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七章:已分
    众人沉默,四方静寂,无声无言之间,杀机越渐凌冽,压人窒息,逼人成狂。

    终于!

    “吟!”

    一声龙吟长啸而起,顿时风云激荡,姬天麒手中人皇帝兵剑起杀机,剑未出,势已动,虚空扭曲之间,赫然现出一片瑰丽震撼之景象,山川莽莽,江河涛涛,更有黎民如海,汇百官文武,俯叩拜。

    这般异象一出,天穹之中浩瀚紫气也随之滚滚而动,又一次凝聚成一头紫色神龙,昂然怒啸,冷然凝望着宁渊,一双威严龙眸之中,更有凌冽杀机惊天而现,让人不由心惊担颤。

    黄帝阴符经曰:天杀机,移星易宿,地杀机,龙蛇起路,人杀机,天地反覆,天人合,万化定基。

    天人,便是天命所归的人皇帝尊,皇者一令,可引天地易改,斗转星移,莽莽众生,皆受其命。

    姬天麒虽还算不上真正的人皇帝尊,但终究是如此的北域之主,已成皇者之势,有龙脉之力加身,这便是天命所在,如今他身处乾坤寰宇宫中,只需一念翻转,便可催动龙脉威能,天地护持,国运加身,从而达到真龙万法不侵,皇者威御天下的地步。

    正是因为如此,姬天麒这人皇帝剑一起,便有天地异象浮现,其中江山如画,万民臣服,连天气之中的东来紫气都化作神龙之象,目透杀机,森然注视着宁渊。

    随着天地异象浮现,一股浩瀚无尽,磅礴至极,更携着无上威严之意的力量也随之降临,刹那镇压十方,万法禁绝,阴阳五行不存,生死光暗湮灭,唯有皇者霸道之势,沉重如山,浩瀚如海。

    正是龙脉之威!

    这如此霸道的力量降临之后,顷刻便将十方领域镇压,周围观战的众人,包括各大势力与神武圣殿之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无比沉重,威严至极的力量当头笼罩而下,顿时心头一颤,竟是不由得跪倒在地,俯身叩,脸庞之上满是恭敬与畏惧之色。

    只有少数修为极强之人还能勉强站稳阵脚,但面上神情也是惊骇交加,因为这时他们方才现,在这龙脉威能镇压之下,原本修为精深,能可上天入地的自己,此刻竟然催动不起一分真力,体内真元被压得难以运行,更不要说施展武诀战技了。

    如此骇人之变,让众人眼中泛起了一片复杂万分的神情,有敬畏,有忌惮,还有几分不甘与惊惶,使得他们不得不低下了头颅,再也不甘直视那执掌帝剑的皇者。

    天威如狱,皇恩如海!

    这便是龙脉威能,一出便可镇压十方,万法禁绝,纵是出天入地的大神通者,面对这龙脉镇压,一身实力也会被削弱大半,甚至与凡人无异。

    像是上古人族三皇五帝,真龙之威,可谓是君临天下,不要说什么地劫天劫,就连先贤圣者在这人皇面前,也只能俯屈膝。

    如今姬天麒北域龙脉不过初成,自是没有如此威能,但龙脉到底是龙脉,如何也不可小觑,以姬天麒如此的能为,足以将地劫之境的修者镇压得毫无抵抗之力,纵是对上真正的天劫强者,也能够将其实力压制三成。

    强者之战,一分之差都有可能决定生死胜败,合论整整三成真力?

    眼见周遭众人纷纷俯跪拜,立于刑台之上的姬天麒傲然一笑,先前被宁渊凶势所慑的阴霾与压力在这一刻尽数消散,眼神睥睨着宁渊,冷喝道:“朕为北域武皇,天命之子,见朕既见天,魔头,还不跪下!”

    一声冷喝,雷霆轰鸣,这不是比喻,在姬天麒这一声冷喝的同时,天际真的轰然炸裂出道道雷霆闪电,乌云滚滚,似苍天震怒,即将要降下天罚一般。

    法家有神通,名曰言出法随,乃是汇聚苍天律法之力于一身,代天执罚,法言一出,诛判妖邪,灭杀鬼神。

    而人皇身为人族皇者,天命所在,其身份比法家巨子尊贵不知多少,甚至有带天定法立宪之能,又有国运加身,龙脉护持,哪怕只是一言一语,都能可引起天地惊变,神鬼胆颤。

    再加上这已经催动的龙脉威势,姬天麒这一喝之下,连那些还能勉强支撑的强者都跪倒在了地面之上,那原本跪在的人更是直接瘫软在地,身躯不住颤抖。

    连这些神境人劫,地劫的强者都是如此,可见这皇者天威之恐怖,但这当其冲,遭受最为沉重压力的宁渊,此刻却是不动如山!

    雷霆狂啸,苍天震怒,那紫气汇聚而成的神龙眸中更是杀机奔涌,目光如电,似要将宁渊轰灭粉碎。

    但纵是如此,也难以撼动宁渊一分一毫,横枪而立之姿,如若无尽深渊一般,任他雷霆狂啸,苍天震动,也岿然不动。

    “什么?”见此一幕,姬天麒不由暗自心惊,他虽然还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真的能一眼喝令宁渊跪下,但他同样也没有想到,宁渊竟然能够在这龙脉镇压,皇者天威之下,丝毫不受影响。

    有禁绝万法之能的龙脉镇压,再以人皇之尊号令天威,不要说这不过初入先天神境的宁渊,就是神境九重,天劫顶峰的强者,也不可能这般稳如泰山。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心中惊骇,更是震怒,看着岿然不动的宁渊,姬天麒目光一寒,手中人皇帝剑锋芒指天,向宁渊在此喝道:“给朕跪下!”

    “轰!”

    随着姬天麒的话语,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之声在此响起,只见晴天霹雳,上百道雷霆在天穹之中如龙狂舞,宛若末日降临,苍天震怒。

    那一头东来紫气汇聚的神龙也随之怒啸一声,龙昂然,双眸猩红一片,无比恐怖的杀意自从其中奔涌而出,直向宁渊碾压而去。

    这般天威龙怒之下,宁渊终是动了。

    “跪下?”

    喃喃一声话语,宁渊抬起头来,仰望天穹,看着那满天交错的雷霆电闪,还有那一头震怒狂啸的紫气神龙,他却是不由得笑了。

    “凭你?”

    一声轻语之间,宁渊骤然踏出了一步,一步,只是一步,虚空之中便掀起了涛涛怒浪,气劲滚滚,更有声声狂啸不断。

    “也敢让我跪下!”

    随即只听一声怒喝响起,竟是悍然压过了那漫天雷霆轰鸣之声,随即只见宁渊仰天冷望,双眸透射而出的目光,竟是如惊雷闪电一般,直击在那东来紫气汇聚而成的紫气神龙之上。

    “吟!”

    宁渊目光落下瞬间,那一头紫气神龙就出了一声凄厉无比的悲鸣,庞大至极的紫气龙身剧烈的颤抖了起来,随即又开始翻腾扭曲,不过片刻之间,这头神异威严的紫气之龙,就轰然崩碎,化作了一缕缕东来紫气,在虚空之中湮灭消散。

    圣心四劫惊目劫!

    紫气之龙被宁渊一眼破灭的同时,姬天麒也遭受反噬波及,身躯猛然一颤,随即便不由得往后退开了半步,口中更是溢出了一缕鲜血。

    到底是有天地龙脉护持,北域国运加身,这紫气之龙为姬天麒以神凝聚而成,如今被宁渊惊目劫破碎,按照道理来说姬天麒应当被反噬重创才是,但现如今这反噬都被那人皇龙脉与北域国运挡下了九成,剩余的那点反噬,只让姬天麒口中溢出了一缕鲜血而已,连轻伤都算不上。

    只是这和宁渊一样,虽然这点伤势对于姬天麒来说,算不上什么严重的伤势,但其中所代表的意义,却是比这伤势严重千万倍。

    走上皇者之路,姬天麒最为强悍的一点是什么?

    不是修为根基,不是道之境界,也不是武诀战法,而是这龙脉之力,皇者天威,凭此,他才是君临天下,威御万法的人皇至尊。

    但现如今姬天麒这最强的手段,却无法对宁渊构成丝毫影响,甚至还被其轻易破碎,这代表着什么?

    所以这些许伤势虽是微不足道,但此刻姬天麒的内心却是骇然万分,脚步不由惊退。

    姬天麒神色惊乱,宁渊却是一往如前,脚步不停,手持天罪,直逼刑台而去。

    见此一幕,姬天麒也只能够强压心头纷乱思绪,注视着步步逼来的宁渊,握紧了手中的人皇帝剑。

    “此人不受人皇天威之势影响,也不惧龙脉镇压,这难道便是亚父所说的真劫之境,竟然强悍到了此等境界么?”

    “不过这又如何,他到底只是初入先天神境之修为,纵不受龙脉与天威影响,但修为所在仍是其薄弱之处,我有人皇龙脉加持,北域国运护持,攻则无敌,防则不破,何惧他区区一个真劫之境。”

    心中思绪瞬转千百,下一瞬姬天麒眸中目光一凝,现出一片决然之色。

    “杀!”只听姬天麒冷喝一声,手中帝剑震起一声铿锵长啸,怒斩而出。

    “来!”眼见帝剑携皇者威势斩来,宁渊不仅不退,反而一步重踏上前,手中天罪横扫而出,枪锋交错一片紫色雷霆,直撼帝剑锋芒。

    见此一幕,天穹之中观战的6阳明摇了摇头,喃喃说道:“胜负已分了。”

    ps:第二更,虽然我手残,但后面一更肯定会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