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六章:风啸天劫!
    雷霆如海,阵阵轰鸣如涛如浪,震得苍穹风云激荡,裳云舞所在之处,那一片不住卷动的漩涡之中,无边黑暗伴随着毁灭气息浮现,不过顷刻之间,便已遮天蔽日,让这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

    无际的黑暗,雷霆纵横,闪电交错,一副神罚灭世的景象之中,但见一轮圆月浮现,银色月华洒落,汇集雷霆,照耀黑暗。

    月色光华之中,赫然可见一人身影,身披月色银甲,恍若月中武神一般,踏着雷霆风云破空而来。

    裳云舞,天劫强者,往昔神武圣殿的掌控者之一,如今同样是万人之上的右殿之主。

    正所谓廋死的骆驼比马大,以前这神武圣殿虽然被三大圣地压得抬起不头来,但怎么说也是正统武道传承,其实力决计不弱。

    而裳云舞能够成为神武圣殿之中万人之上,无人之下的右殿主,她的能为,自也非同一般。

    在尚未迎回武神传承之前,这神武圣殿只有三位步入先天神境的强者,一是那天南王朝峰,二是左殿主李长空,三便是她裳云舞了。

    而在这三人之中,裳云舞修为最高,已至神境三重,人劫顶峰,足以力压朝峰与李长空,若不是两人联手,那么这神武圣殿早就被裳云舞一手掌握了。

    那时的北域,因武神元功限制,除却武道之外,任何修行之法都无比艰难,纵是天资纵横之辈,也都多半止步于先天道境,能踏入先天神境之人,寥寥无几,甚至成了虚无缥缈的传说。

    在这般的环境之下,没有修行武道,更没有铸就武魂的裳云舞,展现了惊人的天资与悟性,以其他修行之法步入先天神境,这般的资质,在那时的北域之中,哪怕不是天下第一人,也绝对是位列顶峰绝巅的存在。

    拥有如此天资,裳云舞本就不是弱者,而在迎回武神传承之后,那武皇更是交予了她一门无上武道玄功:月武神诀。

    万年之前,正是神武纪元,这北域之中是强者如云,除却了武神这位横压当世的无上强者之外,还有双尊,四圣,十二神武。

    四圣是武神好友,十二神武是武神亲传弟子,这双尊与武神的关系自也非凡,乃是他的两位红颜知己,并且还是孪生姐妹。

    传闻这一对孪生姐妹,姿容倾城,但在母胎之中遭人暗算,因此先天有缺,体弱多病,不仅仅无法修炼武道,还随时都有可能香消玉殒。

    为挽红颜,武神亲上日月,感悟天地,结合自身,终是创造出了两门无上玄功,日月武神诀。

    这两门玄功,乃是武神感悟天地日月,结合自身武道所创,能可取天地之精华补自身之缺陷,并且蕴含日月之理与武道真意,是一门当之无愧的无上武道玄功,就是与神州各大传承的玄功圣法相比也毫不逊色,当年那一对孪生姐妹,便是修炼这日月武神决,从两个难以修行武道的弱女子,成为了步入道圣之境的神武强者,其实力甚至还压过四位道圣一头。

    由此可见这日月武神诀之能,而那武皇所交予裳云舞的,就是那位月尊所修炼的月武神诀。

    裳云舞的天资悟性本就极高,修行这月武神诀是如鱼得水一般,再加上武皇又赐下了大量武神丹助其修炼,不过短短三年,裳云舞就连破三境,踏入了神境七重,号称人世顶峰的天劫之境。

    虽然用武神丹提升修为,会导致根基不稳,内元难以自控,但以裳云舞自身的能为,再加上这一门月武神诀,她的实力纵比不上真正的天劫强者,但也绝不会是那些圣殿长老一般的乌合之众。

    她很强!

    不可忽视的强!

    如此实力,许久积蕴,如此出手,一式绝杀,真正是石破天惊。

    “星漫月陨沧澜绝!”

    只见漫天月华之间,裳云舞身披银月神甲,恍若月中武神一般,步踏风云,身萦雷电,纳月之神华入体,归天地之力一身,手中月华绽放之间,一杆银枪横空而出,刹那撕裂开那黑暗的天穹,直坠而下,势取宁渊。

    一击,石破天惊!

    一枪,势在必得!

    月武神诀至极之招倾力而出,漫天月华之中,已然看不到裳云舞的身影,映入众人视线之中的,只有一轮陨落而下的圆月,银色月华如涛如浪,甚至淹没了那乾坤神武图的华光,直往宁渊席卷而来。

    在这月光绽放的瞬间,宁渊也骤然停转了杀向丹阳的剑势,身翻回转,剑啸风声。

    面对裳云舞这一击,宁渊不能躲,也躲不了,因为在他动用了最后保留的力量之后,裳云舞便已看破了他一个不算破绽的破绽。

    剑势有尽,这蕴含风之极意的剑,的确很强,强到了裳云舞自己都感觉难以抗衡,但这样的剑,也不是没有任何破绽,尤其在宁渊身上更是如此。

    这破绽不是其他,正是修为根基!

    不错,有天龙本源之力,将体内罡元彻底推至圆满之后,宁渊的根基雄厚无比,在先天道境之中,足以称之天下第一人,睥睨当世。

    但不管怎么样,先天道境就是先天道境,纵是宁渊根基雄厚至极,也无法抹消这修为之上的薄弱。

    动用过风之痕的英雄卡,宁渊十分清楚这位剑界传奇的实力,他的修为绝对达到了天劫顶峰,甚至步入了道圣之境,只有这样的修为,才能完全挥出这风之痕剑法的威能。

    而现如今的宁渊,纵是根基如何雄厚,也不可能与天劫甚至道圣之境的强者相比,所以在他手中,这风之痕剑法之能挥出五成到六成的威能。

    五成,其实并不能算是什么破绽,凭此,宁渊一样能够杀得那些圣殿长老毫无抵挡之力,能杀得宁凌云等十二神将溃不成军。

    但是对上裳云舞,这不算破绽的破绽,便成为了他最致命的弱点。

    那些圣殿长老之所以会被宁渊杀得如屠狗一般,是因为他们跟不上宁渊的剑,来不及抵挡,便已命陨剑下。

    有神武之魂传承的宁凌云等人虽能勉强跟上宁渊的剑,但却抵挡不住那风之极剑的凌厉,所以惨遭败亡。

    但裳云舞跟得上宁渊的剑,更压得住宁渊的剑,尤其是在他全力出手,不再保留之后,他的剑势,就已经被裳云舞彻底洞悉。

    因此,面对裳云舞这绝杀一击,宁渊避不开,也不能避,不仅仅是因为他无处可退,更是因为他一旦退了,那就等于大堤之上崩裂出了一道缺口,下一瞬,怒海洪流,便会势不可挡的将这座大堤冲毁碾碎。

    所以现如今,面对裳云舞这来势汹汹的绝杀,宁渊只有一个选择,那便是正面一决。

    此刻宁渊与裳云舞心中都明白,这一战的胜败,就在这一招之中决定。

    根基不稳,内元难控的裳云舞,只有这一击的机会,若是这一式绝杀不能将宁渊毁灭,那么她不可能再有酝酿下一次攻击的机会。

    宁渊同样也是如此,若他能挡住裳云舞这招,那便是海阔天空风平浪静,但若是他挡不住,那结果如何,也不用多说了。

    事关胜败,更是生死,裳云舞不敢有半分懈怠,这积蕴许久的一式绝杀,以神武圣殿千百人性命而换来的机会,势在必得!

    然而宁渊也是丝毫不惧,剑锋一震,狂风怒啸而起,带起千万剑影,掠过这满是血腥与尸骸的大地,迎向那自从苍穹之中陨坠而至的圆月。

    “风尽残痕独凭剑!”

    风声狂啸,剑影纵横,席卷过大地的狂风,带起一阵刺鼻的血腥,千万剑影于风中汇聚,直撼陨月。

    风势汹汹,但那月华更是铺天盖地,如怒海决堤一片倾泻而出,席卷无边风势剑影。

    “砰砰砰!”

    一阵轰鸣巨响接连响起,月色银华,风声剑影,正面交错之间,不断崩散湮灭,震撼天地,破碎虚空。

    至极之招正面交汇,对撼不过瞬间,便见那月色银华璀璨绽放,吸纳圆月之力与武神元功,悍然重压而下。

    “砰砰砰!”

    又是一阵交撞之声,但这一次却是剑影崩灭,月华无损,怒海决堤一般倾泻而下,席卷风中宁渊所在。

    “砰!”

    最后一声轰鸣响起,月华消散,风声休止,宁渊的身影倒飞而出,落在百丈之外的大地之上,在他胸膛之上赫然插着一口月色银枪,枪锋贯入血肉,穿体而出,而那枪尾末端,此刻正被一只玉手紧握。

    握着月之神器,一袭月华银甲,宛若月之武神一般的裳云舞神色冷漠,低头冷望了自己身前一眼,映入她视线之中的,是一口满是裂纹的剑,那即将碎裂的剑锋刺在她身前,但却无法突破那月神战甲的防护。

    这一次,是她胜了!

    目光扫过那濒临破碎的剑锋,裳云舞冷然一笑,也不顾体内经脉剧痛,再催那磅礴无比的真元注入枪中。

    真元注入,枪身之上顿时再现月色银华,无边毁灭气息浮现,便要将宁渊肉身撕裂粉碎。

    便是此时,却见宁渊眸中冷光一现,手中满是裂纹的长剑随之铿锵一震,风声再起,旋转啸动!

    “风之痕!”

    一声冷喝之间,剑,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