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三章:长啸惊天!
    一声冷喝,全场顿陷死寂,方才纷纷言语,在这刹那之间尽数湮灭,众人神色惊愕的回身转望,循着那冷喝之间传来的方向看去。

    回身转望,但映入众人视线之中的,却并非是那等待了许久的人,而是一道雷霆交错的殷红血光,啸空破天而来!

    “轰!”

    血光横空而过,直落在那刑台之前,大地随之轰然一震,一声铿锵巨响之间,无比恐怖的力量爆,化作气劲怒涛滚滚而出,所过之处虚空扭曲,大地崩碎,转眼之间这恢弘庄严的乾坤寰宇宫之中,就出现了一片疮痍大地。

    余劲爆横扫,原本在刑台周遭观礼的众人一时猝不及防,被这席卷而来的余劲波及,顿时声声哀嚎响起,不少修为较弱之人被余劲震退掀飞。

    这陡然惊变,让局面顿时出现了几分混乱,不过好在这能够进入乾坤寰宇宫观礼的都是先天之境的武者,心境沉稳非常,还不至于如此就陷入崩溃之中,再加上神武圣殿与各方势力也迅做出了动作,这局势很快就被稳住了。

    由此便能看出这神武圣殿的先见之明了,只让先天之境的武者入内,便能够避免大幅度混乱的出现,若是没有这一限制,武都之中聚集的千万武者都涌入乾坤寰宇宫之中的话,那随便一点动静,都有可能引难以控制的混乱。

    虽然局面混乱了也无所谓,神武圣殿这一次设下了天罗地网,重重布置,自然不可能因为这点混乱就出现什么疏漏给宁渊可趁之机,只是今日不仅仅是要诛杀那宁渊,还要以血誓师,兵妖界,这般庄重肃穆的场合,若是被搅得一片混乱,那不仅仅这誓师效果大打折扣,还会有损武皇颜面。

    众人心中都明白这一点,所以纵是心惊不已,也只能强稳阵脚,目光惊乱的往四方扫视,希望寻到那宁渊身影。

    便是在众人心中惊乱之刻,乾坤寰宇宫外,骤听风声乍然而起,随即赫见一人雄步而来,风尘未散,眉目怒睁,凌冽眼神,直让人触之心惊,见之胆颤!

    “宁渊!”

    见此一幕,刑台之上,裳云舞眸中目光骤然一凝,体内磅礴真元滚滚而动,直让她周身虚空扭曲一片,几欲破碎。

    天劫强者,神武圣殿右殿之主尚且这般模样,合论其他人呢?

    “宁,宁渊!”

    “是他,是他!”

    “他竟然真的来了,这魔头他竟然真的敢……”

    话语纷纷,其中是掩不住的惊骇错愕,望着那步步而来的人,先前这义愤填膺,势要诛魔的众人,此刻却是神色恍然,心惊胆战,甚至连身躯都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尤其是历经过天南一战的幸存者,更是面色煞白一片,几欲瘫倒在地。

    谁也没有想到,这区区一人之势,竟让万人胆寒,天地惊动。

    “该死!”

    眼见众人士气竟是被来人压得即将崩溃,神武圣殿众人目光一寒,一位圣殿长老当即怒步而出,狂声喝道:“魔头,在吾武都,你还敢张狂!”

    话语之间,这一位圣殿长老已是狂啸而出,身影快若闪电,猛若奔雷,不过眨眼之间,便已冲至宁渊身前,一掌掀动磅礴真元而出,欲要先挫宁渊之势。

    这一位圣殿长老,虽也是地劫之境的修为,但与当初在天南一战之中亡于宁渊剑下的那些圣殿长老不同,他的修为根基,竟是极其沉稳,几乎能与真正的地劫修者相提并论了。

    显然,这位圣殿长老在神武圣殿之中也是一位高手,虽然他也同样是服用武神丹而成就的地劫之境,但他的实力却不是那些根基不稳之人能可比拟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明知宁渊实力恐怖,如今又是震怒而来,气势汹汹,这位圣殿长老仍旧胆敢上前,甚至欲要一挫宁渊之势。

    身若奔雷闪电而来,逼临宁渊身前之时,这位圣殿长老是毫不迟疑,一掌尽催而出,磅礴真元奔涌浮现,化作了一道雷霆交错的巨大手印,破空刹那,还有道道金色华光自从周遭虚空之中浮现,融入这雷霆手印之中,让这一击威势又是壮大三分。

    乾坤寰宇宫,武道皇城中心,北域地脉汇聚,真龙之力镇压之地,肯定自由神异,此刻这位圣殿长老就是得了这神宫之助,方才让这一掌威能再提三分。

    然而这威势骇人的一掌之下,宁渊脚步仍是不停,更毫无避让之意,直到这一掌攻至身前之时,方见他眸中寒光一闪,杀意奔涌,随即便是一拳悍然而出。

    “轰!”

    拳掌正面相撼,当即震起一声轰鸣巨响,随即便那雷霆手印轰然崩碎,雷光崩散湮灭之间,宁渊一拳长驱直入,在那圣地长老骇然万分的眼神之中,直轰而下。

    “噗!”

    只听一声沉闷爆响,掺杂着几分骨骼碎裂之声,宁渊一拳重重轰击在了那圣殿长老心口,一击崩山一般,重拳之下,地劫护体真元应声而碎,随即便是骨骼断裂,血肉崩塌,整个胸口都深深的凹陷了。

    遭受如此重创,那圣殿长老双眼怒瞪而出,眸中满目骇然,鲜血不住溢出的口中嘶吼道:“怎有可能,你……”

    这惊骇话语未落,宁渊便已欺身而进,一手抓住了他的头颅,随即便是凶悍万分的将其一扯而下。

    “噗!”

    凄厉的血光喷涌之中,那圣殿长老的身躯无力的倒在了地面之上,颈脖处的血肉扭曲断裂,而那一颗头颅,正被宁渊抓在手中,脸庞之上是还未凝固的惊恐与错愕。

    似乎至死,他都没有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败,败得这般的快,这般的简单,就像是一只蚂蚁被人一脚踏死一般的简单。

    他可是地劫之境的强者啊,真正的地劫强者啊!

    为什么?

    他不知道,其他人也不知道,但看着眼前这一切,看着那一颗被悍然撕下的头颅,众人心中终于明白了什么!

    “魔头……魔头!”

    “这……他不是人,他绝对不是人,武皇,快请武皇出手!”

    “对,没错,快请武皇陛下出手,只有他才能诛杀这魔头啊!”

    话语纷纷,其中是掩盖不住的惊骇与恐惧,望着宁渊身影,众人面色苍白,身躯更是不住颤抖着,脚步往后退了一步又一步。

    不仅仅只是这些前来观礼的散修武者,就连那各大势力,甚至神武圣殿之人,此刻也都是满目惊惶,再也无人胆敢上前一步。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先前出手那位圣殿长老实力如何,神武圣殿之人岂能不知,那可是真正的地劫强者,在这神武圣殿之中已是一流高手,与两位天劫之境的左右殿主也只有一境之差而已啊。

    这样的一位强者,却在一招照面之间,落到个败亡身死的下场,甚至连那头颅被人悍然扯了下来!

    这让神武圣殿众人如何不惊,如何不惧?

    恐惧如若梦魇一般在心中蔓延,让众人脸色更是惊惶,连脚步都难以站稳,更不要说攻杀上前了。

    无人阻拦,宁渊亦是没有狂开杀,提着那一颗还在滴血的头颅,在那一双双惊惧的目光之中,直往刑台而去。

    与此同时,天穹云端之中,一张江山画卷之上,两人整座,将下方一切尽收眼底。

    望着那提着头颅往刑台走去的宁渊,仍是一袭白衣如雪,纸扇轻摇,放荡不拘的白衣公子摇了摇头,言道:“这宁渊果真有不世之勇,难怪三年之前,一人便敢杀上妖庭九龙之巅,让凤族妖皇之局功亏一篑,哈……”

    听6阳明话语,坐在他身旁那俊美少年却是微微皱眉,言道:“师兄,这宁渊勇则勇矣,但却只是匹夫之勇,明知今日这神武圣殿布下了天罗地网,他竟然还敢孤身一人前来,纵是他步入了真劫之境,战力无双又如何,难道还想一人独挑这神武圣殿么,就算他能,他要救的人只怕也会……”

    听此,6阳明一笑,言道:“嗯,那少湛你以为,面对如此局势,这宁渊当如何是好么?”

    那俊美少年似早已预料6阳明有此一问,当即自信满满的回道:“自然是不来了,只要他不来,那神武圣殿心有顾忌之下,也许便不会对他家人下手,他便有时间积攒实力,之后徐徐图之,寻找机会将人救出,岂不好过如现在一般,凭一己之力孤身冒险,还毫无意义。”

    听这话,6阳明却是摇了摇头,言道:“少湛,你这话说得固然不错,但须知旁观者清,当局者迷,那在刀下的非是你的血脉至亲,你自是能如此冷静的把握局势,如若今日这刑台之上的人换成你师尊或者师兄我,那么你会不会这般毫无意义的前来冒险呢?”

    “这……”这话让那俊美少年不由语塞,难以作答。

    见此,6阳明微微一笑,言道:“这下你知道了么,那宁渊并非有勇无谋,只是有些事情,非是你想得那般简单的,世事若都能两全其美,那么这天下哪里还有这么多纷纷攘攘啊?”

    听此,俊美少年低了低头,随即说道:“师兄,听你这话,看来很是欣赏这宁渊呢。”

    少年话语之中带着几分惊异,他可是深知自己这位师兄的性子,看似玩世不恭,放浪洒脱,但那是他少有将世人放在眼中。

    以他的身份,纵是在天骄如云的神州,又有几人能得他这般赞誉?

    听此,6阳明一笑,言道:“此人有战神之姿,若是不死,这天下必有其一席之地,只是可惜……”

    见此,那俊美少年神色更是不解,问道:“师兄,你既是如此欣赏那宁渊,为何还要相助武皇,将那天罡地煞周天星辰大阵交予神武圣殿呢?”

    6阳明摇头一笑,言道:“少湛,方才我不是与你说过了么,有些事情非是你想象的那般简单啊。”

    话语之间,6阳明转眼望向他方,眼神之中多出了几许莫名意味。

    见他这副模样,那俊美少年心中不由得翻了个白眼,随即说道:“好吧,那我便看看,师兄你如此赞誉的这宁渊,要如何化解当下的局势,救出人来。”

    话语之间,俊美少年也不在理会6阳明,转眼注视着下方的乾坤寰宇宫。

    ……

    乾坤寰宇宫中,众人心惊神乱,再也无人胆敢上前阻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宁渊走到刑台之前。

    “砰!”

    步至刑台,宁渊终是停止了前进,将手中的那颗头颅抛在了刑台之前,随即反手拔出了先前掷出的天罪。

    见那一颗头颅,守卫在刑台之前的十位地劫强者是又惊又怒,但摄于眼前之人恐怖实力,不敢上前,只能怒目而视。

    而刑台之上,裳云舞神色更是阴沉无比,冷眼注视着台下的宁渊,心中思绪变幻不定,一时之间竟拿不出应对之法,焦急不已。

    她虽是天劫之境的强者,但这宁渊实力何其恐怖,数日之前天南一战,此人只有一道化身,仍旧在乾坤神武图镇压之下,一剑将她重创,甚至差点要了她性命。

    虽然如今自己略有进境,根基隐患也勉强镇压了下来,但对上这宁渊,她仍旧没有半分把握。

    所以此刻,看着逼至刑台之前的宁渊,裳云舞根本不敢轻举妄动,心中焦急万分,心想那武皇怎么还不见出手。

    裳云舞心思如何,与宁渊无关,他也不想理会。

    望着刑台之上白苍苍,面容枯槁的宁老太君,宁渊目光一凝,当即半跪在地,言道:“孙儿不孝,让您受苦了。”

    “渊儿!”见此,宁老太君目光一颤,不由叹息道:“你不该来,不该来啊……!”

    “住口!”然而不等宁老太君说完,持剑守在一旁的丹阳便尖叫了一声,手中利剑直接架在了宁老太君的颈间,随即转望向宁渊,那娇美的面容已是扭曲了一片,冰冷的目光之中更满是怨毒。

    恨,自然不是无端由来的,数日之前的天南之战,对于丹阳来说是一场噩梦,一场从未有过的噩梦。

    而这噩梦,所给予的她不仅仅是恐惧,还有愤怒,怨恨,自小到大,她从未在一人面前,如若丧家之犬一般吓得心惊担颤,只能爬地而逃。

    这从未有过的屈辱,滋长了心中怨恨,而现如今,她终于有了机会能将这屈辱洗刷,将怨恨宣泄了。

    一剑架在宁老太君颈间,丹阳望着宁渊,森然冷笑道:“龟缩了这么久,你总算敢出来了么,好,好,好啊,自断经脉,否则我便杀了她!”

    听此,宁渊没有言语,只是站起了身来,神色猛然的看着刑台之上的神武圣殿众人。

    见此,裳云舞不由眉头紧皱,神色更是阴沉了。

    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孤圣一定要这丹阳执掌乾坤神武图,难道就不知道她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么。

    这般情况下,纵以宁老太君威逼,宁渊也不可能就范的,所以丹阳这么做,除却了激怒宁渊之外,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而这宁渊一旦怒极狂,自己等人如何能挡得住他,到时候就算杀了宁老太君又有什么意义?

    当然,最关键的是,武皇为何迟迟没有出手!

    裳云舞神色阴沉,梦仙儿亦是没有紧皱,所以两人并未注意到,那一直没有言语的李君悦不知何时来到了丹阳身旁,握紧了手中的剑。

    对此,丹阳也是浑然不见,剑锋架在宁老太君颈脖之间,冷笑望着宁渊,却见他始终没有动作,心中不由怒意汹涌,神情更是扭曲了几分:“怎么,你不敢,怕死是么,呵呵呵,好,既然你怕死,便让她来待你受死吧。”

    话语之间,丹阳手中之剑便要一斩而下!

    此时,忽闻!

    “你敢!”

    一声怒喝,似狂龙怒啸一般雷霆炸裂,无比恐怖的力量随着一声怒喝长啸而起,虚空随之崩散幻灭,那刑台轰然一震,持剑欲斩的丹阳还未明白生了什么,身躯之上就骤然爆起了一片触目惊心的猩红血光。

    鲜血飞溅之间,丹阳的躯体重重倒在了地面之上,七窍碎裂,面目血流,身躯之上竟是寻不到一处完好无损的皮肤。

    一吼惊天,不仅仅将这丹阳活生生震爆七窍而死,甚至连早已退到远处观战的众人都惨遭波及,狂啸之声席卷所过,一些修为高深的强者还好,虽是双耳剧痛,头晕目眩,但还勉强能可站立。

    那些修为较弱之人却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被这一声怒啸波及之后,不少人直接跪倒在地,七孔溢血,双耳剧痛,更有甚者直接倒地昏迷,生死不知。

    一啸之威,竟是恐怖如斯!

    不说其他人,连裳云舞这位天劫强者都未曾想到宁渊还有这般手段,也被这一声怒啸震得双耳轰鸣不已,阵脚不稳。

    便是此时,宁渊身影暴起,手中天罪交错毁灭雷霆,一枪破碎虚空,直取刑台而去。

    ps:两章二合一五千字,算第一更,求大家订阅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