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一章:圣兵
    森冷寒光无声绽放,那凌厉刀锋也随之破空而至,这一刀,似从幽冥而来,悄无声息,无端无由,无人察觉到它是何时出现,也无人能够察觉到它是何时临近。

    直到临近宁渊身躯之时,这悄无声息的一刀才骤然迸出了无比骇人的杀意,在这刀锋之上,更是凝现出了一道浓郁深沉的血光,让这刀锋透出了难以形容的锐利感,只是凝望一眼,就会让人有一种魂魄都要被撕裂斩碎的痛楚。

    这样的一刀斩过,虚空之中便多出了一道深深的痕迹,刀痕之中还涌动着尚未散去的血光,似乎这片空间都被这一刀剖开,殷红的血正不住的从其中涌出一般,给予人一种难以形容的凄厉与尖锐。

    刀锋现意!

    这样的刀意,已然是踏入了神之境界,如若帝魔皇的修罗之枪,左惊云的败亡之剑,风之痕的风之极意,拥有着神鬼莫测的威能。

    虽然此刻这一刀之中的刀意,只是初入神境,远远比不上帝魔皇的修罗之枪,甚至比左惊云初悟的败亡之剑也要逊色三分,但神之境界就是神之境界,这一道的锋芒,绝不可小视。

    这样的一刀自从身后斩来,宁渊自然不可能感觉不到,但是他方才动用了天御神护将九幽之魔击杀,此刻正处于僵立状态,体内气血滚荡,经脉僵凝,一时之间根本无法动弹,更不要说闪避了。

    而这一刀也没有给宁渊任何闪避的机会,在这刀锋杀意迸溅的时候,这一刀已经临近了宁渊的身躯,刀锋尚至,那锐利至极刀气就已经破开了衣衫,斩入了血肉之中。

    “噗!”

    猩红的血光,凄厉无比的飞溅而起,避无可避的宁渊,直接被这一刀贯穿了躯体,一截漆黑的刀锋自从他胸口之中穿出,刀锋如蛟,狰狞的蛟之上,还沾染着滴滴鲜红粘稠的血液。

    “呵呵!”

    一声森然冷笑之中,一人身影浮现在了宁渊身后,脸庞之上带着几分快意与张狂的神情,还有那毫不掩饰的森然杀机。

    正是那刀尊武魂的传承者林锋。

    一刀偷袭得逞,林锋冷冷而笑,体内雄浑真元再次催动,源源不绝的注入了手中那口长刀之中。

    林锋手中的刀,通体漆黑一片,刀身修长纤薄,之上还纹刻出了一片片细密的鳞片,让这一口刀,就好似黑暗深渊之中的一头蛟龙,散着骇人至极的凶狞之气。

    在林锋真元注入其中之后,这头蛟龙更像是彻底苏醒了一般,纤薄修成的刀身一颤,震起了一声尖锐无比的嘶吼长啸,刀柄之上的蛟龙双眸随之睁开,刀身龙鳞光华闪动,爆出了惊人的吞吸力量,疯狂吞噬宁渊体内的鲜血。

    这一口刀,唤作龙溟,寓意刀为龙,接引幽冥,吞灭万物。

    这龙溟刀,与宁渊手中的血龙胆一般,是神武圣殿那四位先圣之中的兵圣神匠,亲手铸造的十二件神兵胚胎之一。

    虽说这龙溟与血龙胆都是出自兵圣神匠之手,但这龙溟的威能却远远强过血龙胆,因为它已经不是一口胚胎了,在承接了刀尊武魂的力量之后,这龙溟完成了一场巨大的蜕变,彻底突破了先天神兵这个境界,踏入了圣兵之列。

    圣兵,也称之为上古神兵,乃是真正的神器,拥有神鬼莫测之能,所以一般来说,这圣兵只有天地自然而成,或者太古之时的先天神魔有能力铸造。

    这龙溟能够踏入圣兵之列,一是那兵圣神匠的铸造之术已到了鬼斧神工,感同天地的境界,二就是因为那一道融入其中的刀尊武魂,让这龙溟完成了那一场突破与蜕变。

    而宁渊手中的血龙胆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虽然吸收了天绝峰积蕴千年的煞气,突破到了顶级先天神兵之境,但也就到此为止了,想要再进一步,化作圣兵,除非它能像是龙溟一般承接一位极其强大的武魂。

    此时此刻,林锋催动这圣兵龙溟,刀锋如蛟龙长啸,疯狂吞噬宁渊体内的气血精华,甚至开始略带周遭的原地元气酝酿绝杀一击,彻底将宁渊诛杀于刀下。

    但就是在林锋催动龙溟刀的瞬间,宁渊不顾体内奔流而出的鲜血,再催苍龙战体之力,右手手肘反砸重击而下。

    力量加摧度,这苍龙战体爆之后,度同样快得惊人,林锋没有想到被自己一刀偷袭重创的宁渊竟还能爆出这样的力量,一时闪避不及,直接被宁渊这一记肘击悍然轰击在了肩头。

    九成大圆满的苍龙战体,本就让宁渊的肉身堪比神兵,再加上这身受重创之后不败之意催出的力量,这爆之力,何止是惊人能可形容的。

    一记肘击,势若崩山一般,重重的轰击在了林锋右肩之上,纵是林锋修为不弱,武道战体也是极其强横,但在宁渊这一记肘击之下,他的肩头一样是爆开了一连串破碎之声,骨骼粉碎,血肉成泥,将他的右肩,甚至半边躯体都给砸成了粉末。

    这无比凶狂的一击,爆出了难以信息的恐怖力量,林锋是连一声哀嚎都来不及出,整个人就像是被一头狂龙正面撞中一般,凄惨无比的倒飞了出去,那握着圣兵龙溟的手也不由自主的脱开了。

    “林锋!”

    见此一幕,后方欲要支援的秦英空神色不由一变,眼眸之中满目震惊,还有几分掩饰不住的骇然。

    宁渊实力不弱,甚至可以说是强横至极,这一点无论是林锋还是秦英空都十分清楚,他们两人也不会认为,这能够诛杀吕少明与神武圣殿一位地劫长老,并且还将整个天南关毁于一旦的人,会是能够轻易解决的人物。

    但就是明知如此,他们还是动手了,这其中原因,除却了认为宁渊已经“身受重创”之外,就是对自己实力的自信。

    这宁渊十分强横不错,但已经是强弩之末,重创之身,身为十二神将,枪皇与刀尊的传承者,秦英空与林锋自是不欠缺与宁渊一战的勇气,更不要说他们还有一个倾尽一切来复仇的白灵。

    所以他们毫不犹豫的动手了,并且是自信满满,胜券在握。

    但没想到,转眼之间,现实就以残酷无比的姿态一巴掌打在了他们脸上。

    这他娘的是重伤之身?

    这他娘的是强弩之末?

    向来涵养极好,不知道多久没有爆过一句粗口的秦英空,此刻看着一身是血,胸口之中还插着一口龙溟圣兵却恍若不闻的宁渊,内心之中已是不由得骂起了娘。

    李君悦虽不至于如此,但望向宁渊的眼神之中,也是难以形容的震惊与恐惧。

    她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到底还是不是人,更不明我,这一具躯体,为何在承受那样的伤势之后,竟然还爆出如此恐怖的力量!

    此刻她只明白了一件事情,那便是一直盘踞在自己内心之中的不安与恐惧,究竟来自何处。

    就是来此眼前的这个人啊!

    “后果,你们承受不起!”

    莫名的,一段尘封了三年的记忆,一句早已被遗忘的警告,在李君悦脑海之中重新浮现,并且渐渐清晰,甚至于历历在目,声声在耳!

    李君悦的脸色变得更是苍白了起来,身躯也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似乎连站立都不稳了。

    两人失神之间,林锋的身躯已是倒飞而回,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鲜血迸溅之间,又在地面之上华鑫了十余丈,拉出一条长长的血痕之后,方才堪堪停了下来。

    此刻,秦英空方才回过了神来,但也不敢攻向宁渊,只能够赶到林锋身旁,一手将他搀扶了起来。

    被秦英空扶起之后,林锋不由得出了一声低吟,口中又是喷出了一大口血,再看他右肩之上,已是血肉模糊的一片,其中隐约能够看到断裂粉碎的骨骼。

    如此伤势,看着都让人胆寒不已,亲身承受更是难以想象的痛楚,纵是林锋意志不弱,此刻也不由自主的哀嚎了一声,脸色神情也因此而扭曲了起来。

    “你怎样了!”

    看着林锋这般惨状,秦英空神情又是加重了几分。

    林锋乃是刀尊武魂的承接者,十二神将之中最强的四人之一,秦英空身负枪皇传承,不弱于林锋,但也不会强到那里去,至多也就是在伯仲之间。

    宁渊一招便将林锋重创至此,换成他秦英空,结果又会好到那里去。

    如此恐怖的对手,哪里是他们几人能够抗衡的?

    心思之间,秦英空已是升起了退走之意。

    但还不等他动作,那身受重创的林锋便一把抓住了秦英空的肩头,说道:“不可退,他,他被龙溟穿身,已是身受重创,决计支撑不了多久了,现在走就是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啊!”

    听此,秦英空不由得皱起了眉,但还是暂且压下了退走之意,抬头望宁渊望去。

    结果一抬头,秦英空便看到了这样的一幕,那宁渊一手握住了身后的龙溟圣兵,随即猛然一拔,鲜血喷涌之中,这不住啸动的龙溟刀便被他硬生生拔了出来,像是丢垃圾一般的随手扔到了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