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五章:壕无人性
    望着躬身行礼的梦仙儿,裳云舞神情渐复平静,冷声道:“既是要做,那便要做得万无一失,丹阳的性子你也知晓,此事为师不便与她说,还是你去吧。”

    就如若裳云舞所说,她现在的迟疑,并非是因为自己的三弟子丹阳,而是因为她不能保证这件事情万无一失!

    事关自身生死,若是没有十成的把握,裳云舞真的不想贸然去赌。

    但是现如今,她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就是时间足够,她也没有其他办法能找出宁渊。

    三十万天南禁军被朝阳尽数调往天南关,她虽是神武圣殿的右殿主,但也没有资格调动天南禁军,因为天南王府在军中的威望实在太重了,哪怕神武圣殿苦心经营了三年,甚至动用了天下布武这样笼络人心的手段,但仍旧无法彻底将这天南禁军掌握在手中。

    就连先前那一场围杀,还是林锋借以秦英空少将军的身份,才能够调动四大禁军将凌风城内外戒严的。

    而现如今,秦英空已死,这三十万天南禁军只会听命两人,一是身为郡主的朝阳,二是此刻身中剧毒而昏迷不醒的天南王。

    除此之外,没有一人能够调动这三十万天南禁军,就算是身为神武圣殿右殿主,天劫强者的裳云舞也不行。

    没有这三十万禁军,能可施展血骨追魂之术的白灵又死了,单凭这神武圣殿万余弟子,想要在这天南之中找出一个人来,那根本就是大海捞针。

    所以,裳云舞只能去赌,也不得不去赌!

    听出了裳云舞话语之中的决然之意,梦仙儿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徒儿领命。”

    但此话过后,梦仙儿却没有立即离开,反而是露出了一副迟疑神情。

    见此,裳云舞望了她一眼,说道:“还有何事?”

    梦仙儿又是迟疑了一阵,之后方才说道:“师尊,徒儿虽不想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但是那宁渊……”

    之后的话语并未继续,但其中意思已经是在明了不过了。

    她是在忌惮,或者说是畏惧宁渊的实力。

    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梦仙儿不傻,她可不会认为这能杀了秦英空与林锋的人,会是什么轻易就能解决的角色。

    秦英空与林锋分别是枪皇与刀尊的武魂传承者,手中又有传承圣兵,一身实力极其强悍,整个神武圣殿之中,只有武皇与左右两位殿主能稳压这两人一头。

    但现如今,武皇闭关未出,左殿主坐镇武都,身为右殿主的裳云舞又……

    心思之间,梦仙儿眼角余光悄然扫视了一眼裳云舞,见她脸庞之上那一道道碎裂的月色痕迹,心中不由一沉。

    找到宁渊是容易,要如何杀他,才是问题所在。

    秦英空死了,林锋也死了,朝阳不可能出手,金无命也指望不上,神武圣殿拿什么去取宁渊性命?

    正是明白这一点,梦仙儿方才会露出一副迟疑神色,她可不想像是那白灵一般,平白枉送了自己的性命。

    听此,裳云舞一拂袖,说道:“为师已经下令,让十二神将全部前来天南,既然你已经到了,那么宁凌云几人与杀破狼三将应该也快了,那宁渊已经身受重伤,由你们十二神将联手,在配合神武大阵,诛杀此人应当不是什么难事。”

    “这……”裳云舞如此说了,但梦仙儿却仍是一副欲言又止的顾忌神情。

    的确,按照道理来说,集齐剩余的十二神将之力,再加上神武圣殿上万弟子组成的神武大阵,杀一个不过先天道境修为,并且已经身受重创的宁渊,绝不是什么难事。

    但先前白灵与秦英空等人不也是怎么想的吗,结果又怎么样?

    按照道理来说?

    你看这宁渊像是能以常理来判断的人么?

    见梦仙儿仍是迟疑,裳云舞眉头一皱,冷声说道:“必要之时,为师会亲自出手的,仙儿你不必担忧,先去找丹阳吧,这丫头有些毛躁,你好好与她说,别到时在那金无命面前露出了破绽。”

    “徒儿明白。”话已至此,梦仙儿也知道自己不该在多说什么了,当即向裳云舞行了一礼,转身退出了大殿。

    梦仙儿离去,大殿又是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裳云舞静立着,不言不语,但周身真元却是激涌如浪,不断肆虐之下,直让虚空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脸庞之上的那一道道月色裂纹,随之不断增添加重。

    ……

    两天之后,这凌风城恢复了以往的喧闹与平静,街市之上行人来往,熙熙攘攘,酒楼之中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一切像是往日一般,却又与往日不同。

    所有人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并且都十分默契的不去提及三日之前那一场震动整个凌风城的大战,似乎那一切都未曾生过一般。

    行人来往的街道之中,忽然响起了一阵龙驹长啸之声,随后便见街头传来了一阵呼喊,紧接着行人纷纷避让开来,神色敬畏之中带着几分好奇的注视着一辆缓缓驶来的马车。

    能让万人瞩目的马车,自是不同寻常。

    这一辆马车,车鸾,车厢,车架,全然是黄金打造而成,上下金光璀璨,没有一次不是耀眼夺目,在阳光的照耀之下,更像是一轮金色烈阳一般,让人无法直视。

    而在这黄金车身之上,还镶嵌着一颗颗宝石,血玲珍珑,星辉玛瑙,还有许多人道不上名字,却散着灵光神华的宝石,遍布车身,就连车轮子上都镶嵌了十多颗。

    你若是以为这些宝石会勾勒成什么阵法符文,又或者有什么玄妙奇异之处,那就打错打错了,这些宝石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并且是以一种毫无规律,毫无美感,任性至极的方式镶嵌在车上之上的。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些暴户将自己的马桶都打成黄金的一般,看起来无比耀眼,但实际上毛用都没有,唯一能凸显的一点,那就是壕无人性。

    不仅仅是这马车,就连那拉着马车的八头九尺血龙驹身上,也披了一层厚厚金色披甲,上面同样是嵌慢了各种宝石,直看得人目不暇接。

    这样的一辆马车,给人的第一感觉,那就是风骚,到了极致的风骚,难以形容的风骚。

    而在此风骚之后,就是无比的奢侈!

    这是要多有钱,才会连那马车轮子都给镶嵌上十多颗价值万金的宝石,他就不怕一路走着给磕掉下来几颗么?

    而更令人指的是,在这奢华到了过分的黄金马车周围,还跟着八位身姿妙曼,面容娇美无比的女子,若是有眼界的人,此刻定会认出来,这八位女子全都是醉红楼在北域之中最红的花魁头牌,还是卖艺不卖身的那种。

    但现如今,这八位花魁美姬,此刻却跟在这马车旁边,手中还拿着一个花篮,不断的抛洒出花瓣,一路走来,花雨纷纷,铺满大地。

    金銮车架,落花如雨,这两件本来十分有格调的事情,现如今凑在一起,给予人的感觉却是无比的别扭,万分的不协调。

    穿了龙袍也不像太子,说的就是这种感觉。

    若是换成以往,众人心中少不得要酸溜溜的说几句暴户穷有钱的话,但是现如今,围观众人的目光之中却满是火热与崇拜。

    不为别的,就因为这金色马车的车厢之上,那一个大大的金字!

    这个字代表着什么,整个人北域,怕是没有人不清楚。

    金无命!

    十二神将四强之一,弓神武魂的传承者,草根逆袭的当代典范,富可敌国的金家堡少主,金无命!

    如果有人问,十二神将之中谁实力最强,这也许说不清,但若是问这十二神将谁在平民百姓心中人气最高,那毋庸置疑,绝对是金无命!

    因为……

    “小三,撒钱。”

    只听车厢内传来了一阵懒洋洋的声音,那几个抛洒着鲜花的舞姬手一番,手中的花篮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装满黄金的宝箱,随后如撒花一般抛洒了起来。

    顿时间,围绕在一旁的人群更是激动了,纷纷伸手接取着漫天洒落的黄金,但奇怪的是,却不见有人抢夺,甚至没有出现混乱踩踏的现象,所有人都井然有序的伸手承接着那抛洒下的黄金。

    更令人惊奇的是,这飞洒而落的黄金,似有灵性一般,准确的落入众人手中,每一人所得的数量都是一样的,没有人多,也没有人少,就是没有围挤过来的人,都一样有份。

    黄金不断飞落,马车也在缓缓前进着,不知道洒了多少金钱之后,这马车才穿过了外城,进入了内城之中,直往天南神武圣殿分殿所在走去。

    而此刻,在这神武圣殿之前,已经站满了人,显然是准备迎接这一辆马车的到来。

    而在这人群中央,站着两个女子,一人身穿霓裳舞衣,一人身穿火红宫装,身姿妙曼,面容娇美,皆是沉鱼落雁的绝色佳人,在场众人之中,不少男子都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放在两人身上,但随即又自渐形秽的低下头来。

    因为他们知晓,这两个女子,不是他们能够奢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