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八十四章:血
    夕阳映照,血雾分散,一人身影自从山谷之中缓步而现,风声呼啸之间,衣袂飘舞,如霜如雪般的白,让人心中不由多出了一丝冰寒彻骨的冷意。

    “什么人!”

    见此一幕,众人眼神不由一凝,一时之间皆然不敢轻举妄动,如临大敌一般注视着那血雾之中缓步踏出的人影。

    血雾渐散,人也随之越见清晰,最终映入众人视线之中的,是一张不见丝毫波澜的冷峻面容,几分熟悉,几分陌生。

    熟悉,是因为眼前的人,的确是他们要找的人,无论身姿还是面容都一般无二,数日之前那一场震动凌风城的血战之中,正是他一身浴血,悍然诛杀九幽之魔,紧接连斩秦英空三人,那滔天凶威,现如今仍是历历在目,众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认错。

    但令众人讶异的也是这一点,明明面容身姿都一般无二,但此刻他予人的感觉,却是分外陌生,那一袭白衣之上,不见半点血腥,一双冷眸之中,也不见了数日之前的滔天凶煞之气,只剩似没有情感一般的冷漠。

    这般令人心悸与不甘的感觉,再加上眼前这处处透着诡异气息的山谷,神武圣殿众人神情之中,不由得多出了几分忌惮之色,虽是冷眼凝望着宁渊,但却始终无人动作,甚至连话语声都没有一句,让这原本一触即的战场,顿时陷入了诡异而压抑的死寂之中。

    “嗯?”见此一幕,金无命眉头一皱,转而望向了一旁的通天仙尊,问道:“不是时间没到,功行圆满之前,渊少他是绝不可能醒过来的么,现在这又是什么情况?”

    通天仙尊摇了摇头,望了一眼那已是步出山谷的人,同样皱起了眉头,说道:“我也不太清楚,但是现如今他的气息若有若无,似真似幻,怪异至极,本仙尊也看不出他这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是被外界惊扰了,修炼出了什么岔子,走火入魔,所以才变成了这番模样?”

    听此,金无命眉头皱得更是厉害了,握着战弓之手猛然一紧,圆月满弓之间,金色光华绽放凝聚,化作了三根金色战箭落在了弓弦之上,锐金锋芒,欲要射破苍穹。

    但就是此时,通天仙尊探手按住了金无命的肩膀,摇头说道:“现如今情况未明,且先静观其变。”

    “嗯……”听此,金无命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吧,先看看再说。”

    与此同时,远方孤峰之上,踏在风雪纷飞之中的身影也是止住了步伐,英眉微蹙,凝望着那人身影,手中轻吟的剑,暂且平静了下来。

    天穹云海之中,裳云舞亦是冷眼注视着下方山谷,体内浩瀚真元汹涌激荡,若怒海咆哮一般,撼动她周身空间,直让虚空一片扭曲,接连幻灭。

    先前那金罗天网已经是摇摇欲坠,濒临破碎,因此裳云舞方才那一击,并未如若第一次那般倾尽全力,所受到的反噬也较为轻微。

    现如今,裳云舞尚有出手之力,但凝望下方那人,她心中的不安又是莫名加重了几分,在迟疑片刻之后,她眼神一凝,并未动作,而是冷声喝道:“杀!”

    一声冷喝,如若惊雷炸响,虽只有一字,但眼下情形,这一字便已足够了。

    裳云舞冷喝之间,神武圣殿众人目光一凝,眼神彼此交错之后,便见三人身影骤然暴起,纵身横过虚空同时,三道掌势齐齐轰出,直取宁渊而去。

    这攻势,乃是三位神武圣殿的长老,并且无一例外,都是地劫之境的修为。

    凌风城那一战,神武圣殿付出了无比惨痛的代价,枪皇秦英空,刀尊林锋,还有孤圣传人白灵都命亡宁渊之手,这般血淋淋的教训之后,对于宁渊的实力,神武圣殿自是不敢再有半分轻视。

    所以现如今,这三位长老攻势,只动用了不到三成的力道,目的不在杀伤,而是在保全自身的前提下,试探出宁渊此刻状况如何,之后再做应对。

    虽说只是试探之招,但地劫强者就是地劫强者,一身雄厚绝强的根基支撑之下,纵只是三成力道,也绝不可小视,更不要说此刻是三人联手,三道掌力啸动虚空,如万丈重山镇压而下一般,狂猛声势,看得一旁那修为不过先天道境的众多弟子心惊不已,神情之中不由得多出了几分敬畏。

    先天神境,九重三劫,人劫三重,算是小有成就,能可登堂入室,地劫三重,足以称之强者,威震一方,至于天劫三重,那便已是人世顶峰,从此天下大可去得。

    这神武圣殿的三位长老,虽是服用武神丹而成就的地劫,修为不稳,境界不足,不管是那一方面,都远远逊色于真正的地劫强者。

    但无论如何,地劫之境就是地劫之境,哪怕有众多的缺陷与不足,那一身修为根基却是没有半分作假的。

    此刻三人联手,不仅仅有数量之利,还占尽了修为优势,根基强压之下,纵是这宁渊如何强悍,也不可能无视这样的攻势。

    神武圣殿众人早已有了盘算,只要这宁渊做出应对,那么便能可试探出他此刻的状况,若他还是重伤未愈,那便倾尽全力,暴起绝杀,若是他战力犹存,那便暂且避其锋芒,徐徐图之。

    不管怎么样,这一战,他们神武圣殿都已胜券在手,之所以还有那么多计较,不管是在顾忌伤亡的高低罢了。

    心中千思百转,但现实不过瞬息刹那,眨眼之间,三人雄劲掌势便已轰击而下,真元绽放出的璀璨华光,刹那便将那一道白衣霜冷的身影掩盖吞没。

    “轰!”

    一阵轰鸣巨响,大地随之猛然一震,那被三人掌力轰击之处,已是粉碎塌陷,尘烟飞扬之中,不见那一道白衣霜冷的身影,似乎已经被那三道雄劲狂猛的掌力粉碎碾灭。

    见此一幕,那三位地劫长老先是一怔,随即内心之中便涌现出了难以形容的惊恐。

    “不好!”

    “快退!”

    心中涌现出的惊骇与不安,让这身经百战的三人是想也不想,当即抽身疾退。

    方才那三掌,他们只用了三成力道作为试探,还剩下七成力量来应对宁渊反击,所以此刻见势不妙后,三人退离的度也是极快,眨眼之间,就已暴退数十丈!

    神武圣殿早已将这山谷团团包围,所以这战场方圆,也不过百丈距离,三人这一退,直接就退到了神武圣殿大队人马面前十余丈的位置。

    这个距离,一般的先天武者都能够眨眼而至,更不要说神武圣殿这一众精锐了,出手支援,不过就是瞬息之间。

    但就是退到了这里,三人心中也没有感到半分安全,仍是惊惶无比的往后退去。

    然而下一瞬,这惊退的三人,却是骤然止住了脚步,身躯,不由僵硬在了原地。

    僵硬的躯体,颤动的眼神,止住步伐的三人艰难的转过了头来,惊骇欲绝的眼眸之中,赫然映照出了一人身影。

    冷风呼啸,带起衣袂飘舞,风中静立的人,不言不语,一双冷眸之中,仍是不见半点波澜,彻骨的冰冷之间,是让人如坠深渊的杀机。

    “你……!”

    见此一幕,三人眼神一颤,张口欲要说些什么,但这话语方才吐出一字,便戛然而止,因为在他们的颈脖之上,缓缓浮现了一道血色的痕迹。

    “噗!”

    下一瞬,鲜血喷薄的声音响起,凄厉刺目的血光喷涌之间,三颗头颅抛飞而起,三具无的尸身重重的倒在了大地之上,鲜血横流而出,不过眨眼之间就汇成了一片血泊,浸染着大地。

    “什么!”

    “孟长老!”

    “李长老!”

    “怎有可能!”

    ……

    喷洒的鲜血,抛飞的头颅,眼前一幕,如若惊雷一般在众人脑海之中炸响,震得一片空白。

    生了什么?

    没有人知晓!

    注视着眼前的一切,众人脸庞之上满是错愕与不可置信,似乎难以接受这样的现实。

    这可是三位神武圣殿的长老,三位步入地劫之境的强者啊,怎么会这么死了?怎有可能会这么死了!

    不可置信,难以接受,但是眼前的一切,却是如此的真实,那倒在血泊之中的三具无尸身,便是无可置疑,无可辩驳的事实。

    一时之间,这片山林又一次陷入了沉默,死寂之中,唯有风声啸动,让那刺鼻的血腥在这虚空之中扩散蔓延开来。

    亦是同时,一道冷光骤现,在虚空之中绽放开来,形成了一道剑痕,久久不散。

    冷厉剑痕,直至延伸到那人身前之时,才多了几分猩红血色,因为他手中剑身之上,正一滴鲜血滑落而下,坠入大地之中。

    血珠坠落,响起了一声微不可查的轻响,最终撞碎开来,化作了一朵虽小却是无比灿烂的血花,浸如大地之中。

    直至此时,怔立的神武圣殿众人方才回过了神来,顿时一声声惊恐的呐喊咆哮响起,原先稳固如一的阵型,刹那变得一片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