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五章:三年之变
    这背后布局之人是谁,宁渊尚不知晓,不过宁渊也没有过多纠结这个问题,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现如今要解决的事情只有一个,那就是这神武圣殿。

    不管这在背后设局之人是谁,对于宁渊来说,如今这神武圣殿都是一重绕不开的阻碍,只有将这一重阻碍扫平,宁渊才能着手处理其他事情。

    所以宁渊并没有太过纠结这背后设局之人的身份,而是将注意力全然放在了这神武圣殿身上。

    老实说,对于这神武圣殿,宁渊的了解真的不多,几乎只打过两次交道,一次是当初在天绝峰上,那神武圣殿的执事李君悦来拉拢他加入,一次是在金家,那不知是什么身份的李千玫带着神武圣殿的人,威逼利诱要他交出血龙胆。

    两次碰面,结果都不太愉快,宁渊也没有得到什么关于神武圣殿的信息,之后倒是遇到了身为神武圣殿长老的天南王朝峰,只不过当时要解决始皇帝妃以及妖族龙脉的事情,所以宁渊也没什么功夫去问朝峰关于神武圣殿的事情。

    因此,宁渊对这神武圣殿的了解真的不多,在这烈云楼里听众人谈论了许久之后,才略微有了一个模糊的概念。

    现如今这神武圣殿,已是北域当之无愧的主宰,一统七国,威震天下,北域各方势力无不臣服,尽数归附。

    而其中最强者,毫无疑问是那位武神传人,现如今的北域至尊,神武圣殿之主:武皇。

    在武皇之下,是十二神将,四殿六宫,以及一众长老,组成了神武圣殿的躯干,中流砥柱的中坚力量。

    在此之下,还有万千弟子,以及如若天南王府一般归附的各大势力,成为了神武圣殿统治北域,展壮大的基石。

    论势力,在这北域之中,神武圣殿是毫无疑问的主宰,无可撼动的参天大树。

    论实力,在这武神元功笼罩之下,修成武魂,得其增益的神武圣殿,也是毫无疑问的最强者。

    只不过这强,到底强到了什么地步?

    宁渊不太清楚,不过好在其他人知道。

    抬头望了一眼周遭,见这烈云楼之中的人已经散去了大半,天南关被毁的消息,让人实在坐不住,更不要说饮酒了。

    所以现如今这烈云楼之中,只剩下了寥寥几人,冷清的很,那先前那热闹无比的景象完全是天渊之别。

    不过这样一来倒也是方便了宁渊,扫视了一眼周遭,很快他便看准了一人,拿起一坛刚刚开封的烈云酒,直往此人走去。

    这人正是方才那一掌拍碎酒桌的大汉,他赤膊着上身,一身肌肉宛若钢铁浇筑而成般,菱角分明,坚若磐石,胸口之处还纹了一头白虎,煞气森森,凶威逼人。

    这大汉不仅仅长相凶恶万分,实力也是不差,一品境界的修为,已至后天圆满,只差一步便可突破先天境界,一身罡气汹汹欲出,威势不凡。

    随便一家酒楼大厅里,就坐着一位一品境界的武者,放在三年之前,那绝对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要知道,三年之前的一品武者,可是被称之为大宗师的存在,身份比之王侯也不差多少,自是不会这么掉价的坐在大厅里喝一坛不过几十两银子的烈云酒。

    但那是三年前,现如今却是不同了,这北域虽不说先天满地走,但也绝不像是以往那般少见,后天之境就更不要说了,修成真气罡气的人多不胜数。

    宁渊进这凌风城之后,见过的一品武者,没有上百也有几十,先天也有十余人,这还是在外城,若是入了内城,只怕还会多上许多。

    这和三年前比起来,不说天壤之别,但也相差不远了。

    其中原因有许多,但最为主要的还是两点,一是因武神之魂消散,笼罩着北域的武神元功成了无主之力,从而散入北域之中,使得北域天地元气大增,武者资质提升,修行难度自也随之大大加快。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那就是神武圣殿重现,迎回了武神传承与十二武魂,获得了武道修行的关键所在,以此武布天下,吸纳无数弟子加入神武圣殿之中,再现武道修行盛世,才会让这北域武者的人数与层次大幅度提升。

    为何神武圣殿能在短短的三年之内,将自身的威望提升到了如此之高的地步,让整个北域亿万黎民万分拥护,各方势力归心臣服。

    就是因为神武圣殿掌握了武道传承,并且广开山门,武布天下,吸纳了万千弟子,其中不仅仅有黎民百姓,还有各方势力的核心子弟。

    这就好像是一颗参天大树,它的根茎脉络,已经蔓延深入了整个北域,将所有人的利益与神武圣殿牵连在了一起,让整个北域都站在了神武圣殿这辆战车之上。

    如此一来,北域之人如何能不拥戴神武圣殿,各方势力怎能不归心臣服?

    这就是现如今的神武圣殿,无论是威望还是影响力,都远远不是以前的三大圣地能够相提并论的,谁敢与神武圣殿为敌,那真正就是与这北域为敌,无论是黎民百姓,还是世家宗门,都容不得他。

    这些事情,宁渊并不清楚,就是清楚也不会放在心上,所以他根本没有想那么多,拿着一坛烈云酒直接来到那大汉的酒桌前坐下。

    “嗯?”宁渊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正在闷头喝酒的大汉微微一怔,抬起头来一看,见到宁渊之后,脸庞之上不由得露出了几分诧异神情,说道:“兄弟有事?”

    很显然,这大汉并未认出宁渊的身份,哪怕他桌子上就摆着一张宁渊的画像,还是栩栩如生的那种。

    这倒不是宁渊易了容,他唯一能够易容的那张银色面具,早就在九龙之巅那场大战之中毁掉了。

    现如今这大汉之所以认不出宁渊,是因为现在宁渊肩上正坐着一个小小的人儿。

    也许是为宁渊疗伤而损耗了太多力量,歌月不能像是以往那般凭空消失了,只能呆在宁渊身边,跟着一起进了这凌风城来。

    虽然这力量损耗十分严重,但终究还是剩下了几分,所以歌月依旧能维持着那类似于幻术一般的力量,不仅仅让自己隐身,还也略微改变了宁渊的容貌与气息,此刻在众人眼中,宁渊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路人,扔进人群里眨眼就能消失的那种,谁也不会拿他和画像之上的人联系在一起。

    见这大汉没有认出自己,宁渊也是一笑,将手中的烈云酒放到桌上,说道:“这位大哥,小弟燕渊,以前一直在大山里修行,今日第一次下山,方才听你们说这神武圣殿,还有那十二神将的,似乎很厉害的样子,能和我说说么,这酒我请了。”

    听此,那大汉露出了几分惊讶神情,不由说道:“不是吧,兄弟你连神武圣殿都不知道?”

    宁渊坐了下来,笑道:“深山里出来的,没见过什么市面,让大哥笑话了。”

    “哈哈哈,燕渊兄弟客气了,我叫雷浩,不嫌弃叫一声雷老哥就是。”雷浩豪爽一笑,给宁渊倒了一碗酒,随即说道:“燕兄弟,在这北域之中,你什么都可以不知道,但唯独这神武圣殿,一定要弄清楚。”

    “哦?”宁渊挑了挑眉,问道:“这神武圣殿真的如此了得?”

    “何止是了得啊。”雷浩饮了一碗酒,伸出大拇指比了比,说道:“现如今这北域,神武圣殿就是这个,武皇陛下,乃是武神传人,如今的北域人皇至尊,还有那十二神将,四殿四圣传人,六宫部,我滴乖乖,以前那什么三大圣地你知道吧,就是那天音阁,剑魔峰还有神剑山庄那些玩意,他们给神武圣殿提鞋都不配啊。”

    “是么?”听此,宁渊不由一笑,只是这笑容之中带着几许玩味。

    “燕兄弟,你还别不信。”雷浩见宁渊这番神情,大眼一瞪,认真无比的说道:“你出去打听打听,谁不是这般说的,你回来砍掉老哥我这脑袋。”

    “雷大哥说笑了,我这不是没见过市面嘛。”宁渊摇了摇头,继续道:“不过话说回来,这神武圣殿真的如此强悍,那强悍在何处,那位武皇实力如何,还有那十二神将,又是何等强者?”

    “这个嘛……”听此,雷浩神色有些尴尬了起来,对宁渊说道:“燕兄弟,你这可是难住我了,那武皇陛下何等身份,和天上的神仙一般,哪里是我们这等凡人能揣测的,就是武皇麾下的十二神将,四殿圣者传人,我们都只能仰望啊。”

    宁渊:“……”

    无语了一阵,宁渊只能退求其次的说道:“那老哥,你总该知道这武皇姓甚名谁,十二神将又是哪位吧?”

    “这倒是晓得。”雷浩喝了口烈云酒,继续道:“武皇陛下姓姬,名天麒,姬乃上古人皇姓氏,因此有传闻说,武皇陛下乃是上古轩辕皇的后人,如今为我北域人皇,必不逊先祖之功,引领我北域……”

    眼见雷浩即将口若悬河的说起那武皇的各种传说,宁渊不得不打断了他,说道:“雷大哥,武皇的英明神武方才我也有所耳闻了,可否与我说说十二神将?”

    “这样啊,那就说说十二神将。”雷浩也不以为意,继续说道:“十二神将,乃是武皇麾下的十二位武道强者,承接十二武魂传承,个个实力非凡,其中声名最响,隐隐能问鼎十二神将之的,共有四人,第一,便是我们天南王府的郡主,承接剑主传承的朝阳殿下,第二也是我们天南人,还是天南王爷的义子,王府少将军,承接枪皇传承的秦英空殿下。”

    话语之间,雷浩脸庞之上已是浮现出了一丝自豪神情,继续说道:“在此之后,便是刀尊林峰,还有弓神金无命……”

    “噗!”

    雷浩话语未落,便见宁渊猛地喷出了一口酒,雷浩反应不及,直接被喷得个狗血淋头,不由得一脸错愕的看着宁渊。

    “咳咳……”宁渊也回过了神来,说道:“大哥,对不住,这酒太烈了,我刚才不小心呛着了,真是对不住。”

    听宁渊解释,雷浩也点了点头,道:“没事,这烈云酒的确是列了点,燕兄弟你悠着点喝。”

    “嗯嗯。”宁渊亦是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大哥你方才说到哪里了,弓神是哪位来着?”

    雷浩一笑,说道:“我不是说了么,弓神金无命,金大公子啊,燕兄弟我和你说,虽然我是天南人,但说实话,这四大神将之中,我最佩服的就是金大公子了,庶子出身,还没有修行武道的天赋,但始终不放弃武道梦想,苦心修炼,不屈不挠,终于得到了弓神武魂的认可,获得弓神传承,成为了十二神将之中最强的四人之一,你听听,多励志,多让人热血沸腾,简直是我辈楷模,废材逆袭的典范。”

    “武道梦想?苦心修炼?不屈不挠?励志热血?金无命?”

    听着雷浩的叙述,宁渊在脑海之中回想了一下,随后一道金灿灿,圆滚滚的身影就冒了出来,身边还簇拥着几个醉红楼的花魁,脸庞之上满是荡漾万分的笑容,甚至还朝宁渊挥了挥手,喊道:“渊少,今晚醉红楼不醉不归。”

    这位老大什么时候和上面那些词联系在一起过?

    就算是有,但这个弓神又是什么鬼?

    玩弓箭的不应该是身手敏捷,眼利如苍,一身冷酷的模样么?

    雄霸醉红楼的金大爷完全不符合条件啊,你去玩个锤子都好过弓箭不是?

    这三年之间到底生了什么,才能够歪曲到这个地步?

    甩了甩头,宁渊才将那强烈的违和感甩开,再一次看向雷浩,问道:“那其他人呢?”

    雷浩又是喝了一大碗酒,继续说道:“其他人同样也不差,绝神剑宁凌云,霓裳舞梦仙儿,风君子李长歌,生死剑林青云,凌风剑慕知白,以及破军秦跃龙,七杀雷啸苍,贪狼侯云轩,这八人虽声名略逊朝阳殿下四人,但实力同样惊人,尤其是那绝神剑宁凌云,此人……”

    听着雷浩话语之中那略带几分熟悉的名字,宁渊嘴角不由抽搐了一下,他现在是越来越想知道,自己不在北域的这三年,到底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