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五章:无愧于心,无憾于人
    轰鸣之声震起尘烟滚滚,崩散的金色光华之中,溅起了一片凄厉的殷红,随即一切归于平静,再无半点声响。

    “你……”

    片刻之后,这沉凝的死寂方才被一声艰难的话语打破,那翻滚的尘烟也渐渐散去,显露出了两人身影。

    秦英空身躯僵立在原地,右手不住的颤抖着,手掌之中赫然是一截断裂的金色枪身。

    传承圣兵,腾龙之枪,此刻竟只剩下了这一截残破断裂的枪身。

    握着手中的断枪,秦英空艰难的低下了头,紧接着一口通体如血殷红的枪,便映入了他的视线之中,血色光华,是若利箭一般刺目,那无形虚凝之锋,已是悍然贯穿了那一件银龙战甲,全数隐没在了血肉之中,鲜血喷涌,溅落在了那飘舞的血色缨带之上,凄美绝然。

    直到此时,那剧痛方才传来,让秦英空的身躯猛然一颤,口中溢出了一片猩红粘稠的血液,但他却是不理不顾,猛然抬起了头来,眼神万分不甘的望向宁渊,倾尽一切气力的怒吼喊道:“这不可能……!”

    这嘶声竭力的话语还未落下,便见一阵凄厉的血光喷涌而出,宁渊反手抽回了天罪,虚凝无形枪锋回转之间,又是带起了一片破碎的血肉。

    天罪方才抽回,秦英空的躯体便猛然一震,随后只见道道凶狂煞气浮现,在他身躯之上爆开一片片血色光华。

    “砰砰砰!”

    一道道沉闷的轰爆之声响起,血肉爆碎飞洒,秦英空的身躯也失去了最后的支撑,重重的倒在了大地之上。

    轰然倒地的躯体,一片血肉模糊,其中经脉骨络已然尽数碎裂,五脏六腑更是变成了一滩烂泥,以至于那脸庞五官之上,皆然喷涌出了殷红粘稠的血,彻底掩盖了那一张英武俊朗的面容。

    那一截断裂的枪身,也随之倒在了血泊之中,其中似有悲鸣响起,但随即便湮灭在了呼啸的风声之中。

    不过顷刻之间,这枪中之皇,十二神将,就成了这大地之上一具残破不堪的尸身,便是连那一道武魂,也在这风中消亡散去了。

    “英空!”

    见此一幕,战场之外的李君悦身躯不由一阵战栗,颤抖的脚步,似连站都站不住了,脸庞之上更是一片难以形容的惊骇与恐惧,苍白得不见半丝血色。

    林锋眼眸之中也是满目骇然,但他到底是身经百战的刀尊传人,当即强压下了心中的恐惧与慌乱,转身便逃,连那被宁渊扔到了一旁的龙溟圣兵都顾不上了。

    同为十二神将,又是四强传承,林锋与秦英空一直都是针锋相对的对手,也正是因为如此,林锋十分清楚秦英空的实力,比之自己是只强不弱,若非手中腾龙圣兵有缺,他绝对是十二神将之中的最强之人,便是和身为剑主传人的朝阳相比也不逊色丝毫。

    但就是如此强悍的秦英空,也仍旧是败了,并且还是在枪皇武魂的加持之下,败得一塌涂地,直接被宁渊一枪诛杀,当场殒命。

    秦英空尚且如此,他林锋又能好得到那里去?

    所以此刻,林锋是想都不想,直接把宁渊身受重创有机可乘的事情全然抛到了脑海,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逃!

    只是他方才转身欲走,一道虚幻冷厉的银光便已撕裂了虚空,下一瞬,又是一片猩红血光飞溅而起。

    “噗!”

    林锋的躯体猛然一颤,艰难的低下头来,只见自己的胸口之上,一口虚凝无形的枪锋贯穿了血肉,带着殷红的血突刺而出。

    “你……”

    林锋张了张口,似想要说些什么,但口中方才吐出一字,便见那天罪枪锋一转,至极凶煞之气滚滚而出,摧灭四方。

    “砰!”

    一声刺耳的轰鸣爆响,连一声哀鸣都来不及出,林锋的躯体便轰然爆开,化作一片血光迸溅飞散。

    一旁已是慌乱失神的李君悦躲闪不及,被这爆开的血光波及,那一袭洁白的衣衫顿时染上一片鲜红,之上还沾着碎裂的血肉与经络碎骨。

    扑面而来的血腥,映入视线的鲜红,让李君悦终是回过了神来,看着地面之上的残肢碎片,不由得出了一声尖叫,整个人都瘫倒在了地面之上。

    方才瘫软倒地,便见一片阴影笼罩了下来,李君悦的眼神又是不由颤动了几许,随后艰难的抬起头来,视线,恰好与那一双冷漠的眼神交汇。

    此时此刻,宁渊眼眸之中的猩红血光已经全然散去,内心之中翻滚的杀意与怒火也已然平息,恢复清明之后,剩下的是一片不见波动的冷漠。

    虽怒火与杀意已然收敛平息,但宁渊却没有因此收回手中的天罪,反而是横枪一扫,一道银光划过虚空,直斩向李君悦颈脖之间。

    破空而至的虚凝银光,让李君悦目光不由一颤,想要逃离,却现身体抽不出一丝力量,绝望之下,只能闭上了眼眸,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但预想之中的痛楚,却始终没有出现,让李君悦心中升起一片惊疑,不由得睁开了眼眸。

    这时她才现,那透着至极凶煞之气的枪,已然落在了自己颈脖之间,只差一寸,便能可斩入血肉之中。

    “你!”

    这般的情形,让李君悦神色微变,望向宁渊,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宁渊亦是冷眼注视着她,他认出了李君悦,但这并非是他留手的原因,而是因为他在李君悦身上感受到了那一份熟悉气息的残留。

    宁老太君那一份精血,原先必然是在她手中。

    但那一道以精血凝化而成的诅咒印记,却又非是出自她的手中。

    那么……

    心思之间,宁渊眸中冷意更添几分,天罪枪锋微微一压,便划开了血肉,让李君悦颈脖之中浮现出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伤痕虽浅,但这略微的刺痛却是让李君悦猛然惊醒了过来,当即高声喊道:“宁老太君无事!”

    这一声话语响起,宁渊手中的枪也随之一停,但并未就此收回,仍旧是停在李君悦的颈脖之间。

    见此,李君悦心中也是悄然松了一口气,她并不怕死,但却不想就这样死去。

    因此不待宁渊问,她便继续说道:“宁老太君寿元将尽,我取她那一份精血,是为了给她炼制一颗延命的丹药,只是没想到,你……”

    说到这里,李君悦话语不由得一顿,不知道如何继续下去。

    身为医神药王的传人,李君悦自问是医者仁心,当初取那一份精血,的确是为了要给宁老太君炼制一颗延命的丹药。

    但事实总是无常,这一份精血最终没有用来炼制丹药,而是交给了白灵,让她凝化成了一道诅咒印记。

    原本她这么做无可厚非,毕竟立场不同,宁渊既然选择了与神武圣殿为敌,那么身为神武圣殿的人,李君悦这么做自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是不知为何,这么做之后,她内心之中却感到了一阵难以平息的不安与愧疚。

    不安的缘由,如今已不用多说,这满地的血腥便是最好的说明。

    那愧疚来由,李君悦也是明白了,在神武圣殿的立场上,她这么做自是无可厚非,但身为医者,这般行径,为人所不齿。

    也正是因为如此,如今李君悦也不知道要如何辩解,只能低头沉默了下去。

    注视着沉默不语的李君悦,宁渊神色冷然,同样没有言语,直至片刻之后,他忽然收回了手中的枪,转身往城门之外走去。

    “你……”

    见此,李君悦眸中目光微微一颤,开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知道,自己能够捡回这条性命,没有如若白灵三人那般成为这地面之上的碎尸残骸,原因只有一个,那便是她为宁老太君炼制了一颗延命的丹药,虽然这一颗丹药并未炼制成功,甚至连那一份精血都用在了别处,但这仍旧是保住了她的性命。

    正是明白这其中缘由,此刻李君悦内心之中,没有丝毫绝处逢生的喜悦,反而涌现出了一片难以言述的悲凉。

    李君悦心中所想如何,宁渊自然不清楚,人生行事,无愧于心,无憾于人,如此便足够了,其他的事情无须多想,更不用事事都找一个完美的理由与借口。

    他不杀李君悦,只为了她对宁老太君那一份医者之恩,至于这在别人看来是不是妇人之仁,以德报怨,那就是别人的问题了,和他无关。

    心念之间,宁渊已是回转过身,直往城门之外走去。

    但就是此时,凌风城内,陡然响起了一声铿锵剑吟,剑啸之声方起,便见一道凌厉剑光破空而现,直斩宁渊而去。

    “嗯!”

    身后陡然而来的攻势,让宁渊眸中冷光一现,身影翻转,手中天罪也随之横扫而回,无边凶煞之气,破灭虚空,直撼袭来之剑。

    但这一枪方才横扫而回,便猛然停了下来!

    宁渊攻势骤然而停,那剑光却没有因此减缓,或者说已是减缓不及,寒光破空瞬间,又见鲜血溅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