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三十章:武君!武君!
    但见宁渊手中计都一横,霸道刀锋怒斩而出,一道赤色如火,又带着几分血色猩红的刀光绽放,破日骄阳之势,直取那欲要最后一搏的孤圣。

    见此一幕,孤圣目光一颤,面对那破日而来的刀光,本能欲要闪避,但此刻他已开启手中鸿蒙之卷,元神之力源源不绝的注入这开天至宝当中,岂能说断就断。

    无奈之下,孤圣只好一咬牙,不顾那可能危急性命的损耗,将这元神之力催至极限,全数注入鸿蒙之卷当中,欲要以这开天至宝无上威能,力挡眼前逼命刀锋。

    “轰!”

    随着孤圣不惜代价,元神之力磅礴注入,这鸿蒙之卷也是微微一颤,已然展开的鸿蒙画卷之中,赫见一道金色神纹浮现,尽显太古苍凉之气,尽纳阴阳玄妙,五行神奇。

    这道金色神纹一现,虚空都随之扭曲破碎,鸿蒙画卷之中,一道混沌鸿蒙之光射出,光华刷洗所过,万物不存。

    但当这混沌鸿蒙之光触及计都破日刀势刹那,不知为何莫名一震,似乎受到一股异力干扰,让这原本尽纳阴阳,收取五行的鸿蒙混沌之光微微一凝,一时之间,竟是无法奈何这一道破日刀势。

    “不好!”

    见此一幕,孤圣神色顿时骇然一变,这是他方才猛然想起,宁渊手中的计都刀,乃是那象征着不详,妖邪,混乱的计都妖星所化。

    鸿蒙之卷乃是开天至宝,有收纳万物之能,只要在阴阳之中,五行之列,就难以抵挡这鸿蒙之卷,画卷一开,混沌鸿蒙之光刷洗之下,无物不收。

    所以无论何种神兵至宝,哪怕是那蜕变出了自我灵慧,拥有莫测威能的先天圣兵,都禁不住鸿蒙之卷一刷。

    先前宁渊手中的天罪就是如此,孤圣鸿蒙之卷一展,宁渊甚至连反应都来不及,天罪就在他的手中消失不见了。

    但这计都刀不同,此刀为计都星力所化,而这计都乃是妖星,不属周天之列,不如天地之间的妖星,它所象征的就是不详,无序,妖邪,混乱,任何触及它的力量,都会被其侵蚀扰乱,先前计都现世之时,漫天群星闪动,太阴太阳遭蚀,就是受到了这计都妖星之力影响。

    这鸿蒙之卷为开天至宝,能可收纳世间万物,但那是指威能催到了极致的鸿蒙之卷,而非是孤圣手中这仅仅展开半寸的鸿蒙之卷。

    所以此刻,这威能不住的混沌鸿蒙之光,在触及蕴含无穷妖星之力的计都刀锋之时,也被妖星之力影响,一时难以作用。

    心中焦急,已失去了几分冷静的孤圣,先前并未料及到这一点,现在方才惊醒了过来,心中骇然之间,慌忙闪避。

    但此时此刻,已经太迟太迟,强者争锋,一瞬便能可决定生死,合论此刻他的对手,是那刀斩魔神,征伐天下的灭世武君!

    只见虚空之中一道猩红裂痕浮现,计都破日刀势怒斩而至,孤圣尚未退开半步,霸道刀锋,破日之斩,已然临身。

    “啊!”

    只见计都刀锋横空而过,孤圣尖利哀嚎一声,竟被这一刀拦腰斩断,殷红鲜血自从这元神之躯当中喷涌溅出,如若纷纷血雨一般漫天飘洒,分外凄厉。

    “亚父!”

    “圣尊!”

    见此一幕,后方的姬天麒不由骇然色变,那双凤也是满目惊惶。

    在姬天麒心中,孤圣这位亚父,如若擎天之柱,一身修为深不可测,让人又敬又畏,就是现如今姬天麒皇者修为大进,龙脉浴血重生,也不敢对他有半分轻视,莫说不敬了。

    但现如今,姬天麒眼中的擎天之柱,深不可测的万法之尊,竟连那宁渊一招都难以抵挡,计都刀锋一斩之下,身躯拦腰而断,如此凄厉恐怖的一幕,让姬天麒如何不惊。

    姬天麒尚且如此,那双凤更是不用多说了,早已花颜失色,满目惊惶,纵是靠在姬天麒身旁,心中也没有半分安全感。

    好在下一瞬,那被一刀拦腰斩断的孤圣,周身幽暗华光闪动,转眼之间就恢复了原身,虽然比之先前虚淡了许多,但终究没有当场毙命。

    “亚父!”

    见此,神色骇然的姬天麒不由大喜,连忙赶到孤圣身旁,随即怒喝道:“众将听命,将这魔头斩杀!”

    姬天麒号令一下,皇者威势加成大阵之能,让一众心中惶然无措的星辰战将终于回过了神来,虽心中仍旧有几分惊惧,但凭借这能可重生恢复的不灭星辰之体,十万星辰战将再次冲杀而出,浩荡军势再起,欲要将阵中如魔神一般的身影冲碎碾灭。

    “嗯!”

    军势浩荡,如涛如浪一般席卷而来,这一人身处其中,就好似怒海汪洋之中的一页小舟,仿佛随时都会吞噬淹没。

    宁渊见此,也微微皱眉,只是这皱起的眉间,透露出的非是忌惮神色,反而是几分不耐之意,手中计都刀锋不动,唯有左手缓缓举掌而出,随即一掌落下。

    一掌,只是一掌,看似轻描淡写,不见烟火,但这掌落瞬间,苍穹惊颤,大地崩塌,毁灭魔源势若惊涛狂澜,所过之处,尽成毁灭。

    “啊!”

    一声悲鸣哀嚎忽然响起,初始只有数声,但下一瞬便化作千声万声,一瞬之间,就将方才那震天而起的冲杀声势掩盖。

    悲鸣哀嚎之间,毁灭魔源势若狂澜,向宁渊冲杀而来的万千星辰战将,只来得及出几声哀嚎,能可恢复重生的不灭星辰之体,在这毁灭魔源之中,纷纷崩散湮灭,再也难以凝聚,那出窍离体的神魂元灵,也随之烟消云散。

    片刻之后,大地轰鸣,哀嚎怒吼,重重声响方才归于平静,战场之中,大地疮痍,尘烟滚滚,遮掩了众人视线。

    直到一阵狂风呼啸而过,将那尘烟卷散,众人视线之中的景象方才渐渐清晰。

    散去的尘烟之中,只见一片空无,一片死寂,唯有一人身影静立,无声无语,却是恍若魔神之姿,让人不由肝胆俱裂。

    见此一幕,剩余的一众星辰战将目光一颤,猛然明白了什么,慌忙转望自己肉身躯壳所在,紧接着,便是一声声惊恐万分的呼喊尖叫猛然响起。

    “快看,他们,他们……”

    “死了,他们都死了!”

    “怎么会,怎么会,这大阵不是能……”

    这十万星辰战将,此刻都是神魂出鞘,借助周天星辰大阵汇聚而来的周天星力凝聚星辰战体,这样一来,不仅仅能大幅度增强他们的战力,还能他们获得星辰不灭之身,只要这大阵未破,他们就能可源源不绝的恢复,重聚,不死不灭。

    但方才在宁渊那一掌之下,近乎有三万星辰战将,灰飞烟灭,再也没有重生,而这三万人的肉身躯壳,此刻全数瘫倒在了地面之上,身下鲜血流淌,汇聚成一片血泊,倒在其中的人,已无半点声息。

    如此一幕,无需多言,都可明白意味着什么。

    三万人,三万步入先天之境的武者,在这一掌之下,一瞬之间,灰飞烟灭,身死道消。

    这一幕,对于众人的打击,是难以想象的人,纵然这没有血肉纷纷,没有尸骸累累,也不见悲鸣阵阵,但这一片空无,一片死寂,三万人在一瞬之间灰飞烟灭的景象,却是比一切都要震撼,都要恐怖。

    便是姬天麒,在此刻脸色都变得一片煞白,身躯踉跄倒退三步,那方才突破至神境八重的修为,竟然瞬间暴跌,落入七重,甚至还要跌入六重地劫之境的趋势。

    皇者修行,聚天下之力成就自身,因此崛起之时,自是乘风破浪,势不可挡,但若是遭受挫败,便是如坠深渊,万劫不复。

    先前十万先天武者臣服,使得姬天麒皇者大势崛起,修为暴增,如今宁渊一掌尽灭三万,并且绝大部分都是神武圣殿与北域各大势力,这些最为忠心与姬天麒之人,这一损伤,自是让姬天麒皇者大势受挫,修为随之暴跌。

    这便是皇者之道的弱势,皇者龙脉虽强,却终究非是自身之力,不说别人,纵是那三皇五帝,天命在身之时,的确能可君临天下,横压当世,但天命过后,皇朝末路,最终也只能悲叹而陨。

    三皇五帝尚且如此,合论姬天麒一个根基未稳的北域人皇?

    “陛下!”见姬天麒身躯踉跄,李千玫与李莹玉两女神色不由一变,连忙上前扶住了他的身子。

    但此刻姬天麒却根本顾不上这些,神色慌乱的望向孤圣,连声说道:“亚父,这魔头如此强悍,该如何是好。”

    听此,孤圣目光一凝,随即沉声说道:“如今之计,唯有请陛下接引武神元功入体,皇武合一,将皇者龙脉与武道元功同时催至顶峰,方才能可镇压此魔。”

    “对,对,朕还有武神元功,武神元功!”听此,姬天麒猛然惊醒了过来,连忙坐回了天星皇座之上,欲要唤动武神元功入体。

    “陛下!”

    见此,双凤欲要为姬天麒护法,但还未动作,就被孤圣拦阻。

    拦阻这双凤,孤圣冷声说道:“武神元功入体需要时间,在此之前,还请两位皇后助老夫一臂之力,再催这周天星辰大阵之能,务必拦阻那魔头!”

    话语之间,孤圣回身,目光冷望战场之中那道粲然身影,满目杀机!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