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零四章:退
    沉默,让这战场之中的气氛变得更是凝重,宁渊无言,孤圣亦是无语,两人冷然相对,交错的目光之中,是似动非动的杀机。

    能可踏入这万载无一的真劫之境,铸就先天神体,宁渊实力之强悍,从方才那鬼无绝的惨败便可见一斑。

    只是宁渊强,孤圣何尝又是弱者,这位万法之尊一身实力高深莫测,万年之前便是这北域之中仅次于武神的强者,如今虽只剩三分元神,但仍旧不可小觑,如若放手一搏,那谁胜谁负,还未可知。

    正式因为如此,此刻两人方才会陷入僵持之中,孤圣心有忌惮,宁渊同样有所顾忌,两人心中都在迟疑,是否要在此放手一战,生死相搏。

    这般僵持,不知过了多久,两人仍是不见动作,气氛却变得越凝重,看得周遭观战的众人都不由暗自心焦。

    孤峰上,金无命眉头紧皱,转而对一旁的通天仙尊问道:“他们这到底打还是不打了?”

    “你不懂。”通天仙尊摇了摇头,言道:“孤圣如今只剩三分元神,实力虽是不弱,但却不敢轻易出手,而那宁渊虽成先天神体,步入了真劫之境,但真劫再强,也只是先天神境,修为之差,他对上孤圣也未必有十成把握,还要顾及一旁之人,自也不会轻易出手。”

    “啊?”听此,金无命挑了挑眉,随即说道:“但就这么一直僵持下去也不是个事啊。”

    通天仙尊莫名一笑,喃喃说道:“这就要看看他们两个人心中是怎么打算的了。”

    通天仙尊话语方落,僵持的两人,终是有了动作。

    只见孤圣拂袖一挥,漫天风云卷动,那接引武神元功的乾坤神武图猛然一震,绽放出了无比璀璨的玄黄光华。

    见此,宁渊眼神一凝,体内毁灭真元磅礴而现,手中天罪随之震起一声铿锵长啸,虚凝枪锋之上,再出毁灭雷霆之力。

    然而还不等宁渊枪出攻势,那照亮夜空的玄黄之光便骤然破碎,紧接着随风而散,不过瞬息之间,那玄黄之光便在夜空之中化为虚无,孤圣与那乾坤神武图也随之无影无踪。

    “嗯!”

    见此一幕,宁渊不由微微皱眉,展开神魂之力感知十方,却只感天地之间一片顾及,再也不见一分属于孤圣元神的气息。

    现如今孤圣肉身不存,只剩下三分元神之力,其元神气息本就难以遮掩隐匿,而宁渊已步入真劫之境,成就先天身体,对于外界天地的感知有了巨大的提升,纵是孤圣手段不凡,也不能在他面前隐匿自身气息。

    也就是说,这孤圣真正退走了。

    心想至此,宁渊眉头微皱,随即转眼扫过周遭,这才现孤圣不仅仅自己走了,还将那生死不知的裳云舞与失魂落魄的李君悦也一并带走了。

    对此,宁渊也没有太过在意,几只漏网之鱼而已,走了便走了吧,反正构不成多大威胁,反倒是那孤圣……

    回想起方才冷然相对之时的感受,宁渊眉头皱得更深了一分,这孤圣退走可以说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以他现如今的状况,每一分元神之力,都等同于自身的寿元性命,不到最后一步,他不太可以会与宁渊搏命一战。

    话虽如此,但不知道为何,宁渊总是感觉这事情没有那般单纯,这位万法之尊,更不像是他表面上的那般简单。

    心中虽有疑惑,但如今孤圣已然退走,继续纠结下去也没有意义,扫视了周遭一眼后,宁渊便收回了天罪,转而往纪无双走去。

    一场大战,终是落幕,孤峰上的金无命见此也是松了一口气,伸了伸懒腰之后对一旁的通天仙尊说道:“好了,总算是搞定了,搞了半天那老鬼还是怕死啊,我以为他真的会舍了自己那条老命搏一搏呢。”

    “怕死?”听此,通天仙尊喃喃一声,随即摇了摇头,说道:“小子,不要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孤圣此人绝非是你能揣摩清楚的,难道你真以为他这一次亲身前来,就只是为了给那什么白灵报仇的么,呵呵……”

    话语之间,通天仙尊出了一声冷笑,脸庞之上一副玩味神情。

    见此,金无命眉头一皱,问道:“不是给那白灵报仇,那是为了什么,难不成是鼓动神武圣殿这些人来送死么?”

    “你啊,终究还是太年轻了,有些事情,你看到的往往只有一面,这其中的复杂,远远不是你能够想象的,就好似现如今这北域的局势。”

    话语之间,通天仙尊目光一阵变幻,口中喃喃道:“神武圣殿与四大神宗,魔族,以及真龙一族万年之前的纠葛,就已经是一趟浑水了,现如今又多了一个应龙一族,再加上孤圣这老鬼……”

    说到这里,通天仙尊却没有继续下去,而是对金无命说道:“这北域,看来又要变天了,小子,赶紧回去收拾一下,我们提早前往神州吧,反正这北域已经没有多少油水了,只剩下一趟我们搅和不起的浑水,早点远离这是非之地才是正道啊。”

    “这……?”听通天仙尊这已是多了几分凝重与严肃的话语,金无命沉吟了一声,随即沉声道:“且先回去再说。”

    “哎……”听此,通天仙尊出了一声轻叹,不过却没有再次出声。

    而金无命也没有理会他如何,只是扭头望了宁渊一眼,轻声言道:“渊少,保重了。”

    说罢,金无命身影一转,随同通天仙尊一起化作了一道金色长虹破空而出,瞬息之间便消失在了远方天际。

    同一时间,一道剑光也是无声破空而去,眨眼便已消失不见。

    落幕的战场之中,宁渊似察觉到了什么,回身望了远方一眼,随即轻声一笑,转而走向了纪无双。

    “兄长,你没事吧?”纪无双也是快步迎了上来,神情有些紧张的望着宁渊,先前那鬼无绝凶威如此骇人,宁渊竟与之正面硬撼,纪无双怎能不紧张?

    听此,宁渊一笑,说道:“放心,我没事。”

    “真的?”然而纪无双仍是放心不下,走上前来打量了他一阵,见宁渊真正没事之后,心中方才松了一口气,喃喃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见她这般心有余悸的模样,宁渊心中不由升起几分自责,轻声道:“让你忧心了,对不住。”

    “对不住?”听此,纪无双眸中不由得浮现出了几分怒意,向着宁渊喊道:“你这三年来究竟去了哪里,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半点消息,你知不知道奶奶多么担心你,当初你明明说很快便回来了,这很快便是三年么?”

    激动的话语,仍是难以彻底宣泄出这三年来积压在心中的担忧与思念,喊着喊着,纪无双眸中不由得浮现了几分水气,虽然主人在强忍着,但那眼眶仍是微微泛红湿润了起来。

    见此,宁渊没有言语,只是忽然上前了一步,在纪无双那略有几分无措的目光之中,忽然伸手将她抱入了怀中。

    面对宁渊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纪无双也是不由得怔住了,方才那带着几分宣泄意味的质问声也不由停了下来,神情略微僵凝,呆呆的给宁渊一直抱着。

    直至片刻之后,纪无双方才回过了神来,脸庞之上泛起了几缕羞红,低声言道:“兄长,快些放开,有人看着呢……”

    听此,宁渊一笑,却是没有半分放开的意思,言道:“看就看吧,理他做什么?”

    对宁渊这分明是在耍无赖的举动,纪无双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要如何反驳,心中羞怒之下想要挣脱开他,但却现身子有些无力,根本挣脱不开,反而还鬼使神差的搂住了他的腰。

    感受着怀中莫名不在挣扎的人儿,宁渊心中有些感动,以前那些在电视剧上看到的手段总算是有了用武之处,前人诚不欺我啊。

    心中感叹了一阵之后,宁渊方才放开了纪无双,不是他不想多维持这温馨片刻,而是因为此刻实在不合时宜,修罗卫还在清剿那残存的黄泉尸,他在这边儿女情长的像是什么话?

    松开了手来后,宁渊方才现,纪无双不知何时闭上了眸子,微微泛红的眼角下还有几分湿润的泪痕,梨花带雨的模样,阵子是我见犹怜。

    见此,宁渊心中指责更甚,探手抹去了她面上的泪痕,随即说道:“放心,以后决计不会了,别哭了。”

    “谁哭了。”听宁渊话语,纪无双也是骤然惊醒了过来,慌忙转身,背对这宁渊,整理着心中混乱的思绪。

    见此,宁渊不由一笑,但也不敢继续调笑她,只能转而望向了战场。

    孤圣退走之后,那幽冥之门自然也随之关门,原本阻挡着修罗卫的无穷黄泉尸海随之数量大减,再也构不成半点威胁,只能被修罗卫单方面的屠戮着。

    片刻之后,这嘶吼哀嚎的黄泉尸,就全数变成了一直残碎不堪的尸骸,那幽冥死气与弱水之力也被修罗卫尽数吸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