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劫
    寒霜冻结,冰封虚空,方才还是杀声震天的战场,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一片死寂冰冷的银晶世界,便是那纵身暴起而出的几个神武圣殿长老,此刻也被硬生生冻结在了虚空之中,丝毫动弹不得。

    身处战场中央的宁渊,却没有受到这寒霜之力影响,目光扫过周遭,看着这一座座僵硬冻结的冰雕,宁渊眼神之中也是多了几分惊异之色。

    寒霜之能,有冰封万物之效,达到极致之后,甚至能可冻结时间与恐惧,让世界陷入永恒无尽的冰封之中。

    应龙一族六大圣法之一的冰川海,就有着如此威能,在上古传说之中,那应龙一族的皇者,便曾经以这冰川海圣法将一处域外仙界冰封,其中十一位古仙因此而陷入了永恒的禁锢之中,至今都未曾解开。

    当然,那是应龙皇,龙族三脉之一的皇者,能可与上古之神比肩争锋的无上存在,自然不可能用寻常人的标准来衡量。

    一般来说,能将这寒霜之力修炼至虚空冻结的地步,就已经算是出神入化了,就拿宁渊在天南关之时遇到的那一位应龙剑客来说,他是将冰川海圣法修炼到了大成境界,再加上应龙一族那惊人的术法天赋加成,方才能勉勉强强将那冰川海之能提升至虚空冻结的层次,并且范围极低,至多只能冰封数丈而已。

    而现如今,这霜寒之力爆,不过顷刻之间,便将方圆百丈冰封,尽数化作一片银晶世界,更让人震惊的是,这霜寒之力的控制精妙无比,虽将众人冰封禁锢,但却并未夺取体内生机,甚至还稳住了一些被宁渊重创之人身上的伤势。

    仅凭这一点,便可知这催使霜寒之力的人,绝非一般。

    心想至此,宁渊脸庞之上多出了几分感叹神色,心中喃喃说道:“三年时光,果真是变了太多太多。”

    宁渊心中话语方才落下,便见一道身影翩然而至,越过冰封了的众人,挡在宁渊身前。

    这身影是谁,无须多想,在场众人之中,能将这百丈方圆空间冰封禁锢的,自然只有身为剑主的朝阳了。

    剑主为武神徒,亦是十二武魂之,在万年之前的神武纪之中,是仅次于武神的顶峰强者,一身武道修为已至神武圣境,若非当年为了复活武神而牺牲自我,神武圣殿最终一战之时,那帝魔皇绝无可能横行无阻。

    当初在神武圣殿之中,朝阳便得了剑主武魂传承,并且还是武魂认主传承,而非像是秦英空与林锋那般借助传承圣兵接引武魂归来。

    十二神将,以传承圣兵承接武魂,所修行方式,便是吸收天地之间的武神元功,吸收圣兵之中的武魂之力,将其彻底与自身融合之后,便能踏入万年之前这十二武魂的巅峰之境,再现神武之能。

    简单点来说,这十二神将就是一件代替品,他们在融合武魂的同时,也会逐渐的失去自我。

    就拿秦英空来说,当他将传承圣兵之中的武魂彻底吸收融合之后,的确能成为枪皇那般的神武强者,但这也就是极限了,他终生都不可能越枪皇的境界。

    唯有朝阳不同,武魂认主,让她得到了完美无缺的传承,也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继承剑主之道,也踏上了自我之路,两者相辅相成,最终方才能够突破极限,越剑主当年的神武之境。

    正是因为如此,朝阳现如今的实力,绝非是秦英空或者林锋之流能与之相比,就是比之宁渊,怕也不会逊色多少。

    一剑将周遭冰封,朝阳挡在宁渊身前,手中握着那一口圣兵玄魄,目光在周遭扫过,一切虽已冰封,但这寒冰之下的地面当中,仍是能可见到一片片猩红刺目的血迹,还有断裂破碎的残破尸身。

    注视着这一切,朝阳神色变得有些苍白,便是连那握剑之手也在微微颤抖着,明眸之中透露出的目光,是不可置信的震惊与错愕,还有不知如何面对的无措与慌乱。

    片刻之后,目光方才转移到了宁渊身上,映入她视线的,是一片淋漓的鲜红,似若利剑一般血色,直刺入了内心之中

    朝阳注视着宁渊,宁渊亦是凝望着朝阳,眼神彼此交错,但却是久久无声,始终不见一人言语。

    沉默,是因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虽然心中早已预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幕,但真正面对之时,宁渊也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

    解释?

    要如何解释?

    以往遇到事情的时候,宁渊绝大部分都是以武力解决,这不是他四肢达头脑简单,而是他明白,有些事,有些人,是用话语解决不了的,因为很多时候,所谓对与错,黑与白,并不重要。

    宁渊不语,朝阳亦是沉默着,眸中神情不住变幻。

    这般的沉默之中,气氛也逐渐变得僵凝起来,这被寒霜冰封冻结的空间,一片寂静,针落可闻。

    便是此时,凌风城之中,骤然浮现出了一股磅礴至极的气息,无比恐怖的威势随之扩散,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这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座火山骤然爆了一般,炙热的岩浆宛若洪流一般滚滚而出,席卷十方,毁天灭地。

    而这一股磅礴气息的威势,却是比火山爆还要恐怖几分,铺天盖地一般展开,搅乱风云,震撼天地,这一片被冻结冰封的空间,竟也受到影响,寒霜之气湮灭,一道道裂纹崩现破碎,这一片银晶世界,眨眼便已摇摇欲坠,几欲崩溃。

    “这是……”感受着如此骇人的威势,宁渊眉头不由得一凝,如此恐怖的气息,绝非是地劫之境能够拥有的。

    更为重要的是,这股气息爆之时给人的感觉,是毫无控制,或者是难以控制的,那恐怖至极的力量直接倾泻而出,好似怒海决堤一般,似要冲毁眼前的一切。

    极端强大,却不受控制的力量,这是天劫强者,神武圣殿之中的天劫强者!

    神武圣殿,竟然还有踏入天劫之境的强者?

    心想至此,宁渊眉头不由得一皱,神境九重三劫,人劫,地劫,天劫,堪称是一劫一天地,这三劫之境间的差距,真正是天渊之别,云泥之差。

    地劫之境,便是在神州之中,都足以称得上一方高手,就是放到各大传承,上古世家,也会被视为中坚甚至于核心力量,像是那凤天应,就是地劫之境的修为,在凤族之中便可位居长老。

    地劫便是如此,那被称之为人世顶峰,近神之境的天劫,自然更是强悍。

    只要能可天劫之境,便达到血肉不朽,元神不灭的境界,寿元万载,还可入六道轮回之中转世重生。

    这般的人物,无一不是纵横天下的强者,与各大传承之主并肩的存在,一个个活生生的传奇。

    先前在天南关之时,神武圣殿之中出现了一位地劫之境的高手,这宁渊还能够勉强接受,毕竟地劫虽强,但也没有到稀世罕见的地步,神武圣殿得了武神传承,再有武神天地元功相助,吸收大量武神元功灌顶,强行成就出几个地劫之境的高手,那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

    但是这天劫就完全不同过了!

    这修行又不是养猪,天劫之境的强者,根本不可能单靠着资源硬生生的堆砌出来,就算这神武圣殿能够利用这北域天地之中的武神元功也不行。

    因为想要踏入天劫之境,资质,悟性,根基,修为,境界,五者缺一不可,甚至还要加上一个无迹可寻的机缘。

    这武神元功再强,至多也就能弥补一下天资根基还有修为的差距,悟性和境界这种完全要靠自我体会领悟的东西,武神元功就是在强悍,也一样弥补不了。

    这就好像元功灌顶,若是灌给一个绝世天才,那么自然能铸造一位顶峰强者,但若是灌入一头猪体内,那只会得到一对碎肉。

    那么这神武圣殿是从哪里弄出来的一位天劫强者?

    这他娘的完全没有道理啊!

    纵是宁渊,此刻也不由得在心中骂了一句娘,然后是想也不想的,就要离开此地。

    天劫之境,人世顶峰,这可不是说说的,宁渊是强,强到了能够以先天道境的修为,与地劫之境的高手战得平分秋色,甚至将其斩杀,直接跨越了两个大境界。

    但对上天劫之境的强者,宁渊就完全不够看了,力量绝地差距之下,宁渊能不能扛得住一招还是个问题。

    所以这天劫强者威势一现,宁渊根本无需多想,直接选择退走,避其锋芒。

    但还不等他动作,一直沉默着的朝阳却是骤然出声了。

    “快走!”

    只见身影翩然临身,宁渊尚未来得及反应之时,朝阳已是一手落在了他身后,之后便见真元催动,千百道剑光凝化而现,环绕宁渊周身,带起他化作一道光华破空而出,眨眼之间,便消失在了天际。

    剑光方才送走宁渊,那一股浩瀚气息便磅礴而至,威势席卷之下,冰封空间的寒霜纷纷崩散,不过眨眼之间,这冰封禁锢便全数碎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