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是非,人心,抉择
    此时这凌风城早是内外戒严,而方才宁渊与秦英空等人大战之时又闹出了如此大的动静,各方自然不可能没有收到消息。

    事实上,早就在宁渊将九幽之魔斩杀时,神武圣殿的诸多弟子与各队天南禁军就已经赶到了这里,并且将这里围得是水泄不通。

    虽然形成了重重包围,但那时秦英空已经与宁渊战在了一起,这等层次的战斗,已不是一般人能够插手的,甚至连旁观都要避开一段距离,所以先前这一众神武圣殿的弟子与众多禁军,只能在一旁当个看客。

    之后宁渊手中天罪觉醒,以雷霆之势将秦英空与林锋两人轰杀,众人也被这骇世凶威所震慑,不敢有丝毫动作,就是宁渊将李君悦压在枪下逼问之时,仍旧不见有人敢上前半步。

    直至朝阳赶到,并且一剑将宁渊重创之后,众人才猛然回过了神,纷纷冲上前来,将周遭团团围住,更有数人横拦在了城门之前,欲要阻拦宁渊去路。

    不过这些人也不蠢,这秦英空与林锋那残破不堪的尸身此刻还在一旁,他们自然不会认为自己几人能比得上十二神将之中的枪皇与刀尊,更没有想单凭自己等人便拦下宁渊,就算他已经是身受重创。

    这几人挡在城门之前后,便直接高声呼喊了起来。

    “朝阳殿下,这魔头杀害了少将军与林锋殿下,连灵仙子都惨遭毒手,万万不可放他离去啊!”

    “这正是那与妖族勾结将天南关毁于一旦的魔头,关内数万禁军,神武圣殿千百弟子,还有诸位长老与吕公子都被他毒害而死!”

    “郡主殿下,你一定要为少将军与天南关无辜惨死的将士报仇啊!”

    “剑主,这魔头与妖族勾结欲图我北域,今日万万不能让他逃了,否则便是放虎归山,我北域苍生日后不知要遭受何等荼毒!”

    “殿下你看,这地面之上的尸,全都是这魔头所为!”

    ……

    众人声声高呼而起,全都是在数典宁渊犯下的桩桩罪行,不过其中却是真假参半,像是那天南关,虽的确是毁于宁渊之手,但当初吕少明为了避免截杀宁渊的消息走漏而引起宁家的反叛,早就在数日之前就将天南关的守军给撤走了,只留下了一部分阵殿的弟子与那一位白长老坐镇,所以根本没有什么数万将士,千百弟子惨遭毒害的事情。

    不过这是真是假并不重要,因为这些声讨,不是要找什么义正言辞的理由或者借口,而是为了让朝阳出手。

    众人眼睛不瞎,方才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朝阳虽是一剑而至重创了宁渊,但之后的种种反应,都说明了她与宁渊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而此刻朝阳的神情,也丝毫不像会出手擒下或者斩杀宁渊的模样。

    亲眼目睹了方才那一场大阵,众人深知宁渊战力恐怖至极,连九幽之魔与那十二神将之中的枪皇刀尊都他悍然轰杀,他们又岂是对手。

    虽然宁渊此刻已身受重创,但虎死威扔在,合论这一头还没死的猛虎,朝阳不出手,谁人敢拦住他,又有谁拦得住他?

    所以,一些有心之人才会如此呼喊起来,就是希望以此让朝阳出手,也不奢望她会将宁渊斩杀,只要能她能擒下宁渊,那就足够了。

    人性惯于随众,这些人一出声,其他人自也是随之呼喊了起来,也不管这是真是假,是黑是白。

    事实上,也无需管什么真假黑白,三人之言可成虎,此刻千万人泱泱之口,大势所趋之下,是真是假,是黑是白,还重要么?

    千声讨伐,万夫所指,这混乱却又分外清晰的话语穿入耳中,地面之上的刺目血腥与残破尸身映入视线,眼前一切,让朝阳的脸色不由得苍白了几分,握剑的手在微微颤抖,眸中更是一片无措的慌乱。

    众人口中的一切,是真的么?

    朝阳不知道,因为此时此刻她也判定不出这是真是假,纵然她心中相信宁渊绝不会这么做,但是此时此刻,这千万人的声讨,还有那将大地染成猩红一片的鲜血与具具残破不堪的尸骸,都在冲击着她的内心。

    分不清,辨不明,此刻朝阳心中是一片混乱,更是一片无助,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更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见朝阳仍是不动,众人之中,几位神武圣殿的长老微微皱眉,随即眸中寒光一现,透出几分狠辣果决之意。

    再看宁渊,在这重重包围之下,声声讨伐之中,步伐仍是不疾不徐,直往城门走去。

    拦截在城门之前的几个神武圣殿弟子见此,神色不由一变,甚至来握着兵刃的手都颤抖了几分,眼神惊惧,心中已是升起了几分退离之意。

    他们深知眼前之人的恐怖,先前那九幽之魔何等凶威,那枪皇秦英空又是何等强横,但最终呢,还不都是亡命在了这人手中。

    十二神将都挡不住,他们,拿什么来挡?

    朝阳久久不见动作,几人心中惊惧更甚,看着往城门步步逼近的宁渊,终是承受不住,就要抽身而退。

    便是此时,后方的人群之中,却骤然响起了数声怒喝。

    “魔头,为少将军偿命!”

    “人族败类,今日不杀你,如何对得起天南关无数英魂!”

    数声怒喝之间,人群之中暴起数道身影,其中有天南禁军,也有神武圣殿的弟子,甚至还有几个寻常百姓打扮的人,此刻全都怒吼咆哮着,直往宁渊冲杀而去。

    这些人的修为都不高,甚至不见一个修成了罡气的人,但冲杀之时,个个都是视死如归一般,眼眸之中不见半点波澜,满是对生命的漠然与冰冷。

    死士!

    与其说他们是人,还不如说是一件工具,一件傀儡,只需要主人一个命令,便是去送死也不会有半点迟疑的傀儡。

    这样的人,有的时候就算没有多强的实力,也能够挥出巨大的作用。

    就好似现如今!

    数人怒吼而出,直冲到了宁渊身旁,举起手中的兵刃,想也不想的往宁渊斩去。

    几人攻势临身瞬间,宁渊眸中寒光一线,握枪之手随之一紧,之后便见天罪长啸,横扫方圆而过。

    “砰砰砰!”

    一阵碰撞之声接连响起,殷红血光随之凄厉迸溅而出,漫天飞洒,好似下了一场纷纷血雨。

    虽说宁渊因体内精血亏空而实力大损,但这天罪之威,又岂是几个连先天都不是的死士能够抗衡的,一枪横扫,便将这几个冲杀而上的死士尽数斩杀,且都是尸骨无存,死状凄厉。

    血雨纷纷,地面之上又多了几具残破不堪的尸身,猩红的血,宛若利剑一般刺入了众人心头,尤其是那一众天南禁军,双眼之中更是涌现出了一片猩红血光。

    天南民风彪悍,这王府禁军自然更是悍不畏死,先前虽摄于宁渊凶威,此刻眼见几人惨死,其中还有自己战友以及天南百姓之时,这些禁军心中的血性自是被彻底激了出来,都无须统领下令,一些禁军就已怒吼杀出,直冲宁渊。

    见此一幕,人群之中,神武圣殿的几位长老眸子泛起一阵冷然笑意,随即长啸喝道:“诛杀这与妖族勾结的魔头,告慰天南关无数英灵,杀!”

    “杀啊!”

    刹那之间,杀声震天而起,天南禁军,神武圣殿,还有自主而来的天南武者,纷纷咆哮杀出,众人之势,就好似决堤洪流一般,浩浩荡荡,势不可挡。

    如此攻势之下,一人身影,变得是如此渺小,如此微不足道,似乎随时都会这人流怒海淹没吞噬一般。

    万千杀声,众人围杀,被包围在中央的宁渊,抬眼望去,看到的是一张张愤怒凶狂的面孔,一双双透着猩红血光的眼眸,其中透出的杀机,有因愤怒,有因贪婪,也有随众而流。

    这便是那几个死士牺牲的作用,既然朝阳不愿出手,那么他们就只能选择另一个方式,以这人海怒涛,将宁渊吞没其中。

    虽然那些人很清楚,这样的战术,会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但他们仍旧是这么做了。

    因为宁渊这一颗人头的利益,让他们无法拒绝!

    比起那样的收获来,付出的代价,完全能可接受,毕竟在这个世界,最不值钱的,就是人命,最好操弄的,就是人心!

    除此之外,这也是另一种手段,他们不相信,身为天南王之女,天南的郡主殿下,会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场屠戮,看着那勾结妖族的魔头屠杀天南的子民,仍旧无动于衷。

    人潮如海,杀声震天,围杀阵势之中,宁渊仍是沉默,没有言语,因为他明白,在此时此刻,这般局势之下,什么话语,都是如此的苍白可笑。

    唯一的声音,是天罪震起的狂啸,腾转的枪锋,在虚空之中横扫而过,带起一片飞溅的猩红血光。

    人流如海,血光如涛,在这震天的杀声之中,一具具尸身倒下,一条条亡魂消散,演绎着战场的残酷与这生命的脆弱。

    也是在这血色浪涛掀起的同时,沉默了许久的剑,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