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孤圣!
    凌风城内,神武圣殿,一处守卫森严的静室之中,金无命负手而立,一言不,但面上却是眉头微骤。

    在他身前的木桌之上,摆着一个玉碗,碗中是一团殷红的血,血液鲜红而粘稠,更是如有生命一般,在这玉碗之中不断的蠕动着,还有丝丝血气不断的从其中逸散而出。

    兽王印,乃是弓神传承之中的一门奇术,之所以说是奇术,是因为这一门术法不是人族术法,也不是妖族神通,而是一位身肩两族血脉的奇人所创的。

    这一门奇术,不仅仅能可御使百兽,还能够借助百兽天赋,获得种种特殊的神通,其中之一便是这追踪搜寻之法,能够在千万里之外锁定目标方位。

    只不过施展这一门术法,需要媒介,若是没有相应的媒介,这术法就是再神奇,也不可能无端无由的锁定一人方位。

    而此时此刻,这玉碗之中的那一团血液,便是神武圣殿提供给金无命的媒介,也是金无命此刻皱起眉头的原因。

    这血液之中的生命气机,雄厚无比,磅礴至极,离开了主体这么久的时间,仍旧是凝而不散,生机不绝。

    这情况略微出了金无命的预料,在他的影响之中,拥有这样血液的人,要么就是达到了血肉不朽元神不灭之境的天劫强者,要么就是天赋异禀的天地神兽。

    如果单单只是这一点,还算不上什么问题,问题是,金无命在这血液之中感受到了一分熟悉的起来。

    这就是个大问题了,天劫之境的强者,在金无命印象之中也就是那几人而言,而他和这几人是完全不熟啊,至于天地神兽这种东西,他更是连见都没有见过。

    那么这气息究竟是谁呢,为何让自己感到了熟悉,但是却又毫无印象呢?

    心想至此,金无命双眉皱得更深了,他看得出来,神武圣殿这一次让他来天南的目的很简单,就只是要他以这兽王印之法寻出一人踪迹而言。

    这十分简单,绝不困难,也没有多么复杂,但却偏偏让金无命感到了几分不同寻常,甚至于危险的气息。

    身为十二神将之一,又是金家堡的少主,金无命自然十分清楚这神武圣殿的实力,在这北域之中,想要找出一个人来,对于神武圣殿来说,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这轻而易举的事情,却让他们表现得如此急迫,甚至有些惶然,似乎已经被逼到了无计可施的境地,不得不抓住一切能够抓住的机会一般。

    昨日见梦仙儿之时,金无命一张口就要了五颗武神丹,这不是金无命想要狮子大开口趁火打劫,而是他打算试探一番,结果没想到,神武圣殿竟然没有多做考虑就答应了下来,甚至马上就将那五颗武神丹送到了他面前。

    这态度,完全印证了金无命心中的猜想,再加上秦英空等人的事情,更是让金无命心中疑惑不断,到底是什么人,能将神武圣殿逼到这样的境地?

    还有丹阳与那梦仙儿的态度……

    心思之间,金无命目光凝沉了几分,望了一眼玉碗之中的鲜血,不由得摇了摇头,喃喃说道:“这帮家伙又在搞什么事情?”

    正所谓事出反常比有妖,这一次神武圣殿表现出的种种,让金无命感到有些不安,似乎自己卷入了一个大大的麻烦之中。

    说实话,金无命完全不想蹚这一趟浑水,虽说他也是神武圣殿的一员,但这不代表他就一定要站在神武圣殿这条船上,他也不想那些家伙站在这条船上。

    为什么?

    很简单,因为这群家伙实在太会搞事情,太会作死了!

    别的不说,就说这段时间来整个北域都闹得沸沸扬扬的远征妖界吧,这群家伙是脑子残障到了什么程度,才会去打妖界的注意?

    如果这妖界是那么轻易就能够解决的货色,那么万年之前,正值武道顶峰的北域,为什么不直接平了妖界?

    那时可是神武纪,有武神这等横压当世的无上强者,还有四位道圣,以及众多神武高手,这般的实力,尚动不得妖界,现如今这神武圣殿才重现多久,小鸟两三只,就想要去啃妖界这庞然大物,这不是作死是什么?

    却偏偏整个神武圣殿,就不见谁有异议,一个个都无脑支持,似乎他们已经拥有了可以干翻妖界的实力一样。

    和这样的一群玩意站在同一条船上,鬼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把这条船给凿沉了。

    正是明白这一点,金无命才不想蹚这趟浑水,对于他而言,好好赚钱,明哲保身才是硬道理,和这群整天搞事情作死的家伙扯上关系,是他绝对不想的事情。

    只是这一次……

    “金兄!”便是在金无命心中思索之际,门外忽然响起了一声轻语,正是那梦仙儿的声音。

    听此,金无命挑了挑眉,随即出声问道:“是仙儿妹子啊,有什么事么?”

    见金无命没有开门的意思,梦仙儿只能在门外说道:“不知道金兄还要多久才能够完成这兽王印法。”

    “嗯?”金无命皱起了眉头,说道:“仙儿妹子,我先前不是说了么,施展这兽王印很费功夫,起码两三日,这才不过一日时间你怎么就来催了呢。”

    听此,梦仙儿微微一叹,说道:“小妹也不想啊,只是孤圣到了,此刻正因灵儿的死雷霆震怒,以孤圣他老人家的脾气,若是不尽快找出那妖人给灵儿一个交代,只怕……”

    “大爷的,这老鬼竟然也来了?”听此,金无命神色又是难看了几分,眉头紧锁,心中迟疑不决。

    见金无命没有回话,梦仙儿又是说道:“如今师尊正在勉力稳住孤圣,还请金兄尽快完成兽王印,否则的话,只怕孤圣要亲自前来了。”

    “你大爷的,当老子吓大的么?”听此,金无命神色一冷,随即探手而出,五指之间金光闪动,那玉碗之中的血液顿时被牵引了起来,与金光交缠在一起,不过片刻之后,就化作了一方小印,正是那兽王印。

    注视着在手中沉浮的兽王印,金无命眸中神情不断变幻,片刻之后方才归于平静,随即手一推,这兽王印便穿过了房门,直落入了梦仙儿手中。

    站在门外的梦仙儿接过这兽王印后,脸庞之上也泛起了一丝轻笑,对房内的金无命说道:“金兄辛苦了,接下来的事情便交予我等处理便好,金兄就在此修养吧。”

    说罢,梦仙儿也不理会金无命反应如何,就直接转身离去了。

    房间之中,见梦仙儿这般匆忙的离去,金无命冷然一笑,喃喃说道:“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这一次玩的什么把戏。”

    话语之间,虚空之中骤然泛起了一阵涟漪,涟漪平复之后,屋内便已不见了金无命的身影。

    与此同时,神武圣殿正厅大殿之中,气氛一片凝重,压抑至极。

    大殿座之上,正坐着一人,却不是这神武圣殿的右殿主裳云舞,而是一位黑衣老者。

    此人身形削瘦,满尽化银霜之色,面容也是十分苍老,但却有一股不怒自威之势,白眉如勾,一双眼眸之中,似有日月沉浮,沧海翻涌,带着几分沧桑的目光,仍如利剑一般凌厉,似要撕裂虚空,贯穿心神。

    一袭黑袍之上,可见幽暗光华如墨涌动,真实之中透着几分虚幻,虚幻之中带着几分真实,一会儿如渊般深沉凝重,一会儿却又若云般飘渺无际,让人琢磨不透。

    在这老者身旁站着一人,正是那神武圣殿的右殿主,裳云舞。

    这黑衣老者坐于座之上,这裳云舞却只能站在一旁,无形之间,言明了两人身份高低。

    裳云舞身为右殿主,在这神武圣殿之中,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除却了武皇之外,几乎无人能让她这般站在一旁候着。

    说是几乎,是因为在这神武圣殿之中,有四人,连武皇都不得不以礼相待。

    这四人,便是武神的四位好友,万年之前就已名扬天下的四位圣者,如今坐在这座之上的黑衣老者,便是其中之一,并且还是四位圣者之中修为最为高深,实力神秘莫测,被称之为万法之尊的孤圣!

    能突破神境九重,越先天之境,踏入圣道者,无一不是天纵奇才,绝世天骄。

    但就是天骄之中,也一样有会当凌绝顶的佼佼者,孤圣便是其中之一。

    神武圣殿的四位圣者,各有独到之处,神阵子佛道兼修,更在阵法与墨门之术上有着非凡造诣,被誉为北域大宗师,与墨家先圣并列的人物。

    那兵圣被称之为神匠,其神铸之术也是当时绝顶之法,能可铸造出传承圣兵。

    就是那声名较弱的医神,在医道与丹道之上,也一样有着非凡造诣,只不过鲜有出手,所以声名不如其他三人。

    而四圣之中,修为最为高深,当之无愧的最强者,便是孤圣。

    此人修行术法之道,纳万法归于一身,铸成十大无上神通,以此踏入道圣之境,一身修为鬼神惊骇,在神武纪之时,乃是北域中仅次于武神的人物。

    虽然在万年之前的那一场决战之中,这四位圣者都陨落了,但四人都以特殊手段保住了自身魂魄,像是神阵子,他便留住了一分残魂。

    而作为四圣之中修为最强之人,又是纳万法归一,身怀十大无上神通的孤圣,自是更为强悍,他整整保留了三分之一的元神不灭。

    元神与肉身比起来,相对脆弱,但所拥有的力量也不可忽视,尤其是对于触及了大道的圣者来说,一分元神的力量,都能可挥出惊天动地的威能。

    孤圣也是如此,并且更为强悍,因为他是以术法神通踏入道圣之境的,其元神之能远胜寻常圣者,这也就是为什么,神阵子三人只能够留存一缕残魂,但孤圣却能保留下三分之一的元神不灭。

    元神犹存,孤圣的实力可想而知,在这神武圣殿之中,不要说裳云舞,就连武皇在这孤圣面前也是恭恭敬敬,以师叔亚父尊称。

    所以现如今,孤圣坐在座之上,却裳云舞躬身侯在一旁,是完全合理的事情,此刻裳云舞心中,甚至还有些惶恐与紧张。

    神武圣殿之人都清楚,四圣之中以孤圣修为最为高深,在万年之前的北域,这位万法之尊乃是仅次于武神的人物。

    但也有不少人清楚,在四位圣者之中,脾性最难以琢磨的也是这位法尊孤圣。

    此人喜怒无常,为人孤僻,性格极端,向来是善恶不分,全凭自身喜怒行事。

    这说得好听,是亦正亦邪,但若是说得不好听的话……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这神武圣殿之中,众人最为敬畏的,不是身为圣殿之主的武皇,而是这位性格怪异的法尊。

    现如今,这孤圣震怒而来,也难怪裳云舞心中有些惶恐了。

    她知道,这白灵是孤圣最为喜爱的徒儿,且唯一钟意的徒儿,孤圣对白灵,几乎是将其视作了自己孙女一般,宠溺无比。

    但现如今白灵却死了,并且死的惨状万分,尸骨无存,这孤圣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这个时候,谁也不敢去触孤圣的霉头,就连裳云舞,此刻也只能够静静的侯在一旁。

    而孤圣也是一言不,闭目静坐着,但那周身散出的威势,却是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心惊胆战。

    在这沉默之中,气氛变得越渐压抑,无形的压力笼罩在众人周身,让不少人的额头之上都冒出了几许冷寒,就连裳云舞也感到了几分不适,但却又不敢出声打破这沉默。

    直到大殿之外,一阵脚步声匆匆而至,这压抑的气氛方才舒缓了一分,孤圣睁开了眼眸,裳云舞也回身往殿外望去。

    随后众人便见,梦仙儿步伐匆匆的步入大殿,手中捧着一方金色小印,对孤圣与裳云舞行了一礼,道:“圣尊,师尊,兽王印已成。”

    听此,裳云舞点了点头,转而望向了孤圣,目光之中浮现了几分询问神情。

    孤圣却缓缓闭上了眼眸,淡声说道:“把他带回来,吾要活的。”

    听此,裳云舞微微皱眉,但也不敢违抗,只能说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