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一章:残酷的天真
    “嗯!”

    见丹阳此刻竟还有工夫向宁渊叫阵,宁凌云等人都不由得皱起了眉来,心中一阵怒气上涌,焦急不断。

    经过方才那一场大战,神武圣殿上百位神境长老已经死得一干二净,千余先天弟子也溃散得只剩下数百人了,还得竭力维持这神武大阵的运行。

    也就是说,神武圣殿如今还能够动用的战力,就只剩下他们几个十二神将,还有那迟迟不见出手的右殿主裳云舞而已了。

    这般的局势之下,他们必须抓紧每一分时间,迅将宁渊斩杀,否则的话,一旦这数百个先天弟子支撑不住,这神武大阵不攻自破后,形势便会陡然逆转,届时不要说斩杀宁渊,他们能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还是问题。

    在如今严峻的形势之下,这丹阳竟然还向宁渊叫阵?

    难道她就没有看到,这每拖延一分时间,支撑着神武大阵运行的先天弟子之中,就会有一人因承受不住那武神元功运行之能而倒下么?

    心想至此,宁凌云等人神情更是惊怒一片,也顾不上其他什么,便要出手杀向宁渊,战决。

    “哼!”

    但还不等他们动作,便听一声冷哼响起,丹阳玉手探出,真元催动之下,虚空之中再放玄黄之光,光华之中浮现出了一枚大道字符,玄奥晦涩,正是乾坤二字之中的:乾!

    这“字”一现,天穹之中顿时雷霆轰鸣,一道道紫色神光交错,一股沉重至极的压力随之降下,宛若天怒神罚,无上威势镇压十方,就连拥有神武之魂的宁凌云等人都感到一阵重压临身,一时难以动弹。

    “这般的威势,神武大阵?”

    “不,不是,神武大阵不会有这般的威能,这是……!”

    “孤圣!”

    宁凌云等人心惊之间,紫色神雷交错的天穹之中再现异象,只见风云变幻,雷霆纵横之间,玄黄之光绽放,一张古老的阵图随之徐徐展开,吸纳九霄雷霆之能,汇聚十方神光之力,眨眼之间,便已遮掩苍穹,铺天盖地!

    乾坤神武图!

    孤圣此人性格孤傲怪异,行事又颇为乖戾,在知晓神武圣殿等人被宁渊杀得溃不成军之后,对宁凌云这几个败军之将他自然不会再报以任何希望。

    他让丹阳与李君悦前来,根本不是为了辅助宁凌云等人,而是要借以这神武大阵之力,催动乾坤神武图,将宁渊雷霆镇杀。

    乾坤,所指天地正法,生死阴阳,五行四法,三千大道,乃至万物自然,无不可归入这乾坤二字之中。

    天地正法,万术之源!

    这就是孤圣的大道根基所在,凭借这乾坤之道,他才能纳万法归一,以十术通神,踏入圣道之境,并且一举越神阵子三人,成为北域之中仅次于武神的强者。

    现如今,丹阳与李君悦手中执掌的乾坤神武图,正是出自孤圣的手笔,此图一开,能可汇聚武神元功与天地之力,展现出乾坤正法,天地神罚之威。

    这便是孤圣的手段,也是丹阳如此自信满满的依仗所在。

    此时此刻,这乾坤神武图正在苍穹之中徐徐铺展开来,不断的将一道道紫色神雷吞噬入体,乾坤镇压之势随之不断加重,压得人难以喘息,几欲崩溃。

    这般压力之下,宁凌云等人的神情也变得十分凝重,凝望着天穹之中的乾坤神武图,眼眸之中不由得浮现出了几分敬畏神色。

    此时此刻,他们终于明白,为何四圣残魂之中,唯有这位孤圣能得武皇如此尊敬,甚至将之尊成亚父。

    就因为孤圣,有这个实力!

    连有神武之魂在身的宁凌云等人都感受到如此压力,那当其冲的宁渊更是不用多说了,乾坤之势下,已是风灭声消,虚空扭曲之间,宁渊身影也随之虚幻了几分。

    乾坤正法,乃是万法之源,万术之祖,所以这乾坤神武图展开之后,便会形成一片禁绝万法的领域,除却了乾坤正法之外,其他术法全数禁绝,凭此,万年之前孤圣败尽十方术法强者,名扬天下,被尊为万法之尊。

    而很不巧的是,宁渊这具战魂分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术法的一种,此刻在这乾坤正法之势镇压下,顿时大受削弱,甚至要破碎飞散的趋势。

    这让宁渊不由皱起了眉,抬头望向了天穹,目光扫过那遮天蔽日的乾坤神武图之后,方才转眼望向了丹阳。

    其实对于宁渊来说,现如今最大的威胁,仍旧是那次次不见动作的裳云舞,而非是这乾坤神武图。

    原因很简单,因为此刻执掌这乾坤神武图的,是丹阳,而不是那一位法尊孤圣。

    就凭这一点,这乾坤神武图对于宁渊的威胁,就远远比不上这已积蓄了许久,随时都有可能爆出惊天一击的天劫强者裳云舞。

    为什么先前宁渊始终不动,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丹阳与李君悦将这乾坤神武图展开?

    这不是他脑子有问题,平白给对手逆转局势的机会,而是他必须要提防裳云舞。

    这位神武圣殿的右殿主,不仅仅有绝强的修为,更有一颗冷酷而富有耐性的内心。

    十余位地劫之境的圣殿长老被宁渊斩杀,她不为所动,宁凌云等人一败涂地之时,她仍是冷眼相对,就连百位圣殿长老全灭,众人溃败逃散之时,她依旧沉稳如山。

    之所以不出手,是因为她在酝酿绝杀的一击,而现如今,这酝酿即将达到顶点,极限,巅峰!

    一旦完成,这一式绝杀,必然是奔雷席卷,石破天惊!

    面对这样的对手,纵是如今的宁渊,也必须全神以对,不能走错半步,因为这一旦错了,要付出的便是生命的代价。

    然而裳云舞的耐性,还是出了宁渊的想象,到现如今,她仍旧没有出手,而局势对于宁渊而言,已是约渐不利。

    乾坤神武图!

    感受那乾坤之势的镇压,宁渊眸中冷光一凝,转眼望向了丹阳,手中罡元凝成的剑锋上,映照出一抹森冷寒光。

    迎上宁渊眼神,李君悦目光一颤,神情之中多了几分慌乱与惊恐,脚步更是不由得往后退开了半步。

    虽然理智告诉她,此刻她无须畏怯,但是不知道为何,那恐惧却是宛若梦魇一般,在心中不可遏制的蔓延着,而在这恐惧之中,还有几分她自己不愿面对,不敢面对,也无法面对的情绪。

    此时此刻,李君悦真的很想逃离这里,远离这一切,但是奈何,她不能……

    李君悦惊退,宁凌云等人也是神色一凝,心中升起的不安,让他们不由自主的握住了手中的传承圣兵。

    唯有丹阳,仍是一如先前那般面带轻笑,神色傲然的望着宁渊,冷声道:“再问你一次,你便是那宁渊么?”

    对此,宁渊仍是不语,漠然神情,更不见丝毫波澜。

    “嗯!”这般的态度,让丹阳柳眉一挑,随即冷笑说道:“曾经有人与我提起过你,说你曾经一人独挑三大圣地数百位先天,力斩一位神境长老,是这北域第一天骄,还是当年在神武圣殿之中,是最有可能得到武神传承之人。”

    丹阳这一番话语,让站在后方的宁凌云等人不由皱眉,神色疑惑,他们不知道这个时候丹阳说这些来做什么?

    众人不解之间,又听丹阳冷笑说道:“当时我不信,如今我更不信,因为在这北域,足有一个人,能被称之为天之骄子,也只有他,才有资格得到武神传人,才能成为这北域的皇者,至于你,根本连站在他面前的资格都没有!”

    “这……?”

    听这话语,宁凌云等人神情更是不解,现如今是决战生死之刻,说这些有什么意义,难道想要借着这几句话来嘲讽死人么?

    唯有梦仙儿望着神色一脸傲然的丹阳,心中明白了什么。

    嘲讽?

    不,她并不是要嘲讽,而是要为心中视若神明的一个人证明一件事情而已。

    至于证明什么,丹阳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资格,那被称之为北域第一天骄的资格,成为武神传人的资格,坐上这北域人皇之位的资格!

    至于为什么要证明,丹阳也说了,因为有人与她提起过这宁渊,并且认为这宁渊胜过那人,这对于丹阳来说是不能容许的,因为在她心中,那人就如若神明一般至高无上,不容亵渎,没有人能越他,这宁渊更是不能。

    她如今这番话,就是为了证明这一点而已。

    少女心思,便是如此简单,如此的天真无暇。

    只不过……

    她似乎没有看到,周围那一个个因承受不住武神元功之力而血流倒地的人,更没有看到那一具具再无声息的尸身,一片片刺目凄厉的鲜红血色。

    天真无暇?

    的确不假,只不过这天真之下带着残酷,无暇之中带着血腥而已。

    心想至此,梦仙儿唇边勾起一丝意味莫名的轻笑,但却没有出声言语。

    再看丹阳,此刻正一手托举着那“乾”法之字,冷眼注视着宁渊,寒声说道:“今日,我便让天下人明白,米粒之光,岂能与皓月争辉!”

    话语之间,丹阳玉手一举,便要催动乾坤神武图之力,将眼前这视为污点的人雷霆镇杀。

    便是此时,被乾坤之势镇封禁锢的虚空之中,忽闻……

    “吟!”

    风声啸动之间,静默了许久的剑,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