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枪中之皇!
    “嗯!”

    眼见宁渊一手横枪在前,秦英空眉头不由一扬,眼眸之中透出了几分怒意,但随即却又化作了一片冷然不屑之色。

    秦英空承认,宁渊的实力的确强横,尤其是在肉身体魄之上,那一身骇人的力量,可谓是恐怖到了极点,如若正面硬撼,他也无法与之抗衡。

    但是肉身强横,不代表战力无敌,影响战力的因素有许多,境界修为,肉身体魄,内元根基,武诀战技,神兵宝甲,这些都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

    宁渊这肉身固然强横到了极点,但在秦英空看来,他也就只有这肉身体魄值得称道了。

    先前一番交锋之间,秦英空就已经察觉到了,宁渊体内根本没有一丝内元气息,所以他的修为,绝无可能是先天神境。

    在普通人眼中,不入先天,终是蝼蚁,而在先天之中,入不得九重神境,同样也登不上大雅之堂,这修为之上的薄弱与不足,就是他身上最为致命的弱点。

    而除却了修为之外,他的武诀战技也是疏松平常,不过是靠着那一身恐怖至极的力量,才能如此逞凶,但体内没有真元支撑,又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势,仅凭着肉身悍勇之力,他又能够支撑多久?

    这般的状态下,这宁渊若是转身就逃,或者凭借那强横至极的肉身玉石俱焚的生死一搏,那么自己也许还会费上诸多手脚,但他竟然要举枪与自己一战?

    不自量力!

    这宁渊竟敢在他面前举枪,可知他是什么人,十二神将之一,枪中之皇的武魂传承者,手中所持更是位列圣兵的腾龙之枪!

    他修为不如自己,武技不如自己,手中的枪,虽然也是出自兵圣神匠之手,但却没有承接武魂入体,连先天之境的桎梏都没有突破,至多只算是一件被废弃的神兵胚胎。

    拿着这样的废物,他竟然也敢向自己举枪一战?

    这不是自不量力是什么?

    “真是以为凭借这一具以妖族秘术练就而成的强横肉身,便能够横行无敌了么?今日便让你明白,何为枪中之皇!”

    冷声话语之间,透出了毫不掩饰的不屑之意,还有对自身的无比自信,秦英空身影骤然而起,身若游龙一般,刹那掠过虚空,逼至宁渊身前之时,腾龙枪震起一声霸道狂啸,龙枪锋绽放出璀璨金光,裂空而出。

    自信,是因为有自信的实力,这腾龙枪长啸破空同时,秦英空体内真元也随之不断攀升,枪中皇者雄威之势展开,刹那与这圣兵腾龙之锋气机交汇,融为一体。

    人枪合一,风云失色,枪锋破空之间,无边金色光华随之绽放,耀眼夺目,龙影长啸不断,声声震撼,席卷十方。

    这一枪,华丽到了极点,璀璨到了极致,君临天下一般,枪中皇者之威,笼纳天地空间,主宰十方生死。

    枪皇神武决君临寰宇!

    虽然心中认为宁渊这是自不量力,但秦英空也没有因此而大意丝毫,一出手,便动用了枪皇传承之神武战决,以此加摧这龙腾圣兵之威,欲要一招先声夺人,挫败宁渊方才那凶威悍勇之势。

    这圣兵威能,本就已经是恐怖至极,如今又有这枪皇无上武诀加摧,秦英空这一枪横空之势,当真是如皇者君临,主宰寰宇,浩荡雄威如山镇压而下,压得人几欲崩溃。

    如此完美的一枪,就是连秦英空自己都不由惊叹了一声,这一枪催出之后,他甚至感到那桎梏自己许久的瓶颈开始松动,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突破,踏入一个全新的境界。

    这样的感受,让秦英空内心之中不由得升起了一阵欣喜,还有万千豪情,似乎已经预见到宁渊殒命在自己枪下,成为他踏上武道巅峰一块踏脚石的情形了。

    自信满满的人,威势汹汹的枪,笼纳十方的枪影龙啸之下,宁渊静默无声,一双眼眸之中,猩红如血的光芒已是尽数消散,一切归于平静,似若深渊一般,不见丝毫波澜。

    手中的枪,亦如主人一般,静默无声,方才不住颤动的枪身已归于平静,汹涌翻滚的煞气也尽数收敛,便是连那涌动的血色光芒也平息了下去。

    一片平静之中,似有什么在蛰伏,似有什么在酝酿。

    直到那腾龙之枪君临而至的瞬间,这积蕴终是完成了,这平静,也被打破了。

    “砰!”

    只听大地轰然一震,宁渊重步一踏上前,手中之枪随之横扫而出,仍似不见半点光华,不见丝毫威势,只有这朴实无华的一枪,横空而过!

    “轰!”

    双枪如龙,即将碰撞的瞬间,繁华尽敛的血龙胆终是震起一声惊天长啸,殷红如血的枪锋之上,无边凶煞之气涌现,宛若一头蛰伏了千年的怒龙冲出深渊一般,一直积蕴着的愤怒与凶狂,在这一刻尽数倾泻而出!

    煞气汹涌,枪若雷霆,啸动的血龙胆在虚空之中交错出一道道猩红如血的光芒,与那笼罩一方空间,皇者君临的腾龙枪影悍然对撞。

    “砰砰砰!”

    双枪对撼,神兵交锋,震起了一声声铿锵巨响,千万道枪影交错之间,血光与金光争锋对撼,其中可见滴滴鲜红崩落而下。

    那崩落的鲜红,并非是血,起码不是人的血,而是一点点碎裂的晶屑,血红色的晶屑!

    这血色晶屑的来源,是宁渊手中的枪,再与那龙腾圣兵一次次交错之间,一块块晶屑碎片自从血龙胆的枪锋之上崩落而下,好似一场飘零着血色雪花的雪。

    见此一幕,秦英空唇边勾起了一丝冷然不屑的笑意,心中暗道:“这样的废物,也敢与腾龙争锋,不自量力!”

    秦英空知道这血龙胆的来历,因为这枪,原本应该属于他,并且在他手中绽放出最为璀璨的光华。

    但可惜,它选错了主人,选择了这宁渊。

    因为这无比错误的选择,这一口本该承接武魂之力,蜕变成为绝世圣兵的神器胚胎,彻底成为了一件废物。

    不错,就是废物,毫无疑问的废物,因为它,本应该是为了承接武魂而存在的,这是它诞生的唯一意义。

    在此之前,它只是一件胚胎,根本算不上什么圣兵,若是没有武魂,它就是一件废物,没有什么人使用它,它也挥不出任何威能,这是它的先天限制,绝无可能突破的先天缺陷。

    人有修为境界,器有品阶位列,并且也和人修行境界一般,分为后天先天。

    其中后天之兵,只能算是利器,虽然锋芒凌厉,但却没有多少灵性,威力一般,所以叫做凡兵利器。

    而先天之兵,则是诞生出了一丝灵性,会选择主人,并且能与兵主融为一体,就好似血脉的延伸,不仅仅威能惊人,且指使如臂,宛若一体,在寻常人看来,足以称之为神兵了。

    而这先天神兵之上,那就是灵性化神,真真正正的神器圣兵了,这等存在,威能之恐怖,甚至能可让天地动容,一旦催开来,催山断岳,移山倒海,都不在话下。

    秦英空手中的腾龙枪,就是这样的一口圣兵,威能无限的神器。

    而宁渊手中的血龙胆,则是一件被废弃的胚胎,没有枪皇武魂的注入,就无法突破那先天的桎梏,越这先天境界。

    一件是威能无限的圣兵,一件是被废弃的废物,两者正面交锋,这结果如何,可想而知了。

    纵然宁渊肉身强横,一身神力恐怖至极,加上那天绝峰积蕴千年的煞气,这血龙胆的威能也是不弱,但可惜,他对上的是秦英空,是这圣兵腾龙。

    换成其他人,纵是地劫之境的高手,也未必能压制得住手持血龙胆的宁渊,但秦英空不动,枪皇神武决之威,不断攀升的神武之力,让他挡住了宁渊那霸道无匹的力量。

    力量抗衡之后,便是神兵之间的交锋,圣兵腾龙,直接碾压了血龙胆,千万枪影交错之间,那飞洒而下的血色晶屑,就是自从这血龙胆枪身之上不断崩落下来的。

    此刻,这血龙胆,正在一次次碰撞之中崩散,破碎,走向灭亡。

    这一点,秦英空十分清楚,因为他能够感受到,自己手中的腾龙枪正在撕裂这件废物,吞噬它的力量,吸收它的精华,以此来补全自己那唯一的缺陷。

    这两口枪,都是兵圣神匠亲手铸造,为了承接枪皇武魂而诞生的神兵,本应是独一无二的,但现如今却出现了两个,所以它们彼此之间不可能并存,一旦触碰,便会引动神兵交锋,相互厮杀,毁灭,直至吞噬对方,补全自我。

    此刻腾龙枪就是这么做的,秦英空也能十分清楚的感受到,手中这龙腾圣兵之上传来的渴望与贪婪。

    他有一种预感,直接腾龙枪吞噬了这血龙胆,就能够弥补自身那唯一的缺陷,成为一口强大无比的圣兵。

    枪道突破的喜悦之后,又是手中圣兵完美的惊喜,秦英空不由得出了一声狂啸,将体内真元催动到了极致,这枪皇神武决之威也随之攀升到了极限。

    神武之力催,腾龙圣兵威能也随之不断提升,阵阵龙吟长啸之间,万千金色枪影轰击而下,不断的对撼撞击之间,那飘零的血色晶花也在不断增添,点点飘落而下,埋入那满是裂纹的大地之中。

    一道道裂纹浮现,从枪锋之上开始蔓延,进入枪身,直至末端,不过顷刻之间,这口枪就变得濒临破碎,似乎随时都会崩灭开来。

    但持枪的人,仍是不为所动,宁渊握着血龙胆,没有退让,也没有变招,就只是握着它,一次次的与那腾龙枪撞击在一起,而每一次撞击,都会让这枪上增添出一道裂纹,崩碎下一片晶屑。

    但就是如此,宁渊仍旧没有停止,这血龙胆,也不见半分畏怯,就如若那大海掀起的涛浪,哪怕明知撞在那山壁之上,会将自己撞得粉身碎骨,也不曾停止。

    其实以宁渊如今的实力,想要击败这秦英空,不是什么难事,连那神阵子控制的太古金刚都挡不住他,这区区一口圣兵又算得了什么。

    但宁渊却什么这么做,因为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手中的枪,此刻正在渴望着什么,那升起的悸动,那奔腾的战意,无一不清晰的告诉着宁渊!

    一无是处的废物?

    不错,它的确是一件废物,一件尚未完成的胚胎,人人都认为是一无是处的败兵,唯一的作用,唯一的意义,就是去承接那所谓的武魂,完成那所谓的蜕变,在此之前,它就只是一件废物,被尘封了不知道多少岁月,所有人都已经遗忘的废物。

    直到遇到了他!

    在那热血奔流之中,在那血脉牵连的悸动之中,它苏醒了,然后在他的手中,绽放出了已经沉寂千万年的光芒!

    什么宿命?

    什么武魂?

    什么枪皇传承?

    它只会是它,它的主人,也只会是他!

    无须什么武魂,无须什么传承,我便是我!

    枪中之皇,你配么!

    “砰!”

    无声的长啸,震起一道砰然脆裂的声响,如血的光华,在这满是裂纹的枪身之上流转这,崩散而下的血色晶花,透出的不是悲恸的哀鸣,而是激昂的咆哮!

    血色的光华之中,枪身渐渐崩灭,但这崩灭的枪中,却是蕴生出了一股新的力量,越了自我,突破了极限,彻底破灭那一重先天桎梏的力量!

    “嗯!”

    似察觉到了什么,秦英空目光一凝,内心之中陡然升起了一阵极度的不安,让他甚至感受到了一阵慌乱与恐惧。

    “腾龙,吞了这件废物,成就你真正的璀璨!”

    这般的感受,让秦英空眼神一寒,不顾经脉承受的限度,再一次催动体内真元,枪皇神武决竟是突破了巅峰极限,神武之力再提三分,那龙腾圣兵也随之长啸一声,万千枪影凝为一体,化作一头金光璀璨的神龙,昂长啸而出,欲要将面前那濒临破灭的猎物彻底吞噬。

    “砰!”

    龙吟长啸之中,枪,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