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九十四章:是你!
    冷风呼啸,带起一阵浓郁刺鼻的血腥味,面对来势汹汹的宁渊,宁凌云三人神色一变,心中不由升起几分惊惧,但奈何此时此刻,身后已无退路,几人只能选择挺身硬接。

    虽心有不安,但身为众人之中的最强者,宁凌云自然是如何都不能怯战而退,并且还要作为攻,否则这因杀破狼三人身死而遭受严重打击的众人,说不定会再次溃败。

    心想至此,面对这席卷而来的狂风,宁凌云眼中闪过一丝决然之色,将体内真元催动至极限,尽数注入了手中绝神圣兵之中。

    随即便听一声铿锵剑吟,绝神剑怒啸一声,刹那与宁凌云融为一体,化作了一道璀璨剑光,直斩宁渊而去。

    圣兵之威,来势汹汹,锋芒更是凌厉至极,但却不见宁渊半步退让,一剑风声怒啸,迎着这绝神锋芒便是一斩而下。

    “轰!”

    又是一声轰鸣响起,剑光崩碎,宁凌云身影随之浮现,手中绝神圣兵艰难挡在身前,剑身之上一道剑痕横深,那握剑之手更是鲜血喷涌,传来一阵剧烈痛楚。

    痛楚剧烈,犹不及心中惊骇,注视着眼前之人,宁凌云满目惊惶之色,他如何没想到,这宁渊一剑之威,竟是恐怖到了这般程度,自己身受神武大阵加持,磅礴武神元功入体,这般倾尽全力之下,才能堪堪抵挡住他这一剑。

    在这乾坤之势镇压下,他怎有可能还拥有如此战力?

    满目骇然的宁凌云并不知道,他所依仗的乾坤神武图,其威能并没有他想象之中的那般强悍,而宁渊也没有他想象之中的那般弱小。

    乾坤神武图,的确是一件至宝,威能惊人,但至宝再强,也要人来操控,以丹阳与李君悦的修为,在这段段片刻之间,能催动这乾坤神武图的三成威能便不错了。

    而宁渊身怀风之极意,本就能与这乾坤之道一争高下,再加上此刻他一身雄厚根基,这仅仅只有三成威能的乾坤神武图,只能对他的战力削弱几分罢了,连一cd不到,更谈不上镇压了。

    宁凌云以为这乾坤神武图对宁渊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是因为先前宁渊没有动用全力,被他们挡住了片刻,让宁凌云认为宁渊的实力仅此而已。

    这般的误判之下,宁渊真正的实力,自然出了宁凌云的想象。

    虽然说宁渊之前只保留了三成罡元未动,但这并不代表全力出手之后,宁渊就只提升了三成战力,这就好像一个普通武者,若动用七成力量,就只能将一块巨石打出裂纹,但若是动用全力,毫无保留的一击,却能将这巨石击碎。

    这不仅仅是数量的改变,更是质量的变化。

    放在宁渊身上也是同理,有所保留的他,和全力出手的他,挥出的战力绝不是几分或者几成的改变,而是近乎一个层次的差距。

    宁凌云不清楚其中缘由,就选择与宁渊对撼一击,自是吃了一个大亏。

    宁渊也不给他反应的机会,反手握剑,回身一斩,狂风之势加成剑势之威,雷霆一击,裂空而至。

    “轰!”

    剑锋碰撞,又是一声铿锵巨响,宁渊一剑重斩之下,宁凌云感觉自己仿佛被一头洪荒巨兽正面撞中了一般,不由哀嚎一声,口喷鲜血,整个人直接被宁渊这一剑震飞了出去。

    “凌云!”

    眼见宁凌云被宁渊一剑重创,梦仙儿神色不由一变,当即纵身而出,身旁飘带飞舞,姿影妙曼,恍若神人一般,让人不由迷醉之间,那飘带已是如龙而出,直往宁渊纠缠而去。

    梦仙儿的传承圣兵,还是当年她所用的那件蚕天九绫,少有人知道,这霓裳云舞阁的镇阁至宝,传承神兵,竟是那兵圣铸造的十二件圣兵胚胎之一。

    现如今这蚕天九绫已经吸收神武之魂的力量,由胚胎蜕变成了一件传承圣兵,九绫飞舞,缠天困地,刹那便将宁渊身影笼罩在内,纠缠困锁而下。

    却见宁渊剑锋一扫,狂风怒啸而起,道道剑影浮现,随风纵横,刹那将这纠缠而来的蚕天九绫卷入风中。

    这蚕天九绫,乃是至巧之物,能可以柔克刚,四两拨千斤,以这传承圣兵的坚韧,同等境界之下,若是被其纠缠住,只怕连以肉身称雄的真龙都难以挣脱。

    但可惜,此刻它却是遇上了可惜,身怀风之极意,宁渊这剑锋是何等凌厉,连宁凌云的绝神剑都能够斩出一道剑痕,这性质柔弱的蚕天九绫更是不用多说了。

    只见狂风席卷,剑影纵横之间,漫天飘飞纠缠的飘带,顿时被剑影风势撕裂绞碎。

    “啊!”

    性命双修的圣兵碎裂,梦仙儿顿时遭受重创,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身躯不由往后退去。

    宁凌云身受重创,梦仙儿此刻再退,就只剩下林青云,李长歌,慕知白三人了。

    这三人虽是十二神将,但显然不如朝阳四人,比宁凌云都逊色了一筹,又没有杀破狼三人天星命格的优势,在这十二神将之中是完全垫底的存在。

    先前对上宁渊,他们还有几分自信,但现在眼见杀破狼三人身死,宁凌云身受重创,连梦仙儿都惨败而退,三人面色不由得苍白了几分,眼神惊惶的望了宁渊一眼,心中一时不知道该退该战。

    退,如今这般局势,他们能退到哪里?

    战,若是能战的话,还需要这般迟疑么?

    三人心中迟疑,却不知道,战场分神,是何等致命的破绽,还未等他们心中思出对策,便见漫天剑影绽放,随风狂风席卷而来,刹那将三人卷入其中。

    此刻他们才猛然回过神来,面对这漫天剑影,林青云神色一变,剑锋一化,黑白生死之气再现,凝成了一道太极阴阳图,欲要化消这漫天剑影。

    “砰砰砰!”

    一阵铿锵撞击之声,生死阴阳之下,道道剑影尽数化消,林青云心中也暂且松了一口气。

    但就是这心神松懈瞬间,一道剑光横空而至,刹那与林青云身影交错而过。

    “砰!”

    剑身崩断,猩红的血,又一次喷涌而出,林青云怔怔的低下了头,看到的是一道猩红的剑痕横踞在自己的胸口,鲜血自从其中喷涌而出,染红了眼中的一切。

    此时此刻,他方才想起了什么,抬头望向宁渊,张口说道:“那夜,是你……”

    话语未完,视线便模糊了起来,黑暗如潮水般席卷而来,吞噬了这生命最后的光彩。

    “林青云!”

    瞬间又亡一人,这名震北域的十二神将,此刻竟是被人杀得若屠狗一般,眼睁睁看着这一幕的慕知白与李长歌仅存的战意随之崩溃,尖叫一声之后,是想也不想的往后逃去。

    两人之中,慕知白修风之一道,是十二神将之中身法最快之人,此刻心中惊惶之下,不顾其他,身影踏风而行,便要远遁千里。

    但他方才一动,却忽然感觉不到了自己的身躯,头颅更是不由自主的飞转了起来,随之回转的目光往后看去,见到的是一具自从虚空之中坠落的无尸身,分外的熟悉。

    顷刻之间,十二神将,又亡一人!

    李长歌不知道慕知白死了,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去理会,此刻他正仓惶奔逃着,倾尽所有气力的逃离这里。

    然而他的度,在那夺命的剑锋之前,还是慢了一步,还未能逃出多远,便见一道寒光横空斩来。

    李长歌慌忙回身抵挡,却已是来只不及,剑锋临身,危急之刻,李长歌体内青光绽放,化作了一件宝甲,挡在宁渊剑锋之前。

    “砰!”

    一道铿锵碰撞之声响起,李长歌被宁渊一剑震飞了出去,摔落在了那仍在催动乾坤神武图的丹阳与李君悦身前。

    坠落在地,李长歌又是喷出了一口鲜血,低头一望,只见自己胸口之前,那一件位列顶级先天神兵的破身宝甲已是破碎,一道剑痕贯穿而过,鲜血正不住从其中喷涌而出。

    剧痛传来,李长歌踉跄而退,目光惊惶的望向前方,却见一人持剑轻步而来,剑锋之上滴滴鲜红随风洒落,身后的大地之上,是一具具冰冷的尸身,还有那将大地浸染得一片鲜红的血。

    如此一幕,终于也让李长歌回想起了什么,目光惊颤的望着那步步逼来的人,失声道:“是你,那一夜,天音阁,是你,是你啊……!”

    惊慌无措的话语之中,根本组织不到一起,实在让人难以解读,但却又一人明白了。

    李君悦!

    看着惊惶无比的李长歌,再回想起方才林青云临死之前的那一句话,李君悦终于明白了什么。

    那一夜……天音阁……!

    这对于常人而言错乱十分的话语,对于李君悦而言却是声声刺耳,字字诛心。

    北域之中,许多人都知道,三年之前,隐藏万年的神武圣殿再现,迎回武神传承,一代天骄武皇横空出世,一统北域,再开神武盛世……

    却很少有人知道,在这之前,在三大圣地的清剿之下,这所谓的神武圣殿,不过就是一只在黑暗之中苟延残喘的硕鼠而已!

    这一切的改变,不是因为那武神传承,也不是因为那天骄武皇,更不是因为那神武圣殿的浴血奋战,而是因为两个人。

    一位剑圣,以命为祭,斩碎神之诅咒,让那六位古神的谋划付之东流,力挽北域苍生之劫。

    还有一人,孤身一剑,亲上天音阁,连斩三大圣地,四大神宗,真龙一族近百位神境强者,破灭古神大阵,彻底扫平了六方古神在北域之中的力量。

    正是因为这两人,这北域才有今日的辉煌,这苟延残喘的神武圣殿,才能迎回武神传承,成为这北域之主,武道圣地。

    前者,是那名震北域的七星剑圣,后者,却无名无姓,谁人都不知道他的身份,直至神武圣殿崛起,才有传闻是那武皇亲自出手。

    但如今真相揭露,这人,竟是他,这已与神武圣殿不死不休的魔头,人族的败类,妖族的走狗宁渊!

    “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的,这不可能的……!”

    心念至此,李君悦脸色顿时变得一片惨白,心中唯一的支持彻底崩溃,身躯不由瘫软在了地面之上,口中不住喃喃着自己都相信不了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