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五章:哀莫过于心死
    神武圣殿!

    这是从李君悦记事以来,记忆之中最为深刻的四个字。

    而这四个字所代表的,不仅仅只是过往的荣耀与辉煌,还有今时的使命与责任。

    那时在李君悦的心中,这神武圣殿是如此的崇高,如此的神圣,就好似夜空之中的一颗明星,带来光明,驱散黑暗。

    而自己的目标,便是恢复它过往的荣耀与辉煌,让这一颗明星化为朝阳,赤日,永远高挂在天穹之中,普照大地,让这世间不会再有一分黑暗。

    对于李君悦而言,这是理想,更是信仰,是一生为之奋斗的目标,纵是为其抛洒鲜血,舍弃性命,都在所不惜。

    但当她长大,逐渐的接触到真正的现实之后,李君悦才现,这一切并不像是自己之中的那般美好,这神武圣殿更不是她想象的那般伟大,崇高,神圣得不可亵渎,相反,充斥着无尽的争斗,算计与阴谋,还有为了各种利益的勾心斗角。

    这时李君悦方才恍然醒悟,这个世界不是梦想之中美好的童话,现实,一直都是这般的残酷,这般的鲜血淋漓。

    那过往的荣耀与辉煌,那神圣崇高的理想与信仰,不过是为了控制人心而编织的谎言,可望而不可即的虚幻。

    夜空之中的明星?驱散黑暗的光芒?

    的确有人秉承这样的理念,并且为之浴血奋斗,甚至付出了自己的性命。

    但却有更多的人,隐藏在那黑暗之中苟且偷生,畏缩残喘,甚至还为了那点可笑的利益在勾心斗角,阴谋算计。

    看清楚这一切之后,李君悦感到的不仅仅是悲凉,更是绝望与无力,那一种纵是倾尽一切,也无法改变什么的绝望与无力。

    当初六位古神万年谋算功成在即,北域即将遭受一场倾天浩劫之时,李君悦质问慕灵韵,问她为什么对这一切坐视不理,冷眼旁观?

    那时,慕灵韵没有回答,因为根本不需要她来回答,李君悦心中就已经有了答案。

    慕灵韵不出手,不是她真的这般冷血无情,要眼睁睁的看着北域苍生遭受这一场浩劫,而是因为她明白,自己出手也没有意义,没有人能救得了北域,起码这神武圣殿之中没有。

    不是神武圣殿没有这个实力,而是他们没有这个勇气。

    若非如此,当初那最后一战,他们就不会选择舍弃战友而溃逃,更不会被三大圣地杀得毫无反抗之力,只能销声匿迹,在黑暗之中苟延残喘了万年时光。

    怒海出蛟龙,无胆成硕鼠。

    万年的苟喘,万年的逃避,早已经将武者的血勇与胆气磨灭,所以这整整万年时光,整个神武圣殿都没有一人能修成武道之魂,步入神境九重,让三大圣地只动用了些许先天,就将他们压得万年都抬不起头来。

    为什么,当初三大圣地动神之诅咒,彻底炼化武神残魂之时,这神武圣殿只派出了一些实力低下,如若炮灰一般的弟子前来拼死一战,而那些圣殿长老,核心弟子,神武圣殿之中的精锐力量,大半都不见踪影。

    因为这些人早早就选择了逃离,并且还说是要暂避锋芒,积蓄实力,以待日后大计。

    那个时候,李君悦就知道,这神武圣殿,已经是名存实亡,她无力改变什么,只能带上了那与自己一般的同伴,选择与三大圣地拼死一搏。

    李君悦知道,这无用,但她还是做了,所求的也不是改变什么,而是解脱,以死亡来解脱这没有意义的生命。

    哀莫大于心死,当支撑自己一生的信仰崩溃,理想破灭,这生命也就没有了意义,活着,与其当一个活着的行尸走肉,不如用死亡来结束这一切。

    当初慕灵韵也看清了这一点,所以她才会对李君悦说,这万年来的煎熬,总算是可以结束了。

    只是李君悦没有想到,当自己陷入绝望的时候,又有人带来了希望。

    左惊云,这位出自三大圣地,名响北域的七星剑圣,以性命成就了自己的剑道,一剑斩碎了神之诅咒,让北域免去了一场倾天浩劫。

    之后又有一人,一夜覆灭三大圣地与神州前来的百位神境强者,破碎古神大阵,彻底化解了这一场危机。

    这时神武圣殿也趁势归来,重现北域,抗衡实力大损的三大圣地,进入神武圣殿废墟,迎回武神传承,就此强势崛起。

    之后更是有重重传闻流传而出,说那剑圣左惊云其实神武圣殿之人,那一夜亲上天音阁的强者,更是神武圣殿精心培养的绝代天骄,武神传承之人。

    虽然李君悦不知道这些传闻是真是假,但这一切都让她重拾了那熄灭的信仰与理想,再一次为之奋斗,振兴这神武圣殿。

    终于,历经三年,天下布武,一统北域,让神武圣殿再现了昔日的辉煌与荣耀。

    这时的神武圣殿,终于变成了她儿时梦想之中的那般,伟大,崇高,神圣得不可侵犯,自己也能为止抛洒鲜血,甚至舍弃性命。

    所以今日她来了,纵然明知道这么做,是在以仇抱怨,为人不齿,但她仍是来了,为了这神武圣殿,为了自己的信仰与理想!

    但是现如今……

    李君悦抬头望向了四周,映入视线之中的是,是一片片触目惊心的鲜红,是一具具冰冷僵硬的尸身。

    是谁杀了他们?

    是他么?

    还是她呢?

    看着那在乾坤神武图之下难以支撑而不断倒地毙命的弟子,再望向那持剑步步而来的人,李君悦感觉自己的心,在这刹那之间崩溃了,碎裂成为一片片再也无法修补的碎片。

    疼痛,早已感受不到,是因为这一颗心,早已死去,那支撑着自身走到如今的信仰与理想,更是在这刹那之间灰飞烟灭。

    李君悦身躯无力的瘫软在了地面之上,一双明眸之中,再也不见半分神采,只剩一片死寂与灰暗。

    ……

    “是你,是你,不,不要,不要……”

    望着眼前的人,李长歌惊惶失措的往后跌撞退去,但还未退开几步,那惊恐的喊声便噶然而至,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鲜血喷薄的声响。

    “噗!”

    凄厉刺目的血光,在李长歌的身躯之上爆开,一声哀嚎之间,血肉粉碎,往四方崩散而去。

    方才宁渊那一剑,不仅仅刺破了他的护身宝甲,还斩入了一道剑气,原本以李长歌的修为,若是全神镇压,也许还能勉强压制片刻,但他却被吓得心神崩溃,根本没有顾及到体内喷薄而出的剑气,因此不过片刻,就被这剑气撕裂血肉,爆体而亡。

    血肉崩散,往四方飞洒而去,竟是直接将那猝不及防的丹阳溅得一身鲜红。

    粘稠的鲜血扑洒在脸庞之上,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扑鼻而来,映入视线之中的鲜红色彩,让丹阳不由僵立在了原地,片刻之后,方才回过了神来!

    “啊!”

    一声尖利万分的尖叫,回荡在这被武神元功笼罩的天地之间,丹阳尖叫着,双手惊恐的抹开脸庞之上的血肉,那一张娇美的容颜,此刻已是变得惨白一片,满目惊恐,哪里还见不到先前那满满的自信与傲然。

    映入视线之中的血色,还有那令人作呕的血腥,终于让丹阳自从愤怒与怨毒之中清醒了过来,望着前方那一具具残破的尸身,还有那持剑步步逼来的人,丹阳尖叫着,伸手想要抓住李君悦这最后的依靠,却现李君悦已经瘫倒在了地面之上,眼神一片死寂。

    “不,不……”

    见此一幕,失去了一切依靠的丹阳,更是如若那落水的人一般,无助的挣扎着,脚步跌撞的往后退去,却不想太过匆忙,直接跌倒在了地面之上,但她仍是不敢停下,双手支撑着颤抖的身躯往后退着。

    此时此刻,她就像是一个落难的无助少女一般,惊慌失措的脸庞,让人心中不由得升起了几分疼惜。

    但正是这么一个无助可怜的少女,让数十位圣殿长老爆体而亡,更是让这数百圣殿弟子,一个个的倒在了这神武大阵之中,这一切就是为了证明她心中所想,为了讨得一人欢心。

    天真?

    也许是吧。

    ……

    注视着神色惊惶的丹阳,宁渊没有言语,手中剑锋之上,滴滴鲜血飞落而下,杀机,仍是未休为止。

    宁渊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宁凌云等人,并非是他的目标,这乾坤神武图,才是!

    “不要,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师尊,师尊救我……!”

    望着宁渊步步逼来,丹阳脸庞之上已是不见半点血色,惨白一片,神色惊惶,口中不住尖叫呼救着,但却不见一人回应。

    宁渊神色漠然,手中剑锋震起一声铿锵吟啸,随即冷风呼啸,剑影横空,直斩丹阳而去。

    一抹寒光在眸中绽放,扑面而来的杀意,让丹阳如坠冰窟一般,想要逃离,但身躯却是僵硬在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剑逼命而来!

    但就是此时,苍穹之中,骤然响起一声雷霆轰鸣,天地震撼之间,一式绝杀骤现,石破天惊!

    天劫之境,人世顶峰,终是出手了!

    ps:李君悦这个角色很特别,所以着墨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