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四百零三章:真劫!
    嘶声狂啸,鬼无绝状若癫狂一般,又是向宁渊悍然扑杀而去,似乎全然忘了之前被宁渊接连重创的惨痛教训。

    眼见这头九幽大魔再次杀来,宁渊冷望了孤圣一眼后,便横枪一扫而出,天罪枪锋带起一片璀璨雷霆,只是这一次,随着枪锋交错而出的雷霆,不再是先前那般纯粹的银白,而是纠缠上了几分紫色华光,恐怖至极的毁灭气息浮现,更添这一枪霸道威势。

    枪势如岳,雷霆万钧,毁灭之力加摧圣兵威能,这一枪横扫之势,当真是惊错风云,震撼十方。

    面对宁渊如此攻势,那似乎陷入狂暴之中的鬼无绝浑然无惧,仍是狂啸而来,金刚八臂合握成三支重拳悍然重击砸下。

    以这神力无穷的金刚八臂威能,合握三拳倾力重击之下,就是一座巍峨高山也要被轰击得粉碎崩塌,宁渊身影,更是渺小得微不足道。

    巨大的落差,醒目的对比,让人不由感觉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但纵是如此,宁渊枪势也不见退让丝毫,雷霆横扫,直撼金刚魔威。

    “轰!”

    又一次,枪锋撼八臂,金刚魔躯对上天罪圣兵,两者碰撞之间,当即震起了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巨响,虚空之中掀起了滚滚浪涛,无比狂暴的劲力随之席卷而出,让这早已经是满目疮痍的大地又一次惨遭施虐。

    余劲便有如此威能,那可想而知对撼碰撞的双方又承受着怎样的力量。

    轰鸣声中,鬼无绝八臂齐力重击,这金刚八臂之上的幽冥神纹与白骨锁链早已经崩碎湮灭,露出了金光璀璨的金刚神躯,无比强悍的力量在这金刚八臂之中不断爆,倾力重压,连周遭空间都难以承受,扭曲一片,不断破碎崩灭。

    那就是如此,这金刚八臂仍是难以压下丝毫,宁渊立于虚空之中,横扫而出的天罪,此刻正以擎天之势悍然抵住了鬼无绝重压而下的金刚八臂。

    此时此刻,这般的对撼,斗的是力量,拼的是根基,战的是实力,没有一分水分,更不可能有丝毫留手,因为谁人都明白,退一步,便万劫不复,让一分,则命陨败亡。

    这般情况下,谁也不能有丝毫保留,鬼无绝嘶声长啸不断,三目猩红一片,那金刚八臂神力已然催至极限,势必要将眼前之人碾灭粉碎。

    宁渊脚踏虚空,手握天罪,擎天力撼,周身隐隐传出龙吟狂啸之声,苍龙战体之力,同样攀至巅峰,强撼着金刚神力。

    一者是曾经纵横太古,拔山倒海,拿捏日月的先天神族,金刚魔躯,八臂神力能可撼天动地。

    一者虽是后天之身,人族血肉之躯,但风起于萍,可凌九天,苍龙之体,战神之力,同样盖世无双。

    最极致的力量对撼,在这两者交锋之间,绽放出最为璀璨的光辉。

    最终……

    宁渊重步一踏而出,脚下虚空顿时泛起滚滚波涛,战神之力随之催至极限,体内真元磅礴奔涌而出,尽数注入手中天罪枪身。

    随后只听一声长啸,天罪铿锵一震,枪锋之上交错的银色雷霆,刹那之间化作一片紫色神光,无比恐怖的毁灭之力随之爆,悍然轰入那金刚八臂之中。

    “吼!”

    随着宁渊一枪之势加摧,鬼无绝出了一声不甘怒吼,那如山重压的金刚八臂不住的震动了起来,一道道紫色雷霆在那璀璨金光之中纵横而过,之后便见一道道狰狞的裂纹在这金刚巨臂之上崩碎而现。

    裂纹崩碎之后,便见赤金之中带着几分漆黑的血液自从金刚巨臂之中喷涌而出,漫天飞洒,好似下起了一场金色雨幕。

    鲜血飞洒之间,鬼无绝那伟岸如山的躯体踉跄而退,连退数十步后,重重的撞在了一座高山之上。

    “轰!”

    一声轰鸣巨响,山塌地陷,鬼无绝那庞大至极的身躯,直接将这一座高达千丈的崇山撞得崩塌粉碎,至此他的躯体方才堪堪停住了震退之势,靠在那残破的山体之上,随着震动的大地而不住的颤抖着。

    再看那金刚八臂,此刻仍旧是血流喷涌不止,尤其是与宁渊正面对撼的那一双金刚巨臂,血肉已经粉碎了大半,淋漓鲜血之中,隐约可见一道道紫色雷霆肆虐,不断的将那金刚血肉撕裂粉碎。

    再看宁渊,此刻仍是立身于虚空之中,手中天罪枪锋之上,一道道紫色雷霆交错,将周遭虚空绞得一片粉碎。

    “毁灭之力!”身受如此重创,鬼无绝却是恍若未觉一般,甚至一改先前疯狂暴戾之态,沉声低笑说道:“哈哈哈,果然如此,果然如此啊……”

    话语之间,鬼无绝猛然抬起头来,冷眼望向宁渊,寒声道:“天龙本源,先天神体,没有想到在这人世之间,竟然还存在着天龙一族的血脉,哈哈哈……!”

    话语之中,鬼无绝身躯已是瘫倒在了那崩塌了大半的山体之中,虽仍旧注视着宁渊冷笑不断,但那躯体已经动弹不得了。

    先前对撼,是生死交锋,一击胜败,双方都毫无保留,最终鬼无绝惨败,被宁渊一枪震碎金刚八臂。

    这金刚八臂破碎之后,鬼无绝还遭受到了难以想象的重创,此刻不要说再战,就连起身的力量都没有了。

    这般的形势,谁胜谁败,自是不用多说了。

    但鬼无绝并不在意,因为先前他就知道自己此战必败无疑,之所以还会与宁渊搏命一击,一是因为孤圣以幽冥与他结缔的契约,而就是他要确定一件事情,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现在这个目的都达到了,虽然为此付出了一具珍贵的血肉分身,但在鬼无绝看来仍旧是物有所值,所以这一战胜败如何,对于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这对于宁渊也是一样,鬼无绝这道分身虽是强悍,但到底只是分身,不足为惧,真正的威胁,还是那孤圣。

    所以此刻,宁渊并未理会这鬼无绝,而是又一次望向了孤圣,握紧了手中的天罪,静候着最后一战。

    孤圣亦是冷眼凝望着他,但却始终没有出手的意思,两人目光交汇,让这方才还惊天动地的战场,又莫名陷入了压抑无比的沉默之中。

    见此,孤峰之上,金无命挠了挠头,转头望向了一脸凝重的通天仙尊,问道:“老鬼,刚才那个傻大个鬼叫鬼叫的,什么先天神体,天龙本源,那又是个什么玩意?”

    听此,通天仙尊不由得瞪了金无命一眼,沉声道:“小子,我早就叫你没事多看书,不要整天厮混在那醉红楼里,你看看,现在这也不懂那也不懂的,以后要是我不在你身边,你可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罢,通天仙尊转而望向了与孤圣冷然相对的宁渊,喃喃说道:“先天神体,奶奶的,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人能修炼到这一步,我滴乖乖,这家伙到底是哪里跑出来的怪物啊,先天神境,真劫之境,就是在上古都未必能见,没有想到如今竟然出现了,这到底是真是假啊……”

    话语低沉,其中是难以形容的震惊与凝重。

    鬼无绝先前那番话语之中的意思,金无命听不明白,但通天仙尊与孤圣这活了千万年的老怪物却是清清楚楚。

    先天神体!

    这区区四个字,所代表的却是一道天堑,一重无数天骄英杰,皇者枭雄都难以跨越的天堑。

    万物生灵,无论是人妖魔族,还是仙神鬼道,步入修行之后,都要按部就班,后天练三气,先天修四境,圣道渡五厄。

    后天三气为内气,真气,罡气

    先天四境为气境,丹境,道境,神境。

    这后天先天共计七大境界,完成修行者,便是号称人世顶峰的天劫之境,到了这个境界,寿元万载,肉身与元神在这万载之间能可不朽不灭,就是寿元耗尽之后,都能够入六道轮回转世重生。

    而天劫之上,是大道圣境,虽有五厄之灾,但却跳出了天地之间,身处六道之外,是近乎不朽的存在,纵是肉身毁灭,元神飞散,也能以大道之力重聚本源,就好似如今的孤圣,虽他只剩下三分元神,但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一样能恢复到当年鼎盛时期。

    这就是修行之路,无论是天资绝世的天骄英杰,还是身负天命的皇者帝尊,都难以脱开这个框架。

    只是少有人知道,在这条修行之路上,还有一条道路,虽更为艰辛,但也更为广阔,只有踏入此道,才有可能真正脱那圣道五厄,踏入真正的不朽脱之境。

    这道,唤作真劫!

    真劫!真劫!

    真,是说只有踏上这条修行之路,才算是真正的修行者,才有可能步入真正的圣境,脱天地,成就自我。

    而劫,是寓意这条道路的艰辛,劫难重重,步步天堑,能可脱者,万载千世也未必能有一人。

    这真劫之路的起始,便在先天道境!

    寻常修者,开辟气海丹田,至道境之时,便能接引天地之力淬炼自身,积蓄完成,成功圆满之后,便可踏入九重神劫。

    但真劫修者不同,至道境之时,不仅仅要借天地之力,更要开自身神藏,演化天地自然,将自己的身躯修成一方天地,一方世界,积蓄圆满之后,方才突破先天神境。

    这说得简单,但实际上却是千难万难,因为这需要的不仅仅是外,更是内,所有人都知道,修行就是以天地之力成就自身之道,但想要将自身也修成一个小世界,蕴生死阴阳,自然五行,万道归一,这是何等艰难?

    就是触及了大道真意的圣者,都未必能做到,更不要说一个不过先天道境的修者!

    就算天资绝世,悟性惊天又如何,局限所在,谁人能以先天道境之修为,成圣者不能之事?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这自古以来,无尽岁月,能入得真劫者,屈指可数,由此可见这真劫之路是何等艰辛。

    但是现如今宁渊却做到了!

    他将自身修成了一方天地,一方世界,五脏为悟性,双魂为毁灭创生,毁灭为阴,创生为阳,阴阳化生死,生死衍自然,自然成大道,大道归混沌

    蕴阴阳,化生死,成自然,归混沌,身为天地,这便是先天神体,真劫之境。

    这就是为什么,此刻无论是通天仙尊还是孤圣,都看不出宁渊修为的原因,因为他们的感知,根本无法穿过这自成一方天地的先天神体,更不要说试探出宁渊的修为深浅了。

    而此刻,若是有人能透过这先天神体的力量,便会现宁渊体内,阴阳共存,五行循环,不仅仅源源不断的吸收天地之力,还会绵绵不绝的自我之力,那丹田气海之处,更是直接化作了一片混沌,其中所蕴含的是由毁灭禁元与天龙本源而成的毁灭与创生之力。

    毁灭与创生,这两种极端对立的力量,此刻却是融合在了一起,成为一体,又能双分,先前宁渊之所以能迅的平复纪无双的伤势,就是动用了体内的创生之源。

    而他之所以能够破碎鬼无绝坚不可摧的金刚八臂,除却了天罪这圣兵的威能的确不凡之外,更重要的是他催动了体内的毁灭之力,虽然现如今这只是真元层次的毁灭之力,远远比不上当初宁渊狂暴激的毁灭禁元,但也不是鬼无绝这一道血肉分身的金刚八臂能够抵挡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鬼无绝这具分身,明明有堪比地劫顶峰,甚至一撼天劫强者的实力,对上宁渊之时却是一败涂地,不是这位九幽大魔太弱,而是宁渊实在太强。

    明白了这点之后,通天仙尊虽仍是震惊不已,但对这一战的结果也能够接受了,毕竟这可是真劫,万载无一的真劫,这先天神体可不比太古金刚的先天身躯逊色多少,鬼无绝这堕入九幽的金刚魔躯难以匹敌,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所以现在,这鬼无绝怎样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位万法之尊的圣者,要如何应对这步入真劫之境的宁渊呢?

    心思之间,通天仙尊望向了孤圣,眼神之中多出了几分玩味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