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二章:战火开端!
    黎明已过,朝日动身,远方天际一片绚烂红霞之间,赫见一头紫龙奔腾而至,恢弘壮丽,气势磅礴,不过眨眼之间,便已横跨天际而来,直入武都中心,那乾坤寰宇宫所在。

    一时之间,乾坤寰宇宫上紫气奔涌,遮掩八百里天幕,其中甚至隐隐可见龙影翻腾,震撼至极。

    紫气东来,遮天掩日,这般天地异象,不是圣人出行,就是人皇驾临。

    如今武皇虽说还算不上真正的人皇帝尊,但到底统一了北域,各方归附,万民臣服,因此自生有人皇天命加持,身负真龙之力,再加上这乾坤寰宇宫汇聚北域十方地脉,自动牵引天地精粹,因此现出紫气东来之景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武都成内的众人虽不知其中缘由,但是看着这紫气东来,横空遮天八百里的天地异象,心中也是震撼不已,一直横踞在不少人心中,使其一夜转碾难眠的担忧与不安,也在这一刻散去了大半。

    武皇为真龙,天命所归,何惧区区一个魔头?

    今日诛魔誓师,兵妖界,北域,必将在这风云乱世之中,再度崛起,重现神武辉煌。

    心念至此,身在武都之中的各方武者心中都不由一阵激荡,满目向往,许久之后方才重拾了心情,纷纷赶往武都皇城,乾坤寰宇宫。

    先前已经说了,今日武皇要在天下人面前,将那宁渊诛杀,以血还血,祭奠神武圣殿一众英灵,所以今日皇城开放,谁人都能够进入乾坤寰宇宫之中观战,一睹武皇风采。

    众人之所以汇聚到这武都之中,大半都是因为这一场诛魔之战,所以自然无人会错过这般机会,这不,朝日放起,一夜无眠的众人就纷纷赶往了皇城,生怕脚步一慢,便错过了这北域第一盛世。

    人群如蚁如潮,迅的涌入了武都皇城,只是他们仍旧慢了一步,北域各方势力早已经在此等候了,如今赶来的都是一些形单影只的散修武者。

    “那是霓裳云舞阁的仙子们,果真个个都是绝色佳人,倾国红颜。”

    “天音阁,剑魔峰,神剑山庄,实力比之以往更是强悍了,那看看今日到场的弟子,无一不是先天之境的修为,那几位长老,更是步入了神境地劫的强者。”

    “还有北云剑宗,灵武战阁,往昔七国皇脉,还有各大世家,北域的各大势力都来了,这阵仗当真不小啊!”

    “嗯,奇怪,怎么没有见到金家堡的人?”

    “这……听闻金家堡以往与宁家相交甚密,此次竟然没有前来,难不成?”

    “慎言,此事岂是随便能可议论的?”

    “就是,武皇之命,天下谁敢不尊,不仅仅北域各大势力来了,一些散修强者也来了,你看看那位便是威震西疆的绝刀莫风,其修为已入地劫之境,一刀纵横西疆少有敌手,位列天榜第十一位。”

    “还有那位凌绝剑尊,他是慕知白慕公子的师尊,三年之前便已是一位先天强者,如今修为更是深不可测,在得知慕公子惨遭那魔头宁渊毒手之后,破关而出,不日便赶到了武都,向武皇请战诛魔。”

    “北域之中有名有姓的强者,雄踞一方的各大势力,今日全都来了,看来传闻果然是真的,斩杀那魔头之后,武皇便要以血誓师,兵妖界,建立千秋之功。”

    “大丈夫生于世,当建不世之功,英雄霸业,方才不负这男儿之身啊!”

    话语纷纷,人声鼎峰,激荡的众人心间热血沸腾,尤其是一些少年,更是神色激昂,双拳紧握,目光崇敬万分的注视着那乾坤寰宇宫,梦想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成为武皇那般的盖世英雄,绝代天骄。

    北域之中的武者,今日近乎都汇聚到了武都,人数何止千万,纵然是这乾坤寰宇宫修建得恢弘万分,也难以容纳下这么多武者,所以绝大部分人都只能在皇城之中,以法殿弟子设置的天幕影响关注这诛魔之战。

    只有步入先天之境的武者,才有资格进入乾坤寰宇宫之中,亲眼见证武皇诛魔,以血誓师之盛事。

    纵是有这么一重界限,仍旧有大量武者能可进入乾坤寰宇宫,粗略算计,起码有整整十万之数。

    十万先天齐聚,这要是在以前的北域,那是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当初三大圣地汇聚北域英才,探索神武圣殿废墟之时,也不过聚集了百位先天罢了,与如今一比,何止是小巫见大巫而已?

    由此也能可看出,这三年来,神武圣殿天下布武之举,让北域的实力壮大到了何等地步,也正是因为如此,神武圣殿与北域之间的关系,早已是一荣即荣,一损即损,若是神武圣殿有失,则北域不稳,若北域有失,则圣殿根基动摇。

    各方势力心中都明白这一点,所以武皇一令昭告天下之后,不管他们心中是否愿意,都迅赶到了武都。

    种种原因,成就了这今日盛会,天下共聚,见证武皇诛魔!

    看着人潮汹汹,熙熙攘攘,许多人脸庞之上都是一片兴奋激动之色,但这些人绝大部分都是散修武者或者一些未知世事的少年。

    而那各大势力的魁,此刻都是神情凝重,目光之中隐隐透出了几分不安与焦虑。

    不同于那些什么都不知道的散修或者热血莽撞的少年,这些老谋深算的各方之主,心中都明白,这一战不同寻常。

    神武圣殿实力强悍不错,但那宁渊,难道就是任人拿捏的角色?

    天南一战,十二神将命陨八人,百位圣殿长老与上千先天弟子身死,天劫强者,神武圣殿右殿之主裳云舞惨败,身受重创,就连那位万法之尊孤圣最终都无功而退。

    这一切,都只因为一人啊!

    一人,只是一人,便杀得神武圣殿溃不成军,神将阵亡,天劫惨败,连圣尊都难以奈何!

    这是何等恐怖的实力?

    他们不知道,但心中却是明白,这一战,绝不像是大部分人想象的那般轻松,甚至还有可能……

    似想到了什么,各方势力之主的神情变得又是凝重了几分,抬头望向了场中刑台,眼神更是变幻不定。

    此刻众人所在,乃是乾坤寰宇宫大殿前庭,这里场地广阔,足以容纳这十万先天武者,而在前庭中央有一座刑台,那是三日之前方才修建的,刑台之上的人,便是今那魔头现身投入这天罗地网的诱饵宁家老太君!

    人声嚷嚷,虽是有些嘈杂,但众人也知晓这乾坤寰宇宫是什么地方,无人胆敢喧闹,各在其位,井然有序。

    而刑台之前,十人冷然而立,周身隐隐可见雄劲真元波动,目光如山,气势磅礴,竟全然都是步入了地劫之境的高手。

    今日为了诛杀宁渊,神武圣殿布下了天罗地网,自然不会忽略这最为关键的所在,三日之前,神武圣殿将宁老太君压回武都之后,便建立了这刑台,并且在这刑台周遭设下了重重布置,就算宁渊潜入乾坤寰宇宫之中,也没有半分可能将人就走。

    现如今这十位地劫之境的高手,只是这刑台的第一重守卫,在台上还有一人,负手而立,白衣飘飘,周身虽不见丝毫真元波动,但给予人的压力却是比守卫在台下的十位地劫高手还要恐怖数倍。

    神武圣殿右殿之主,天劫强者,裳云舞!

    数日之前,天南一战,这裳云舞败于宁渊剑下,身受重创,命悬一线,好在回到神武圣殿之后,医神亲自出手,不仅仅保住了性命,还让她迅恢复了伤势,今日她为了将功赎罪,特点向武皇姬天麒请命,镇守刑台。

    而在裳云舞身旁还有三人,其中两人是裳云舞弟子,梦仙儿与丹阳,还有一人,则是那医神传人李君悦。

    这三人战力虽算不上强悍,但却也各有手段,尤其是梦仙儿与李君悦两人,执掌孤圣刺下的乾坤神武图,再加上这刑台之中的布置,纵是那宁渊如何强悍,也休想要瞬间将这刑台攻破救人。

    布置重重,地网天罗,只要那宁渊现身,必然有来无回!

    而现如今要做的,就只剩下等待了。

    ……

    时间缓缓流逝,数个之后之后,朝阳已逐渐升至天穹中央,化作一轮烈日炙烤着大地。

    在场众人最差都是先天之境的武者,早已寒暑不侵,但不知道为何,如今在这烈日的暴晒之下,也感到了一阵炙热,心中更是不由升起了一阵焦躁与烦闷。

    “已是正午了,那魔头还不现身,难不成是怕了,不敢来了?”

    “别说,这还真有可能,那魔头能与妖族狼狈为奸,早已泯灭人性,就算是血脉至亲,怕是也不会在乎。”

    “不错,这魔头若是真有胆气血勇,就不会做那妖族的走狗了,如今神武圣殿摆下这般阵仗,只怕将那魔头吓得心惊胆裂,哪里还敢前来啊!”

    “哈哈哈,说得不错,只是可惜,今日见不到武皇风采……”

    人群之中议论不断,但各方势力之主却是稳如泰山,心中反而还轻松了几分,在他们看来,这一战能不打最好,否则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倒霉的只会是他们。

    见人群躁动,刑台之上的裳云舞一皱眉,却没有言语,对于如今这般情况,她也是无可奈何,神武圣殿逼宁渊现身的依仗便是宁老太君这人质,但如果宁渊不来,神武圣殿又有什么办法?

    难道把人直接杀了,别开玩笑了,这是神武圣殿手中唯一能可制衡宁渊的手段,怎有可能所杀就杀?

    只是在这么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便是裳云舞皱眉沉思之际,一旁的梦仙儿忽然上前了一步,在裳云舞身旁耳语道:“师尊,不如这样……”

    “嗯!”听这话语,裳云舞眉头皱得更深了几分,沉吟了一声,最终还是点头说道:“好,去吧。”

    听此,梦仙儿一笑,随即转身走向了静坐在刑台之上的宁老太君。

    如今的宁老太君,一身囚服,已是白苍苍,面容枯槁,眉宇之间萦绕着一丝挥之不去的迟暮腐朽之气,正是寿元将尽的征兆。

    虽已迟暮,但老太君气度仍是沉稳如山,静坐在石台之上,神色一片淡然,冷眼望着周遭声讨冷笑不断的众人,眸中不见丝毫波澜。

    宁老太君性子刚烈,向来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当初因北乾山秘境之事,便敢举兵与大秦皇室一战,由此可见一般。

    在被压回武都之后,宁老太君便想要自尽,幸好神武圣殿早有准备,出声将她周身禁锢,使其无法动弹,这才保住了她的性命。

    此刻,眼见梦仙儿走上前来,身不能动,但口尚可言语的宁老太君冷然一笑,言道:“如何,要动手了么?”

    听此,梦仙儿却是摇了摇头,竟然向宁老太君行了一礼,言道:“宁老太君,您一生为国为民,功苦劳深,晚辈一直敬佩万分,哪里敢对老太君与丝毫不敬?”

    “是么?”宁老太君冷然一笑,言道:“你们挟持老身,无非是想要以此逼渊儿前来,既然能做出这般为人不齿行径,如今反而怕丢了自身颜面了么,当真是可笑至极啊!”

    听此,梦仙儿也不恼怒,也是高声言道:“老太君,千年之前,宁家先祖举兵抗击妖族,救北域万民,可谓英雄一生,之后宁家传承千年,七代将门,血脉子孙,也皆是一方豪杰,可见宁家血勇,只是现如今……”

    话语至此,梦仙儿冷然一笑,言道:“却出了一个与妖族勾结,残害同胞的人族败类,老太君,圣殿本不想与你为难,但这魔头祸乱北域,屠戮无数,我等也是万般无奈之下,今日才会出此下策,请宁老太前来,将这魔头诛杀后,我梦仙儿以性命保证,绝无一人能动老太君丝毫。”

    说罢,梦仙儿也不理会宁老太君如何,直接转身望向众人,高声喊道:“宁渊,你与妖族勾结,狼狈为奸,辱没宁家之命,更累老太君带你受罪,为人不忠,为子不孝,你若是还有几分人性与男儿血勇,那便站出来,何让老太君一人受这……”

    “住口!”梦仙儿话语未完,便听一声厉喝响起,虽无真元催生,但仍是惊若霹雳一般,直接震断梦仙儿的声音。

    “嗯!”听此,梦仙儿眉头一皱,神色冷然三分,先前她那一番说辞,是想要以激将之法逼出宁渊,却不曾想,宁渊未出,这老太君便陡然来了这一声厉喝。

    心想至此,梦仙儿目光一寒,冷然转身,言道:“老太君觉得晚辈这番话语不对么?”

    宁老太君冷冷望了她一眼,寒声喝道:“我宁家七代将门,自从先祖起,抗妖平乱,不知多少宁家子弟血染沙场,马革裹尸,代代英雄,世世豪杰,你这等无耻小人,欺世盗名之辈,竟敢在此大放厥词,辱我宁家之名!”

    “你……!”听此,梦仙儿神色顿时阴沉一片,冷声言道:“老太君,晚辈所讲,句句是真,何来欺世盗名?”

    “哼!”宁老太君却是冷然一笑,沉声言道:“与你这等卑劣之人争辩,辱没身份,动手吧,要杀便杀,宁家之人,何畏生死!”

    “你!”听此,梦仙儿神色更是阴沉了几分,但一时之间却又不知如何是好。

    反而是一旁的丹阳听此,目光一寒,神色扭曲,当即起身喝道:“哼,谋逆之辈,还说得这般大义凛然,你不怕死是么,那好,我成全你,看看杀了你后,那宁渊还能不能龟缩不出!”

    话语之间,丹阳提剑而起,但便是此时……

    “你们要宁渊是么?”

    一声冷喝,若惊天霹雳一般在响彻在众人耳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