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九章:九幽之魔
    “怎有可能!”

    见此一幕,白灵也是不由一惊,不可置信的望着宁渊,眼眸之中一片错愕万分的神情。

    白灵乃是法殿席,她的师尊,正是神武圣殿四位先圣之一,术法通神的法尊孤圣。

    孤圣此人亦正亦邪,所修术法也是海纳百川,其中便有一门上古魔道术法,名唤作:血骨追魂。

    这血骨追魂的传承太过久远,具体来历已不得而知了,只是知道此法性质极端异常,妖邪无比,并且与九幽魔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早在上古之时,这血骨追魂就被神州视作邪法禁术,虽不像是邪剑魔胎一般被灭绝了传承,但也少有人修炼。

    而孤圣就修炼了这一门术法,并且还踏入了极其高深的境界,孤圣以十法通神而悟圣道,血骨追魂,就是这神通十法之一。

    身为孤圣的隔世传人,白灵自然也获得了这血骨追魂的传承,虽说白灵的修为远不如孤圣,但施展这血骨追魂,并不是一定要极其高深的修为才行。

    祭血献魂,幽冥穷尽。

    这八字所指,便是血骨追魂的核心。

    这一门极端妖邪的术法,如果有足够的修为,那便能以自身之血,沟通幽冥,召唤九幽万魔供其驱使。

    如若没有足够的修为,也可以选择祭献自我,付出一定的代价之后,一样能够唤来幽冥之魔。

    很显然,白灵是后者,她修为不足,但是为了帮吕少明复仇,不惜祭献了自身血肉精魄,唤来了一头极端恐怖的九幽之魔。

    在此之后,她又从李君悦手中索取到了一份宁老太君的精血,以这血骨追魂之法,将这一份精血炼成一道诅咒印记。

    因为这诅咒印记是以宁老太君的精血而成,将其催动之后,便会引血脉牵连,让诅咒印记轻而易举的就侵蚀入了宁渊的躯体之中。

    诅咒印记入体之后,血骨追魂之术就会动,创造出一片梦魇之境,将宁渊的神魂吞入其中,之后九幽之魔冲出,将无法抵抗的宁渊拖入那九幽冥域之中,以无数残忍的刑罚把他活生生折磨至死。

    这就是白灵的计划,而事情也如若她所想的那般进行着,直到现在……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不是已经陷入了诅咒印记的梦魇之中么?

    为什么他还能动作,甚至连这九幽之魔都……!

    看着那血雾之中步步走出的人,白灵眼神之中满是不可置信,但是随即,这惊骇便被无边恨意与怨毒吞噬。

    她死死的注视着宁渊,话语森寒无比的说道:“纵是你有百般手段,今日我也要你死!”

    这令人不寒而栗的话语声中,白灵颤抖着探出了右手,那已经断掉食指的手掌之上,一道道血色纹路纠缠闪动着,随即一阵爆裂之声响起,白灵剩下的四根手指竟是纷纷爆裂开来,一阵血雾凝成了一道道纹路,直飞入虚空之中。

    随着这一道妖异无比的血纹飞入,虚空之中那一片黑暗飞的扩张开来,一阵阵凄厉至极的悲鸣声响起,无边死亡气息自从那黑暗之中汹涌席卷而出。

    死亡气息蔓延之中,黑暗破碎空间,随后便见到一只鲜血淋漓的手掌探了出来,那是一只类似于人,但却生有一片片细密的黑色鳞片的手掌,鲜红的血液不断奔流着,指尖还纠缠着一道道妖异无比的血纹与死亡气息。

    这样的一只手掌自从黑暗之中探出后,众人耳旁便响起了一阵悲恸凄厉的风声哀鸣,随即一片灰败的色彩在大地之上蔓延开来,所过之处,草木成灰,几个靠得太近的王府禁军更是出了一声哀嚎,跪倒在地,身躯不住的抽搐着,不过眨眼之间,就化作了一摊血水,尸骨无存。

    九幽之魔!

    这是一种极端邪恶的存在,非生非死,只存于九幽冥域之中,对于生灵有着无比的渴望与痛恨!

    一头九幽之魔,往往拥有着与地劫强者一战的实力,甚至更为难缠,因为由无尽怨恨与死亡之气凝成躯体的他们,每一次攻击,都附加着恐怖无比的诅咒力量,这地面上的一滩滩血水,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此刻这九幽之魔不仅仅只是探出一只手掌那么简单,在那黑暗之中,隐隐可见一道恐怖的身影轮廓,在那黑暗之中挣动着,欲要穿过冥域与人世之间的通道降临。

    见到白灵召唤出了这一头如此恐怖的怪物,林锋神色也是不由一变,与秦英空对视了一眼之后,两人十分默契的往后退开了几步。

    这九幽之魔是白灵祭献自身血肉精魄召唤出来的,因为白灵修为不足,它根本不受到多少控制,一旦起狂来,根本不会去管目标是谁,只要出现在它面前的生灵,都有可能被它拖入那九幽冥域之中。

    所以林锋与秦英空等人十分明智的退开了,打算在这九幽之魔斩杀宁渊之后收拾残局,或者宁渊拼死这九幽之魔后他们再坐收渔利。

    李君悦也同样退开了,望着那一片黑暗之中挣动出来的恐怖身影,她的身躯不住的颤抖着,内心之中,难以形容的恐惧在蔓延着。

    她不知道,这恐惧的来由,是因为这一头可怕至极的九幽之魔,还是方才那一瞥之时,目光所触及的一双眼眸,一道眼神。

    恐惧的蔓延,让她内心之中忽然升起了一阵逃离这里,远离那个人,远离这一切的冲动。

    无边死气仍旧在蔓延着,那一只狰狞万分的手掌探出了黑暗,落在地面之上,不住的划拉着,似要以此为支点,把它的躯体彻底从那黑暗之中拉扯出来。

    涌动的死气之中,宁渊踏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的往那狰狞无比的手掌走去,一双眼眸之中,泛着猩红如血的光芒,无边杀意涌动,欲要择人而噬。

    那一道诅咒印记,对宁渊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因为它映照出了一片梦魇幻景,而在这梦魇之境中,是宁老太君鲜血淋漓的身影!

    这就是诅咒印记,侵蚀神魂之后,便会形成这如若梦魇心魔一般的存在,纵然明知这是幻象,但一样会触及到内心之中最为薄弱的所在,使得沉沦其中,难以自拔。

    宁渊也同样陷入了这梦魇之境中,但他没有被夺去心神,只是走向了失控,这梦魇之境,引动了滔天怒焰,掀起了无边杀意,让宁渊失去了冷静,走向失控。

    这与天南关那一次不同,在天南关之时,宁渊的意识是完全沉沦了下去,没有自我,只剩本能,在毁灭之意的趋势之下行动。

    而这一次,宁渊保持着清醒,十分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在这怒火与杀意的爆之下,他无法控制,也不想去控制。

    “吼!”

    也许是感受到了宁渊的临近,那一片黑暗之中,凄厉的尖叫猛地转化成了一声怒吼,随后便见血水激涌而出,一颗狰狞无比的头颅硬生生的撑破了那空间,从那黑暗之中挤了出来。

    这是一个有着人脸五官的头颅,但若是仔细看去,便会现这一张脸庞,其实是由一颗颗头颅拼凑而成的,并且每一颗头颅都是鲜活的,脸庞之上还做着或怒或悲,或恐或惊的神情。

    这颗头颅挣出之后,白灵脸庞之上露出了一丝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容,尖叫喊道:“杀了他,你要的我都给你!”

    “吼!”

    白灵话语方落,那九幽之魔便出了一声咆哮,又是一只鲜血淋漓的手掌自从黑暗之中探出,携着骇人的幽冥死气,直往宁渊一掌轰击而下。

    虽说这召唤并不完全,九幽之魔无法动用全部的力量,还会遭受到这人世的压制,但它仍旧是九幽之魔,死亡的象征。

    一只狰狞巨手扫过,在虚空之中留下了一道黑暗幽深的轨迹,下一瞬,便轰击到了宁渊身前。

    “砰!”

    一声轰鸣响起,尚未平息,一声更为凄厉的悲鸣就猛地响了起来,那九幽之魔的狰狞巨掌临近宁渊身躯之际,便见一道猩红血光绽放,将这一只狰狞巨掌悍然贯穿,随即煞气喷涌,枪锋转动,大片大片的血肉粉碎开来,不过眨眼之间,这一只狰狞巨掌就粉碎了大半。

    手掌粉碎,九幽之魔出了无比凄厉的哀嚎,另一手连忙轰击而出。

    却见宁渊身退半步,手中血龙胆震起一声长啸,枪身翻转腾动,化作了一头血色怒龙裂空而出,下一瞬,便将那九幽之魔轰来的手掌粉碎,之后更是余势不减,悍然贯入了那一头九幽之魔的头颅之中。

    被宁渊一枪贯穿之后,那九幽之魔的头颅之中顿时喷涌出了大量的血水,宛若洪流决堤一般,身躯不住挣动,但却是越无力,显然是遭受到了难以想象的重创。

    见此,白灵神色一变,周身泛起一道道妖异的血色纹路,便要再催那血骨追魂之术。

    但还不等她术法催动,宁渊身影便已极掠而至,秦英空几人根本来不及反应,白灵就已经被他一手扼住了颈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随后狠狠的掼在了地面之上。

    “砰!”

    大地轰鸣之间,鲜血喷飞四溅,将宁渊身上的衣衫又是染得一片猩红。

    ps:修改完毕,对大家造成的不便万分抱歉,至于说我骗订阅,我还不至于到这种地步,这真的只是后台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