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八章:圣尊现
    “师尊!”

    看着裳云舞被宁渊一剑贯穿,此刻生死不知的模样,一旁伤势较轻的梦仙儿不由尖叫了一声,但好在她很快便回过了神来,神色惊惶的望了一眼身影已变得十分虚幻的宁渊,慌忙将身边身受重创的宁凌云扶了起来,便要逃离此地。

    只是在转身之后,梦仙儿的脸色却骤然变得一片惨白,因为她现,这神武大阵竟然还没有解除,那乾坤神武图也仍旧悬浮在天穹之中。

    而在这乾坤神武图之下,神武圣殿那数百位先天弟子,此刻已经倒下了九成,这倒下的人,无一例外,都变成了一具具血肉模糊,恐怖至极的冰冷尸体,再也不见丝毫生息。

    若是检验他们的尸身,就会现这每一人身亡的原因,都是因为体内真元失控,若决堤洪流一般倾泻而出,将他们体内经脉窍穴尽数冲毁粉碎而致死的。

    这般的死法与凌迟没有什么分别,甚至还更为严重,所以这数百个先天弟子的死状才会如此凄惨。

    数百人如此惨死,这场面何止是恐怖能可形容的,便是梦仙儿与宁凌云两人见此一幕,脸色也变得惨白不已。

    这些可都是神武圣殿精心培养的精锐弟子,神武圣殿未来的中坚力量,如今就这么死了,并且还不是战死在沙场之上,而是倒在了自己人亲手布置的大阵之中。

    纵是心坚如铁,宁凌云与梦仙儿还是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

    不过两人很快就回过神来,明白现如今不是感叹这些事情的时候,裳云舞的惨败,让他们心中最后一丝希望也随之灰飞烟灭,虽然宁渊看起来也受创不轻,但此刻无论是宁凌云还是梦仙儿,如今都无法再鼓起一分勇气向他出手了。

    此时此刻,两人心中只剩下一个想法,那就是逃,有多远逃多远。

    见两人仓惶逃离,那濒临崩溃边缘的丹药终于回过了神来,也顾不上身旁那失神落魄的李君悦,满目惊恐的转身就逃。

    对这些人的动作,宁渊并未理会,或者说他想要理会也有心无力了。

    此刻他的身躯已是变得极其虚幻,近乎透明了一般,轻风吹拂而来,便让他的身躯一阵飘散,仿佛下一瞬就会灰飞烟灭。

    方才那一剑,倾尽了他这具身外化身最后的力量,一击过后,这化身自然也就到了崩溃的边缘,不要说继续战斗,就是连自身形体都难以维持了。

    这一战战至如今,可谓惨烈至极,神武圣殿上百位人劫地劫的长老惨死,千余先天弟子只有三成逃离,其余皆然倒在了这神武大阵之中,十二神将,杀破狼三星,林青云,李长歌,慕知白三人,全数命陨宁渊剑下,只有宁凌云与梦仙儿侥幸保住了一条性命,最后连那天劫强者,神武圣殿右殿之主裳云舞也遭惨败,被宁渊一剑重创倒地,生死不知。

    来势汹汹,结果竟是落得如此下场,这一次,神武圣殿是彻底败了,败得一塌涂地。

    反观宁渊,仅凭一具身外化身,就杀得神武圣殿溃不成军,可谓是当之无愧的赢家。

    但是此刻,宁渊脸庞之上却不见一丝喜悦之色,这并不仅仅是因为这具战魂铸就而成的身外化身情感极其淡漠,更是因为宁渊知道,这一次他还未胜。

    不错,那上百圣殿长老败了,宁凌云等十二神剑也败了,就连天劫之境的裳云舞都倒在了他剑锋之下,但是这神武圣殿还有一人,一位万年之前便已名震天下,被称之为万法之尊的道圣强者还未出手。

    孤圣!

    宁渊抬头望去,只见天穹之中,那一副乾坤神武图仍是悬于云海之间,不断吸纳天地之力与武神元功,根本没有因为这作为阵脚根基的数百先天弟子身死,或者那主持阵图的丹阳溃逃而受到什么影响。

    这乾坤神武图虽是至宝,但也不可能在无人掌控的情况下继续运行,更不要说那作为神武大阵根基所在的数百先天弟子已倒下九成,这承载武神元功运行的压力全数落在了乾坤神武图之上,按照道理来说,它应当支撑不住了才是。

    但现如今,这乾坤神武图仍是稳如泰山,不见丝毫溃散之象,还源源不断的吸收武神元功与天地之力,这显然不合道理。

    宁渊转而一望,只见李君悦正失魂落魄的瘫坐在地面之上,那丹阳在仓惶逃散,不用多说,这两人肯定是不可能在继续主持乾坤神武图。

    这般情况下,这乾坤神武图仍在运行,是谁人在背后执掌,无需多说了吧?

    心思之间,宁渊收回目光,转而望向天穹,冷眼注视着那乾坤神武图所在。

    似感受到了宁渊的视线,那遮天蔽日的乾坤神武图微微一震,随即玄黄光芒奔涌而现,在阵图之前凝聚成了一人身影。

    一袭黑衣如墨,气度深沉若渊,周身缕缕暗雾涌动,似幻似真,冷眸幽深,其中若有日月沉浮,摄人心魄。

    如此气度,无需多想,必是那位万法归一,十术通神的圣境强者法尊孤圣。

    眼见孤圣现身,远方孤峰之上观战的金无命与通天仙尊神情都不由一凝。

    金无命低声说道:“他大爷的,这死老鬼竟然真的来了,不是说他现在只剩三分元神,快要嗝屁了么,为什么看起来还这么鬼吓人。”

    听此,一旁的通天仙尊不由得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以为这老鬼和那小娘们是一样的货色么,人家是谁,十术通神的万法之尊,万年之前是和神州各大传承先圣老祖平辈轮道的人物,不要说他还剩下三分元神,就是只剩一缕残魂,那也不是这些用武神丹成的便宜货能比的。”

    说罢,通天仙尊又是望了孤圣一眼,眼神之中少见的出现了几分忌惮之色,喃喃说道:“这老鬼如今虽只剩三分元神,但一身实力仍是深不可测,就连老夫我看着他都有些心惊肉跳,他若是不惜耗费元神之力出手,以那小子现在的状况,八成是抵挡不住啊。”

    “啊!”听此,金无命神色一变,连忙说道:“那赶紧帮手啊,我看看能不能一箭射死这老鬼。”

    通天仙尊又是白了他一眼,说道:“你是脑子有问题呢,还是眼睛瞎掉了,没看到那神武大阵还在么,难道你能射穿这玩意?”

    “这……”金无命望了那将山谷笼罩的武神元功一眼,恨得有些牙痒痒,问道:“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继续看着吧。”通天仙尊摇了摇头,望着那乾坤神武图之前的孤圣,喃喃说道:“事情未必像是我们想的那么糟糕,我看这老鬼周身上下都透着几分古怪,他会不会真正出手还说不定呢,毕竟那元神之力对于此刻的他而言可是性命一般的东西啊。”

    两人话语交谈,但在神武大阵之中,却是一片死寂。

    冷风呼啸,血腥弥漫,静立相对的两人,孤圣不语,宁渊无言,唯有眼神交错,同样漠然平静的目光之中,似有让人心惊的杀机隐现。

    但令人奇怪的是,两人始终不见动作,孤圣立身于乾坤神武图之前,就这般注视着宁渊,似乎根本没有出手的意思。

    孤圣不动,宁渊同样不动,静立的身躯,此刻已虚幻得若隐如现,似乎下一瞬便会随风而散。

    就这般僵持了许久,终见孤圣眸中冷光一凝,随即探手而出,那乾坤神武图转化,刹那逆反阴阳,天地玄黄之中化作无边幽冥死气滚滚而出。

    死气翻滚涌现,如涛如浪,所过之处,万物凋零,生机禁绝,连大地都变得灰败一片,散着让人心悸的腐朽气息。

    之后又听一声声凄厉而哀怨的悲鸣响起,涌动的幽冥死气之中,渐渐浮现出了一道道令人不安而立的身影。

    这些身影形态各异,有人形,有兽身,还有各种肢体躯干拼凑而成,令人不寒而栗的形态,在这死气之中缓步前进着。

    他们每踏出一步,身后便会响起一阵锁链晃动的声音,这时方才能够看到他们的模样,那赫然是一具具腐朽却能活动的尸身,周身死气翻滚,眼眸之中泛起两人胆颤的猩红光芒,每一具活尸的身后,都有一根白骨锁链,隐没在翻滚的幽冥死气之中,不知道通往何处。

    “嗯!”

    见此一幕,孤峰之上的通天仙尊眉头一皱,喃喃说道:“血骨追魂,幽冥,这老鬼竟然招来了一群黄泉尸。”

    “黄泉尸,那是什么玩意?”金无命赶紧问道。

    “嗯……一种很麻烦并且吃力不讨好的玩意。”通天仙尊皱着眉头,注视着孤圣,喃喃说道:“以这老鬼的手段,就算只剩下三分元神,唤九幽大魔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啊,为什么他只招来了一群黄泉尸呢,有古怪!”

    通天仙尊不解,宁渊此刻同样疑惑,望了一眼那在幽冥死气之中缓步踏出的黄泉尸,他便将目光重新放在了孤圣身上,但却见后者仍是一副漠然表情,不见丝毫波动。

    “嗯!”见此,宁渊眉头一皱,但还是暂且压下了心中的疑惑,欲要散去这化身之躯,真元回归本尊。

    但还未等宁渊动作,山谷之外忽闻一阵似若雷霆轰鸣一般的声响,随即便见这大地剧烈的颤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