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二章:风之痕!
    风声骤起,人影瞬动,在这快得不及眨眼的刹那之间,剑,已是横空而至。

    这一剑,实在太快太快,快到了连宁凌云等人都来不及反应,丹阳更是连生了什么都不知道,一抹冷寒彻骨的剑光,便已在她的眼眸之中映照而现。

    剑光映入视线的刹那,丹阳脑海瞬间变得一片空白,眼眸之中更满是茫然与无措。

    她不知道生了什么,更没有预想过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因为在她看来,这乾坤神武图展开之后,她便已经掌握了绝对的优势,乾坤正法之势笼罩之下,这宁渊不过是一个任人宰割的羔羊,根本不可能在对她造成任何威胁。

    但是现如今,这毫无威胁的羔羊,却骤然变成了一头择人而噬的猛虎!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在这乾坤神武图镇压之下,他的力量不是已经被削弱到了极限,甚至彻底封禁镇压了么,怎有可能还能爆出这样的度。

    满目的错愕与惊骇,注定无法寻到答案,因为在这思绪流转的瞬间,那剑,已是横过虚空,在丹阳那骇然的目光之中,直至身前!

    “砰!”

    便是在这生死一瞬,千钧一至极,丹阳手中的“乾”法之字骤然一震,玄黄之光璀璨绽放而出,化作了一片光幕,悍然挡在这剑锋之前。

    光幕凝现,玄黄之光闪动当中,隐约可见一片浩瀚苍穹,其中有日月并行,星辰流转,浩瀚宇宙,尽纳其中。

    乾坤正法!

    此刻这“乾”字法印护主,显化苍穹,正是动用了乾坤正法至极之力,欲要挡住宁渊这绝杀而来的一剑,保住丹阳的性命。

    乾坤化象,正法显威,在这一片浩瀚无尽,连日月星辰都可纳入其中的苍穹面前,而随风长啸而至的剑,变得如此的渺小,如此的微不足道,不要说撼动这片苍穹,撼动这日月星辰,宇宙天地,就是连一点波澜,都未必能够激起。

    但纵是如此,这风,仍是不止,这剑,仍是不停!

    风声啸动,剑光破空,极尽风之快意的剑,毫无保留的斩入了那一片苍穹之中。

    “砰!”

    一声铿锵巨响,似神兵交撞,随后便见一片玄黄之光崩灭,天穹震撼!

    乾坤之道,天地正法,作为孤圣一身修为源泉,圣道根基所在,这乾坤之道的确拥有无上威能,万年之前,孤圣凭此,得名万法之尊,其中寓意便是:乾坤一出,镇压天地,万法归一,唯吾独尊。

    但孤圣强,宁渊难道就弱了么?

    风之痕,极尽风之快意的剑法,不仅仅是法,更是剑,在这剑法之中,除却了风之极意之外,还有剑之极境。

    风过无痕,极尽快意,这是风之意。

    剑出无回,宁折不屈,这是剑之境。

    两者结合在一起,才是真正的风之痕,能可撼动魔神之身的风之痕!

    天地镇压,那便撕裂这天地。

    日月为敌,那便斩灭这日月。

    星辰横阻,那便破灭这星辰。

    乾坤之道如何,天地正法又如何,吾自一剑,无物不破,万法尽灭。

    “砰!”

    一声铿锵巨响,十方震撼之间,但见一道剑光一斩而下,极尽风之快意的剑锋,撕裂了苍穹,斩碎了日月,破灭了星辰,在这狂啸的风声之中,那一道乾坤法印不住震动,最终轰然一声,崩现出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纹。

    乾坤之势,破!

    玄黄之光层层崩散,浩瀚苍穹寸寸破灭,唯有风声依旧,剑光横空之后,便见凄厉的血光飞溅而出,那冷厉寒锋已是刺入了丹阳的胸口之中。

    “啊!”

    剑锋入体之时,丹阳方才回过了神来,先感受到的便是那刺入血肉之中的冰冷剑锋,还有那一阵剧烈无比的痛楚。

    剧痛之下,丹阳尖叫一声,神色一片惊惶,想也不想的就往后极退而去。

    其实宁渊这一剑,在突破了那乾坤法印之后,就已经被削弱到了极点,几乎不剩下什么力量了,虽凭借剑锋锐利,刺入了丹阳的血肉之中,但对于已经踏入先天神境的丹阳来说,这至多只是皮外伤,根本危及不了性命,甚至连重伤都算不上。

    这对于丹阳来说其实是个机会,只要她能稳住心神,趁着宁渊旧力已衰而新力未生之际,出手反戈一击的话,纵然不能将宁渊重创,也能将他逼退,化解攻势,转危为安。

    如果是孤圣亲身前来,必然能够抓住这个机会,一击震退宁渊,甚至能够顺势扩大战果,逆转局势。

    但是丹阳却没有,身受宁渊一剑之后,心中一片惊惶恐惧的她,已经是阵脚大乱,方寸尽失,根本没有想过趁势反击,而是直接选择了抽身而退。

    这就是为什么,宁渊一直没有把丹阳当成什么威胁的原因,就算她手中执掌着乾坤神武图,也仍是如此。

    生死之战,胜败不过一念之间,战机更是稍纵即逝,丹阳这一退,不仅仅失去了反击的机会,更将自己推入了越危险的境地之中。

    心中恐惧,阵脚大乱,这般的状态之下,惊惶而退的丹阳,如何可能快得过宁渊绝杀而来的剑?

    就在她选择退开的瞬间,宁渊剑锋便已催力而出,下一瞬,就要一剑贯穿她心口命脉。

    也许是感受到了死亡的临近,在宁渊剑出刹那,丹阳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一片,不由得失声尖叫了起来:“不要!”

    “丹阳!”

    听闻此声,宁凌云等人终于是反应了过来,见丹阳即将命亡宁渊剑下,当即狂啸一声,八人联手攻出,直撼宁渊而去。

    此时此刻,在这神武大阵的加持之下,宁凌云等人的伤势已经恢复如初,并且还得大阵之力加持,武神元功加身,每一人的实力都得到了大幅度提升。

    先前宁渊剑太快,他们来不及反应,也来不及阻挡,但现如今宁渊攻势被乾坤法印挡住了一阵,度减缓了许多,宁凌云等人若是还不能及时救援的话,那么他们也不要当这十二神将了,直接一头撞死得了。

    只听一声剑吟长啸,实力最强的宁凌云绝神圣兵纵横而出,在这千钧一之际,纵剑直至宁渊身前,倾力一挡,总算是堪堪挡住了宁渊绝杀而至的剑锋,救下了丹阳。

    宁凌云出手,其他七人自也不慢,杀破狼三人长啸而起,身后星辰圣兵再现,欲要如若先前那般故技重施,开启杀破狼星阵困杀宁渊。

    而在这杀破狼三人之后,林青云,李长歌,慕知白,以及梦仙儿,都不在有丝毫保留,四人联袂出手,有攻无守,直取宁渊而去。

    此刻身在神武大阵之中,又是众人围杀,天时地利人和,神武圣殿三者皆占,自然是士气大增,连先前被宁渊杀得溃败的畏惧都镇压了下去,攻势汹汹,势若怒海决堤一般,要将宁渊摧毁碾灭。

    眼见八人接战宁渊,丹阳连忙往后方逃去,命悬一线之后又死里逃生,这经历何止是惊心动魄,此刻她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无比,不见丝毫血色,眼神之中的神情,更是掩不住的惊惶与心悸。

    “丹阳。”见此,一旁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李君悦,连忙上前扶住了她,说道:“你没事吧。”

    被李君悦扶住之后,丹阳的身躯不由得软倒了几分,但她很快便回过了神,强行支撑住了身躯,咬牙说道:“我没事,没事!”

    话语虽是强硬,但那声线却是不住的颤抖着。

    见此,李君悦也不敢放开她,只能说道:“我们还是先退到一旁吧,那宁渊……魔头,有十二神将应付。”

    “不!”丹阳却是尖叫了一声,望向被宁凌云等人挡在的宁渊,话语怨毒万分的说道:“我要他死,我一定要他死。”

    话语之中,丹阳转而看向了李君悦,猛地抓住她的手臂,连声说道:“我们两人一起催动乾坤神武图,肯定能把他诛杀在此,对,没错,就是这样!”

    听此,李君悦神色微变,不由说道:“可是……”

    “可是什么,杀了他!”然而丹阳却是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尖叫一声,便再次催动体内真元,顿时玄黄光华绽放,那被宁渊一剑斩碎的乾坤法印又一次凝现而出。

    李君悦站在原地,看着再次催动乾坤法印的丹阳,又望向了那被宁凌云等人阻拦的宁渊,神情迟疑,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动手!”

    见李君悦迟疑不决,已经凝现出乾坤法印的丹阳又惊又怒,尖叫说道:“若是让她逃了,天麒哥哥怪罪下来,你担当得起这罪责么,还不出手!”

    听此,李君悦身躯微微一颤,深深望了宁渊一眼,眼神之中的几分不忍与愧疚终是被她强压了下去。

    “对不住……!”

    心知这么做是以怨报恩,为人所不齿的事情,但是此时此刻已经别无选择,李君悦只能强压下先的愧疚,催动体内真元。

    真元运行之下,玄黄之光随之奔涌而现,光华之中,一枚“坤”字法印渐渐凝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