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煮酒论英雄
    大争之世!

    言语至此,白衣公子眸中多出了几分莫名意味,喃喃说道:“世人皆以为,上古之后,天地异变,修行之路日益艰难,是吾道修行没落之象,殊不知,这是一个新纪元的起始,新时代的开端,道,不会没落,更不会断绝,反而越加璀璨,越加辉煌。”

    话语之间,白衣公子站起身来,负手冷望窗外云海,轻声言道:“神魔隐而未死,洪荒沉蛰待起,人族神州争雄,妖界虎视眈眈,魔渊蠢蠢欲动,无尽之海同样也是波涛汹涌,天龙轮回,真龙崛起,应龙破封,再加上这北域神武再开,这天下英雄无数,天骄纵横,这样的时代,谁人都在争,争那天命,争那机缘,争那成道之果,争那纪元之主。”

    说罢,白衣公子手中折扇一收,回转过身,神色郑重的对那少年说道:“少湛,你天性仁善,遇事过多退让,以往这在儒门内也许还算不得什么,有师兄护着你,足以避开那风风雨雨,但是你要知道,有些事情,你注定避不开,退不了,这一次我带你离开儒门,便是要你去历练一番,大丈夫,当如激流勇进,争一世辉煌,夺一道璀璨,睥睨天下群雄,方不负这男儿之身,明白么?”

    “嗯……”那少年整整的望着白衣公子,愣了好一会儿后方才说道:“可是师兄,这些和九皇之争有什么关系。”

    “哎……”看着少年这副呆呆的模样,白衣公子不由得苦笑,摇头说道:“看来你还是不明白啊,罢了罢了!”

    说罢,白衣公子重新坐了下来,将那在玉石灵液之中温煮着的酒壶拿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佳酿之后,方才继续言道:“这般大争之世,争的是一纪之气运,一世之辉煌,成则主宰天地,败则魂埋九幽,吾人族虽坐拥中域神州之地,强者无数,但妖族,魔族,龙族同样不可小觑,吾三教为人族之,自是要为人族争得这纪元之主。”

    听此,少年似懂非懂的看着白衣公子,试探着问道:“所以才有了这九皇之争?”

    “不错!”白衣公子点了点头,道:“人族三教,道门重脱,意在天地大道,佛门重因果,意在普度众生,而吾儒门之重则是社稷,天下江山,人族社稷,所以为这纪元之争,道门倾力培养出了天地道子,佛门金莲九转成三佛之主,而吾儒门,便要辅佐出一位人皇帝尊,掌御江山,巩固社稷,以此争夺这一纪元气运。”

    话语之间,白衣公子将杯中温酒一饮而尽,喃喃说道:“这位人皇若成,必不逊上古三皇五帝,功盖万世,吾儒门也将因此大兴,甚至能可力压佛道,成人族第一教门,所以几位师兄才会再开这九皇座,欲要选出一位天下无双的天命人皇,再由吾儒门辅佐,成就大业。”

    听此,那少年却是更加不明白了,出声问道:“可是师兄,这九皇之争既然是为成人皇,那为什么还要请那妖皇,魔主,还有真龙一族与应龙一族参与啊?”

    “你不懂……”白衣公子摇头一笑,轻声言道:“不经风雨,怎见彩虹,真正的天命人皇,岂是说成就成的,若是无有力压当世天骄之能,怎值得吾儒门上下辅佐,那妖皇魔主,还有真龙应龙一族,以及所有参与九皇之争的异族,都是人皇之基,若能踏过,便是吾儒门等待的天命皇者,若是不能,一具白骨而已,理他作甚。”

    轻声话语,一片平静,但却听得那少年一阵心惊,满目骇然。

    他知道,儒门重开这九皇之争,其目的肯定非同一般,却不曾想到,所图谋竟然如此之大,甚至将天下人都算计在了其中,要那妖皇魔主都成为踏脚之石!

    这般图谋,让人怎能不惊?

    见少年一副错愕的模样,白衣公子仍是轻笑,言道:“怎么,吓到了?”

    “没,没有……”听这话语,那少年也回过了神来,掩盖了一下自己心中思绪之后,方才说道:“师兄,你之前不是说那妖皇为不世奇才,又有妖族天命与天龙遗泽在身,这般算计于他,会不会……?”

    “弄巧成拙是么?”白衣公子接过少年的话语,随即轻笑说道:“这便要看天意了,若那妖皇真正是妖族天命,注定要为妖族夺得这一纪元之主者,那纵是万般算计,也毫无作用,但若天命在吾人族,那就算那君青衣如何出色,也难挡人皇之路。”

    说到这里,白衣公子神色微微变幻,口中喃喃道:“天意如何,谁也不知,所以吾儒门之能顺势而为,成则甚好,不成也罢,让出这一纪元便是了。”

    似听出了白衣公子话语之中的沉重之意,少年神色也变得严肃了几分,连声说道:“师兄放心,天命必在我人族。”

    “哈,希望如此吧。”白衣公子一笑,随即对少年说道:“少湛,你若是有念想,也可参与这九皇之争,说不定你才是真正的天命所归啊。”

    听此,少年赶忙摇头,说道:“师兄说笑了,我哪里有这个资格,先前听师尊说,这一次参加九皇之争的,都是门内骄子,还有各大古世家的传人,听说连三皇五帝的后人都来了,我怎能与他们相提并论?”

    对此,白衣公子不可置否的一笑,言道:“做人万万不能妄自菲薄,三皇五帝又如何,也不是一步步走出来的,天下英雄,谁人生来便是皇者,纵是天命在身,也要自身拼搏才行,就如若这北域武皇一般。”

    “嗯?”听此,少年也是来了兴趣,问道:“师兄,你看这武皇有天命之象?”

    “天命岂是这般轻易便能断言的。”白衣公子摇了摇头,眼望武都说道:“这武皇只能算是有几分气运罢了,做这北域一地至尊尚可,要成吾人族天命之皇,还不够,起码现如今还不够。”

    “气运?”少年一怔,随即又是问道:“这气运怎能可见?”

    白衣公子一笑,言道:“气运飘渺,寻常自是不可见得,但皇者不同,你看这武都之内,紫气东来,地聚十脉,天成一方真龙福地,此为天时,再看武都三景,乾坤寰宇宫,观天圣殿峰,还有这天武跃云楼,无不是在为那武皇收拢人才,积蕴实力,此为地利,又听闻武皇有双尊红颜,四圣助臂,十二神将,以及众多英才,此为人和,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皆具,再加上那武神传承,有这一份根基,还不算有人皇气运么?”

    少年听此方才释然,喃喃道:“原来如此,这就是气运啊,我还以为真的是有什么天命所归呢。”

    而他话语方才落下,便听门外酒楼大厅之中,隐隐有几人议论声传来。

    “那宁渊当真是我人族败类,竟与妖族狼狈为奸,残害同胞,真是狼心狗肺,宁家为神武六宫之一,英雄将门,没想到竟然出了这么一个东西。”

    “这魔头借助妖族之力,修成一身妖邪魔功,残害了我神武圣殿众多弟子,天南一战,百位长老为诛魔身死,十二神将陨落八人,苍天难道无眼,就让这魔头如此行孽!”

    “上千位精锐弟子,百位圣殿长老,八位神将,还有天南关一众将士,这些血债,必然要那魔头以血偿还。”

    “武皇陛下已然出关,必定会手刃这魔头,几点神武圣殿一众英魂!”

    “不错,武皇陛下出手,必然能手刃这魔头,血债血还。”

    听门外众人义愤填膺的话语,白衣公子不由微微皱眉,喃喃道:“宁渊?”

    那俊美少年回想了一阵,终是想到了什么,当即说道:“师兄,这宁渊该不会就是那个一人独闯九龙颠的宁渊吧!”

    “与妖族关联,不离十了。”白衣公子点了点头,随即说道:“没想到此人竟然与这神武圣殿对上了,哈,看来此事非同一般啊!”

    那少年听此也是来了兴趣,说道:“师兄,我听说那宁渊悍勇无双,三年之前,一人一枪,横扫妖族千军万马,逆上九龙颠,麒麟族乾忘轩,凤族女帝凤莹月,甚至连那凤主第二元神都被他一人所斩,这般战绩,当真骇人啊?”

    白衣公子点了点头,言道:“不错,此人之勇,的确天下无双,堪称战神在世,便是上古之时那几位人皇帝尊,少年之姿也不过如此罢了,没想到他竟然与武皇对上了,难不成是这武皇命中该有一劫?”

    “一劫?”听此,少年有些疑惑的问道:“师兄,你是认为这武皇不是那宁渊的对手。”

    白衣公子摇了摇头,言道:“这倒不是,那宁渊虽勇,但到底只有一人,又未成长起来,实力终究有些薄弱,而反观这神武圣殿,大势已成,那武皇为北域至尊,其势其力,都非是常人能可撼动的,这宁渊纵有战神之勇,一人对上神武圣殿,仍旧没有多少胜算。”

    少年皱眉问道:“那师兄你说的劫是?”

    白衣公子一笑,淡淡道出三字:“君青衣!”

    听此,少年顿时明白了过来,惊道:“妖皇!”

    “不错,便是现如今那位妖族至尊啊!”白衣公子莫名一笑,轻声喃喃道:“招惹上天龙一族,本就麻烦大了,再加上妖皇这一重身份,哈,是谁在暗中拨弄呢,走,现在就去见见那位北域武皇吧。”

    话语之间,白衣公子已然站起身来,转而往门外走去。

    见此,少年也连忙跟了上去,两人轻步之间,身影已是缥缈无踪,而这天武跃云楼内,却是没有一人察觉到这没有付账便离去的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