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杀
    轰鸣一声,白灵整个人被宁渊一手掼入大地之中,碎石翻飞之间,鲜血喷涌溅出,顿时将白灵那一袭白衫染成了一片触目惊心的鲜红,那娇弱的躯体近乎嵌入了地面之上,不住的颤抖着,但却是说不出半句话来,因为她一张嘴,口中便会喷涌出大量鲜血,甚至还有内脏的碎片。

    这白灵修为虽然不弱,但她专修的是术法,并非武道,因此肉身是极其薄弱,方才又为了施展血骨追魂,召唤那一头九幽之魔而祭献了大量血肉精魄,整个人早就已经是血魂亏空,摇摇欲坠,只不过全凭着一股怨恨在强行支撑。

    这样一来,她又如何能够挡得住因梦魇之境而陷入极端暴怒之中的宁渊,这不过眨眼之间,就已经是身受重创,甚至命悬一线了。

    “白灵!”

    见此一幕,一旁的林锋与秦英空神色不由一变,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这明明已是“身受重伤”的宁渊,竟然还能爆出如此惊人的实力,不过眨眼之间,就突破了那一头九幽之魔的攻势,将白灵一击重创。

    先去是反应不及,现如今见白灵即将死在宁渊手中,两人自然不可能会坐视不理,齐声怒喝之间,便要攻向宁渊。

    然而秦英空与林锋方才动作,虚空之中便响起了一阵凄厉万分的尖锐叫声,随即便见那被宁渊一手轰入大地之中的白灵身躯一震,周身鲜血喷涌,凝化成一道道妖邪诡异的血色符文朝四方散去,随后虚空扭曲,无边幽冥死气滚滚而出。

    幽冥死气蔓延,吞噬一切生机,所过之处,万物成灰,方要救援的秦英空与林锋不得不止住了步伐,抽身退避。

    两人退避不是没有原因,那城门之前的一众禁军退之不及,被这幽冥死气波及之后,竟是连一声哀嚎都来不及出,就直接化作了飞灰四散。

    死气滚滚,如涛似浪,在虚空之中涌动蔓延将,将这一处战场彻底化作了一片幽冥鬼蜮,吞噬一切生机。

    然而宁渊仍是不为所动,那涌动的幽冥死气方才触及他的躯体,便直接化消为无,湮灭在了虚空之中。

    始祖天龙本源在身,踏入大圆满境界的苍龙战体,足以让宁渊无视绝大部分术法的伤害,这幽冥死气虽是不凡,连秦英空与林锋这般先天神境的高手都不能无视,但对上宁渊的苍龙战体,仍旧是构不成威胁。

    因此在这滚滚幽冥死气之中,宁渊根本不受丝毫影响,仍旧是一手将白灵按在地面之上,猩红一片的眼眸之中,涌动着无边杀意。

    虽是身受重创,但白灵眼前却不见半点恐惧,只有无边的怨毒与仇恨,甚至变得越剧烈,渐渐的演化成了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疯狂。

    不错,她已经疯了,心中的仇恨彻底的吞噬了理智,所以此刻她根本感受不到丝毫痛苦,那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眸,仍旧是冷冷的注视着一手扼住自己颈脖的宁渊,无边怨恨之间,竟是泛起了两道幽暗诡异的血色符文,随即却又无声破碎开来。

    就是在这两道血色符文破碎的瞬间,那被血龙胆一枪贯穿的九幽之魔顿时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周身无边死气涌动翻滚,一道道妖异的血色纹路在那魔躯之上扭曲闪动,随即渐渐崩碎开来,象征着它躯体之上的最后一重枷锁正在破碎。

    作为冥域之中方才能够存在的邪物,九幽之魔进入人世之后,将会受到人世力量的压制,再加上施展血骨追魂之时,施术者为了控制这九幽之魔,会在祭献的血肉精魄之中凝成一道印记。

    这一道印记,是施术者控制九幽之魔的关键,同时也是一重枷锁,会限制住九幽之魔的一部分力量。

    这重重的限制,让这九幽之魔连自身的三成实力都无法挥,若非如此,这明明能可与地劫强者争锋的九幽之魔,怎有可能会被宁渊一枪就重创到直接失去战力的程度!

    而现如今,这白灵自知活命无望,或者说她已经不打算继续活下去,所以直接粉碎了那一道控制九幽之魔的印记,并且将自身的血魂精魄全数祭献。

    印记粉碎,又得到了大量的血魂祭献,这九幽之魔自是狂暴了起来,周遭又被无边幽冥死气笼罩,遮天蔽日,化出了一片幽冥鬼蜮,暂时为它抵挡住了那人世的压制力量。

    枷锁破碎,压制尽消,狂暴的九幽之魔咆哮着,鲜血淋漓的躯体挣破空间,从那一片无边暗黑之中踏出,不顾头颅之上喷涌的鲜血,直往宁渊所在走来。

    感受到九幽之魔的临近,血泊之中的白灵望着宁渊,脸庞之上浮现出了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容,森然笑道:“我要你为少明陪……!”

    然而她话语未落,宁渊便已是一拳轰击而下,毫无保留的砸在了那一张因怨恨而扭曲的脸庞之上。

    “砰!”

    一道令人不寒而栗的爆裂之声响起,大地随之轰鸣一震,满是裂纹的地面之上,猩红的血液横流着,其中赫然是一具头颅粉碎的无尸身!

    “白灵!”

    见此一幕,秦英空与林锋两人骇然失色,李君悦脸色更是变得一片惨白,看着那满目杀意的宁渊,脚步恍然的往后退去,眼眸之中是一片掩不住的惊恐。

    一拳轰杀了白灵,但宁渊心中的杀意却并未就此平息,反而越的剧烈了起来。

    “吼!”

    便是此时,身后传来了一声咆哮,宁渊回一望,便见到那一头九幽之魔狂暴至极的朝自己冲了过来。

    这九幽之魔强行穿过人世与幽冥的通道,已是受到了不轻的伤害,身躯上下鳞甲破碎,到处都是鲜血淋漓的一片。

    除此之外,方才它又被宁渊一枪贯穿头颅,血龙胆此刻还在它的血肉之中,煞气肆虐之下,骨肉粉碎,不断扩大的伤口之中,血水如流一般喷涌而出,完全没有止消的趋势。

    身受如此重创,这九幽之魔却仍旧凶狂万分,咆哮之间急冲而出,似幻似真的庞大身躯爆出了无比惊人的度,众人目光还来不及捕捉,它便已经冲到了宁渊身前,那鳞甲遍布的狰狞手掌不知何时又再生了出来,并且指尖还延伸出了一根根幽深漆黑的利爪,此刻带着冲击之势,直接扫在了宁渊身躯之上。

    “噗!”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九幽之魔一手将宁渊整个人都挑飞到了半空之中,那漆黑的利爪在他身躯之上划开了三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伤口血肉之上,还残留着一缕缕漆黑的幽冥死气,不住的侵蚀着血肉之中的生机。

    一击得手,九幽之魔攻势不停不缓,利爪又一次横扫而出,直取半空之中无处借力的宁渊。

    魔爪横空而来,体内罡元尚未恢复的宁渊在半空之中根本无法扭转身躯,又是被这九幽之魔一爪扫中,整个人直接被扫上了高空,鲜血飞溅,如雨而下。

    九幽之魔虽是毫无理智的至邪魔物,但它是吸收了九幽冥域之中无数亡魂怨恨之力凝聚而成的存在,这般的躯体,不仅仅拥有侵蚀万物生机的幽冥死气,还能够爆出惊人的力量与度,纵是修成了苍龙战体的宁渊也略逊一筹,不过眨眼之间,便被这实力全开的九幽之魔接连重创。

    一爪将宁渊挑上高空后,九幽之魔仰头张口,那开启的血盆大口之中,竟然生长着千百根宛若触手一般的舌头,在这血盆大口张开之后,便齐齐飞射而出,万箭齐一般的射向虚空之中的宁渊。

    便是此时,虚空之中绽放出了一道璀璨夺目的金色光芒,好似一轮烈日浮现,撕裂开那幽暗的幽冥死气,直坠而下。

    金光坠落,直接将那飞射出的千百根舌头粉碎,之后仍就余势不减,悍然轰入了这九幽之魔的血盆大口之中。

    随即便听到一声凄厉至极的悲鸣声响起,那一道坠落的金光直接贯穿了九幽之魔的身躯,坠入了大地之中。

    金光落地之后,便化出了宁渊身影,在他右腿之上,赫然多出了一只血色龙纹盘绕的金色战靴,之上还沾染着滴滴粘稠漆黑的血液。

    天御神护!

    因为体内罡元尚未恢复的原因,宁渊无法凝聚出完整的天御神护,就连这一只战靴都不能维持多久。

    但就是如此,这天御神护仍旧是天御神护,苍龙战体衍生出的无上神通,拥有破灭万法之能的天御神护。

    “轰!”

    一声轰鸣响起,那被宁渊一击贯穿的九幽之魔悲鸣一声,庞大至极的魔躯骤然爆裂开来,一道道亡魂飞散而出,随即便湮灭在了虚空之中,只剩下一口殷红如血的枪坠落而下,刺入大地之中。

    这九幽之魔,从某种方面上来说的确是极端强横,幽冥死气与怨恨之力凝成的躯体,少有什么力量能对其造成伤害,又能够爆出惊人的力量与度,再加上那对一切生灵都能可造成侵蚀的幽冥死气,便是地劫之境的高手对手,也会感到万分棘手。

    但有道是最强之处亦是致命之处,这少有什么力量能伤害到的躯体,从某种方面上来说也是十分的脆弱,只要寻到克制的力量,便能将其轻易毁灭,比如佛门圣气,道门真元,儒门浩然罡气,还有这天御神护的万法破灭之力。

    所以宁渊只是一击,便将这头九幽之魔悍然击杀。

    ps:第一更

    但就是在这九幽之魔轰然破碎的瞬间,宁渊身后,一道凌厉至极的刀锋悄然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