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一章:昔日恩怨
    听闻孤圣这番话语,李千玫与李莹玉两女心中虽然仍旧是有几分不安,但也不敢多言,重回星阵方位,再起太阳太阴双星之力。

    这两女与姬天麒双修功成,双凤天命得真龙皇者之力加助,让她们的修为也随之大涨,并且还不受姬天麒修为跌落之影响,如今仍是稳稳的地劫顶峰之境。

    这地劫顶峰的修为,若是对上如今的宁渊,那自然毫无意义,但若是用于牵引这太阳太阴天地主星之力,加摧周天星辰大阵威能,那就截然不同了。

    只见双凤入大阵星位,随即翩翩起舞,身后天凤之影浮现,日炎与月华之力在凤体之上涌现,化作一金一白两道光柱,直冲云霄,再一次与苍穹之中的太阴太阳双修接连一体。

    原本这两女就是得天独厚,身属双凤天命,一阴一阳,几乎可以说是这太阴太阳双星转世下凡,之后又修炼了武神亲创的日月神武决,以这无上武诀配合自身双凤天命,日月神体,牵引起这太阴太阳星力,绝非是一般人能可相比的。

    只见那日月光柱之中,两人身影翩翩,舞姿梦幻,身后天凤随之展翼飞起,直入苍穹之中,一者飞往太阳,一者飞往太阳,分入日月之中。

    随着双凤入日月,那因妖星现世也被侵蚀混乱的太阳太阴双星,顿时光芒大方,吞日食月之象迅消散,再现太阴太阳天地主星威能。

    这日月阴阳双星一稳,那颤动摇曳的周天群星也逐渐恢复稳定,再次降下浩瀚星光,让这周天星辰大阵威能恢复,星光如海,掀起浪涛磅礴,向宁渊所在碾压而去。

    眼见这星光席卷而来,宁渊神色仍是漠然,步伐踏开,竟是直迎这星力怒涛而去。

    虽说因宁渊一掌灭杀三万星辰战将的缘故,让这周天星辰大阵威能减弱不少,但现如今李千玫李莹玉两女倾力施为,双凤天命与日月神武决合并运转之下,太阴太阳双星之力催至顶峰,反而让这大阵威能比先前更强三分。

    此刻这如海星光之中,以太阴太阳双星之力为,已成周天乾坤,阴阳大势,漫天星光席卷,如若天地镇压,纵是神境九重,天劫顶峰的强者也难以与之抗衡,唯有触及大道本源的圣者,方才有与其争锋的能为!

    而很不巧,现如今的宁渊,或者说现如今的武君,便拥有这样的能为,甚至远远出!

    只见宁渊步步踏出,战袍之上一片金光粲然,下一瞬,这恍若魔神之身影,已是悍然踏入那一片星光怒涛之中。

    “轰!”

    宁渊踏入星光瞬间,漫天星力骤然暴增,尤其是那太阴太阳之力,更是融为一起,化作阴阳乾坤之势镇压而下,不求能可镇杀宁渊,只希望能将他困住此地,为姬天麒拖延到足够的时间。

    然而却见宁渊步伐不停,周身邪气奔涌翻腾,毁灭魔能纵横肆虐,所过之处,虚空扭曲,十方寂灭。

    武君虽为人族,但一身修为却已步入无上境界,且根基雄厚,霸道至极,除此之外,还将那毁灭之道修炼至绝巅之境,半步越神,以至于一身内元尽数化作了极尽毁灭魔源,比宁渊当初在天南关之时,因体内双魂失控而凝聚成的毁灭禁元还要恐怖数倍。

    无上修为,盖世根基,神之绝巅。

    如果以这个世界的层次划分,武君的实力能可用一句话来形容。

    圣者之上,神魔之下!

    前者为五厄道圣,后者为太古神魔。

    正是拥有着如此实力,宁渊方才能可一掌,灭尽三万星辰战将。

    而现如今,这周天星辰大阵镇压而来,对上武君极尽毁灭魔源,那将会是怎样的结果?

    “砰!”

    只听一道微不可查的破碎声响,那周天星辰之力,在落入宁渊周身三丈范围的瞬间,便骤然破碎崩散,灰飞烟灭。

    唯有那太阴太阳双星之力,勉强穿透了这一片毁灭魔源,触及到了宁渊身躯。

    但也仅仅如此而已了,触碰瞬间,这太阴太阳双星之力,就达到了极限,阴阳破碎,乾坤崩散,尽数湮灭。

    周天星力触之即溃,宁渊脚步更是丝毫不停,刹那穿过了那片绚烂星光,直至天罡星势之前。

    望着仍旧坐在天星皇座之中,正全力接引武神元功入体的姬天麒,宁渊没有多言,手中计都腾起,霸道刀锋一横,就要终究这已无半分挑战的一战。

    “妖魔,陛下面前,岂容得你放肆!”

    眼见宁渊欲要对姬天麒出手,那双凤神色皆是一变,联袂飞身而出,护在姬天麒身前,冷眉怒视着宁渊,同时催动日月神武决之力,两声凤鸣之中,日炎月华之光齐齐涌动,顷刻之间就在双凤娇躯之上凝成了两件圣武战甲,战甲浮现之后,两人手中又见日月光华绽放,凝聚出一金一银两口圣武战枪,

    日月圣武,日月神武决独有神通,以骄阳日炎与月夜银华铸造而成,虽非真正的兵器战甲,但却有着不逊色先天圣兵之威能,天南一战当中,裳云舞便曾施展过这等神通,如今在这双凤手中再现,威能竟是毫不逊色,甚还隐隐有几分出。

    这是因为有太阴太阳双星之力加持,身属双凤天命的两人,虽还只是地劫之境的修为,但已有了不逊色于天劫的战力。

    虽然如此,双凤心中还是没有多少底气,但眼见宁渊竟然胆敢对姬天麒动手,她们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倾力而出,欲要拦阻宁渊的脚步。

    尤其是那李千玫,这当初在金家承与宁渊有过一面之缘,并且起了冲突的少女,如今虽已贵为武都双后之一,但那性子仍是不变丝毫,此刻横眉怒视宁渊,冷声喝道:“当年陛下仁慈,饶你一命,不曾想却让你成了气候,步上这妖魔之道,很好,今日就一并了结昔日恩怨,妖魔,可敢与我姐妹二人生死一战?”

    这般话语,自不是李千玫陡然有了斩杀宁渊的实力或者自信,只是想要以此拖延几分时间罢了,毕竟宁渊此刻若是要冲破她们阻碍强行杀向姬天麒的话,她们还真的没有自信挡得住。

    听此,宁渊神色仍是漠然,没有言语,甚还将计都刀收于身后。

    “如何,不敢么?”见此一幕,李千玫以为计策得逞,心中不由大喜,又是冷笑说道:“我看你也不过如此罢了,连两个女子都……”

    “蚀阳掌!”

    回应,只有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