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一章:拖延
    有兽王印标记了方位,神武圣殿的度自然不慢,尤其是能可御空飞行的先天武者,很快便感到了宁渊所在的那一片山脉之中。

    道道流光如雨一般破空而至,直落在那一座被血雾笼罩的山谷之前,化作一道道人影,将这座山谷团团围住。

    这和上一次在凌风城时的围杀不同,当时这凌风城虽是内外戒严,但神武圣殿的力量却并未聚于一处,大量高手还分布在凌风城之外搜寻宁渊的踪迹,所以上一次那场围杀,并未展现出神武圣殿真正的实力。

    而这一次,神武圣殿是倾巢而出,动用了一切能可动用了力量,单单是先天之境的武者,便有近千余人,除此之外,还有数十位先天神境的长老,以及几日前便赶到了天南的十二神将,当然,最为重要的是,这神武圣殿右殿之主,天劫之境的顶峰强者裳云舞也亲身前来了。

    这般阵势,放在三年之前,是一股足以扫平整个北域的力量,就是那曾经的三大圣地,在此之前也不值一提,但现如今却为了一人,倾巢而出,不留余力。

    由此可见,这一次神武圣殿势在必得的决心。

    不过顷刻之间,上千先天武者,便将这一座山谷围得水泄不通,之后数道流光自从天际之中坠落而下,直至山谷之前。

    流光落下,随即化作了一道道人影,皆是气势磅礴,周身真元汹涌激荡,好似即将冲破大堤的洪流怒涛一般,随时都有可能倾泻而出。

    如此威势,毫无疑问,是神武圣殿的一众长老,每一位都踏入了先天神境,步登人劫,甚至地劫的武道强者。

    无边磅礴真元汹涌,道道强横气息激荡,这数十位先天神境的强者汇聚一起,威势之强,宛若怒海汪洋一般,让人不由心惊胆战。

    而在这一众长老之中,可见八道身影分立,不同于那些个岁至中年,甚至于白苍苍的长老,这八人皆是青年面貌,男子器宇轩昂,女子娇美如玉,周身透出的威势,虽不如那几位地劫之境的长老,但风姿却是更甚一筹。

    十二神将!

    十二神武之魂的继承者,在这神武圣殿之中仅次于武皇与左右两位殿主的中坚力量!

    虽然他们的修为,都只是神境人劫,但论其战力,身负神武之魂,手握传承圣兵的他们,甚至能可与地劫之境的强者争锋,绝不是那些强行提升自身修为,以至于根基不稳的长老能够相提并论的。

    正是明白这一点,在将这一座山谷重重包围之后,一众长老也不敢有丝毫妄动,纷纷望向了这十二神将。

    说是十二神将,但实际上并不确切,因为现在只有八人,秦英空身死,林锋败亡,朝阳尚在天南关,金无命又指望不上,这十二神将自然就只剩八人了。

    十二神将之中,最为强横的四大传承,是剑主,刀尊,枪皇,弓神,但剩下八人也不是弱者,被称之为三剑一舞一君子,七杀破军候贪狼。

    三剑,分别是绝神剑宁凌云,生死剑林青云,凌风剑慕知白,一舞是那霓裳云舞阁的传人梦仙儿,一君子则是曾经的天音阁法宗席李长歌。

    最后这寓意凶星的杀破狼,则是神武圣殿之中三位悍勇无比的猛将,破军秦跃龙,七杀雷啸苍,贪狼侯云轩。

    这八人,是神武圣殿未来的中流砥柱,也是眼下这一战的核心战力。

    感受着一众长老注视的眼神,宁凌云五人并未立即出声,而是望向了眼前这被血雾笼罩的山谷,眼神沉凝,一时无语。

    那秦跃龙,雷啸苍,侯云轩等杀破狼三将也是一样沉默不语,静静等候着。

    这般沉默了片刻之后,宁凌云方才上前一步,冷声言道:“诸位,那魔头当日在凌风城被我等重创,现如今看着山谷之中的情形,他身上的伤势定然没有痊愈,事不宜迟,攻入山谷,斩下这魔头的级,祭奠我神武圣殿牺牲的众多弟子。”

    其实宁凌云也不想说这一番听起来冠冕堂皇,但实际根本没有什么意义的废话,但没办法,当日凌风城一战,那宁渊滔天凶威仍是历历在前,白灵,林峰,秦英空,个个死得惨状万分,甚至连一具全尸都没有,这在神武圣殿众人心中造成了一片巨大的阴影。

    所以宁凌云必须激励一下士气,众人才有胆量攻入这局势未明的山谷之中,否则的话,这战斗还未开始,神武圣殿一方的士气就先弱了三分了。

    宁凌云虽然曾经是神剑山庄的亲传弟子,并非神武圣殿核心培养之人,但也是一方天骄,得了武魂传承之后又弃暗投明,加入神武圣殿,在对三大圣地的战斗之中屡立战功,最后甚至为神武圣殿收复了神剑山庄,因此宁凌云的威望也是不低,甚至还胜过金无命与林锋几分。

    因此众人听他一番话语,顿时精神一震,战意沸腾,士气大增,当即不少人出声,欲要率众攻入山谷。

    但还不等众人动作,站在宁凌云身旁的梦仙儿便上前了一步,轻声言道:“宁师兄所言不错,但那魔头实力不弱,且身怀妖族邪法,这山谷之中情况未明,我暗敌明,不可冒然进攻,且先试探一番再说。”

    听此,一位地劫之境的长老点了点头,说道:“仙子所言极是,那便由老夫试探一番,看看那魔头在这谷内耍些什么把戏。”

    梦仙儿点了点头,道:“李长老小心,那魔头身怀妖法,万万不可轻敌。”

    “哈哈哈,放心,一个妖族的走狗,还要不得老夫的性命,诸位在此掠阵就是!”李长老大笑一声,随即纵身跃起,化作一道剑光破空而出,直往那血雾弥漫的山谷飞射而去。

    这李长老如此自信,自不是没有原因的,一身地劫之境的修为,根基雄厚,实力强悍,纵然不是宁渊的对手,但想要抵挡一阵绝不是什么难事,而宁凌云梦仙儿等人就在一旁,若是宁渊现身对他难,那么众人肯定会出手支援,到时候众人围杀之下,拿下宁渊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有惊无险的事,还能拿个头功,何乐而不为呢?

    心念之间,李长老所化剑光已是斩开了那一片血雾,直往山谷之中飞去。

    但不曾想到,这剑光方才临近山谷入口,血色雾气萦绕的虚空之中,竟骤然泛起了一阵璀璨金光,凝曾一片光幕,挡在了这剑光之前。

    “砰!”

    一声铿锵巨响,剑光重重撞在了那金色光幕之上,这剑光锋芒虽是凌厉,但那金色光芒却稳如泰山一般,岿然不动,两者碰撞之间,竟是剑光崩碎,那李长老的身影倒飞而出,有些狼狈的落在了地面之上,唇边更是多出了一缕血痕来。

    “李长老!”

    见此一幕,众人神色不由一变,纷纷纵身上前,将那李长老护在中央,如临大敌一般的注视着那一片金色光幕。

    眼见这战不利,宁凌云与梦仙儿也不由皱起了眉。

    此刻那李长老也缓过了气来,凝望着那金色光芒,冷声说道:“这金色光幕有古怪,不仅仅坚硬无比,还带着几分反震力道,防不胜防,老夫方才一时不慎,吃了个小亏。”

    “嗯……”听此,梦仙儿微微沉吟了一声,说道:“这难不成是阵法?”

    “应当是阵法不错,方才并未感到有人出手。”

    “阵法,这就麻烦了。”

    望着那一片金色光芒,不少人都皱起了眉头来。

    阵法,大多借以天地之势而成,一阵之力,便可胜过万马千军,想要破阵,要么同样精通阵法之道,以阵破阵,要么便是强行攻破。

    强行破阵,费时费力,还需要足够强悍的实力,否则破阵不成,还可能会有性命之危,而以阵破阵之法虽较为巧妙,但需要极其高深的阵法造诣,才有可能破得了阵。

    这也就是众人感到棘手的原因,以阵破阵,他们根本没这个手段,这神武圣殿之中在阵法上有极高造诣的,也就是一个吕少明,还有那只剩一缕残魂的神阵子而言,但是这吕少明已经连灰都不剩了,神阵子也已魂飞魄散,找谁来破阵?

    无法以阵破阵,那么就只能够强行攻破,但看方才那李长老吃瘪的样子,就知道眼前这一道金色光幕,绝不是那么好打破的。

    众人凝望着眼前的金色光幕,沉默了片刻之后,终于有人动作了。

    只见宁凌云迈步上前,手中寒光一现,凶绝煞气涌动,化作了一口寒光冷厉的长剑落入他手中。

    正是传承圣兵绝神!

    手握绝神,宁凌云眸中寒光一闪,随即剑斩而出,绝神剑锋携着骇人煞气,雷霆电闪一般轰击在了那金色光幕之上。

    “轰!”

    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响起,大地都随之猛然一震,宁凌云身退数步,手中绝神剑身微微颤抖,反观那金色光幕,虽然被斩出了一道深深的剑痕,但随即便见金光涟漪泛起,不过眨眼之间,这剑痕就消失不见了。

    见此一幕,众人眉头皱得更深了,众人之中,宁凌云的实力不说最强,但也绝对是顶峰之列的,再加上那传承圣兵绝神之威,在攻杀之上,怕是连几位地劫之境的长老都不如他。

    但是现如今,在这金色光幕之前,宁凌云绝神一剑也无功而返,这下子该如何是好?

    众人心中不知所措之际,忽然听梦仙儿说道:“这金色光幕的确颇为古怪,但就是在古怪,也不可能违背常理,我看这附近地脉未动,天地元气也未曾汇聚于此,那阵法不可能有无根之源,众人只需联手强攻,连番消耗之下,定能破阵。”

    听此,众人相互望了望,随即齐齐点了点头。

    “为今之计也只有如此了。”

    “动手吧!”

    话语之间,几位神武圣殿的长老走上前去,运转武诀战法,体内元功催动之下,一道道攻势接连而出,毫无保留的轰击在那金色光幕之上。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梦仙儿这办法费时费力,还不一定能够成功,但现如今他们也没有其他选择了,更何况这孤圣还在神武圣殿之中等候着结果,他们就是不想,也只能够硬着头皮上了,否则这位圣尊问罪起来,谁也担待不住。

    在众人接连攻势之下,那护住山谷的金色光幕泛起了一阵阵涟漪,但厚重的金光却是始终不散,稳如泰山一般,岿然不动,甚至不见丝毫破损,看这情形,也不知道还要打上多久,才能把这一道金色光幕打碎。

    见此情形,众人心中也生出了几分郁闷,他们气势汹汹而来,结果却连宁渊人都没见到,就被这一道不知从何而来的金色光幕挡在了,这就好像一拳砸在了棉花上面,感觉十分难受。

    便是在众人心中颓然至极,天穹之中忽然响起了一声冷喝:“退开!”

    听闻此声,众人先是一怔,随即连忙退到了一旁,连宁凌云等人也不例外。

    众人方才退开,原本万里无云的晴空竟是骤然一暗,风云惊乱之中,但见一只纤纤玉手自从九天落下,一掌直压向那一座被金色光幕笼罩的山谷。

    “轰!”

    一手落下,一声轰鸣巨响震荡而起,整座山脉也随之剧烈颤抖了起来,山摇地动之间,那将山谷笼罩的金色光幕之上,一道道裂纹崩现而出,不过眨眼之间,这方才还稳如泰山的金色光幕,就变得濒临破碎,摇摇欲坠。

    这便是天劫之威,那神武圣殿的右殿主裳云舞,终是出手了。

    不过令人讶异的是,这惊天动地的一击之后,那玉手便随风消散了,久久不见第二道攻势落下。

    与此同时,百里之外,一座不起眼的山峰之上,金无命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不由半跪在地,口中不住喘息着,喃喃说道:“奶奶的,这老娘们,真是够狠的啊,啊……”

    话语之间,金无命口中又是溢出了几缕鲜血来。

    一旁的通天仙尊见此,不由得摇了摇头,皱着一张老脸,神色苦情万分的说道:“那小娘们天劫之境的修为,虽是借助这武神元功强行提升的根基,但天劫就是天劫,怎么也不是你能扛得住的,刚才那一下子,起码打碎了我二十多件先天神兵,十万块灵石,小子,你这是在放我的血啊,我最后这点身家,哪里经得起你这么败哦。”

    金无命白了他一眼,说道:“不是我说你,一大把年纪了还哭哭啼啼的像是个小姐似得,什么玩意嘛,不就是钱嘛,大爷我以后十倍还你,别吵吵了。”

    “真的?”听此,通天仙尊顿时来了精神,一张皱着的脸也露出了笑容,活像一朵盛开的菊花。

    金无命懒得理会他,抬头凝望着天穹云海,冷笑说道:“那老婆娘的根基不稳,不能轻易出手,方才那一下子,她付出的代价可不轻,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缓过气来的,只要能拖住,就还有机会。”

    话语之间,金无命转而望向了那一座山谷,注视着那已经满是裂纹的金色光幕,喃喃说道:“渊少,我这一次可是把身家性命都压在你身上了,咱两这一次是生死死,可就看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