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意想不到的再见
    枪骤然而停,但这剑光却是收势不及,霜冷寒光破空之间,那凌厉的剑锋便已刺入了血肉之中,甚至于穿身而过,带起一片血花绽放,分外刺目。

    剑光之后,一人身影随之浮现,衣衫如云蓝水色,上还披着一袭如冷霜般雪白无暇的貂裘,长如墨,英眉明眸,飒爽之态,让人不由想起那晴空之雪,清朗明静,寒雪纷飞之间,又见朝阳辉华。

    手中那青锋三尺,似寒霜银雪凝铸而成一般,透着极致霜冷寒意,以至于这剑身周遭虚空,不断有雪花凝化而出,随风飘散。

    只是此刻,这霜雪剑身之上,却沾染上了几缕触目惊心的红,流淌的鲜血,在那寒锋之上逐渐沉凝,凝成了一片化不开的血色。

    剑锋冷寒,霜雪纷飞,相对而立的两人,目光彼此交错,一者仍是平静,一者却是满目错愕。

    “怎会是你!”

    望着眼前这一张熟悉之中却又带着几分陌生的面孔,朝阳目光微微一颤,不由得往后退开了半步,一双明眸之中,是不可置信的震惊,是难以言明的错愕,还有几分手足无措的慌乱,一片混乱。

    自从得剑主武魂传承,踏入唯剑无我之境后,朝阳本以为,这世间再也不会有什么事情能扰乱自己的心境了,但现在,她却现自己的心乱了,彻底的乱了,如何都维持不住往日的冷静,甚至连那握剑的手,都在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三年之前,在神武圣殿之中,她被剑主武魂选中,与其他三位武魂传承者联手,抵挡那杀入神武圣殿之中的帝魔皇。

    但这帝魔皇太过恐怖,哪怕只是借体降临,手中修罗枪依旧是势不可挡,轻易便将四大武魂联手攻势攻破,连斩三人,她也身受重创。

    就是在她命悬一线之时,是宁渊赶到,横枪挡下了帝魔皇,又一人断后,让苏暮晚晴带着她离开了神武圣殿。

    这便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匆忙,短暂,甚至连话都未能说上一句。

    在许多人眼中,神武圣殿一行,她朝阳历经了无数考验,成功的得到了武魂的传承与圣兵玄魄的认可,成为了十二神将之,天下无双的剑主殿下。

    但是却没有一人知晓,对这神武圣殿之中所历经的一切,她唯一记得的,只有最后挡在自己身前的那一道模糊身影。

    三年一别,一别三年!

    朝阳如何都没有想到,三年之后的再见,竟然会是这般的情形。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

    见朝阳一脸无措的模样,宁渊不由一笑,似没有在意那刺入自己肩头的剑锋,轻声说道:“许久不见了。”

    “你……”听此,朝阳方才回过了神来,神色慌忙的将手中玄魄圣兵抽了回来。

    玄魄剑锋抽出,带起了一缕鲜血飞溅,宁渊身躯亦是随之一颤,脚下步伐一阵踉跄之后,竟是不由得半跪在了地面之上。

    “宁渊!”见此,朝阳神色不由一乱,连忙上前扶住了宁渊的身子,连声问道:“你怎样了?”

    “没事。”宁渊摇了摇头,但他的脸色却是变得十分苍白,那被朝阳玄魄圣兵刺穿的肩头之上,更是不住的涌出了鲜血。

    方才一剑刺来之时,朝阳一时之间未能认出宁渊,剑锋也因此而收势不及,一剑刺入了宁渊肩头,且贯穿血肉,透体而出。

    这样的伤势,放在常人身上自是极其严重,但对于身怀天龙本源与苍龙战体的宁渊来说,只能算是皮外伤而已,不见方才,林峰自从宁渊身后偷袭,以那龙溟圣兵一刀贯穿了他的心口,他还是和没事人一样么?

    朝阳这一剑匆忙而至,虽说玄魄圣兵威能不凡,但按照道理来说,如何都不应该比林锋倾力一刀造成的伤害还要严重才是。

    但林锋那一刀贯穿心口的伤势,都在眨眼之间愈合了,朝阳这刺在肩头的一剑,却始终是血流不止,并且看宁渊这模样,显然伤得极其严重。

    这其中原因,倒不是朝阳那一剑如何,而是宁渊手中的天罪。

    这天罪未成之前,只是一件胚胎,由那一位兵圣神匠亲手铸造,用来承接十二武魂的圣兵胚胎。

    这胚胎彻底蜕变成为圣兵的关键,是武魂,唯有武魂涌入,这十二件胚胎才能够突破先天的桎梏,蜕变成为一口传承圣兵。

    圣兵乃是神器,按照道理来说,唯有天地自然而成,或者太古之时的先天神魔,以自身无上神力代替天地鬼斧神工,才能够铸造成一件圣兵。

    那一位兵圣神匠虽是位列先圣的人物,在铸兵之道上也有着极其高深的造诣,但与天地自然之力和太古先天神魔相比,一样是远远不及,所以他铸造的这十二件传承圣兵,其实算不上真正的圣兵,只能说是伪圣,或者说是后天圣兵。

    天罪的前身血龙胆也是这十二件圣兵胚胎之一,但它却是极为特殊的一件,因为它并不完全是兵圣神匠铸造而成的,在兵圣铸造之前,它便已经是一块天地孕育而成的赤血龙晶,这赤血龙晶不可锻造,不可重铸,那兵圣神匠之能以巧手之法,将这一块赤血龙晶打磨成了一杆枪的外形。

    所以说,这血龙胆是十二件圣兵胚胎里面最特殊的一件,也是唯一常人无法使用的一件,若非如此,它也不会尘封在金家商行神兵阁之中几百年都无人问津了。

    之后这血龙胆落入宁渊手中,并且在与天麟龙子一战之中正式认主,它才渐渐展露出了自身的威能,又在天绝峰一战之后,吸收了天绝峰积蕴千年的煞气,由此踏入了顶级先天神兵的境界。

    若是其他的圣兵胚胎,走到这一步便已经是极限了,想要再进一步,只能够吸收武魂之力,从而突破先天桎梏,蜕变成为圣兵神器。

    血龙胆同样也是如此,但却又有所不同。

    这不同的地方,就是它不需要吸收武魂之力,也能突破自身的先天桎梏。

    因为血龙胆的原身,乃是一块赤血龙晶,由龙血浇筑,天地孕育而成的一件胚胎,吸收武魂之力,固然能让它突破桎梏,但也会从先天逆转成后天,从而品质大大降低。

    真正适合它的蜕变方式,是吸收龙血精华与天地之力,越自我,觉醒器魂,从此打破先天桎梏,成为一件真正的先天圣兵。

    天地之力,有了,那就是天绝峰积蕴千年的地脉煞气。

    自我器魂,也在与那腾龙圣兵生死交锋之间怒然觉醒。

    所以最后欠缺的就是龙血精华,又很是恰巧的,作为它的主人,宁渊虽然不是龙族,但却拥有着比寻常龙族血脉还要纯粹的苍龙战体,其中更是蕴含着始祖天龙本源力量。

    所以,为了助血龙胆完成蜕变,宁渊贡献了大量气血精华,而血龙胆也是毫不客气的吸收吞噬,并且以此为源,突破桎梏,成就了先天圣兵天罪。

    天罪的蜕变,宁渊让因此损失了大量气血精华,从而导致身体气血严重亏空,让这苍龙战体的防御力与恢复力也随之大幅度降低。

    所以这个时候,宁渊已经是外强中干了,不要说什么传承圣兵了,就是随便一件先天神兵,都能够对他造成伤害。

    先天神兵尚且如此,那身为十二传承圣兵之中最强的玄魄,一剑直刺下来,那会是什么后果?

    不用想,宁渊已经亲身感受到了,在这右肩伤口之中,正有一道道冰冷彻骨,凌厉至极的剑气不断的穿梭着,将血肉一寸寸的撕裂开来,以至于伤口之中不断的喷涌出鲜血。

    原本这气血精华的大量亏空就已经让宁渊的状态变得极差,现在这剑气又侵蚀入体,更是雪上加霜一般,让他连站都站不住了。

    朝阳虽不知道其中还有这么多缘由,但看着宁渊异常苍白的脸色,又看了看他肩头不住涌出的鲜血,终于明白了过来,连忙探出手来按在了他肩头伤口之处。

    朝阳右手方才落下,那在宁渊伤口之中肆虐不断的剑气顿时受到牵引,纷纷回转,片刻之间就全数消散了。

    随即朝阳催动真元,右手之上泛起一阵冰蓝光华,往宁渊伤口之中散去。

    宁渊只感到一阵冰凉感觉传来,右肩之上的剧痛也随之消散,转头一望,便见那伤口已经止住了流血,缓缓凝结了起来。

    “好些了么?”朝阳轻声问道,话语虽轻,其中却是掩饰不住的关切与紧张。

    “好多了。”宁渊点了点头,随即站稳了身子,往一旁退开了数步,与朝阳拉开了距离。

    宁渊的举动,让朝阳心中不解,更是感到一阵莫名不安,不由出声问道:“怎么了?”

    宁渊没有解释,只是摇了摇头,说道:“你回去吧。”

    说罢,宁渊便转过了身躯,往城门之外走去。

    “宁渊……”见此,朝阳不由得上前了一步,欲要出声留下他。

    但还未等她开口,便听后方传来了一阵喊声。

    “朝阳殿下,他便是那与要妖族勾结的魔头!”

    “少将军,是他杀了少将军,还有林锋殿下!”

    “这些人都是他杀的,朝阳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