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三章:办法
    宁渊清楚,现如今留给自己的时间绝对不多了,经此一战,神武圣殿对于他的实力应当也会有一定的了解,接下来,必然会派出大量的高手搜寻他的踪迹。

    如果神武圣殿只是动用人劫或者地劫之境的高手那还好说,就怕他们一狠,让天劫强者亲自出手,那事情就真正麻烦大了。

    这般的局势之下,宁渊必须尽快的治愈伤势,让战力恢复全盛状态,这才能有资本与神武圣殿一战。

    心想至此,宁渊闭上了双眸,盘坐在青石之上,天罪枪身横卧在双膝之上,摆成五心朝元之姿。

    五心朝元,亦是称之五气朝元,起源于道门,且传播甚广,大量传承之中都有与其相似之处,几乎可以称之为万道修行纲领之一,便是连北域武道玄功也不例外,甚至连宁渊曾经修炼的吞元图录之中,都有这五气朝元的修行法门。

    正所谓大道至简,这五气朝元之所以能传播如此广泛,并且让众多传承都将其纳入修行总纲之中,其中原因,便是这五气朝元之法,直指人体修行根基,天地大道所在。

    五心五气,五心所指,是心肝脾肺肾五脏,五气所指,是金木水火土五行。

    人体就好像是一个小世界,虽然不大,但却是万道俱全,神魂为天,血肉为地,分指阴阳,五脏生五气,孕育五行,人体气血以此为根基运行,就若这大世界之中的亿万生灵,生老病死,暗合六道轮回之理。

    所以这人体身躯,也被称之为修行道体,意思便是最适合修行的躯体,得天独厚,有着其他种族难以比拟的优势。

    这也就是为什么,无论是妖族还是魔族,甚至于生性高傲至极的龙族,修为达到一定程度之后,都会修成人身,其目的,就是为了借助这人族道体的优势修行。

    而现如今,宁渊便是要借助这万道总纲之一,五气朝元之法,来唤醒自己体内因气血精魄严重亏空损耗的五脏六腑苏醒,转化天龙本源之中的生命源能与创生之力,来治愈伤势,恢复亏空的气血精魄。

    宁渊这五气朝元之法,来自于吞元图录,在吞元图录之中的作用,是用来吞噬炼化妖兽的气血精华,算不上多么高深,以宁渊现如今半步圣境的境界,只需要稍加改动,便能达到他想要的效果。

    只见宁渊盘坐于青石之上,闭起双眸,心神归一,身躯自主运行起了这五气朝元修行之法,顿时间,一阵阵沉重有力的震动之声响起,来源所在,赫然是宁渊身躯之中。

    这是心脏跳动,肺腑起伏的声音,代表着宁渊体内的五脏六腑已经苏醒了过来,而这震动之声过后,又是一阵浪涛翻滚席卷一般声音响起,雄沉浩瀚,气势磅礴。

    在这浪涛之声响起的同一时间,宁渊的身躯微微一颤,体内气血开始滚滚运行,直让他周身蒸腾起了一片淡淡的血色雾气,萦绕在虚空之中,久久不见消散。

    在这五气朝元之法运转之下,宁渊身体之中,那因气血精魄严重亏损而沉积的五脏六腑开始复苏,刺激气血周身运行,以此转化宁渊体内的生命力量,恢复那亏损的气血精魄。

    这样的恢复,已然产生了作用,但是这作用不大,效率极低,所恢复的气血精魄,与宁渊为铸就天罪而损耗的数量相比起来,简直就是滴水比之沧海一般,不值一提。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这五气朝元之法在神器,也无法凭空恢复宁渊体内的气血精魄,只能够转化他的生命本源,刺激肉身,使其自我恢复。

    依照这样的效率,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时间,宁渊才能够将掀起亏空损耗的气血精魄给填补回来。

    但是好在,随着宁渊体内五脏六腑苏醒,周身气血运行,那横卧在宁渊双膝之上的天罪骤然出了一声啸动,枪身一阵,泛起一道道殷红如血的光华。

    血光绽放之间,天罪枪身破碎,化作一道道雄厚磅礴的血色气流,接连不断的融入宁渊身躯之中。

    这天罪蜕变成为先天圣兵之后,已经不再是一件冷冰冰的死物了,它拥有了生命,拥有了灵魂,甚至拥有着清晰的自我意识。

    所以现如今,天罪能够十分清晰的感受到,此刻宁渊需要什么,无须宁渊动作,它便自主融入了宁渊身体之中。

    这融入,并不只是天罪将自身寄存于在宁渊体内,而是彻彻底底的融合,就好似一滴血与另外一滴血融在一起一般,不分彼此,只剩唯一。

    这般融入之后,天罪圣兵之力随之涌现,片刻之后,便有源源不断,浩瀚至极的力量在宁渊体内涌现,随着气血运行,注入五脏之中。

    天罪之力涌现之后,这五气朝元之法顿时被宁渊催动到了极致,一阵阵震动之声响起,随即又被惊涛拍案之声淹没。

    这震动之声所给予人的,仿佛是一头洪荒巨兽的心脏在跳动,每一下,都沉重至极,似有万钧之力,回荡在这山谷之中,直让那还在低吼咆哮的一头头妖兽瞬间沉默了下来。

    那浪涛翻滚之声更是震撼,滚滚奔流,接连不断,好似这山谷之中浮现出了一片汪洋怒海,掀起了怒浪滔天。

    这震撼声响之中,宁渊周身萦绕的血色气雾变得更是浓重粘稠了起来,血气流转,便是狂风呼啸而过,也无法将其吹散。

    对此,宁渊却恍若未闻一般,仍是静静的盘坐在青石之上,虽未言语,但是他体内散出的气息,却是在不断的壮大,并且不断的往外扩散着,直让人有一种这山谷之中蛰伏着一头洪荒巨兽的感觉。

    随着这气血扩散,这山谷附近的妖兽,变得惊恐无比,纷纷逃离了此地,不过片刻之间,这原本还鸟鸣兽吼不断的山林,就陷入了一片死寂与沉默之中。

    对此,宁渊却是没有丝毫察觉,因为此刻他的心神已然与天罪融合在了一起,全神贯注的恢复着体内亏空的气血精魄,对于外界事物的感知,已经降低到了极点。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心神归一,全然沉浸在自身修行之中的宁渊,没有察觉到外界的时光在悄然流逝着,日升月落,日沉月起,如若白马过隙一般,不过只是眨眼之间,就过了三日。

    三日,这山谷仍旧是一片平静与死寂,沉默无声,而在数千里之外的天南府之都,凌风城内,却是一片喧嚣声攘,风雨飘摇。

    天南王府,已是披上了一片素白,凌风城之中的神武圣殿,同样也是素衣满目,一片凄冷。

    三日之前的那一战,法殿席白灵,枪皇秦英空,刀尊林峰,皆尽惨死于那魔头之手,除此之外,还有上百王府禁军,以及众多神武圣殿的弟子身死。

    神武圣殿,是第一次受到如此严重的损伤,自从迎回武神传承之后,再现世间的他们,崛起之势一直都是无人可挡,就连那有四大神宗支持,实力雄厚的三大圣地,也没有能够让他们受到这样的挫败。

    也正是因为如此,此刻在这大殿之中,静默的气氛,是如此的压抑沉重。

    几个神武圣殿的长老站成了两行,头颅垂低着,那身躯也躬弯了些许,无人出声,无人言语,就这般静静站立着。

    可以看到,几个长老的脸色有些苍白,额头之上也冒出了些许冷汗,但却不敢擦拭一下,竭力保持着那躬身低头的姿势,似在等候审判一般。

    而在众人前方,一女子负手而立,月白衣衫,身姿妙曼,气质更是若落尘谪仙一般,空灵出尘,哪怕还未能见到她的面容,但一样能够确定,她必然是一位绝代佳人。

    只是没有什么人,敢对这女子升起一分亵渎之心,不是因为她圣洁到了不容亵渎,而是在她周身,那一道道隐隐控制不住,不断肆虐而出,将虚空压得一片扭曲的雄厚真元,能将任何胆敢上前之人轰杀粉碎。

    真元肆虐,虚空扭曲,隐隐透出的骇人威势,让这宛若月神一般的女子,给人的感觉却是一座即将喷的火山一般,随时都能将一切摧毁碾灭。

    她静立着,久久没有言语,也正是因为如此,那气氛变得越的压抑起来,神武圣殿一众长老的脸色也变得越的苍白,以他们的修为,此刻身后的衣衫竟是被冷汗浸湿了,由此可见他们所承受的压力是何等恐怖。

    又是沉默了一阵,就在众人感觉自己都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那女子终是出声了。

    “三天了,还是没有半点消息么?”

    轻声话语,让神武圣殿一众长老身躯微微一颤,垂低着头,一时之间,无人胆敢应声。

    “这便是你们给我的答案?”

    见众人仍是沉默着,那白衣女子的话语骤然一冷,威势再起三分,无比沉重的压力轰然而下,直让一人身躯一颤,竟是直接半跪在了地面之上,口溢鲜血。

    跪倒在地,感受着那宛若重山压在躯体之上的力量,那人神色惨白,颤声说道:“我,我等无能,请右殿主责罚!”

    “哼!”

    听此,裳云舞冷哼了一声,言道:“责罚,你们是该责罚,三天了,连一个身受重创的人都找不到,你们还有什么用处?”

    听此,众人心头一颤,又是不由得沉默了下去,不过这一次没有等裳云舞怒,一人便硬着头皮站了出来,低声说道:“右殿主,这天南地势多为山脉深林,且广阔无比,那宁渊藏身其中,实在是无迹可寻啊。”

    这人的话语倒不是推卸责任,三日之前,为了避免裳云舞与神武圣殿追杀,朝阳可是倾尽了全力将宁渊送出凌风城,那一道剑光直接带着宁渊飞出了三千里外。

    而这曾经与妖界临近,甚至本就是妖界疆域一部分的天南,地势大多是纵横交错的山脉丘陵,错综复杂,又人烟稀少,除却了凌风城附近,其他地方,往往走上几十里都见不到一点人烟,想要在这在地方找一个人,那真的是和大海捞针没有什么区别。

    听此,裳云舞冷声言道:“这不是用来掩饰你们无能的理由,神武圣殿上万弟子,天南三十万禁军,还有散布在民间的武者,动用一切力量,便是将这天南翻上一遍,也要将那宁渊找出来,我再给你们三日时间,若是三日之后还没有半分消息,你们,哼……”

    一声冷喝响起,神武圣殿一众长老身躯随之一颤,脸色变得更是苍白了,随后又见一人上前,话语苦涩无比的说道:“殿主,非是我等不用心尽力,这三日时间,真的不太可能寻得到那人,尤其是……”

    说道这里,这人的话语忽然一顿。

    “而是什么?”裳云舞冷声问道。

    听此,那人迟疑了一阵,方才继续说道:“尤其是朝阳殿下,她将天南五大禁军全部调到了天南关,没有这五大禁军,单凭我们神武圣殿这万余弟子,三日之间如何能找出那人?”

    “什么!”听这话语,裳云舞怒然一喝,转过身来,众人随即看到了一张震怒的脸庞,而那脸庞之上,赫然是一道道泛着月色光华的裂痕,占据了她整张面孔,让那本应该倾国倾城的容颜,多出了几分骇人的狰狞。

    好在众人仍是低着头,没有看到这一幕,也没有敢看着一幕,只是继续道:“事情便是如此,没有朝阳殿下的允许,那五大禁军肯定不可能离开天南关,更不要说去搜寻那人行踪了。”

    对此,裳云舞没有言语,沉默着,直至片刻之后,方才将心中的怒意强压了下去,重新回转过身。

    见此,一位长老迟疑了一阵,终是开口问道:“殿主,无法动用禁军,我等想要在短时间内找出那人,怕是不可能了。”

    “谁说不可能的?”

    此人话语方落,便听门外传来了一声轻语,紧接着一人步入大殿之中,对裳云舞行了一礼,说道:“徒儿拜见师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