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五十四章:杀局!
    鼠三儿道出的另一个消息,让这烈云楼之中又是哗然一片,众人虽无法确定,但鼠三儿的话却是有理有据,让人不由得信了几分。

    因此,鼠三儿一番话之后,便有不少人起身结账,匆匆离开了这烈云楼,要么将消息带回,要么去打听此事是真是假。

    不仅仅只是烈云楼,凌风城内各处酒楼,茶馆,任何能可散布消息的地方,都在上前着如此一幕,这天南关被破,甚至毁于一旦的消息,就好似风暴一般席卷了凌风城,并且开始往天南,甚至整个北域扩散蔓延。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天南关如果真的被毁于一旦,那就不仅仅只是星星之火了,而是滔天怒焰,一旦爆,便会席卷十方,引出一场浩劫,将天南,北域,妖界,亿万生灵都卷入其中。

    这绝不是夸张,天南关的存在,对于北域与妖界来说,是一重缓冲与阻隔,有着天南关在,分隔了两界,妖族与人族之间没有接触,也就不会挑起兵戈。

    就是挑起了,以天南关之艰险,妖界也不会轻易来啃这块咬不动的硬骨头,妖界不动,那么北域自然也不会轻举妄动。

    正是因为如此,北域与妖界之间虽然一直都是摩擦不断,但从未挑起过真正的大战,勉强算得上是和平。

    但若是天南关毁了,这和平就不会持续太久了,妖族野心勃勃,北域同样如此,没有了天南关的缓冲,双方心中都会不由升起先制人的想法,战局,一触即。

    一旦开战,就不是说停就能停的了,到时候,战火连天,北域,妖界,无论愿与不愿,都要被卷入其中。

    没有人渴望战争,起码,百姓不会渴望,就是民风彪悍的天南人同样如此,所以这天南关被毁的消息散播开来之后,整个凌风城都陷入了一片惶惶不安之中,暗流涌动,风雨欲来,似有一只无形的手,在背后拨弄着一切。

    这最大的体现就是,宁渊的画像遍布了全称,甚至人手一张,所有天南人注视着画像上的那一张面孔,内心之中是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愤怒与仇恨。

    而烈云楼中,在鼠三儿带来这一个如此惊人的消息之后,众人就散去了大半,但还是剩下了几人,无处可去,干脆就在这里和其他人议论起这天南关被毁的事情来。

    “就我说,这根本是以讹传讹,那鼠三儿也不知道在哪里听来了,就道出乱传,天南关被破,嗯,我勉强相信,被毁,呵呵,能毁这天南关的人,也不知道有没有生出来呢。”

    “此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妖族狼子野心,此刻又勾结我北域人族败类,以妖法毁了这天南关,接下来,那些畜生必然挥军而至,大战一起,我天南百姓又要遭受涂炭了,届时又不知道要有多少人死于刀兵之下,妖族,可恨啊!”

    “你这书生,这就有些杞人忧天了,就算那妖族用什么妖法破了天南关,那又如何,今时不同以往,如今我北域七国一统,武皇称尊,神武圣殿弟子千万,强者如云,就是那妖族不来,武皇也要兴兵而起,征伐妖界,那妖族这一次是自己找死,一头撞了上来!”

    “不错,武皇乃是我北域千古至尊,绝代天骄,甚至不逊万年之前的武神,麾下还有十二神将,四殿六宫,再加上神武圣殿万千弟子,天南五大禁军,这妖族不来也就罢了,来就让这些畜生有去无回。”

    “不过攘外必先安内,那勾连妖界的败类如今已潜入了我天南,务必要将此人斩杀,祭奠在天南关之中的无数英灵。”

    众人议论之间,酒兴也再起了几分,又是豪饮了起来。

    角落之中,宁渊没有言语,只是眉头微皱。

    宁渊皱眉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成了这人族败类,勾结妖族破了天南关的奸细。

    说实话,宁渊真的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天南关是他毁的,神阵子是他杀的,做了就做了,宁渊不否认,至于别人怎么看,那是别人的事情,他从不为其他人的目光而活,理他作甚?

    所以宁渊不在意,也没有去解释澄清的意思。

    当然,就算宁渊去解释,也是无济于事,三人成虎,千万人呢,足以颠倒黑白了。

    如今就是如此,这天南关被毁的消息已经散布开来,以天南王府与神武圣殿的威望,他们缉拿宁渊的画像,就已经坐实了宁渊勾结妖族的罪名,不要说言语解释了,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宁渊知道,自己已经踏入了一个人的局中,这个局排布了许久,算计了许多,直到宁渊离开妖庭,踏入天南关的那一刻,才正式运行。

    无论是吕少明,还是神阵子,又或者这天南关,都不过只是这布局之中的几枚棋子而已,在这几枚棋子之后,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暗中推动操控着一切。

    整个局,步步算计,环环相扣,一切都在那设局之人的拨弄之中。

    若非如此,这天南关被毁的消息绝不可能如此迅的传开,且先不说天南王府要不要顾忌民心动荡的问题,单单就说这天南关远在凌风城三千里外,宁渊破关到现在,不过才短短半日,竟然就传得整个凌风城人尽皆知!

    这背后没有人推动,谁信呢?

    宁渊如今的处境,纵是不在那人的意料之中,但也肯定不会在预料之外。

    所以说,从一开始,这便是一个杀局,一个针对宁渊而成的杀局,没有什么巧合,没有什么误会,一切一切,都在一人的算计之中,这人所图谋的,不仅仅只是宁渊的性命,还有神武圣殿,甚至北域,妖界!

    这般的手段,这般的图谋,便是想想,都会让人心中不由得升起一阵寒意。

    宁渊不蠢,他看得出来这一切都是在针对自己,也明白自己的一切都在那人的算计之中,所以他从未想过去解释什么。

    他不善算计,但却很清楚这所谓的局,应该如何去破。

    ps:不要再和我说主角低智商没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