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悔悟
    方才被天罪毁灭原身一枪贯体而过,姬天麒受到了极其严重的伤害,五脏六腑粉碎大半,心脉破裂,伤重至极,若非姬天麒早已修成了帝血,肉身不弱,体魄坚韧,又有人皇龙脉与北域国运双重护持,为他挡下了绝大部分伤害的话,这位北域武皇怕是已经当场毙命了。

    现在姬天麒虽然还未身死,但情况也好不到那里去,甚至已经到了命悬一线的地步,此刻又被宁渊一手提起,伤势扯动之下,顿时鲜血喷涌,使得姬天麒身躯不住颤抖,口中溢血不断,让他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武皇!”

    “陛下!”

    见此一幕,在场众人都是神色大变,尤其是那一众文武百官,身为姬天麒心腹的他们,比谁都担心这位武皇的安危,此刻见姬天麒重伤垂死,都不由得高声喊叫了起来,更有甚者想要冲上前去,但马上就被身边的人给死死拦住了。

    “众人不可轻举妄动!”

    与此同时,刑台之上的裳云舞也是冷喝一声,暂且稳住了众人阵脚,随即望向宁渊,一剑压在宁老太君颈脖之间,冷声言道:“马上放开武皇,否则……!”

    “啊!”

    然而裳云舞话语未落,便见宁渊猛然一手探出,抓住姬天麒的右臂就是一扯,随后这位已经重伤得有些神志不清的武皇又是出了一声凄厉哀嚎,鲜血喷涌之间,他那一只手臂已然被宁渊悍然撕下。

    “你……!”

    见此一幕,方才要出声威胁的裳云舞目光一颤,神色变得难看至极,看着一手提着姬天麒的宁渊,一时之间竟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然而宁渊却是没有理会其他,直接将那一只撕下的手臂仍在刑台之前,冷声喝道:“你没有资格与我谈条件,放人!”

    话语之间,宁渊扼着姬天麒颈脖的手随之一紧,让这位北域至尊不由得出了一声嘶吼,窒息压迫与阵阵剧痛刺激之下,他本能的想要挣扎,结果却现自己竟连挣动躯体的力气都没有了,就连视线也逐渐扭曲模糊了起来,似乎即将要被黑暗淹没吞噬。

    “你敢!”

    见此一幕,裳云舞神色大变,当即出声厉喝道:“武皇若是有半点差错,今日你们谁也走不出这武都。”

    听此,宁渊却是冷然一笑,一手提着将近窒息的姬天麒,寒声说道:“你说我敢是不敢?”

    见宁渊仍是如此强势,裳云舞神色变得更是难看万分,虽说她与姬天麒之间有几分间隙,但裳云舞明白,姬天麒绝不能死,因为他是武皇,如今的北域至尊,神武圣殿之主,他若是就这么死了,那后果绝不是裳云舞能够承担得起的。

    姬天麒不能死,但裳云舞也不能就这么把宁老太君放了,不是她不想救姬天麒,如若真的能一人换一人,裳云舞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拿宁老太君与宁渊换回武皇。

    但是这可能么,如今宁渊身在武都之中,在这神武圣殿的核心腹地,不知道有多少强者虎视眈眈,这般的形势之下,一旦宁渊把姬天麒放了,那神武圣殿势必会一拥而上,届时不要说救人,他自己能不能活着离开武都都是问题。

    因此宁渊绝不会就这么轻易将姬天麒放开,就算裳云舞放回了宁老太君也是同样,所以裳云舞不能放,一旦放了,那就等同于将手中唯一能可制衡宁渊的底牌放弃,这样一来,神武圣殿将会彻底陷入被动之中,再也无法控制局势了。

    但若是不放人,那武皇……

    看着那在宁渊手中气息已是极其微弱的姬天麒,裳云舞心中不住的下沉,面上神情更是变幻不定,却始终难以决断。

    进不得进,退不得退,陷入两难境地之中的裳云舞,此刻也想不到什么办法能够解决这件事情,只能够与宁渊继续僵持着,但她也明白这样的僵持不可能一直维持下去的。

    想到这里,裳云舞心中就是一阵暗恨不已,她实在不明白,姬天麒为什么要与宁渊正面一决,难道他就不曾听进孤圣的警告,不知道这宁渊的实力是何等恐怖,不是他能够与之抗衡的么?

    裳云舞自然不知道,姬天麒之所以会与宁渊一战,其中五成缘由,就是因为孤圣那一番话语激起了这位青年皇者的争胜之心啊。

    思绪百转之间,裳云舞心中更是暗自恼恨,原本那宁渊现身,就已是踏入了神武圣殿布下的天罗地网,只要徐徐图之,众人围杀,纵然这宁渊真正是战神在世,也难逃一死。

    但如此大好局面,却被姬天麒一手葬送,将她裳云舞,还有这整个神武圣殿,都逼入了如今这进退两难的困境之中。

    这简直就是个废物啊!

    心中有这般想法的人,不仅仅只是裳云舞,天穹之中,坐于江山画卷之上的少年,此刻也是眉头紧皱,不由说道:“这武皇竟如此不堪,将这大好局面一手葬送,甚至连自己都给搭了进去,哎……师兄,现在应该如何是好?”

    听此,6阳明却是轻声一笑,淡声言道:“方才不是与你说了么,稍安勿躁。”

    “可是师兄,那武皇已经到了生死关头啊!”少年仍是放不下心来,连声说道:“如若他就这么死了,那师兄你先前一番苦心布置岂不是白费了。”

    “呵呵,这你就错了。”6阳明淡笑依旧,不紧不慢的说道:“若是这武皇就这么死了,你师兄我反倒会轻松许多,再也不必和那两人浪费功夫了。”

    “那两人?”听此,少年一怔,又是想要开口追问,但还不等他开口,6阳明便摆了摆手,少年见此也只能压下心中的疑问,静坐在一旁。

    6阳明并未继续方才的话语,而是转望向了武都之中,看着挟持武皇与神武圣殿僵持的宁渊,不由得一笑,轻声言道:“如此局势都能可一手扭转,这宁渊之手段,当真是让人佩服不已啊,若是吾儒门也能出一位这般的人物为助臂,那师兄们也许就能轻松许多了。”

    听6阳明这番话语,少年脸庞之上不由得露出一阵不忿之色,言道:“师兄,这宁渊实力确实不差,但我儒门英杰无数,六御,学海,君子殿,难道就不能寻出一位压过这宁渊的天骄人杰么?”

    听此,6阳明不由得一笑,反问道:“少湛,你这话语颇有几分不服呢。”

    “这倒不是。”少年摇了摇头,俊美非常的脸庞之上泛起了一丝傲然神色,言道:“我承认这宁渊实力强悍,勇猛非常,但也就如此而已了,今日之事,若换成是我,有这般实力,未必就比他差,甚至不会让今日这般死局出现。”

    “呵呵呵。”听此,6阳明只是轻笑,却没有言语。

    这让少年面上有些挂不住了,说道:“师兄你笑什么,难道我说得不对,有这般实力,竟还会被神武圣殿逼入死局之中,此人勇则勇矣,但终究还是缺少几分谋略,这神武圣殿也是不堪,竟抓不住这点破绽,屡屡惨败,如今更是陷入了这等进退不得的困境。”

    听此,6阳明摇了摇头,轻声道:“你可知今日之局背后,是谁人在筹谋,谁人在算计?”

    “这……”听此,少年不由一怔,因为他现6阳明眼神之中,竟是多出了几分极其少见的凝重之色。

    见少年不语,6阳明不由一叹,继续言道:“少湛,你身在局外,自是看不清如今这北域之局是何等的杀机汹涌,步步惊心,莫要说你,便是我陷入此等杀局之中,也未必能可破之,而这宁渊却以一人之力,走到如今境地,你真以为他只是一介匹夫,神武圣殿隐忍万年,传承至今,再成北域之主,难道之中会尽是无能之辈?”

    “这……”这话让少年更是语塞,哑口无言。

    6阳明摇了摇头,言道:“少湛,记住师兄一句话,莫要小看天下人,智者之智,勇者之勇,岂是几眼便可分明的,大智若愚,大愚若智,师兄不求你成前者,但也不希望你如若这世人一般为后者,明白么?”

    听此,少年身躯不由一震,似醍醐灌顶一般,眼中迷茫之色尽数消散,随即郑重的向6阳明行了一礼,沉声道:“少湛错了,师兄教诲,定然谨记于心!”

    见少年悔悟,6阳明一笑,但随即又是摇了摇头,转望向武都之中,喃喃说道:“可惜,可惜了!”

    听6阳明话语之中的叹息之意,少年轻声说道:“师兄这可惜是在说宁渊?”

    “嗯!”6阳明点了点头,言道:“此人虽是非凡,但走到如今,也是极限了,而这一局的杀招,却还未开始啊,接下来他若是没有其他底牌,必败无疑。”

    听此,少年迟疑了一阵,最终还是说道:“可是那武皇如今尚被他挟持在手,以此为质,未必没有几分机会逃出生天啊。”

    “武皇?”6阳明摇头一笑,言道:“你难道就不奇怪,为什么明知宁渊实力这般强横,神武圣殿之中仍是无人阻止那武皇与其一战呢?”

    “这……”听此,少年先是一怔,随即猛然醒悟了过来,失声道:“难道……”

    6阳明点了点头,目光望向远方,注视着那蕴含之中的观天圣殿峰,喃喃说道:“看着吧,隐藏了许久的人,就要动作了。”

    ps:昨日停电补更,后面还有今天的两更,昨天的请假条我是我用手机的,真的停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