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九章:威胁!
    方才随着姬天麒那一式江山霸剑而显化在虚空之中的江山之景,并非是如幻象那般虚幻缥缈,反而是真实无比,似乎这北域的每一寸山河,每一寸疆土,都显化在了虚空之中,山势巍峨,大川莽莽,瑰丽壮绝,震撼无比。

    现如今在宁渊这倾尽了真劫神体之力的一枪之下,这壮丽山河也是真实无比的塌陷崩碎了开来,山川破碎,江河断流,连那大地也随之剧烈震动,崩裂出一道道深深的裂纹沟壑,恍若末日降临,灭世之景。

    而眼睁睁看着这江山剑势破碎崩灭的众人,心中之中不知道为何,都不约而同的感受到了一股悲痛,似失去了什么极为重要的东西,甚至有人不由自主的痛苦流涕,哀声悲鸣了起来,尤其是神武圣殿那一众文武百官更是如此,满目血泪,纷纷嘶声高喊了起来。

    “陛下!”

    “吾北域山河啊!”

    “陛下,不……”

    嘶声呐喊之间,这一众文武百官不由冲上前去,想要救下姬天麒。

    但此时此刻,一切都已经太迟。

    真劫之境,先天神体,宁渊倾尽自我之力,一身浩瀚如海,磅礴至极的毁灭真元尽数注入手中天罪,直让以宁渊气血精魄铸造而成的圣兵现出了本源之身,与那浩瀚毁灭之源相融相合,彻底化作了一口毁灭之枪。

    这一枪,可谓巅峰,就是与当初在天南关之战中,宁渊以毁灭禁元催动的成道之招:神魔不败相比起来,也不逊色丝毫,甚至还犹有胜之。

    由此可见,这一枪的威能恐怖到了何等境地,毁天灭地,也许是夸大其词,但要破碎这区区一道江山剑势,绝不是什么难事。

    只见那已然化作毁灭雷霆的天罪长啸,悍然轰入了那一片壮丽山河之中,毁灭肆虐,雷霆纵横,枪锋所过之处,就如摧枯拉朽一般,将这壮丽山川,莽莽江河,尽数破碎湮灭。

    这如此骇人惊变,莫要说别人,就是连姬天麒自己都未能够反应过来,那江山剑势便已经被宁渊一枪破碎,甚至连那一口人皇帝剑都未能抵挡片刻,交锋瞬间,就在天罪毁灭枪锋之下崩断破碎,灰飞烟灭。

    江山破灭,帝兵崩碎,毁灭之威势不可挡,一片璀璨夺目的紫色雷霆交错之间,天罪枪锋长驱直入,重重的轰击在了姬天麒胸口之上。

    “轰!”

    只听一声轰鸣,惊天动地,这绝非是夸张之词,在宁渊这一枪击中姬天麒之时,真正是苍天惊乱,道道雷霆交错,将苍穹无情撕裂,随即血雨纷纷,洒落而下,将这武都笼罩在血色雨幕之中,大地亦是随之悲鸣战栗,地龙翻身,震动不断,直在这北域之中撕裂出一道道幽深黑暗的沟壑深渊。

    苍天泣血,大地悲恸,这般异象出现,出现这等天地异象之时,往往代表着王朝末路,人皇陨落,山河破碎。

    而现如今也是如此,宁渊一枪轰击之下,姬天麒尚且来不及做出抵御,那护身龙元就已经被天罪枪锋悍然撕裂,引动一阵阵龙吟悲鸣之声响起,大量金色龙脉之气随着宁渊枪势突进而逸散而出,纷纷湮灭。

    随着金色龙脉之气不断飞散,姬天麒身后也浮现出了一片万民叩,百官朝拜的景象,只是这景象在不断扭曲,破碎,这是护持在姬天麒身上的北域国运,因龙脉破碎,也走向了毁灭的边缘。

    龙脉碎,国运破!

    这姬天麒手中最强的两张底牌,能可让他先天立于不败之境的最大依仗,此刻在宁渊这一枪之下,接连破碎。

    看着那道道金色龙脉之气逸散湮灭,再感受那随之崩消的北域国运之力,姬天麒总算是感受到了死亡的逼近,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一变,尖声惊叫道:“不,朕乃是人皇,天命所归至尊,有龙脉加身,国运护持,朕怎有可能会败,怎有可能会败!”

    声声嘶吼尖叫之中,姬天麒狂一般,双手猛地握住了那轰击在自己胸口之上天罪枪锋,随即便见一片血光凄厉而起,姬天麒双手直接被天罪所化的毁灭雷霆绞得粉碎,血肉纷飞,触目惊心。

    但是这双手血肉粉碎之后,并未直接飘散,而是化作了道道血光,冲入那姬天麒身后的异象之中,顿时那万民叩,百官朝拜之景象就染上了一层鲜红血色,从而停止了扭曲破碎的趋势。

    “帝血祭天!”

    见此一幕,天穹之中观战的少年不由一惊,口中失声说道:“这武皇竟然修成了帝血,难不成他真有人皇之命?”

    帝血,乃是人皇方才能可修成的血脉,其修行方式便是吸收人皇龙脉与家国气运入体,淬炼血肉精魄,从而脱胎换骨,成就帝血皇身,达到这一境界之后,万法不沾,神魔辟易,君临诸天,威震寰宇。

    这就是真正的人皇了,能可横压一世,无敌天下的人族皇者,自古以来,能得如此成就之人,不过就是那三皇五帝,寥寥八人而已啊!

    自然,现如今的姬天麒还没有达到那种程度,更不可能与三皇五帝比肩,但是他既能修成这帝血,那便说明他有这个潜力,成为人皇帝尊的潜力。

    仅凭这一点,姬天麒便能够称得上天命所归了,若不在中途陨落,那便极有可能成为一位人皇至尊。

    想到这里,少年不由得望了身旁的6阳明一眼,心中总算是有些明白,为何自己这位师兄要出手相助这武皇了,别的不说,仅凭这帝血之资,就值得现如今的儒门在姬天麒身上押上一注。

    只是……

    看着那体内帝血纷飞而出的姬天麒,少年不由得皱起了眉来,心中一阵担忧不安。

    这帝血是人皇根基所在,重中之重,如今姬天麒被逼到生死关头,连帝血祭天这手段都动用了,若是帝血耗尽,其皇者根基受损,定然会对日后造成极其严重的影响,甚至会断绝那人皇天命。

    最为重要的是,就算姬天麒以帝血祭天,加摧龙脉与国运之能,眼下也未必能够挡得住宁渊那绝杀一枪啊!

    若是放在以前,少年自然不会在意这姬天麒的死活,但如今儒门开启九皇之争,6阳明又在这姬天麒身上押了一把重注,现在怎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死了?

    心思之间,少年转而望向了6阳明,试探着问道:“师兄……?”

    感受到少年的目光,6阳明轻声一笑,仍是那一副风云不惊的从容模样,淡声言道:“稍安勿躁。”

    见6阳明这般神情,少年心中虽有几分紧张,但也不得不强压了下来,转而回望战场。

    心思百转,两句言语,其实不过只在一瞬之间,战场之间,双手粉碎的姬天麒,此刻正在做着殊死一搏。

    这皇者帝血,乃是以龙脉与国运之力淬炼而成,是皇者根基,因此若是将其祭献燃烧,那便能短时间内大幅度增强龙脉威能与国运之力,虽然这会导致皇者根基大损,甚至于天柱断折,但此刻生死在前,姬天麒哪里还能顾及得了那么多。

    随着那帝血纷洒,姬天麒身后国运异象渐渐稳固,已被鲜血染得一片猩红的胸口之前,也绽放出了道道金色华光,龙吟怒啸之间,一头染血金龙浮现,龙口怒张,悍然咬住了那往姬天麒身躯之中轰杀而去的天罪枪锋。

    与此同时,那国运异象也爆威能,万民朝拜,丝丝血线涌入姬天麒体内,百官起身,向宁渊横眉怒目,口诛笔伐,欲要以一国气运之力,将这弑皇谋逆之徒镇压。

    但这一国气运镇压之下,不仅仅未能削弱宁渊威势丝毫,反而激起了宁渊眸中一片奔涌杀意。

    “燕翱翔!”

    但见宁渊握枪之手骤然一转,化作毁灭雷霆的天罪铿锵一阵,交错电光旋转翻腾,毁灭枪锋在那鲜血纠缠的金龙口中悍然突进三分,又是激起一声悲鸣。

    但有帝血祭献,那染血龙脉也非轻易,龙口怒噬,利牙交错,死死的咬住那旋转翻腾的天罪,任由毁灭雷霆不断肆虐,也不肯退让丝毫。

    见此,宁渊目光一冷,右手骤然松开枪身,随即握掌成拳,不败之意再起三分,尽催体内苍龙雄力,一拳重击轰在了天罪枪未末端。

    “十方无敌破天式!”

    一身神力再催,霸王破天神武,悍然重击之下,已是化作毁灭雷霆原身的天罪狂啸而起,旋转的枪锋将血染金龙之绞碎,随即又是轰入了姬天麒血肉之中。

    这一次,再也没有什么能可阻挡,那血染金龙破碎之间,宁渊一枪长驱直入,撕裂血肉,贯身穿体,众人只见一道毁灭雷霆自从姬天麒身躯穿过,带起了一片金灿帝血,还有一身悲鸣龙吟。

    “为什么,朕会……为什么!”

    护身龙脉破碎,身后国运异象也随之烟消云散,身躯之中传来的痛楚,让姬天麒怔怔的低下头来,看到的是自己那已经破开了一个窟窿的胸口,其中甚至还能隐约看到粉碎的内脏与骨骼。

    “啊!”

    喷涌的鲜血,让这一具遭受重创的躯体再也无力支撑,姬天麒哀嚎一声,双膝不由自主的一弯,随即便重重跪倒在了大地之上。

    皇者跪地,天地悲鸣,一道巨大的雷霆在天穹之中划过,照亮了众人那惨白一片的脸庞,而这一声雷霆轰鸣之后,那苍穹之中就再也不见震怒的雷霆,只剩下血雨纷纷,苍天悲泣之声,哀鸣不已。

    龙脉碎,国运破,姬天麒这人皇根基也随之崩断倾折,自然也就无法继续引动天怒之威,只剩下这场血雨,象征着苍天对于他的悲伤与怜悯。

    “陛下!”

    见此一幕,周围欲要冲上前来救援姬天麒的文武百官可谓是目眦欲裂,悲愤至极,但纵是如此,他们仍是不得不止住了脚步。

    因为在跪倒的姬天麒身前,赫见一人身影,浴血而立,眉目怒睁,杀意惊霄。

    “嗬,嗬,嗬……”

    低沉而粗重的喘息声一阵响起,就好似一头洪荒巨兽的呼吸起伏,每一声,都让人不由胆颤。

    站立在大地之上,宁渊身躯微微颤抖着,殷红的血不住的从他体内奔涌而出,将他的躯体染得鲜红一片,甚至在脚下汇聚成了一片小小的血泊。

    姬天麒虽只有神境五重,地劫中阶的修为,但他走的是皇者之道,其实力不能够单纯的以修为来衡量,有人皇龙脉加身,北域国运护持的他,可谓是万法不沾,神魔辟易,一般修者,就是步入了天劫之境,也未必能够对他造成丝毫伤害,由此可见这龙脉国运之力是何等强悍。

    只是姬天麒不弱,宁渊更是强横,真劫神体,身如天地,更有毁灭创生之源!

    这毁灭创生,乃是天地起源之力,混沌开辟之本,龙脉国运如何,人皇天命如何,难道还能挡得住这开天辟地的毁灭之能么?

    所以宁渊胜了,胜得毫无悬念。

    只是为此,他也付出了不轻的代价,倾尽这真劫神体之力,将毁灭真元催至极限,对于他自身也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周身暴血,真力损耗更是十分严重,这样的状态,虽还不到强弩之末,重伤垂死的地步,但也是不可忽视的重伤。

    但就是如此,此刻神武圣殿也无人胆敢上前一步,不仅仅是被那如魔神一般的身影虽摄,更是因为此刻姬天麒就跪在宁渊身前。

    这位武皇惨败,但却并未当场毙命,此刻力竭跪倒在宁渊身前,性命等同悬于利刃之下,只要宁渊想,翻手之间便能将他轰杀,神武圣殿谁也没有把握救下他来。

    所以此时神武圣殿众人根本不敢动作,唯有刑台之上的裳云舞猛地回过了神来,反手一剑横在了宁老太君颈脖之间,冷声喝道:“放开陛下!”

    宁渊听此,那猩红血光未散的目光一闪,随即一手将重伤垂死的姬天麒提了起来,同样冷声说道:“放人!”

    ps:停电了,现在才码出四千字来,后面还有更新,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