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八章:江山霸剑·真劫之枪!
    “嗯?”

    听6阳明这话语,那俊美少年不由一怔,神色更是不解了。

    在他看来,这宁渊与姬天麒方才开战,虽说宁渊占了几分优势,破碎紫气之龙,但这对于姬天麒来说不过是无关痛痒的损失罢了,他身上还有天地龙脉护持,北域国运加持,可谓先天便立于不败之地。

    这般的战局,注定会陷入胶着之中,一时半刻绝对难以分出胜负,但是现在6阳明却言胜负已分了。

    这是什么意思?

    俊美少年不知,但有了先前诸多教训之后,他已经不会在傻呆呆的去询问6阳明了,只是凝目望战场望去,希望能自己看出个所以然来。

    见此,6阳明轻声一笑,也没有出声与少年解释的意思。

    而此刻乾坤寰宇宫中,各方关注之下,一场强强之战,已是激烈展开。

    虽然龙脉镇压与天威之势都难以对宁渊造成影响,但这并不代表姬天麒对宁渊就无可奈何了,身为武皇,除却了这两者之外,他自然还有其他手段。

    只见姬天麒步伐踏出,似真龙出渊一般,大势堂皇,凶猛霸道,瞬息之间便已逼至宁渊身前,手中人皇帝剑也随之长啸一声,怒斩而下。

    这帝剑斩下瞬间,一片壮丽山河之象随之浮现,无比沉重的力量随着这一剑斩开,铺天盖地般镇压而下,连虚空都被压得不断扭曲崩灭。

    江山剑势!

    这是皇者之剑,天子之剑,以人皇龙脉之力为根基,将国之气运催,引动江山大势,以此镇压诸天,破灭万法。

    这是极其霸道的剑势,唯有人皇方才能可修炼,当初在百断关下,大秦始皇赢孤鸣也曾施展过类似于这江山剑势的剑法。

    只是赢孤鸣不过区区一个秦国之主,如何能与如今一统北域七国的武皇姬天麒相提并论?

    当初赢孤鸣一剑斩出的江山之象,不过是大秦百万疆域山河而已,而姬天麒现如今身为北域之主,他斩出的一江山剑势,直接就引动了北域亿万疆域的江山之力。

    北域疆域广阔无垠,江山莽莽如川,姬天麒以人皇之尊施展江山剑势,纵只得这北域山河千分之一的力量,也是恐怖到了极点。

    只见姬天麒一剑斩下,亿万江山剑势镇压下,虚空寸寸崩塌湮灭,十方也随之禁锢,让这一剑下的人退无可退,避无可避。

    如此霸道的人皇剑势之下,宁渊顿时感到一股恐怖之力的力量将自己笼罩镇压,好似一座山,不对,是千万座山叠连在一起,重重的镇压在了他的身躯之上。

    如此恐怖的力量镇压,纵是强如宁渊,身躯也不由得猛然一沉,使得他硬生生的止住了前进步伐。

    但也仅仅只是如此而已了,停步的同时,宁渊便已狂啸一声,不败之意直入第二层天地不动之境,体内毁灭真元也随之磅礴涌现,尽数注入手中天罪枪身之内。

    毁灭真元入体,天罪枪身一震,随之如龙怒啸而起,一片毁灭雷霆浮现,交错枪锋,悍然横扫而出。

    苍龙战体之力,本就已经恐怖非常,再加上这不败之意增幅,毁灭真元加摧,宁渊这一枪威能,绝不逊色于先前破入刑台那一击,甚至还更胜几分,枪锋如龙昂啸而出,直撼那镇压而下了瑰丽江山。

    “轰!”

    下一瞬,双方交撞,帝剑撼神枪,江山对狂龙,两者碰撞瞬间,便响起了一声震撼天地的轰鸣巨响。

    轰鸣声中,姬天麒直感到一股恐怖至极的力量如海怒啸而来,重重的轰击在了他手中帝剑之上,纵是与龙脉护持,国运加持,在这股恐怖力量冲击之下,姬天麒仍是感到双臂一震剧痛,随后劲力震入体内,直冲肺腑心脉,让他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

    口中鲜血喷涌,五脏六腑阵阵剧痛,但这些仍是远不及心中骇然,感受着双臂那近乎粉碎一般的痛楚,姬天麒满脸不可置信,甚至不由失声喊道:“朕的江山霸剑……怎有可能,怎有可能,朕不信,江山龙脉,给朕镇压!”

    一声长啸,不愿认败,也不能认败的姬天麒再催体内龙脉威能,虚空之中顿时响起了一阵龙影之声,金色华光滚滚而出,注入那人皇帝剑之中。

    这龙脉之力注入,那已有几分不堪重负的人皇帝剑顿时响起了一声长吟,江山异象之力变得更为真实,仿佛真有亿万山河降临镇压一般,而在山河之间,更是可见一道龙影长啸不断,加摧江山伟力。

    江山剑势加摧,人皇霸剑威能更是恐怖,宁渊目光一凝,骤然身退半步,手中天罪也随之翻腾回转。

    “哈哈哈哈!”

    见此一幕,姬天麒眸中光彩大方,事情正如他所料那般,这宁渊真劫虽强,但终究也是先天神境,一人之力如何悍勇,在他的江山霸剑之前,也不过微弱尘埃,如何能与北域亿万山河之力争锋?

    果不其然,随着他龙脉威能加摧,施展出这江山霸剑极致之能后,这宁渊便难以承受,不得不身退枪回了。

    这也是姬天麒放声大笑的原因,宁渊这一退,简直愚蠢至极,面对自己这江山霸剑,他若是拼死抵抗,那说不定还能挣扎片刻,但他竟然选择了退让。

    有一句话叫做兵败如山倒,寓意战败之势,如山崩塌,难以挽回。

    如今宁渊这一退也是同样道理,在这江山霸剑之下,他绝对没有退走的机会,一旦他选择退了,姬天麒的江山霸剑就会顺势而下,长驱直入,那是局势对于宁渊而言,就如若泰山倾崩一般,再也无法挽回,他的下场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被碾压而来的江山霸剑彻底粉碎。

    所以姬天麒笑了,笑得畅快无比,笑得杀意森森,手中的人皇帝剑没有给宁渊半分扭转局势的机会,在宁渊身退枪回的瞬间,帝剑如龙,携着那亿万江山之力镇压而下,汹汹剑势,下一瞬便要将宁渊碾成粉末。

    面对这威势恐怖至极的一剑,退开半步的宁渊猛然站住了步伐,脚踏大地,枪身如烟翻腾回转,如燕穿梭一般破开虚空,再次轰向那镇压而下的江山霸剑。

    “事到如今方才醒悟,不觉得太晚了么?”

    见此,姬天麒脸庞冷笑更甚,江山霸剑威势尽催,丝毫无退,势必要将宁渊灭于剑下。

    方才已经说了,宁渊这一退,便是兵败如山,势无可挽,就算此刻他陡然醒悟过来,想要在做努力,仓皇之间又如何能抵挡住这威能催至顶峰的江山帝剑?

    所以他早已败了,从一开始他就已经败了,在这绝对的力量面前,在这皇者天威面前,他不过是一直螳臂当车的蝼蚁罢了。

    而现在他姬天麒要做的,就是将这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蝼蚁,彻底碾压粉碎。

    然而,就在姬天麒放声大笑之间,宁渊眸中寒光一现,随即一步重踏在大地之上,脚下那金刚石铺砌而成的地面,瞬间踏成粉末。

    先前激战,这地面也饱受肆虐,但宁渊与姬天麒对自身的力量已经达到了控制巅峰,所以这地面虽然碎裂不少,但却并未直接粉碎坍塌。

    但是现如今,在这宁渊一踏之下,这地面之上的金刚石砖,连同脚下的大地都瞬间粉碎,刹那就成了一个巨大的坑洞,毁灭性的力量不断往四方蔓延着,所过之处,全数化作齑粉!

    如此恐怖的景象,只说明了一件事,那便是这一瞬间,宁渊已是将一身真力彻底爆,再也没有半分保留。

    就如若姬天麒所想的那般,同等境界,甚至强出一境两境的强者,面对他这江山霸剑,都只能够一身硬抗,不能退,一退则死!

    姬天麒现如今是神境五重,地劫中阶的修为,所以他这一式江山霸剑,足以将一位地劫顶峰,甚至步入天劫之境的强者当场轰杀。

    这就是姬天麒的底气所在,也是这江山霸剑的强横之处,在这汇聚北域亿万江山之力,还有人皇龙脉威能加摧的剑势之下,一人的力量太过渺小,太过微不足道,阻挡在前,就如若螳臂当车一般的可笑。

    但宁渊不同!

    他有苍龙之躯,有不败之意,还有万载无一的真劫之境,先天神体。

    真劫真劫,万载无一的真修之道,堪比圣尊与先天神族的先天神体,自成一方天地,内有阴阳并行,五行循环!

    这样的身躯,就是一个世界,一个属于宁渊的世界。

    而现如今宁渊就动用了这个世界的力量,这一刻,他的体内,每一滴鲜血,每一寸肌肉,每一个细胞,都迸了最强的力量,尽数注入了天罪之中!

    “燕去燕返燕归来!”

    一声长啸,真劫身体之力尽数爆,天罪形体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璀璨的毁灭雷霆,化作一头狂龙,重重的轰击在了那江山霸剑之上。

    “轰!”

    一声轰鸣,惊天动地,江山之势,龙脉虚影,在这一瞬间,彻底破灭。

    ps:三更到,承诺完成,虽然晚了这么多,但还请大家谅解一下,最近写小说搞得我生物钟已经黑白颠倒了,我其实也不想半夜更新的。

    胜败已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