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五章:怕了!
    屠了这武都!

    若是以往听到这般的话语,众人一定会忍不住笑,笑这人的狂妄,笑这人的愚昧,笑这人的不知天高地厚!

    但是现在,却没有一人能够笑得出来,甚至连言语都生不出半句。

    便是在那刑台之上,携着皇者天威现身的姬天麒,在听闻这一声话语之后,目光都猛然一缩,随即内心之中,竟是升起了几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从何而来的莫名惊惶与骇然。

    一时之间,气氛沉凝,众人无声,一片死寂之间,是让人几欲窒息的死亡压迫。

    直至片刻之后,姬天麒方才猛地回过了神来,神色惊怒交加的望着宁渊,怒极笑道:“屠了这武都,哈哈哈……好大的口气啊,就凭你么?”

    声声怒笑之间,是令人不由心惊的澎湃杀意,但纵是如此,仍旧掩不住那几分恼羞成怒,盖不了那几分骇然惊惧。

    “不错,就凭我!”宁渊眸中杀意涌现,似泛起了几分猩红的目光,冷然凝望着姬天麒,同时寒声言道:“我未死,你敢动,我便屠了这武都上下,寸草不留!”

    话语之间,但见宁渊一步重踏上前,天罪随之震起一声铿锵长啸,枪锋之上紫色雷霆交错而现,毁灭之力肆虐十方,让这虚空不住崩散幻灭,而伴随这毁灭气机的,是毫不掩饰的凌冽杀意,瞬间便笼罩住了刑台之上的姬天麒。

    惊天杀意临身,毁灭气机威压,随着宁渊这一步逼近,姬天麒神色不由一变,脚下微微一颤,竟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开了半步。

    “武皇!”

    “陛下!”

    见此一幕,后面的裳云舞与梦仙儿亦是神色一变,她们没想到,这宁渊竟是凶狂如斯,连武皇至尊都被其所慑。

    这可是武皇,北域至尊,如今的神武圣殿之主,众人心中的不败神话与擎天之柱,若是连他都被这宁渊吓得胆寒的话,裳云舞与梦仙儿简直难以想象,今日将会是以何等局面收场。

    两人惊呼话语,让姬天麒也猛地惊醒了过来,现自己竟然被宁渊吓退半步,心中更是震怒无比,寒声说道:“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灭朕武都,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在朕面前这般放肆!”

    对此,宁渊神情仍是冷然一片,冷眼注视着已恼羞成怒的姬天麒,淡声说道:“你想试试么?”听这话语,姬天麒目光一凝,心中怒意滔天而起,让他的神情顿时变得狰狞了几分,望着宁渊森然说道:“好好好,朕便要看看,你到底有几分本事,敢在朕面前如此张狂,剑来!”

    话语之间,姬天麒探手一招,随即便见天际紫气奔腾,刹那之间便化作了一头紫色神龙,龙吟一声,随即便往姬天麒长啸而去。

    紫色神龙长啸而下,在半途之间便化作了一口神兵帝剑,剑长三尺三寸,势若真龙,龙为柄,昂然长啸,龙身为剑,偏偏龙鳞纹路栩栩如生,龙脊为锋,锋芒之凌厉,众人目光都难以与之触碰。

    人皇帝剑!

    此剑乃是兵圣神匠仿以上古人皇轩辕圣剑铸造之法,以北域地脉之心为炉火,熔炼九州精金之华,淬炼九九八十一日成其胚。

    之后置于乾坤寰宇宫之中,每日以朝阳东来紫气温养,武皇龙脉之力锤炼,历经十二月成其形。

    最终再以百官以心头精血祭献,吸收亿万黎民百姓之意愿,纳北域江山气运一体,方才天命帝兵,人皇之武。

    此剑如今虽还比不上圣剑轩辕那般真正的人皇帝兵,但终究于北域气运相连,又得姬天麒龙脉之力锤炼,东来紫气每日温养,品质大幅度提升,已步逊色一般的先天圣兵,再加上这人皇帝兵之特性,威能更是惊人至极。

    帝兵入手,姬天麒立于刑台之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宁渊,言道:“朕先斩了你,再诛宁家九族,灭尽这与妖族勾连的人族叛逆。”

    见此,宁渊神情仍是冷然不变,难见半点波澜,唯有手中天罪长啸,杀意铿锵。

    见此一幕,天穹之中,坐在江山画卷上观战的两人神色都是微微变化,6阳明纸扇轻摇,面带淡笑,俊美少年眉头微皱,眸中多出了几分错愕神情。

    不过他很快便回过神来,望着那手持人皇帝剑欲要与宁渊一战的姬天麒,少年不由撇了撇嘴,向6阳明说道:“这宁渊使得激将法好生拙劣。”

    “激将法?”听此,6阳明却是摇了摇头,言道:“少湛,你认为宁渊这是激将之法?”

    少年点了点头,理所当然的说道:“这宁渊故意激怒武皇,想要让这武皇震怒之下舍弃手中人质,与他正面一战,这般明显的意图,不是激将法是什么,那武皇也是个蠢不可及的莽夫,竟然被宁渊这几句话语就撩拨得怒气上涌,难以自控,踏入对手陷阱还浑然不知,这样的角色,真正当得起这天命人皇么?”

    听此,6阳明又是摇了摇头,轻笑说道:“少湛你错了,宁渊那番话语,并不是什么激将之法,而那武皇也非是愚蠢之人,他……只是怕了!”

    “怕了?”这话让俊美少年不由一怔,神色万分不解的望着6阳明,说道:“师兄,你是说这武皇怕了宁渊。”

    “不错!”6阳明点了点头,望着下方一触即的大战,言道:“他怕了!”

    “可是……”少年挠了挠头,一脸搞不清楚状况的说道:“既然这武皇怕了,不应该是让那神武圣殿众人一拥而上么,再不济也应该拿手中人质威胁才是,为何反而要与宁渊正面一战呢?”

    6阳明仍是轻笑,言道:“不,正是因为他怕了,所以他才会选择与宁渊一战,而在宁渊未死之前,他绝不敢动那人质丝毫。”

    “啊?”少年一呆,随即满是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6阳明轻笑:“不是说了么,因为他怕了?”

    听这话,已经被绕的有些迷迷糊糊的少年望着6明阳,十分可怜的说道:“师兄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真的一点都听不懂啊!”

    6阳明却是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说道:“继续看下去,你会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