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三章:三方杀机!
    凤血纷纷,群星悲恸之后,便是苍天震怒,雷霆狂啸,一副天怒神罚,欲要灭世之景象。

    这双凤不同于人皇,人皇未成之前,只能算是潜龙,潜龙出渊,入世争锋,最终一统天下者,方才能够化为真龙,成就真正的天命人皇。

    在此之前,这潜龙虽也有气运加身,但到底天命未成,所以陨落之时不会引动天怒神罚,毕竟这潜龙众多,一人陨落,亦是代表着一人崛起,只要真龙不灭,那就不会影响到世界秩序,天道规则。

    但是这双凤不同,她们乃是太阴太阳双星降世,为辅佐人皇应运而生的存在,可谓独一无二,因此在诞生之时,她们的双凤之气就已铸成,只是引而不,等待真龙现世。

    所以这双凤不能杀,起码寻常人不能杀,一旦杀了,便会使得这双凤之气反噬,天地震怒,降下神罚。

    唯有身负皇者天命之人,才有可能抵消这双凤反噬之力,避免天罚降下,但若是身负皇者天命,那又怎有可能舍得辣手摧花,斩杀这一对天命双凤呢?

    那么宁渊有皇者天命吗?

    很显然,他没有,不仅仅没有,他还招惹上了诸多修行皇者之道,身负天命气运的对手,例如那大秦始皇赢孤鸣,凤族帝女凤莹月,还有如今这北域武皇姬天麒。

    所以皇者天命这张东西和宁渊完全扯不上关系,相反,因为他以往斩杀了赢孤鸣与凤莹月这两位皇道修者,所以他已受到了龙脉妒恨,天意生怒,只是尚未触及底线,再加上他身负天龙本源,才没有引动天罚。

    但是现如今,他悍然斩杀天命双凤,再一次忤逆天意,并且这一次还触及到了天意之底线,苍天震怒之下,先前埋下的诸多隐患也随之一同爆,如若洪流汇聚,怒海决堤一般,在这一刻尽数倾泻席卷而出。

    正是因为如此,此时此刻这天怒才更是恐怖,苍天震动,雷霆狂啸,群星光华大方,那太阴太阳天地双星之中,更是隐隐可见两道天凤虚影,正以无比仇恨怨毒的目光凝望着宁渊,其中透露出的杀意,让人不由心惊胆战。

    而除却这两道天凤虚影之外,在武都东方,那原本大秦帝国疆域所在,也骤然响起了一声凄厉龙吟,随即众人便见,一道黑龙之影浮现,周身怨气滚滚,恨意滔天,自从远方天际狂啸而来,目标亦是直指宁渊所在。

    无需多说,这一道黑龙之影,正是三年之前,陨落在北乾山秘境之中的大秦始皇赢孤鸣残余龙气所化,因赢孤鸣死前怨恨,这龙气已然化作龙煞,如今天杀机,引动龙煞暴起,欲要将那最为仇恨之人置于死地。

    而除却了这黑龙之外,天穹之中还隐约浮现出了一道似龙非龙,似凤非凤的虚影,周身同样怨气滚滚,恨意滔天,只是不知为何,这道虚影仅仅出现了片刻,就猛然破碎开来,灰飞烟灭,再也不见。

    纵是如此,如今这苍穹之中,仍旧有日月双凤与大秦龙煞留存,三者汇聚于苍穹之中,眼眸之中闪动着仇恨与怨毒的光芒,森然注视着宁渊,只带天怒降下,便一举扑杀而出,将眼前之人血肉撕裂,挫骨扬灰。

    亦是在这天杀机的同时,天星皇座之上的姬天麒也是怒然而起,看着苍穹之中的双凤虚影,神色悲怒至极,随即转眼望向宁渊所在,嘶声咆哮道:“魔头,朕向苍天立誓,必然要你血债血偿,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随着姬天麒这一声长啸,苍穹之中顿时响起了一阵轰鸣巨响,千百道雷霆撕裂虚空,大地亦是随着猛然一震,波及武都方圆万里。

    天怒地狂之间,一股浩瀚无尽,磅礴至极的力量也随之降下,尽数注入了姬天麒躯体之中。

    正是武神元功,并且是那最为精粹,已然与北域天地融为一体的元功核心之力。

    这武神元功之力太过强大,以姬天麒现如今的修为,纵然他是武神传人,一时之间也不可能引动这元功核心之力,但是方才他以皇者之尊向天立誓,因双方陨落而震怒的苍天有感,便自主将这元功核心之力引动,全数注入了他的躯体之中。

    浩瀚磅礴的武神元功入体,再有天命之助,姬天麒的修为顿时暴涨,不过眨眼之间,那已跌落天劫七重的修为,竟然瞬破三关,脱先天神境九重极限,直入道圣之境。

    后天三气,先天四境,道圣五厄,这便是修者修行之路,后天为起始之境,血肉凡胎之身,先天为入道之境,能可出入青冥,纵横寰宇,至神境九重之时,得享万年寿元,不老不死,不朽不灭。

    而若是能突破这神境九重,先天极限,那便是出神入化,凡脱俗的道圣之境,踏入此境者,再无寿元限制,脱天地,不入轮回,逍遥大自在。

    若是修真之道,可称大罗天仙,若是修佛之道,则为金身佛陀,若是修武,那就是武道至圣神武之境!

    而现如今,浩瀚武神元功入体之后,姬天麒修为连连突破,顷刻之间,便踏入了此等境界!

    内之修为境界陡然提升,外之皇者威势自也是随之暴涨,姬天麒立身于苍穹之中,周身金光绽放,恍若一尊神皇,凛凛皇者天威,震撼九天十地。

    皇武合一!

    武为内,皇为外,先前姬天麒专修皇者之道,此道借助皇朝江山大势,百姓黎民之力,还有皇者天命,强横至极。

    但可惜,这终究是外力,虽然强悍万分,但其缺点也十分致命,一旦皇朝末路,江山破碎,天命不存,这皇者之力也会随之暴跌,甚至可能沦为凡人,弑皇杀帝之事,往往就会在此时生。

    而现如今,姬天麒牵引浩瀚武神元功入体,提升自身修为,稳固内在根基,就将这皇者之道的缺陷全数弥补,武道皇道相辅相成,更添数倍威势。

    此时此刻的姬天麒,方才真正对得起这“武皇”之名,不仅仅是武中皇者,更是皇中武神!

    感受体内浩瀚无尽,磅礴至极的力量,姬天麒心中杀意更甚,满目怒焰滔天的注视着宁渊,沉声喝道:“魔头,纳命来!”

    话语之间,姬天麒手中人皇帝剑铿锵一震,绽放出夺目金光,华光之中这剑身陡然转化,竟是化作了一口真龙霸刀。

    万年之前,有一位绝世强者,一人一刀,强压天下群雄,开辟北域神武盛世!

    此人,正是武神,北域武神!

    武神元功入体,不仅仅大幅度提升了姬天麒的根基修为,更是将他的武诀战法提升到了极限,纵是与当年的武神相比,也仅仅只是略逊一筹而已。

    这几乎等同于武神附体的状态之下,姬天麒已非是先前的姬天麒,不仅仅实力暴涨,更激出了无匹战意,真龙霸刀怒斩而出,欲要正面一撼敌手骇世魔威。

    霸刀怒斩,这是武神之力,而在这刀起瞬间,姬天麒身后再现瑰丽江山之景,还有那亿万黎民,上至大学鸿儒,文武群臣,下至黎民百姓,走夫贩卒,此刻全然现身,如若先前那般,向宁渊横眉怒视,纷纷喝道。

    “魔头,你敢忤逆皇命!”

    “妖邪,你敢违抗天威!”

    “还不跪下,束手就死!”

    “尔等邪魔,当受天诛!”

    声声怒喝,这北域万民之口诛笔伐,竟是比先前还要恐怖数倍,虚空震荡,风云失色,阵阵讨伐之声,如怒海掀涛一般往宁渊席卷而出。

    与此同时,天穹之中,万雷暴起,汇聚成一道紫色毁灭雷霆,自从九天之中轰杀而下,双凤之影,黑龙之煞随之狂啸而出,同样直取宁渊。

    天,地,人,三方杀机共起,只针对一人,这苍天震怒,皇者怒杀之势下,莫要说普通凡人,就是神魔亲至,怕也要为之色变。

    然而身受这三方杀机锁定的人,此刻而是冷冷一笑,眼神依旧睥睨,更是透出几分不屑,淡声言道:“希望你们不要让吾失望啊!”

    轻声一语之间,但见计都刀锋一横,磅礴毁灭魔渊滚滚而现,无边卸力所过之处,生机不存,尽成毁灭。

    “九邪御神诀!”

    邪力铺张,毁灭蔓延,化作一座冥域之渊,将宁渊周身笼罩在内。

    下一瞬,天杀机而至,双凤之影与黑暗龙煞交缠在那毁灭天雷身旁,狂啸而至,重重的轰击在了那冥域之渊。

    “轰!”

    天雷落下瞬间,一声轰鸣震天而起,滚滚尘烟奔腾,遮掩住了众人视线,只能隐隐听到这轰鸣声中,有几道凄厉至极,怨恨无比的凤鸣龙吟之声响起。

    见此一幕,在场众人目光都不由一凝,心中紧张万分,就连那孤圣也是如此,已然虚幻的双手都紧握成拳,死死的注视着战场中央。

    先前被计都一斩而断后,孤圣便明白,那人已不是自己能够与之抗衡的存在了,就是加上这周天星辰大阵,也不可能挡得住他的脚步。

    所以孤圣之能兵行险招,让李千玫与李莹玉两女前去阻拦宁渊,这样一来双凤必死无疑,一旦这双凤死了,必然会引动天怒神罚,姬天麒也能顺势功成,天地人三方杀机同起,汇成绝杀之势,将这宁渊打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这是孤圣最后的手段,如果这样都还无法将这宁渊诛杀,孤圣也只能选择放弃。

    赌上一切,倾力一搏,且事关自身生死,孤圣此刻内心的紧张如何,可想而知。

    同样紧张的还有纪无双与一众修罗卫,看着那被九天毁灭神雷笼罩的战场,纵是身经百战,铸就修罗战魂的一众修罗卫也不由浮现几分心惊神色。

    这是天威,天地之威,在此之前,谁人不惊,谁人不惧。

    纪无双紧握着手中的剑,目光注视着已被雷光淹没的那道身影,不敢挪开丝毫,只怕一瞬错过,便是终身之痛。

    就在各方紧张关注之间,九天神雷威势再起,那一双天凤之影与大秦龙煞狂啸,欲要强行破碎九邪之力防御,灭杀其中之人。

    但不曾想,它们方才一动,原本正在防御的九邪之力骤然一变,幻化邪凰之影,伴随一道霸道刀势而出。

    “邪凰破虚空!”

    一刀一掌,接连而出,掌势凶猛,刀势霸道,直撼这苍天神罚!

    “轰!”

    只听一声轰鸣巨响,邪凰破空,无端毁灭之威,瞬间便将那双凤虚影碾碎破灭,那黑暗龙煞更是不堪,尚未触及,必以崩溃。

    只是这双凤虚影与大秦龙煞破碎之后,姬天麒真龙霸刀也已破空而至,刀锋怒斩,武神元功与皇者之力加持之下,这一刀威势,似要开天辟地一般,直斩宁渊而去。

    这一刀之下,破灭双凤与龙煞而耗尽力量的邪凰顿时破碎,但也是在这邪凰破碎同时,计都刀锋霸道斩出,硬撼这真龙霸道之威。

    双刀交汇,一者武神元功,皇者龙脉加摧,威势骇人,一者妖星邪力,罗喉魔源爆,同样霸道惊天。

    “轰!”

    双刀碰撞瞬间,一声轰鸣铿锵而起,余劲掀起浪涛滚滚,十方大地遭催,刹那疮痍一片,下一瞬,一人身影,堪堪往后退开半步,将脚下大地踏碎成灰。

    退的人,是宁渊!

    但对此,姬天麒脸庞之上却不见半分喜色,反而是一片不可置信。

    天地人三方杀机,天地降下九霄神雷,融合日月双凤与大秦龙煞之力,威能之恐怖难以想象,而姬天麒这一刀也是巅峰一刀,武神元功与皇者龙脉之力都已催至极限,在他预想之中,宁渊纵然能扛过天罚,那也会损耗巨大,此时在受自己倾力一刀,他纵是不死,也要身受重创。

    但现在,他竟然只退了一步,仅仅只退了一步啊!

    “这怎有可能!”不可置信的事实,让姬天麒不由狂啸一声,欲要再催真龙霸道之力,将眼前之人斩杀。

    但就是此时,退开半步的宁渊顺势收回计都,随即刀锋再起横斩,重重轰击在了那真龙霸刀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