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图谋,暗子,杀局!
    夜已深了,但那肃冷寒风仍旧是呼啸不止,万丈天穹之中,一轮圆月高挂,清冷的月光漫天落下,将凌风城笼罩在内。

    沐浴着清冷月色,凌风城一片平静,但不知为何,这平静却让人感受不到半点悠然死,只有一片紧逼而来,压得人几欲窒息的沉重。

    夜风肃肃,清冷月色之下,天穹蕴含之中,一道身影静立着。

    月色光华映照之下,那人身影似真似幻,如梦朦胧,难以看清她的容颜,却仍旧能可感到那惊艳至绝的美。

    一袭月色霓裳,胜雪无暇一般,飘带轻舞之间,透出了几分女儿妩媚,如水之柔,却是醉人心神。

    只是一道朦胧身影,便能可让人一眼之间,不由痴迷沉醉,陷入无法自拔的沉沦之中。

    她便这般静立着,在这云海之间,月色光华之下,一人身姿,竟是比那天穹圆月还要璀璨绝美。

    静默许久,直至片刻之后,那月光映照得一片月白银化的云海之中,才陡然生了变化。

    一团深沉幽暗的光芒自从虚空之中浮现,迅的蔓延涌动开来,眨眼之间,便侵蚀吞占了一片空间,将其化作了一片幽暗无尽的所在,似通往幽冥的通道。

    便是在这幽暗之中,一人身影悄然浮现,他的身躯,枯瘦到了极点,一眼看去,先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层干枯的皮肤披在了一具骷髅身上那般,散着难以形容的腐朽与死亡气息。

    这人出现之后,便一直置身于那一片幽暗深沉的光芒之中,但就是如此,虚空之中仍旧泛起了一道道紫色的雷光,在那一片幽暗光华之间不住交错闪动,在虚空之中遗留下一道道焦黑的痕迹。

    但是那人却没有理会这些,向前方那一道朦胧梦幻的身影躬弯下了腰身,动作一丝不苟,透着无比恭敬的意味,躬身行完这一礼之后,他方才平齐了身子,抬起了头颅,露出了一张满是沧桑的脸庞,还有一双浑浊幽深的眼眸。

    龙师!

    这其实并不是一个的名字,而是一个身份,一个古老的权职,唯有龙族三脉方才设有的权职。

    龙师所负责的是祭祀,祭天地,拜四海,尊创世龙神,在龙族三脉之中,龙师是智慧的象征,也是龙皇最为依仗的心腹,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现如今,一道置身于幽暗光华之中的老朽身影,便是龙师,应龙一族的第九任龙师!

    而此刻,这一位在应龙一族之中有着举足轻重之地位,一身实力更是深不可测的龙师,在恭恭敬敬的向眼前之人行礼一礼之后,又是恭声说道:“殿下!”

    那被称之为“殿下”的女子没有转身,只是轻声言道:“你见过那宁渊了?”

    听此,龙师低了低头,言道:“见过了。”

    “嗯……”那女子沉吟了一声,随即问道:“如何?”

    “强。”龙师道出了一字,之后似又觉得有些不妥,再次说道:“很强!”

    听此,那女子也是微微一怔,随即转过身来,望向那置身于黑暗之中的龙师,言道:“能得仲父如此赞誉,看来这宁渊果真是名不虚传啊。”

    龙师点了点头,道:“此人修为虽不过先天道境,但无论是根基,境界,战力,都远不止如此,在这根基之上,内外同修,外成之战体,堪比真龙之躯,更有无上护体神通,铸成神甲,威能可比真龙神蜕圣法,内修之元力,更是远修为所限,甚至能可凝成蕴无端毁灭之能的神元,这般修为,这般根基,放眼天下,能可与之并肩者,绝不过五指之数。”

    听龙师一番话语,那女子沉默了片刻,方才说道:“外修战体,内修神元,天下之间踏入此道修行者数不胜数,但能有所成就者却是寥寥无几,这宁渊先天道境之修为,竟能可走到这一步,绝无可能只是凭借自身天资而已。”

    “殿下所言不差。”龙师应声,继续说道:“当日在天南关之时,我在宁渊身上,赫然感觉到了一分天龙本源之气息。”

    “天龙本源!”听此,那一直处之泰然的女子也是不由一惊,当即沉声问道:“仲父此话当真?”

    龙师躬身说道:“老臣怎敢欺瞒殿下。”

    听此,那女子也是沉默了下去,片刻之后,方才喃喃说道:“上古之后,在这世间,能够融入自身的天龙本源,也只有九鼎了,并且还需龙魂引导才可融入,君青衣,你还真的是舍得啊。”

    龙师点了点头,道:“三年之前,这宁渊于九龙之巅上,力战凤主第二元神,最终施展了一式极尽毁灭之剑,与凤主第二元神玉石俱焚,自身也命悬一线,想要保住他的性命,除此天龙九鼎之外绝无其他可能,看来此人与君青衣之间的关系,绝非一般!”

    听此,那女子却是一笑,喃喃说道:“如此不正合我意么,君青衣,天龙一族,哈……”

    女子轻笑,那龙师却是神情凝重,言道:“只是殿下,这宁渊修行不过十载,便铸下了如此惊世骇俗之根基,除此之外,今日在天南关之时,老臣观他所修之枪,刚柔并济,阴阳兼合,纳百家之长归为一体,已是半步踏入道之圣竟,那神阵子残魂倾尽天南关大阵之力,催使出一尊太古金刚傀儡,最终都被他一招诛杀,形神俱灭,天南关也因此而毁于一旦。”

    龙师话语最终,已是多出了几分掩饰不住的凝重之意。

    “嗯!”那女子沉吟一声,言道:“仲父想说什么?”

    听此,龙师躬了躬身,沉声道:“殿下,这宁渊身上变数太多,难以掌控,为免再生波澜,应当尽早将之铲除,以绝后患。”

    “仲父所言极是。”那女子轻声一笑,说道:“这宁渊的确是一重不小的隐忧,自然应当将其铲除,但现如今还不是时候,仲父应当清楚,和这区区一个宁渊比起来,君青衣,方才是吾应龙一族真正的心腹之患啊。”

    “的确如此,但……”龙师迟疑了一阵,随即说道:“但老臣仍是心有不安,殿下,这宁渊已入北域,也与神武圣殿结下了不死不休之局,此刻将他铲除,应当不会对殿下之计产生多少影响吧?”

    “仲父这便错了。”那女子摇了摇头,轻声说道:“这北域有武神元功,稳如泰山,此刻杀了宁渊,君青衣便是有心复仇,也难以对神武圣殿产生威胁,如今九皇座之争也已临近,若是君青衣暂且压下此事,前往神州夺得九皇一席,吾此番谋划,便会功亏一篑,尽数为他人做了嫁衣。”

    “这……”听此,龙师不由得皱起了眉来,问道:“殿下,那武皇乃是野心勃勃之辈,以殿下手段,挑其攻入妖界,应当是轻而易举之事么?”

    “武皇?呵……”那女子轻声一笑,言道:“不错,此人有野心,也有实力,是一颗不错的棋子,但也仅此而已了,不要小看君青衣,如今她身为妖界自皇,十大皇脉虽心有不服,但也不得不承认,若是神武圣殿攻入妖界,以君青衣之手段,再有妖族之力,挫败这神武圣殿绝不是什么难事。”

    说到这里,那女子话语之中多出了几分不屑,继续道:“而这武皇,虽有野心,却无皇者之气魄,一旦在君青衣手中受挫,必然会退回北域,借助这武神元功之屏障龟缩不出,届时还不是一样的结果?”

    “这……”听此,龙师双眉皱得更是厉害了,问道:“那殿下之计,是要先破这武神元功,再挑起妖界与北域之战,逼神武圣殿与君青衣倾力死战?”

    那女子点了点头,轻声笑道:“这人族,往往只有到了退无可退的时候,才会生出拼死一搏的勇气啊。”

    龙师沉吟了一声,继续问道:“可是殿下,这武神元功乃是由天地之心为基石,武神之力为源泉,笼纳北域,万年以来,早已和北域天地融为一体,四大神宗联手亦无可奈何,殿下您孤身一人,要如何破这武神元功。”

    “仲父这你又错了,吾可不是孤身一人呢。”那女子仍是轻笑,转而望向远方天际,喃喃说道:“再坚固的壁垒,也有薄弱之处,这武神元功虽强,但也不是全无弱点,要破虽是有些麻烦,但也只是有些麻烦而已。”

    听此,龙师连声说道:“殿下,无论如何,您都不可以身犯险啊。”

    “仲父莫要担忧,此事,非是吾应龙一族的事情。”女子摇了摇头,淡声言道:“便请仲父亲自往神州一趟,告知那四大神宗,若他们还想要那一颗天地之心,那么是时候动一动他们手中的暗子了。”

    “这……”龙师迟疑了一阵,最终还是躬身低下头来,说道:“老臣领命。”

    话语方落,便见龙师周身一阵幽暗光华闪动,迅在虚空之中逸散,龙师身影也随之变得虚幻了起来,片刻之中,彻底消失,再也不见。

    龙师离去之后,那女子转而望向了东方妖界所在,喃喃说道:“君青衣?天龙一族?父皇,上古之时您未能完成的事情,霓舞会带您完成的,天龙一族,也该结束了!”

    话语平静,却在这月色之下,透露出让人不寒而栗的冰冷杀意。

    ps:我有罪,我又失言了,借口不想再说,努力更新偿罪,这是第一更。

    ps2:有读者说最近的剧情有些压抑,越写越虐主了,嗯,虽然我不知道哪里虐了,但还是解释一下吧,这一卷剧情,设定本来就不是轻松的风格,不然我也不会用武君最为压轴卡了,希望大家有点耐心,精彩是需要铺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