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圣君!
    乾坤寰宇宫内共有三宫六殿九苑,其中三宫之为皇极真武殿,亦是这乾坤寰宇宫正殿,武皇上朝会见群臣,理政议事之所。

    此刻正是上午,以往这般时候,这皇极真武殿内都是一派热闹景象,文武百官聚会见武皇,商议种种政事,尽显新朝初立,鼎盛蓬勃之气。

    但是现如今,这皇极真武殿内却是死寂一片,文武百官分立在殿下,皆是躬身低头,一言不。

    而在那中央九五龙座之上,赫然可见一人正坐,虽看起来不过青年模样,但却自有一派威严气度,面容俊逸,剑眉星目,英武之中又透着至极尊贵之气,身着一袭皇袍,九龙盘绕,上纹日月星辰山龙华虫,下绘宗彝藻火粉米黼黻,共计十二纹章,冕冠帝旒,天子玉藻,更是尽显皇者之势。

    这一袭冕服帝袍,九龙为寓意九五,至尊无上,十二纹章,日、月、星辰昭明,象生万物、养成万物,山龙兴,能适应沾物济众以配天,火明而炎上,强调明理崇礼精神,又如虎,严猛;蜼,智慧,象神武定乱,粉米粒民,黼象割断能决,韍象背拂於非义,或君臣可否相济。

    这是真正的帝袍龙服,依照古礼而成,唯有真正的人皇至尊方才有资格穿戴,像是以前的北域七国之主,都无一人胆敢这般穿着。

    而现如今,能身穿这一袭冕服帝袍,又正坐于九五之位上,这青年皇者的身份,已是不言而喻了。

    正是那神武圣殿之主,现今这北域至尊,武皇姬天麒。

    此刻,这位青年皇者正坐于龙椅之上,神色平静,眸中亦是不见丝毫波澜,但谁人都能够感受到这位北域至尊心中的雷霆怒火,所以此刻这皇极真武殿之中才会这般死寂一片,群臣垂身低头,无人胆敢言语。

    自从一统北域,开辟新朝以来,这还是众人第一次见到武皇如此盛怒,也正是这般原因,众人心中才更是惶恐不安。

    正所谓伴君如伴虎,这武皇虽是贤名远扬,被北域无数人视为一代明君,但那些黎民百姓怎会知晓,为君之重,非是贤明仁德,而是那皇者一怒伏尸百万的威严与霸道!

    沉默之中,气氛变得更是凝重,殿下文武百官虽个个修为不弱,但在那武皇威严重压之下,仍是不由得面色苍白,额冒冷汗,不过片刻之间,便有不少人衣衫被汗水浸湿了一片,但仍是不敢轻动丝毫。

    在场文武百官心中都明白,武皇此刻这般盛怒的缘由,这位皇者少年得志,意气风,年纪轻轻便成神武圣殿第一人,未来接掌殿主之位的人选,之后更是获得武神传承,一朝崛起,便力压天下,各方俯称臣,从此一统北域,开辟新朝,位登九五至尊之位。

    这一路行来,真正如有天命加身一般,潜龙出渊,皇者崛起之势,根本无人能阻,不久之前,还要步出北域,远征妖界,成就千秋之功。

    但就是在这真龙昂,欲要君临天下之时,却遭了一记当头棒喝。

    天南一战,十二神将阵亡八人,还有百位圣殿长老陨落,上千先天精锐弟子惨死,一下便将神武圣殿的有生力量灭去了三成。

    如果仅仅只是如此也就罢了,以神武圣殿的根基底蕴,这损失虽是惨重,但仍旧承受得起,修养一阵便可恢复,还不值得武皇如此大动肝火。

    但若是加上一个宁家叛变,那就不同了,作为神武六宫之一,当年被武皇亲身招揽归附的宁家,可谓身受浩荡皇恩,但现如今他们却选择了背叛。

    为皇者,自是最恨谋逆反叛之人,宁家如今这般举动,简直就像是一巴掌打在了他姬天麒的脸上,这让这位武皇如何不怒?

    在场文武百官心中都知晓,这谋逆之举,等同触及了皇者逆鳞,是最为禁忌之事,尤其是在这新朝初辟之时更是如此。

    所以这件事,只能由武皇亲自决定如何处理,他们只能听,不能言,也不敢言。

    这般压抑的沉默又是维持了片刻,方才被一声冰冷的话语打破。

    “左相留下,其余之人都退下吧。”

    一声冷语,怒意竟是散去了大半,众人听此先是一怔,随后如释重负一般,纷纷躬身退出了这皇极真武殿,只有一人留了下来。

    留下的是一名老者,满花白,面容沧桑,岁月在他脸庞之上留下了醒目的痕迹,那一道道皱纹是刀削斧斩一般,不知历经了多少风霜。

    这模样虽然苍老,但其气度却是不凡,隐隐透露出的气息,更是如岳如山一般雄沉伟岸。

    此人正是那神武圣殿左殿之主,与那裳云舞分庭抗礼之人,也是现如今这武皇的心腹,十分倚重的左相李长空。

    这李长空身份如此尊贵,那实力自然也不差,一身修为已至神境七重,位列天劫。

    虽有如此实力,但是在姬天麒面前,李长空仍是不敢有半分轻慢,身躯微躬,静候着姬天麒言语。

    但还不等姬天麒出声,虚空之中便陡然荡漾起了一阵波纹,让李长空不由得一惊。

    乾坤寰宇宫乃是武都中心,皇城所在,至尊龙居之地,上有人皇真龙之力镇压,下有十方地脉汇聚,等同于一座天地大阵,无上伟力笼罩之下,万法禁绝,唯皇独尊,连李长空这般的天阶强者,在此地都一样被削弱了大半力量,一身修为连三成都挥不出来,由此可见这乾坤寰宇宫之能。

    而这皇极殿真武殿,乃是乾坤寰宇宫正殿,核心所在,如今又有姬天麒亲身坐镇,那磅礴到了极点的人皇真龙之力镇压下,谁人还有这个能为掀动虚空?

    李长空心惊,那姬天麒也是眉头一皱,但随即便恢复如常,还站起身来向虚空行了一礼,轻声言道:“亚父。”

    姬天麒话语方落,便见虚空之中凝现出一人身影,面容沧桑,一袭黑袍,气度深沉若渊,不是那万法之尊孤圣又是何人?

    “见过圣尊!”见到孤圣,李长空终于也回过了神来,连忙向孤圣行了一礼,那态度竟是比对姬天麒之时还要恭敬三分。

    然而孤圣却没有理会李长空,只是注视着姬天麒,言道:“陛下,宁渊此人已成气候,若是不尽早将他除去,那日后必成心腹大患。”

    听闻孤圣话语,姬天麒沉吟了一声,随即言道:“能力压宁凌云等人,又得亚父如此评价,看来这宁渊的实力当真不弱啊。”

    “不是不弱。”孤圣望了姬天麒一眼,随即沉声言道:“是极强!”

    “嗯……!”听此,姬天麒不由皱眉,问道:“亚父如此说,不知道这宁渊是强到了何等地步?”

    姬天麒话语之中,已是隐隐透出了几分不满之意,只是在这孤圣面前不敢全数透露出来。

    孤圣似没有察觉到姬天麒话语之中的几分不满,仍是淡声言道:“老夫不是对手,武都之中也难寻一人能与之抗衡。”

    听此,姬天麒顿时皱起了眉头来,随即说道:“既是如此,那朕便亲自出手吧,这一次闭关,朕在神武九劫之上又有了几分进境,刚好能让亚父看看朕的进步如何。”

    然而听这话语,孤圣却是摇了摇头,说道:“此人已成先天神体,直入真劫之境,又有天龙本源之力在身,一身战力强横至极,老夫不是对手,陛下也是同样。”

    “嗯!”听此,姬天麒目光一凝,心中方才压下的怒意仍是升腾了起来,但对上孤圣的眼神之后,仍是不敢爆,只能冷声说道:“亚父这话,未免有些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若那宁渊当真如此强横,那么朕更想要会他一会。”

    听此,孤圣却仍是不见半分退让,反而冷声喝道,语气加重了三分:“陛下,你如今乃是这北域之主,至尊人皇,怎可以身犯险?”

    见孤圣神色严厉了几分,面带几分怒色的姬天麒微微一怔,随即沉默了下去,久久没有言语。

    姬天麒不蠢,见孤圣次露出如此严厉与凝重的神情,哪里还不明白这其中的意思,所以他心中也升起了几分忌惮,只是碍于颜面,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退让而已。

    见此,一旁的李长空也是明白了过来,连忙说道:“陛下,圣尊所言不错,正所谓千金之子不坐垂堂,陛下乃是万金之躯,更是不可以身犯险啊!”

    李长空给了个台阶,姬天麒自然不会视而不见,当即点了点头,对孤圣说道:“还请亚父教我!”

    对此,孤圣神情仍是一片漠然,淡声言道:“这宁渊战力强横,又入得真劫之境,先天神体,万法不沾,若以寻常手段,莫说将他诛杀,就是留都难以留住,因此想要取他性命,还得由陛下亲自出手。”

    “嗯?”听这话,姬天麒也是不由得一怔,刚才你这还说不要让我亲身冒险呢,怎么一转眼又说必须要我动手了呢?

    在姬天麒不解的眼神之中,孤圣又是说道:“陛下为北域至尊,人皇真龙,又身负武神传承,能可接引武神元功之力入体,这便是诛杀那宁渊的资本。”

    听此,姬天麒也是明白了什么,当即说道:“亚父是说……?”

    孤圣点了点头,言道:“人皇乃是真龙,身负天命,其龙脉之力有破灭万法之能,只要将那宁渊引来武都,再以这乾坤寰宇宫接引武神元功,将陛下自身的人皇真龙之力催至极限,便能破除那宁渊的先天神体,将其诛杀。”

    “这……”听此,姬天麒不由得皱起了眉来,他倒不是怀疑孤圣这番话的可行性,只是在想,对付区区一个宁渊,值得他底牌尽出,动用武神元功,人皇真龙之力,还要加上这武都与乾坤寰宇宫么?

    这是不是有些太抬举他了?

    见姬天麒有所迟疑,孤圣又是说道:“陛下,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这宁渊若是不死,日后必成神武圣殿心腹大患,甚至会成陛下霸业之阻碍,所以还请陛下三思才是!”

    “这……”姬天麒仍是有几分迟疑,但在孤圣的目光之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便依照亚父所言,先前朕已下命缉拿宁家之人,便以此为质,逼那宁渊前来,若是他不来,便将这宁家九族尽灭,让天下人知道,逆朕之人是何下场!”

    话语森森,其中是毫不掩饰的杀意,听得一旁的李长空暗自心惊,他知道姬天麒这是彻底动了杀心,九族尽诛,那绝不仅仅只是说说而已啊。

    对此,孤圣没有言语,只是点了点头。

    而姬天麒则是转望想了李长空,言道:“此事便交由左相去办吧,时间,便限定三日,三日那宁渊若是不来,杀!”

    “是!”听此,李长空急忙躬身领命。

    “好,你且先退下吧。”姬天麒挥退了李长空,随即对孤圣言道:“亚父,那应龙一族所允诺之事如何了?”

    立于一旁的孤圣听此,眸中神情微微变幻,转眼如常,随即说道:“陛下放心,那妖皇方才登位,根基不稳,再有应龙一族与妖界十脉里应外合,必然马到功成。”

    “那就好,那就好……”听此,姬天麒脸庞之上竟是露出了几分如释重负的神情。

    便是此时,皇极真武殿外,忽见一道流光破空而至,直入大殿之中。

    “嗯?”见此,姬天麒神色一变,随即大怒:“放肆!”

    一声怒喝之间,骤见紫气奔腾,化作怒龙之象,虚空为之一震,那流光也随之破碎,只是光影分散之间,一声轻语响起。

    “山人不请自来,还望武皇恕罪!”

    轻声言语,从容不迫,声响之间,那飞散的光影也随之凝聚,转眼便化作了一人身影,白衣胜雪,风姿无双。

    见到此人,姬天麒尚未动作,便见那孤圣目光一凝,竟是不由失声道:“儒门六御之,圣君6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