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七章:宁家!
    百断山,是咸阳之人,还有原先大秦帝国的各大势力都无法遗忘与忽视的一个地方。

    因为这里,是宁家的崛起之地,也是改变了大秦国运之地。

    三年之前,那一场大战,始皇麾下那曾经横扫北域七国的五大禁军,尽数覆灭在这百段关下,那始皇与帝妃在此战过后也不知所踪,彻底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之中。

    一段传奇的终结,往往意味着一段新的传奇崛起,这一战之后,宁家声名威势大震,可谓是如日中天一般,连秦国各大势力都升起了归附之意。

    而在此之后,又恰逢北乾山秘境之乱,十余万妖族暴乱肆虐,宁家再次出手,三千修罗卫将十余万狂暴的妖兵全数扫灭,由此一举更是奠定了宁家大秦之主的地位。

    就是后来神武圣殿重现北域,武神传人横空出世,一统七国位登武皇,宁家的实力仍是不可小觑,在神武六宫之中隐为其,原先的大秦疆域之中,除却了天南之外,其余之地仍是受其统辖,由此可见一斑。

    只是和以往相比起来,现如今的百断山,已是变得冷清了许多,那原本要在百断山脉之中开辟一座城池的计划已经取消,毕竟今时不同往日,宁家已是大秦之主,自是应该迁入大秦国都咸阳城之中。

    宁家举族迁移之后,驻扎在这百断山之中的十万战兵也随之回守咸阳,人去楼空,这百断山也就恢复了许久之前的平静。

    除却了那不时过往的商队之外,这山林之中近乎不见人烟,只有郁郁葱葱的林木以及声声回响不断的兽吼鸟鸣,平静之中带着几分幽然与清冷。

    山脉中央,诸峰环绕之中,一座孤峰独立,高耸入云,直贯霄海之中。

    孤独峰,现如今真是映衬了这名字,烟云飘渺的孤峰之上,此刻只剩一片孤寂,清冷的宫殿之中不见一人。

    唯有那孤峰顶巅,有一道身影静立着。

    白衣胜雪,在这浩渺烟云之中越见飘渺,在那带着几分寒意的冷风吹拂之下,几缕如霜银雪般的长飘舞着,静立的身影,似若谪落凡尘的神人,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出尘空灵。

    这般的人,这般的景,让人不由想起了那一段上古之时的传说: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

    孤峰清冷,唯有她一人,不知道在这站了多久,始终都没有离开,不知不觉之间,天穹之中的夕阳已然沉下,夜幕随之降临,一轮银色冷月浮现,月色光华映照之下,她仍旧如若先前那般静立着,无声无言,似一直都在等待着什么。

    “无双……”

    忽然,一声轻叹自从身后响起,纪无双方才回过神来,回身往后望去,便见到了白苍苍的宁老太君。

    宁老太君缓步走来,手中仍是拄着那一根龙头拐杖,虽已是白苍苍,但气度却仍旧一如以往般的威严沉稳。

    只是在那眉宇之间,透出了几分掩饰不住的虚弱与疲惫,眼眸之中的光彩,似也有些黯淡了起来,让人不由得想起了风中的烛火,仿佛随时都会熄灭一般。

    见此,纪无双神色微变,连忙上前扶住了宁老太君,说道:“奶奶,你来这里做什么?”

    宁老太君微微一笑,脸庞之上少了几分威严,多了几分慈爱,轻声道:“傻丫头,来这自然是为了找你啊。”

    听此,纪无双眼神之中多出了几分担忧,连声说道:“奶奶,若是有什么事情,让人来通传一声就是了,您现在的身体,应当在家里好好休养才是,怎能来这孤独峰呢,我现在便送你回去。”

    宁老太君却是按住了纪无双的手,轻声道:“坐下,奶奶有事与你说。”

    纪无双有些诧异,问道:“有什么事情不能先回去再说?”

    宁老太君摇了摇头,没有解释什么,只是说道:“坐下吧。”

    “这……好吧。”似察觉到了什么,纪无双神情变得有些紧张了起来,但还是扶着宁老太君坐了下来。

    坐下之后,宁老太君望了一眼前方,注视着已经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的百断山,随即喃喃说道:“无双,当初你不愿离开百断山,说要在这等渊儿回来,没想到这眨眼之间,就已经过去了三年啊。”

    听宁老太君提起宁渊,纪无双不由得低了低头,随即说道:“奶奶,你放心,兄长一定会回来的。”

    “傻丫头。”宁老太君摇头一笑,随即喃喃说道:“这三年,变了太多太多,这北域,这宁家,还有我这把老骨头,许多人许多事,都已经物是人非了,唯一没有变的,就是你了。”

    “奶奶……”听宁老太君的话语,纪无双心中不由得一紧,握住了宁老太君的手,连声问道:“是不是生什么事情了?”

    宁老太君点了点头,取出了一封信交到纪无双手中,说道:“这是那朝阳丫头送来的。”

    “嗯?”见这封信,纪无双先是一怔,随即想到了什么,目光不由得一凝,连忙将那信拆开了。

    信不长,只有寥寥几句话,但却是字字触目惊心,让纪无双神色不由一变,眸子已是多出了几分焦急与慌乱,对宁老太君说道:“奶奶,我现在就赶去天南。”

    宁老太君却是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无双,你先听我说完。”

    “可是奶奶,兄长他……”

    “不要自乱阵脚,听我说。”

    “这……好吧!”

    心中虽是焦急万分,但听宁老太君如此说,纪无双也只能强压下心中的担忧站在一旁。

    宁老太君取回了信,上下扫视了一眼之后,说道:“若朝阳这信中所言不假,那么渊儿现如今的处境定然十分危险,更重要的是……。”

    接下来的话语,宁老太君并未继续,因为有些话,没有必要说。

    现如今,神武圣殿对上宁渊,无非是三个可能。

    第一,神武圣殿实力强横,但只能强压宁渊,却无法取下他的性命,这一来,神武圣殿无可奈何之下,自然会将主意打到宁家身上,以宁家来威胁宁渊就范。

    第二:神武圣殿不是宁渊的对手,甚至被宁渊打得节节败退,狗急跳墙之下,同样也会对宁家动手。

    第三,双方实力旗鼓相当,陷入了僵局之中,这样宁家也许能够暂时安全,但也有可能被神武圣殿拿来作为打破这僵局的关键。

    不管是哪种可能,现如今宁家的处境都是堪忧,而神武圣殿一旦拿住宁家作为威胁,宁渊也会陷入极端不利的别动之中。

    所以宁家必须要先制人,打破眼前的困境。

    这也是朝阳信中所提议的,趁着这神武圣殿还顾及几分颜面的时候,宁家迅赶往天南,救下宁渊之后,马上离开北域,避开神武圣殿的锋芒。

    这是目前唯一能够救下宁渊,又能够保全宁家的办法。

    宁老太君也是如此想的,但是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两全其美,称心如意的事情,这计划虽好,但实行起来却是困难无比。

    宁家如今是咸阳之主,不知道有多少人关注着宁家的一举一动,如果只是一两人前往天南,也许还能瞒得住,但若是全部动作,宁家上下近千族人,这么大的动静,除非所有人都瞎了,那才会觉不了。

    一旦这事情被神武圣殿察觉,那么他们定然会提前动手,到时候宁家不仅仅无法派人支援宁渊,还会陷入更为被动的局面。

    所以宁家不能动,起码不能所有人都动,只能一部分人前往天南支援宁渊,一部分留在咸阳稳住局势。

    只是这样一来,留下来的人,就等同于神武圣殿这头猛虎面前的一只羔羊,任人宰割。

    想要有所得,必然有所出,现如今宁家所面临的局势也是如此,想要保全一方,就必须有所牺牲,宁老太君要做的,就是选择牺牲哪一方。

    是牺牲宁渊,保全整个家族,还是牺牲一部分族人,保全宁渊。

    这样的抉择,如何如何选,都有些残酷,但宁老太君知道,她不得不选,不能不选。

    将手中的信放下,宁老太君望向了纪无双,轻声言道:“无双,三千修罗卫已经在山下等候着了,你带着他们赶往天南,只需一夜便能赶到,这一路上不管谁人阻挡,全都冲过去,到了天南之后,救出你兄长,离开北域!”

    “好!”纪无双点了点头,但随即猛地想到了什么,连声说道:“离开北域?奶奶,那你呢?你不同我们一起走么?”

    听此,宁老太君一笑,说道:“我这把老骨头,已是半截入土的人,还能去哪里,再且说,我若是走了,这宁家上千族人怎么办?”

    “奶奶!”纪无双终于明白了宁老太君的意思,慌忙说道:“不行,我不能留您一人在这里,兄长也不会同意的,您随我一起去天南,只要……”

    宁老太君摆了摆手,轻笑说道:“无双,你长大了,也该懂事了,这一次可不能任这性子胡来,去吧,记住我的话,救出你兄长,离开北域,只要渊儿在,你在,那这宁家便不会亡,我也能对宁家的列祖列宗有一个交代了,这便足够了!”

    话语落罢,宁老太君没有等纪无双回答,站起了身,转而往峰下走去,步伐仍是一如以往的沉稳,是因为身上所肩负的,容不得这脚步轻浮半点!

    选择,没有两全其美,但最起码,两边都不会亏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