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八章:英雄!英雄!
    星光如海,笼罩天地,战场之中,杀声冲霄而起,十万星辰战将席卷而出,浩荡军势,势取一人。

    杀声震天,一阵压过一阵,分不清谁人是谁。

    星光如海,一浪淹没一浪,看不明何方是路。

    战场之中,除却杀声之外,再也无言,只见一道璀璨夺目的金色身影,踏入无尽星海,浩荡军势之中。

    一方军势十万,兵涛如海,势卷天地,无可抵挡。

    一方孤身一人,形影如尘,却仍是丝毫不惧,义无反顾。

    双方触碰瞬间,如若惊涛撞山一般,十余星辰战将,像是一头撞击在山壁的浪涛,刹那破碎,激起一片星光如浪花崩散。

    但这十余星辰战将身躯破碎的同时,那人璀璨夺目的金色战袍之上,也多出了数道痕迹,虽不严重,但在这天御神护之上却是看得人触目惊心。

    天御神护,这苍龙战体无上神通虽强,但仍旧是难以抵挡这周天星辰大阵威能,星光之力,已可划伤天御战甲,虽然只能伤到一丝,微不足道一般,但纵然在微不足道,放大到十万之后,也会变成不可忽视的存在。

    而这十余星辰战将破碎之后,又有千万人攻杀而上,浩荡军势如浪席卷而至,不将眼前之人碾压粉碎,便誓不罢休。

    而那一道璀璨身影,此刻就如若一座临海崇山,任由怒浪滔天而至,也岿然不动,让一片又一片的浪涛撞得粉身碎骨。

    只是不经不觉之间,这山壁上逐渐多出了一道道痕迹,在这怒海浪涛不断的冲击之下,越深沉。

    战!战!战!

    杀!杀!杀!

    一时之间,天地之间似只剩下这两种声音,也只能剩下这两种声音,战火席卷,杀戮蔓延,无止无休!

    周天星辰大阵,能可汇聚周天亿万星辰之力,真正是浩瀚无穷,大阵运行之下,那十万星辰战将根本杀之不绝,屠之不尽。

    身陷这大阵之中,纵是千军万马,绝世强者,也要被这无穷无尽的星辰之力消磨殆尽,一步步被逼入这死亡深渊之中。

    如今就是如此,杀声震天的战场之中,那一道金光璀璨的身影虽如崇山般屹立不倒,但周遭军势却如海般浩瀚无尽,随着时光流逝,十万军势不断消磨之下,那璀璨夺目的天御战甲,也变得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周天星辰,十万军势,这已非人力,而是天地之威,宇宙之能。

    在此之前,纵有战神盖世之力,仍是渺小如蚁,纵有纵横无敌之能,依旧微不足道,毕竟一人,怎有可能撼动天地?

    战场之外,少年怔怔的望着那一道已是伤痕累累,但仍旧屹立不倒的身影,眸中是难以言喻的神情,有震撼,有错愕,有不忍,还有几分难以言喻的歉意与敬畏。

    终于片刻之后,少年忍不住望向了一旁的6阳明,出声道:“师兄,你说他还有可能破阵而出么?”

    听此,6阳明却是一笑,反问道:“你说呢?”

    这话让少年沉默了下去,因为他记得先前6阳明说的话语,一旦陷入此阵,纵是道圣之境的强者,未能渡三厄之劫前,都无法破阵而出。

    道圣尚且如此,还需要其他答案么?

    见少年沉默了下去,6阳明摇了摇头,言道:“除非有什么奇迹出现,否则他不可能再有机会。”

    “奇迹?”少年喃喃一声,凝望着战场之中那人身影,不由问道:“一人战至如今,不正是奇迹么?”

    听此,6阳明一笑,轻声喃喃道:“是啊,这般局势之下,能可一人至如今,已是奇迹了,而现如今他也明白,事至如今,唯战而已!”

    说罢,6阳明转望向少年,轻笑问道:“少湛,可否觉得这是莽夫无智,不知进退,自绝生路呢?”

    听此,少年不由低下了头,沉声道:“师兄,是少湛错了。”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呢?”6阳明凝望战场,眸中忽然泛起了几分追忆神情,不由喃喃道:“有些事情,纵是明知不可,也不得不为啊……”,

    听此,少年目光一凝,不由问道:“师兄,那他……”

    6阳明一笑,站起身来,轻声道:“这北域之行到此,也是该结束了,这落幕之后,便回去吧。”

    听此话语,知晓6阳明心意已定,少年也只好点头应道:“是!”

    ……

    与此同时,战场之外另一处所在,身影已是虚幻了几分的孤圣同样在冷冷注视着身陷星辰大阵之中的宁渊,口中喃喃:“这十万星将皆是神魂出窍汇聚周天星力而成,不仅仅能伤肉身,能可灭杀神魂,身陷此阵之中,这宁渊竟然还能可至此如此之久,天龙本源果真非凡,好在这就是极限了,再过一时三刻,他便会魂飞魄散,届时以鸿蒙之卷收取他之肉身,便可助吾脱三厄之劫!”

    话语之间,孤圣眸中也不由泛起一阵异样神采,但随即便归于平静,望着仍是力战不倒的宁渊,微微皱眉说道:“一时三刻,仍是夜长梦多,如若再生变数,可就不妙了,便让老夫再推一手,一定此局。”

    ……

    刑台之上,裳云舞与梦仙儿两人并肩而立,她们一人是天劫强者,一人拥有神武之魂,都不便进入周天星辰大阵之中,那样会导致星力紊乱,反而不美。

    所以此刻两人仍在刑台之上看押人质,并未进入这星阵战场。

    只是现如今,大战已至终末,两人哪里还有心思去注意那无关紧要的人质,心神全数放在了战场之中。

    所以裳云舞与梦仙儿都未曾察觉到,那守在宁老太君身旁的李君悦拿出了一颗丹药,喂入了老太君口中,随即扶起她的身子,便要冲出这刑台。

    “嗯!”

    但两人方才一动,裳云舞惊觉了过来,回身一望,见李君悦要带着宁老太君逃离,神色顿时一变,喝道:“你做什么!”

    “快走!”李君悦没有理会裳云舞,只是带着宁老太君迅冲向刑台之外,此刻乾坤寰宇宫之中的十万先天武者都已神魂出鞘,进入周天星阵之中,只要能冲出刑台,逃过裳云舞的追杀,那便有希望逃出生天。

    见此,裳云舞已是明白了过来,顿时大怒,喝道:“叛逆,该死!”

    一声厉喝之间,裳云舞已是一掌轰出,并且因为此刻大局已定,无须在顾忌宁老太君的生死,所以裳云舞这一掌毫无保留,天劫之力尽催,欲要一掌将两人毙命。

    但裳云舞掌势方出,便见一道霜寒剑光横空而至,直接将裳云舞掌势一斩而碎。

    掌势破碎之间,剑光落下,化作一人身影,衣蓝水色,白袂轻舞,如晴空飞雪,英姿飒爽之中,还有几分女儿妩媚,醉人柔情,让人不由砰然心动。

    见到此人,裳云舞的神色顿时变得阴沉至极,口中冷然说道:“朝阳!”

    对于裳云舞的喝问,朝阳雪魄横剑于前,向李君悦沉声言道:“快走!”

    见此,李君悦也没有多言,扶着宁老太君便要离开。

    “你敢!”朝阳如此回应,让裳云舞顿时大怒,便要起身阻拦,但还未来得及动作,一道霜寒剑光便已是横空而来,圣剑寒锋,逼得她只能闪身避让。

    “你……!”这一剑,彻底激起了裳云舞心中怒火,使得她不在理会李君悦与宁老太君,直接望向了朝阳,喝道:“你可知道自己这是在做些什么?”

    面对盛怒的裳云舞,朝阳神色平静,轻声道:“知道。”

    这话却是让裳云舞怒上加怒,冷声喝道:“那你可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如何?”

    “知道。”

    “你……”

    这般的回答,让裳云舞气得已是说不出话来,片刻之后方才压下心中怒意,沉声道:“你这是在忤逆武皇,忤逆圣殿,犯下这弥天之罪,你如此将你父王置于何地,将天南又置于何地?”

    听此,朝阳没有言语,只是凝望注视着裳云舞,眸中神情变幻不断,如丝纠缠,难清理清。

    但这却让裳云舞眸中泛起了几分喜色,当即连声说道:“朝阳,师尊知晓你是一时冲动,如今回头还来得及,此事之后,你我一同向武皇请罪,以陛下之胸怀,必然会谅解你这意气冲动之举。”

    听此,朝阳却是摇了摇头,眸中泛起了几分失望与伤痛,喃喃道:“师尊,自从记事起,你就是朝阳的师尊,朝阳也以为,会唤你一生一世的师尊,但这一次,是朝阳最后唤你一声师尊了!”

    “你……”听此话语,裳云舞神色顿时一变,不可置信的望着朝阳,满目错愕。

    直至片刻之后,裳云舞才回过神来,看着神色冷然决绝的朝阳,不由失声喝道:“就为了这一个宁渊,就为了这一个男人,你竟然……!”

    望着神情激动的裳云舞,朝阳摇了摇头,话语平静的说道:“不仅仅是因为他。”

    裳云舞一怔,不由问道:“那是因为什么?”

    朝阳握紧了手中的玄魄圣兵,喃喃言道:“还有心中的正义!”

    “正义?正义?正义!”听此,裳云舞愣住了,她感到有些荒谬,荒谬得让人不由笑。

    正义?

    她可知道这所谓的正义是什么?

    就为了这荒谬到了可笑的理由,她就敢忤逆自己?

    “你觉得可笑是么?”

    “我也觉得可笑呢!”

    望着裳云舞,朝阳眸中泛起了几分悲痛至极的笑,喃喃说道:“当我得知我最敬重的师尊,是毒害我父王的元凶,是想要挑起妖界与北域两族之战的罪魁祸之时,我也觉得是那般的可笑,但最终却如何都笑不出来。”

    “你……”听此,裳云舞终于明白了过来,轻声一叹,喃喃说道:“看来我的徒儿是真正长大了。”

    话语之间,裳云舞手中月华之光绽放,一杆银枪凝现而出,正是那月华圣武。

    见此,朝阳微微颤抖的手握紧住了那玄魄圣兵,剑指眼前之人,话语平静却又决绝万分的说道:“来!”

    “呵呵……”裳云舞一笑,眸中杀机隐现,轻声言道:“如此自信,很好,那便让为师检验一番,看看我这乖徒儿究竟有了多少长进,竟然胆敢忤逆自己的师尊了呢。”

    话语之间,剑锋枪芒同时绽放,裂空而出!

    ……

    朝阳与裳云舞交战之间,李君悦已带着宁老太君离开了刑台,直往乾坤寰宇宫之外逃去。

    但还未走出多远,便见一片流光破空而至,数十道身影携着磅礴威势降临,拦阻在两人身前。

    “左殿主!”见到众人,李君悦神色顿时一变。

    来人为者,正是那神武圣殿左殿之主,天劫强者李长空,而在他身后还有数十位圣殿长老,皆是神境地劫之修为。

    这是神武圣殿预留的最后一份力量,也是如此这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注视着李君悦,李长空摇了摇头,言道:“君悦,你太让叔父失望了。”

    对此,李君悦没有言语,只是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哼!”见此,李长空冷哼了一声,说道:“拿下,生死不论!”

    “是!”

    李长空号令一出,身后那数十位圣殿长老齐齐应声,当即就要出声。

    便是此时……

    “杀!”

    乾坤寰宇宫外,陡听杀声若雷霆轰鸣炸响,紧接着大地震动,一片血色洪流撞破禁宫城门,直往此地奔袭而来。

    “什么!”

    陡然变故,让李长空不由一惊,慌忙回身之后,一片血色洪流便冲入了他视线之中,修罗战骑奔袭,携着无边杀意席卷而至,骇人威势,让这位神武圣殿左殿之主,天劫强者也不由神色巨变。

    众人心惊之间,一道剑光横空而入,瞬间落至李君悦与宁老太君身旁,将两人身影卷起,直往乾坤寰宇宫之外飞去。

    “该死!”

    此刻李长空终于回过神来,狂啸一声带领一众圣殿长老便要拦阻那道剑光,但方才动作,修罗卫便已冲击而至,三千修罗军势,血浪如涛滚滚,刹那便将李长空等人卷入其中。

    李长空等人被修罗卫军势拦阻之间,那剑光已是带着李君悦两人飞出乾坤寰宇宫,再也无法阻拦了。

    “混账,将这些叛逆尽数斩杀。”见此,震怒不已的李长空只能将愤怒泄在修罗卫身上,真元一催,天劫之境强横实力展现,一掌便将数个修罗卫轰飞。

    但之后李长空却是现,这些周身血气纠缠,战意冲霄的战兵,竟有着一股莫名力量护持,几人虽被他一掌轰飞,不仅仅伤而不死,还有再战之力。

    见此,李长空是又惊又怒,转眼望向周遭,却现自己身边的数十位圣殿长老,此刻已有十余人被这修罗战骑践踏成了粉末,剩余之人也是节节败退,身陷险境。

    这让李长空心中更是惊恐,也顾不上其他人,震退数个修罗卫后便纵身而起,奔向周天星辰大阵所在。

    李长空一退,剩下的一众圣殿长老也随之溃败,顷刻之间又有数人命亡修罗军势之下,让其他人战意溃散,再也顾不上其他,转身便逃。

    而修罗卫也不理会这些溃逃之人,战骑奔逃,带着滚滚血气,直冲那周天星辰大阵而去,同时又见一道剑光,自从乾坤寰宇宫之外飞回,同样直取那周天星辰大阵。

    “兄长,千万撑住啊!”

    心急如焚,纪无双剑光度更快三分,三千修罗卫已是将身下坐骑催至极限,血浪如电,极奔出。

    “废物!”

    周天星辰大阵之中,坐于天星皇座之中的姬天麒眼见李长空等人溃败,目光不由一冷,手持帝剑起身,望向那被十万星辰战将重重围杀的宁渊。

    “这一战也是该结束了。”冷然一声,姬天麒手中帝剑直指宁渊,厉声喝道:“朕之臣民,诛伐此魔。”

    姬天麒话语一落,阵阵雷霆轰鸣之声响起,在他身后一片景象幻化,展现出亿万黎民,百官文武,大儒学士,千人万人,此刻皆是横眉怒目,口中怒声呵斥。

    “魔头,你敢忤逆皇命!”

    “妖邪,你敢违抗天威!”

    “还不跪下,束手就死!”

    “尔等邪魔,当受天诛!”

    话语纷纷,亿万人声,皆然是口诛笔伐,带着莫名力量,直震人心。

    战场之中,十万星将围杀之下的宁渊,此刻已是伤痕累累,天御神护也布满了裂纹,几欲破碎,更有鲜血不住溢出,将他的身躯染得一片鲜红。

    虽有苍龙之躯,战神不败之力,但人身终究是血肉之躯,动用这天御神护又极其耗费真力,战至如今,他已经到了极限,至于那英雄卡的力量,也早已过了时效,如潮水一般消退了。

    气力即将枯竭,支撑着这即将难以支撑的躯体,宁渊站住脚步,抬头望向周遭,眼神所过,竟是让这一众不死不灭的星辰战将为止胆寒,一时之间,竟再也无人胆敢上前一步。

    十万军势围杀,战至如今,没有人比他们清楚眼前这人的恐怖,不知道有多少星辰战将前仆后继,粉身碎骨,但那一道身影仍是不倒,仍是不败!

    若不是有大阵星力汇聚,他们能可无穷无尽的重生的话,只怕这十万星辰战将,也要被这一人硬生生杀败崩溃。

    一人,只是一人,便强压这十万星将,力抗这天地大阵。

    这般的人,还是人么?

    无人知晓,但此时此刻,纵有不死不灭之身,这十万星将也无一人胆敢上前了,甚至都不敢与那人眼神触碰。

    众人胆寒,宁渊没有理会,转身往大阵之外望去,那已被鲜血染红的视线之中,隐约见到了一支战旗奔逃而来,一道剑光横空而至。

    与此同时,那亿万口诛笔伐之声降临,轰然震入宁渊身躯之中,让宁渊躯体不由一颤,随即周身血光暴起,喷涌飞溅,分外凄厉。

    但纵是如此,他仍未倒下,反而踏出一步,狂啸而起。

    “走!”

    声若惊雷,附带着最后的气血之力爆,漫天血光飞溅之中,这一声狂啸震天而起,直出周天星辰大阵之外。

    但也是在这一声狂啸之后,道道幽暗光华涌现,带着来自于幽冥的死亡气息,环绕在宁渊身旁,一步步的蚕食这一具被鲜血浸透的躯体。

    幽暗华光闪动之中,一股来至于幽冥的意念穿过血肉,笼罩住宁渊的神魂,欲要将他拉入九幽冥域之中。

    而战至如今,无论神魂还是肉身,宁渊都已经达到了承受极限,方才在遭受了万民讨伐之力冲击后,已经开始崩溃了。

    所以此刻,面对这幽冥意念的牵引,宁渊根本无力与之抗衡,不敢转眼之间,视线便已扭曲了起来,紧接着一片黑暗涌现,吞噬了一切,让这伤痕累累的躯体便也失去了最后的支撑,无力的倒在了那幽暗华光之中。

    看着那染血不败的身影,终究还是倒下了,一众星辰战将也是长舒了一口气,甚至有人不由瘫倒在了地面之上,眼神之中浮现出了一片解脱神色。

    “兄长!”

    此刻方才堪堪赶至大阵之前的纪无双,看着宁渊身躯倒在那一片幽暗华光之中,身躯似被瞬间抽空了力量一般,无力跌落在了地面之上。

    三千修罗卫奔逃而至,亦是眼睁睁的看着宁渊倒在大阵之中,修罗军势不由一顿,止在原地。

    “宁渊!”

    激战之中的朝阳,已是因此而分神,被裳云舞一枪击中右肩,口溢鲜血而退。

    见此,周天星辰大阵之中,姬天麒冷然一笑,与身旁双凤一同步出阵外,看着倒在阵前的纪无双与三千修罗卫,若有兴趣的说道:“原来是你们,宁家之人,哈哈哈……罢了,如今这魔头已然伏诛,只要尔等俯重归朕之麾下,那朕便不计较尔等这谋逆之罪。”

    对此,纪无双与一众修罗卫都没有言语,甚至没有望向姬天麒,只是注视着大阵之中,那已被幽冥光芒淹没吞噬,再也见不到的人。

    “嗯!”众人这般姿态,让姬天麒目光一寒,冷声言道:“朕再说一次,臣或死!”

    冷声话语,终是激起了回应,三千修罗卫抬起头来,注视着凌空而立的姬天麒,握紧了手中修罗战兵。

    纪无双亦是缓缓站起了身来,目光凝望着大阵之中那片幽冥光华,口中轻声喃喃道:“兄长,你且慢行一步,无双就来,就来!”

    话语之间,纪无双剑锋一横,冷眼望向姬天麒,寒声道:“不能同生犹愿同死,杀!”

    “不能同生!”

    “犹愿同死!”

    “杀!”

    三千修罗卫齐齐狂啸,杀声震天,随即战骑奔腾而出,血浪滚滚,直冲周天星辰大阵!

    见此一幕,姬天麒神色变得铁青一片,难看至极,当即震怒说道:“既然你们执迷不悟,那好,便送你们齐上黄泉,众将听命,斩杀这些谋逆之徒!”

    随着姬天麒一声令下,方才战罢的十万星辰战将再次杀出,向修罗卫席卷而去。

    十万对三千,军势对军势,修罗卫虽是强悍,但星辰战将却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更是强横,双方碰撞瞬间,便激起了一片血色浪涛

    与此同时,大阵之外,裳云舞手中银枪一扫,圣武力重如山,又是将朝阳震退数步,口中溢血不止。

    见此,裳云舞摇了摇头,轻声道:“朝阳,这时回头还来得及,武皇对你有垂青之意,只要你低头认错,今日之事完全可以当做没有生,你父王所中之毒,我也会出手为其化解,绝对不会伤及他的性命,回头吧。”

    “也许先前我的话语你未曾听清,但是现在……”听此,朝阳却是一笑,转望向带着修罗卫冲入星辰大阵之中的纪无双,喃喃说道:“你难道没有听到么?”

    “嗯?”裳云舞微微皱眉,随即摇头说道:“朝阳,你太天真了,什么是正,什么是邪,这世间从来就没有真正正邪之分,只有成王败寇,是非功过,不过史书一笔而成,那些人愚不可及的要与宁渊陪葬,真以为能得一个壮烈英雄之名,殊不知他们只是一群失败者,一群悲惨的失败者,千百年后,史书之上只会记得武皇盛世功绩,谁人记得这些可笑可悲之人呢,就是有,那也只有一群乱臣在贼子的忤逆之名罢了!”

    听此,朝阳摇了摇头,喃喃说道:“但在我眼中,他是英雄,他们也是英雄,而你,不是,武皇,也不是,这神武圣殿,更加不是!”

    “你……!”听此,裳云舞神色一变,眸中杀机暴起,寒声道:“既是如此,那休怪师尊不念师徒之情了。”

    “来!”回应只有一字,声落瞬间,玄魄之剑已是横空而出。

    一战方休,一战又起,三千修罗卫视死如归,战魂之力催至极限,正面硬撼十万星辰战将,但奈何人数修为,皆不占半分又是,十万星辰战将又有周天大阵加持,修罗卫再强,也难以匹敌,不过片刻之间,三千修罗卫,便已有数百血染沙场。

    纵是如此,依旧不见一人退却,不见一人畏惧,战意奔腾,血染八方,撕碎一片又一片星光,染红一方又一方战场。

    不能同生,犹愿同死,碧落黄泉,英雄何畏?

    战血奔涌,染红了大地,英魂悲歌,震撼了苍天!

    “他们……”看着战场之中接连倒下的修罗卫,山河画卷之上,少年面露不忍之色,不由往下了一旁的6阳明。

    见此,6阳明摇了摇头,轻声道:“由他们去吧,主上已死,对于他们而言最好的归属,便是血染黄沙,魂归战袍。”

    “可是……”少年还想要说些什么,但话语未出,便见一抹血色映入了眼中。

    “嗯?”6阳明亦是神色一变,猛然抬头望向,随即便见本是群星闪动的夜空苍穹之中,不知何时泛起了一片猩红光华。

    如血猩红的光芒,在这夜空之中缓缓涌现,所过之处,那与大阵接连的周天群星竟是开始不住的闪动战栗了起来,漫天星光随之扭曲,甚至崩散破灭,就连那太阴太阳,此刻都出现了日食月吞之像。

    “这是……”

    见此,6阳明眼神之中也不由泛起了几分骇然神色,凝望着那一片血光中央,一颗星辰,一颗不知从何而来,不在这周天星宿记载之中的星辰,浮现出了!

    “妖星!”

    “计都!”

    两声话语,出自不同之人,一为那儒门圣君,一为那万法之尊,言语不同,但其中充斥的震惊与骇然,却是一般无二。

    “生了什么?”

    “这是怎么一回事?”

    “看,那天,怎会这样……”

    身为这周天星辰大阵之主,姬天麒自然察觉到了这周天星力异变,心惊之间,慌忙抬头望去,随即映入他视线之中的,是一片猩红血色,这夜色天幕,此刻已化作了猩红一片,群星如血,透着难以形容的妖异与恐怖。

    而亿万群星之间,血光绽放所在,一颗血色星辰,一颗不知从何而立的血色星辰,竟是自从苍天之中陨落而下,直向这周天星辰大阵坠来。

    “不好!”

    见此一幕,众人皆是神色骇然,纷纷惊退,这一颗如此妖异的陨星坠落而下,谁知道会有多么恐怖的威能?

    就是姬天麒见此,也不敢抵挡,带着双凤迅往后退去,那十万星辰战将也是慌忙闪避,毕竟谁也不知道,这周天星辰大阵汇聚而成的躯体,能不能在这陨星轰击之下仍可恢复如初。

    一片惊乱之间,血色陨星已是冲苍穹之中坠落而下,但令人讶异的是,越是临近乾坤寰宇宫,这陨星就越是缩小,到了最后竟然化作了一道血光,贯穿那星辰天幕,轰入周天星辰大阵之中。

    “轰!”

    一声轰鸣,天地震撼,滚滚尘烟之间,赫见一口战刀贯伫在地,刀势霸道雄厚,阔刃锋上勾为,刀身可见神魔之纹,刀柄护手可见一颗凶星华光闪动,透着惊世妖邪魔威!

    战刀方现,大地便猛然震动了起来,声声轰鸣,滚滚尘烟之中,璀璨金光再现,一道伟岸身影,雄步重踏而出。

    “吾之双足踏出战火!”

    “吾之双手紧握毁灭!”

    “吾名罗喉!”

    ps:这章八千字,三更合一,加上先前将近两万更新,熬了一夜,武君如约出场,厚脸皮求订阅,起点订阅,现在这成绩真的惨不忍睹,希望有能力的朋友来起点订阅一下,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