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六章:奸商!
    能位于众人中央,甚至连那几个神武圣殿的长老也只能够站在一旁陪衬着,这两个女子的身份自是不凡。

    一位是曾经的北域七国之一,大楚皇室的掌上明珠,丹阳公主。

    一位是霓裳云舞阁数千年来最为优秀的传人,如今的十二神将之一,霓裳云舞梦仙儿。

    以她两人的身份,在这北域之中,只有三人能够让她们亲身前来迎接,那便是身为这北域之主的武武皇,还有神武圣殿左右两位殿主。

    现如今,这来人肯定不会是两位殿主,更不可能是武皇亲至,但是却又能够让两女亲身迎接,甚至在此等候了许久,这其中透露出的意思,真是颇让人玩味。

    白玉石阶之上,身着一袭火红宫装的丹阳公主静立着,那纤纤柳眉却是微微的皱了起来,美眸之中隐约透出了几分不耐与不满,而当她的视线触及到那一辆缓缓驶来的黄金马车之时,这不满更是迅的演化成了一片掩饰不住的厌恶。

    望着那黄金马车与一旁浓妆艳抹,姿态妖娆的花魁美姬,丹阳公主脸庞之上的神情变得阴郁了几分,美眸之中的厌恶之色更是在不断加重,转而望向了一旁的梦仙儿,悄声说道:“师姐,真的一定要如此么,我实在不想见到这头……”

    这话语虽然并未继续下去,但是看着丹阳那神情与语气,谁人都能够猜想出她之后的话语是什么。

    听此,梦仙儿摇了摇头,对丹阳公主说道:“丹阳,我知道你十分厌恶这金无命,但是这一次事关重大,师尊亲自交代,万万不能出现什么差错,所以这一次,就麻烦你委屈一阵,事成之后,师姐保证,这金无命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更不可能来骚扰你,你看如何?”

    “这……”听梦仙儿话语,丹阳柳眉微皱,心中仍是迟疑不定。

    梦仙儿望了她一眼,又看了看那已经临近的黄金马车,当即说道:“丹阳,没时间了,千万记住我先去说的话,这金无命生性狡诈多疑,你千万不能露出破绽。”

    “好吧。”听此,丹阳心中虽有不甘,但也不敢违抗裳云舞的命令,只能强忍下心中的厌恶,神色变幻,恢复了先前的冰冷,眼神之中却是隐隐透出了几分哀伤悲恸,甚至可见泪光婉转,看得人是我见犹怜,疼惜不已。

    见此一幕,梦仙儿脸庞之上泛起了一丝满意的笑容,随机又归于平静,与丹阳并肩而立,静静的等候着那一辆马车驶来。

    有八头血龙驹拉车,这一辆黄金马车虽是沉重至极,但实际上度也不慢,只是因为车旁那几位花魁走得并不快,这一路上还要到处撒花,搞得这不过百来丈的距离,硬生生走了一炷香的时间,看得神武圣殿一帮人都有些望眼欲穿的感觉。

    就在不少人心中都升起了几分不耐的时候,这黄金马车方才来到了神武圣殿门前,随即那车门珠帘拉开,随即一道金灿灿,圆滚滚的身影从车厢之内挤了出来。

    之所以说用挤,是因为他的身躯实在太伟岸,太圆润,太宽阔了,纵是那不小的车门,也有些穿不过去的感觉,只能够硬生生的挤出来。

    从车厢之内挤出来后,他又是喘了几口气,这才从马车之上走下来,口中喃喃自语道:“哎哟妈呀,当初大爷我就说了,要把这车门开大一点,那老家伙就是不听,搞得我现在这么麻烦,奶奶个球的……”

    这话语虽是口中嘟囔着,但在场众人听得是真真切切,不少人嘴角抽搐了一下,想笑,却又笑不出来,就连那几个长老都是如此,而那丹阳公主见此,眸中神情又是阴郁了几分,好不容易强压下的厌恶,又不由自主的浮现了出来。

    这倒也不怪众人,谁让这位大爷极品到了这种地步。

    武道修行,外可淬炼肉身,清除体内杂质,内可修炼神魂,振神养魄。

    正是因为如此,只要是武道有成的修者,无一不是俊男美女,再不济也是眉目清秀,英武伟岸,自身气质也是非凡,绝无可能像是眼前这位极品一般,一身修为已至神境人劫顶峰,但自身形象却仍旧是如此不堪。

    这样的极品,怕是万年都不见一个,偏偏就给他们遇上了。

    众人神情怪异,唯有梦仙儿面色如常,反而还露出了一丝笑容,迎上前去,对金无命说道:“金兄总算来了,可是让小妹好等。”

    金无命望了一眼如此热情的梦仙儿,不由得咧嘴一笑,说道:“我也不想迟到,但没办法,身为如此重量级的人物,当然是应该最后一个登场了,哦,对了,这生什么事情了,怎么弄成这样,难道是你那相好的挂了?”

    说着说着,金无命望了一眼满目白素的神武圣殿,神情疑惑之间带着几许玩味的注视着梦仙儿。

    梦仙儿无视了他最后那一句话,出了一声轻叹,言道:“数日之前,妖族以毒计攻破了天南关,我圣殿上百弟子,数位长老,还有吕公子,秦少将军,以及林兄与灵儿妹妹,都惨招毒手。”

    “什么?”听此,金无命也是不由一惊,连声问道:“你这不是再与我开玩笑的吧?”

    梦仙儿摇了摇头,幽幽说道:“金兄,这是能开玩笑的事情么?”

    “这倒也是……”金无命沉吟了一声,随即目光一扫,方才注意到了梦仙儿身后的丹阳,神情当即一变,快步上前说道:“丹阳,你怎么也来了?”

    见金无命靠上前来,丹阳心中就想要退开,但还是强行忍了下来,微微低下头,声音冰冷之中带着几分悲恸的说道:“灵儿遭此不幸,我怎能不来?”

    听此,金无命方才回过神来,连声说道:“对对对,我差点忘了,你与白灵是一起长大的朋友,不过丹阳,人死不能复生,你不要太过伤心了,我金无命向你保证,定会为白灵报仇的。”

    听金无命这信誓旦旦的话语,丹阳方才抬起头来,脸庞之上竟还带着几分泪痕,眼角更是微微泛红,泪光婉转,看得人心中都不由得感到一阵疼惜。

    保持着这般神情,丹阳望着金无命,说道:“你真的能为灵儿报仇?”

    “这是当然。”金无命点神色郑重的点了点头,说道:”你别哭了,哭坏了身子可就不好了。”

    话语之中,金无命神情变得有些局促了起来,似想要继续安慰丹阳,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似一个初哥似得,根本无法让人将那曾经一夜包下十五位花魁的金大少联系起来。

    见金无命如此神情,梦仙儿微微一笑,随即上前说道:“金兄,妖族以秘法炼制了几个半人半妖的妖人,并且在其体内注入了恐怖至极的妖毒,然后送入了天南关中,里应外合之下,才将天南关攻破,之后这些妖人虽被斩杀大半,但仍旧是有一人逃了出去,不知所踪,如今请金兄前来,是希望金兄能够施展兽王印法,将这妖人寻出。”

    “兽王印法?”听此,金无命微微皱起了眉来。

    梦仙儿问道:“金兄可由什么难处。”

    “难处倒是没有,只不过……”金无命望了一眼仍是梨花带雨的丹阳,随后向梦仙儿使了一个眼色,走到了一旁。

    见此,梦仙儿也是皱起了眉头,但还是跟了上去,轻声问道:“金兄,到底何事?”

    金无命搓了搓手,露出了一副不好意思的神情,说道:“那个,老妹啊,你也知道,我这人修炼什么的不在行情,处处半桶水,这兽王印法我的确会,但只会那么一点,并且施展后对自身的消耗极其严重,所以,那个,你能不能……”

    说着,金无命对梦仙儿做了一个拇指与食指摩擦的动作,露出了一个你懂得的神情。

    “你……”如果可以,梦仙儿真的想直接给眼前这个混蛋一剑,这家伙怎么什么都要占便宜,还有没有廉耻,有没有人性了?

    心中虽是气得不行,但梦仙儿还是维持着微笑,轻声道:“小妹了解,金兄你看一颗武神丹如何?”

    “一颗,这……”金无命顿时拉下了脸,说道:“老妹啊,你看大哥我这身材,一颗管够么?”

    听着那“老妹”两个字,梦仙子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硬生生的挤出一句话来:“两颗行了吧。”

    “哎,仙儿妹子,不是你金大哥我坑你,而是这兽王印啊,真不是一般人能用的出来的,就是你金大哥我,也要……”金无命絮絮叨叨的说着,完全是一副坐地起价的模样。

    听此,梦仙儿是气得身子都颤了颤,随即冷声说道:“三颗!”

    “仙儿妹子你这就不够义气了,我可是听说了,你们霓裳云舞今年得了整整二十颗武神丹,这三颗是不是……”

    “五颗,金兄,做人不能得寸进尺。”

    “老哥我就喜欢你这爽快劲,五颗就五颗,说好了啊!”

    看着金无命那一张圆脸上的笑容,梦仙儿神情却是一片阴郁,心中怒意滔天。

    这武神丹,可是一颗便能铸就一位地劫强者的先天神丹啊,虽说这服用武神丹修成的地劫强者,实力有着巨大的水分,并且可能终身都无法再进一步,但地劫就是地劫,在神州传承之中都是中坚力量的存在。

    这样一颗丹药,不说稀世珍宝,但绝对是有价无市的东西,这金无命一下子就要去了五颗,这和拿刀子在割她的肉有什么分别。

    此时此刻,梦仙儿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恨金无命了,因为这个家伙实在太奸太黑了,简直就是吃人不吐骨头。

    更让梦仙儿愤怒的,明知道这个家伙是在宰自己,为了顾全大局,她还得笑脸相迎的上去给他宰。

    这是何等的憋屈!

    强压着满腹的怒火,梦仙儿对金无命说道:“待会儿我便将武神丹取来,还请金兄做好准备,那妖人威胁甚大,玩玩不能让其进入北域之中,否则造成的危害,难以想象。”

    金无命朗声一笑,道:“这是自然,不过……”

    听到他又是一声不过,梦仙儿的脸色已是变得铁青起来,冷声问道:“金兄还有什么事情?”

    “哎……”金无命摇了摇头,说道:“仙儿妹子,我方才不是说了么,你金大哥就是个半桶水,就是施展了兽王印法,想要找出那妖人的位置,也需要一点时间。”

    见这个家伙没有继续坐地起价,梦仙儿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随即冷声问道:“需要多久?”

    “嗯……”金无命沉吟了一声,说道;“两三天吧,这是最快了,当然,有武神丹才行。”

    听此,梦仙儿眉头一皱,说道:“此事我要问过师尊。”

    金无命一笑,道:“这没问题,记得帮我想右殿主问个好啊。”

    对此,梦仙儿没有回答,一言不的转身进入了殿内。

    注视着梦仙儿离去的身影,又望了一眼那满目悲切的丹阳,金无命脸庞之上微笑依旧,眸中神情却是变幻不定。

    ……

    与此同时,已成了一片废墟的天南关之中,满目可见铁甲森森,三十万天南禁军,全数驻扎于此,严阵以待。

    而在这大军中阵,一座大营之中,朝阳静立着,身后半跪着几个黑衣蒙面之人。

    “殿下,消息已得到证实,半月之前,阵殿席吕少明与神武圣殿风长老,以布置阵法的名义,同时出示了王上谕令,将天南关驻守禁军尽数调离,包括血军卫。”

    “这谕令来由也已调查清楚,是由少将军与王妃以王上之名所拟的,将所有守军撤离之后,神武圣殿只派出了摆明弟子入驻其中。”

    “数日之前,有一道光影自从妖界而来,落入天南关中,随即便爆了一场大战,最终天南关被毁。”

    “妖界至今不见异动,甚至收缩了战线,原先临近天南关的妖族战部,全数龟缩到了孤云城。”

    几人一一汇报完毕之后,朝阳仍是沉默着,片刻之后,方才转过身来,将数封信飞入了几人手中,道:“你们离天南,前往咸阳,将这信交予宁家宁老太君。”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