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三章:凌风震动
    整座烈云楼内,一时之间,静得针落可闻。

    但这死寂并未维持多久,便被一声怒吼打破了。

    “是谁他娘的在放屁!”

    一个身形异常健硕的大汉咆哮一声,脸庞之上一片惊怒之色,一掌就拍在了面前酒桌之上,随即只听一声轰鸣,那华铁木打造而成的酒桌竟是被这大汉一掌拍成了粉末。

    这一声咆哮,终于让烈云楼之中的其他人回过了神来,脸上神情大半如若那大汉一般,惊怒交并,纷纷怒喝出声。

    “是谁在这儿胡说八道,找死大爷我成全你!”

    “天南关破了?真是笑话,这天南关是我北域第一雄关,如今又有王府五大禁军与神武圣殿的诸多强者坐镇,那妖界纵是兴兵千万也撼动不得丝毫,谁人能破得了这天南关!”

    “哪个王八蛋喝大了,连这种屁话都说出来了,找抽是不是?”

    “把那胡言乱语的家伙拉上了,老子今天教他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

    ……

    一片纷乱话语之中,这毫不掩饰的愤怒之后,却透出了几分想要掩饰却压制不住的惊恐与慌乱。

    天南关!

    北域的门户,天南的壁垒,抵御妖族的唯一屏障,正是因为这一座天南关,神武纪之后武道衰落的北域,才能够抵御住妖族的一次次侵袭。

    若是没有天南关,这北域怕是早已沦陷在妖族的兵锋之下,亿万人族,必然沦为妖族的奴仆,甚至可能断种灭族。

    由此可知,这天南关对于北域,对于人族来说是何等的重要,那几乎是命脉一般,不能容得半点差错。

    这一点天南人更是清楚,因为他们就在这天南关后,时刻处于那妖族兵锋之下,千年之前更是亲身经历了那一场妖族祸乱!

    那对于北域来说,是一场巨大的灾难,对于天南而言,更是一场难以想象的浩劫,妖族攻破天南关之后,当其冲的天南,近乎被妖族屠戮殆尽,百里无人,只有堆积如山的尸骸,那般的景象,根本不是几句言语能够描述的。

    这一场浩劫对天南造成了难以磨灭的伤害,让天南数百年都没有恢复元气,就是千年之后的现在,这仍旧是天南人心中一道无法愈合的伤痕,平时不去触碰也就罢了,可一旦触及,那便会撕裂开来,鲜血淋漓,剧痛无比。

    所以天南人才深深明白,这天南关是何等的重要,天南王府五大禁军,便有四支驻守于天南关内,包括直属天南王的血军卫,五大禁军之中最为精锐的一支战兵。

    也是因此如此,天南向来是民风彪悍,武风盛行,天南人皆以加入王府禁军为荣,为的就是守护这天南关,守护这北域,让这千年之前的浩劫永远不会重演。

    方才那一句“天南关破了”,无疑是触及到了天南人心中的那一道伤口,并且撕得鲜血淋漓的,所以这烈云楼之中的众人才会如此激动,甚至于勃然大怒。

    只不过愤怒之后,众人心中却是不由得升起了一阵惊恐。

    所有人都清楚这天南关的重要性,更明白这天南关被攻破意味着什么,没有什么人会拿这样的事情来开玩笑,也没有谁胆敢开这样的玩笑!

    那么现在……

    希望只是一个醉鬼酒后失言,说了不该说的话吧。

    凝重无比的气氛之中,已然有几人大步的走下楼去,将方才那大喊天南关破的人拉了上来。

    这是一个黑衣男子,身形削瘦,尖嘴猴腮,一双眼眸之中透着精亮的光,让人看了就有一种捂住腰包的想法。

    只不过此刻他脸庞之上满是惶然之色,眼眸之中更是一片惊恐神情。

    见此一幕,烈云楼之中不少人都皱起了眉头,心中那一丝不安更甚了几分。

    这黑衣男子不少人都认得,叫做鼠三儿,这不是他的名字,但放在他身上却是极其贴切,平日里做的是见不得光的买卖,但在三教九流里都混得开,消息也极为灵通。

    最重要的是,这鼠三儿十分怕死,所以他绝没有哪个胆子拿天南关的事情来开玩笑,看他此刻这副模样,也根本不像是说笑的样子。

    那么也就是说……

    想到这里,众人心中不由得一沉,一时之间竟是无人言语,气氛压抑得让人有种窒息的紧逼敢。

    片刻之后,那一掌拍碎酒桌的大汉方才出声,冷然说道:“鼠三儿,你刚才在胡说八道什么,这也能开玩笑,信不信老子撕了你的嘴?”

    听此,鼠三儿嘴一歪,露出了一副快要哭出来的神情,说道:“几位爷,我鼠三儿的胆子你们还不知道,出了名的怕死,哪里敢拿这天南关的事情来打哈哈,这件事可不是我胡诌诌的,而是内城里传来的,不信你们去内城打听打听,这消息早就在各大世家之间传遍了。”

    “什么!”

    “这怎有可能。”

    听鼠三儿的话语,众人神色变了又变,一人不由上前,高声说道:“这天南关有王府禁军驻守,又有神武圣殿的诸多强者坐镇,又坐拥大阵之势,几乎是稳如泰山,怎有可能说破就破,你是在哪里听来的消息!”

    听此,鼠三儿一阵苦笑,说道:“这我也不清楚啊,内城里就是这么传的,听说这天南关不仅仅破了,还被毁了,现如今那只剩下一片废墟了……”

    “荒谬!”

    鼠三儿话没有说完,就被一人厉喝打断了,众人也是纷纷怒视向他,眼神之中满是不信。

    众人如此想也是难怪,这天南关乃是北域第一雄关,由先圣神阵子亲手建造而成,其中设有千山金刚阵,整座雄关坚不可摧,屹立万年不倒。

    便是在千年之前,妖族汇集千万妖兵,不惜代价攻破了天南关,也仅仅只是杀光了天南关之内的守军而已,对这坚不可摧的天南关毫无办法,直至被天南王扫平之前,都撼动不得这天南关一砖一石。

    千万妖兵都动不得这天南关,如今这鼠三儿却说这天南关破了,并且还被毁了,只剩下一片废墟,众人如何能够相信。

    见众人对自己怒目而视,鼠三儿哭丧着脸,大声喊道:“我说的是真的,你们若是不信,自己去内城打听打听,对了,我还听说这天南关之所以被破,是妖族派出了一个奸细,让此人骗入关内,与妖族里应外合,才把天南关给破了,便是此人!”

    话语之中,鼠三儿挥了挥手中的一张纸,无疑,纸上是宁渊的画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