礴威势。

    两人不知在此站了多久,始终一言不,直到眼见宁渊一刀震退姬天麒之时,那身影朦胧的女子方才出声言道:“计都罗喉,没有想到,会是这般的变数!”

    听应霓舞话语,那龙师迟疑了一阵,最终说道:“殿下,此人如今实力,已非是我等能可抗衡,如今殿下当以自身安危为重,离开北域,回无尽之海,再作计较。”

    听此,应霓舞摇了摇头,言道:“仲父,若是我今日就此离开,那么先前一番苦心筹谋,岂不是尽数付之东流?”

    听此,龙师眉头一皱,随即说道:“殿下,如今事不可为,当以自身为重,其余之事,日后再作计较也是不迟啊?”

    “呵呵……”应霓舞一笑,轻声言道:“妖星现,天下乱,君青衣与这宁渊相交莫逆,若是此人真正是太古魔神转世,得其助臂,君青衣妖皇之位便稳如泰山,九皇之争也将毫无悬念,一旦让她夺得九皇席之位,妖族,娲神殿,还有真龙一族,都会向她倾力相助,届时还有谁人能挡,谁人能制,吾应龙一族又将陷入何等境地,难道要如若上古之时一般,被封入那暗无天日的北极之海么?”

    话语之间,已是多出了几分森然杀意,还有那掩不住,也不曾想要遮掩的仇恨!

    听此,龙师也不由得沉默了下去,最终轻声一叹,言道:“但是殿下,如今大势已去,神武圣殿底牌尽出,也难以与那宁渊抗衡,老臣又受这武神元功压制,无法出手,这般形势,如何扭转?”

    应霓舞轻笑依旧,淡声言道:“不错,如今你我都已无能为力,但不要忘了,还有一方未曾动手呢!”

    听此,龙师目光一凝,失声道:“殿下是说……?”

    应霓舞点了点头,冷眼注视着战场之中的宁渊,喃喃说道:“魔神转世,妖星重生?呵呵,那便看看是这你重生之魔强,还是那残存之神更胜一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