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七十四章:手段
    “金无命?”

    听梦仙儿提及此人,裳云雾却是微微皱起了眉来,随即对那一众神武圣殿长老说道:“你们先下去么。”

    “属下告退。”

    听此,那几个早已经支撑不知的长老如释重负一般,连声行了一礼,随即便退出了大殿。

    几人退去,裳云雾转而望向梦仙儿,口中沉吟着,但却是始终没有出声。

    见此,梦仙儿脸庞之上泛起了一丝微笑,对裳云雾说道:“师尊,金无命承接的乃是弓神武魂,而据徒儿所知,在这弓神传承之中,有一门奇术,名曰兽王印,修成此印后,不仅仅能可统御百兽,还能凭借一缕气息来锁定目标所在位置,哪怕远隔千万里之外,凭借此法,轻而易举便能找出那宁渊来。”

    “你说的这一点为师也知道,只不过金无命此人……。”裳云雾摇了摇头,皱着眉头说道:“有些不妥。”

    听此,梦仙儿仍是微笑,淡声说道:“师尊是认为这金无命不会尽心此事?”

    “不错。”裳云雾点了点头,话语之中带着几分阴沉的说道:“金无命此人奸诈如鬼,狡猾至极,听说与那宁渊还是昔日还有,若是让他得知此事,怕是根本不会前来,甚至还有可能在暗中做几番手脚,反而弄巧成拙!”

    说到这里,裳云雾的语气又是变得冰冷了起来,其中还隐隐透出了几分压制不住的愠怒之意。

    她又是想起了三日之前因朝阳而功败垂成的那一场围杀,这样的事情,有一次已经足够了,裳云舞绝不想见到第二次!

    对此,梦仙儿轻声一笑,不紧不慢的说道:“不错,金无命与宁渊之间的交情确实不浅,宁渊对他还有过一次救命之恩,但是师尊,这金无命可不是我那位朝阳师姐啊。”

    “嗯?”听梦仙儿提及朝阳,裳云雾眼神之中的怒意又是增添了三分,体内方才勉强平复下来的真元又一次肆虐而出,直让虚空之中泛起了一阵涟漪,但好在裳云舞很快便强压了下去,冷声问道:“此话怎讲?”

    梦仙儿淡笑依旧,轻声说:“师尊,朝阳师姐与宁渊有过一段过往纠缠,宁渊曾数次救下了师姐的性命,师姐心中,怕是早已对这宁渊生出了几分情丝,若非如此,这三年来师姐也不会对他一直念念不忘,甚至为了寻找他的行踪,还亲身踏遍了整个北域。”

    话语之间,梦仙儿语气之中多出了几分莫名意味,继续言道:“在这儿女私情之下,师姐难免有几分心神意乱,便是知晓了那宁渊所犯下的罪行,怕是也不会对他出手,反而会相助于他。”

    听着梦仙儿的话语,裳云雾没有言语,只是那神情变得越的阴沉了。

    这三日来,每当回想起朝阳在天南王府之中对自己说的那番话,裳云舞心中都会不由得升起一阵难以压制的怒火。

    自己苦心培养了十余年的弟子,竟然这般忤逆身为师尊的她,这让裳云雾如何能够不怒。

    难道在她心中,自己这师尊的地位,还比不上那区区一个宁渊么?

    注视着裳云雾神情之中透露出的怒色,梦仙儿唇角微微勾起,不在继续朝阳的话题,因为她很清楚,有些事情,点到为止的效果,往往好过追根究底,若是过了,那反而会适得其反了。

    心想至此,梦仙儿脸庞之上的笑容悄然消散,继续说道:“但是这金无命就不同了,此人狡诈奸猾,贪生怕死,未得武魂传承之前,只是一个依靠父辈庇护的纨绔子弟,整日浑浑噩噩的在那风月之地醉生梦死,三年之前得了弓神武魂之后,才一朝步青云,有了现如今的风光。”

    说到这里,梦仙儿话语之中也是透出了几分不屑,轻声道:“正是因为如此,他必然无比珍视今日所拥有的一切,那宁渊的几分情谊与这相比起来,两者孰轻孰重,金无命应当再清楚不过了,师尊身为圣殿右主,有代武皇统辖十二神将之权,只需一道调令,那金无命便不得不来,也不敢不来。”

    听此,裳云舞点了点头,但随即又是说道:“只是金无命此人奸猾至极,便是为师命他来了,在搜寻宁渊之事上,他怕是也会敷衍拖延,若是拖得太久,让那宁渊恢复了伤势,或者逃出北域,那就更是棘手了。”

    提及宁渊,裳云舞话语之中也多出了几分凝重之意。

    三日之前那一战,裳云舞虽未参与,但却是在暗中目睹了一切,亲眼看着那宁渊先斩九幽之魔,后杀秦英空三人,那无边凶狂之姿,此刻仍是历历在目,让人心惊不已。

    在她得到的信息之中,这宁渊踏上修行之路方才多久?

    不过五载,甚至更短。

    对于修行者来说,五年的时间算什么?

    一次闭关,一次修炼,又或者一次沉眠,这点时间就弹指而过了。

    而这宁渊,却在这短短的五年之内,将自身实力提升到了如此恐怖的境地,那秦英空与林锋,身负枪皇刀尊武魂传承,又有传承圣兵在手,一身战力绝不逊色于地劫强者丝毫,却仍是被他悍然斩杀,那九幽之魔为九幽冥域至邪之物,也挡不住他一击之力。

    五年时间,这宁渊便拥有了如此强横的实力,若是在给他一段时间成长,那他的实力将会达到何等恐怖的境地?

    如今他已经和神武圣殿结下了不死不休的仇恨,若是这一次不能将他斩杀,那就不仅仅只是放虎归山那般简单了,而是在神武圣殿的头上悬了一口随时都有可能斩下的利刃!

    所以对于神武圣殿来说,这宁渊必须死,而对于裳云舞来说,他更必须死!

    只有他死了,自己才能够拿着他的人头,去解除身体之中即将失控,随时都有可能倾泻爆的隐患!

    失控肆虐的真元,濒临破碎的肉身,此刻无一不是在告诉着裳云舞,她的时间不多了,如果宁渊不死,那就是她死!

    正是明白这一点,裳云舞才会如此迫切,甚至不顾自身身份,强行对那几个神武圣殿的长老施压,逼迫他们三日之内找出宁渊。

    不过话说回来,虽因生死逼来的紧迫而心中满是焦急,但裳云舞并未就此失去理智,她明白,自己的时间不多,机会,更是只有一次,一旦错失了,很有可能就再也找不到了。

    所以裳云舞实在不愿意,将这最后一个机会赌在金无命身上,这个奸诈如鬼的东西,实在让她没有多少安全感。

    知晓裳云舞心中忧虑,梦仙儿微微一笑,继续说道:“师尊不必担忧,那金无命听闻此事之后,的确有可能敷衍拖延,但若是他不知这前因后果,甚至不知自己要找的人是谁呢?”

    “嗯?”听此,裳云舞柳眉一挑,说道:“仙儿,你是说……”

    梦仙儿点了点头,说道:“师尊,您只需要以圣殿右主之命,将金无命调来天南,之后封锁消息,不让他知晓那魔头便是宁渊,这样一来,他自然就不会推脱了。”

    “此事哪里有这么简单。”裳云舞摇了摇头,说道:“金无命此人奸诈至极,又是金家堡少主,人情脉络,信息情报,都广阔至极,此事如今已在天南闹得沸沸扬扬,他若是来了,如何有可能瞒得住他?”

    “呵呵,这一点师尊便放心。”梦仙儿仍是轻笑,说道:“这金家堡虽是行遍北域,但金家堡是金家堡,金无命是金无命,金家堡并非是他一人做主,这些年来,他所经营的范围,是在原先的秦国,楚国,还有晋国,在这天南并没有多少根基,只要师尊修书一封,给那金家堡之主金浪云,让他明细其中厉害,自然会助我等隐瞒消息。”

    “嗯……”裳云舞沉吟了一声,却没有马上作答,因为梦仙儿这话虽是处处有理,但她心中却一直感觉有些不妥与不安。

    见裳云舞迟疑,梦仙儿又是说道:“若是师尊还不放心,那还能加上一重保障。”

    裳云舞问道:“什么保障?”

    梦仙儿莫名一笑,轻声道:“丹阳师妹!”

    “嗯!”听此,裳云舞却是皱起了眉来。

    梦仙儿却没有在意,仍是继续道:“师尊,那金无命对丹阳师妹是一往情深,只不过师妹那性子你也知晓,向来是心高气傲,心中只有武皇,哪里看得上那一无是处的金无命,所以一直以来,师妹对他都是爱理不理的,所以若是让丹阳师妹委屈一下,那金无命还不神魂颠倒,要他如何,都轻而易举。”

    “这……”裳云舞仍是有些迟疑。

    而梦仙儿见此,便加上了最后一把火,说道:“师尊,武皇即将出关,若是师尊不能尽早解决此事,武皇难免会心生不悦,左师叔说不定会趁机揽过此事,届时……”

    听此,心中还有迟疑的裳云舞神情顿时一凝,当即说道:“好,便依照你说的去办。”

    “是。”梦仙儿听此,当即向裳云舞躬身行了一礼,低下的脸庞之上,泛起了一丝让人琢磨不透,却遍体生寒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