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二章:惊闻
    天南作为北域边陲,与妖界相邻交接之地,民风素来彪悍,没有江南水乡那般柔媚婉转,莺歌燕舞,只有这如若大漠一般的豪迈狂野,刀光剑影。

    在这天南之中,最少不得的是武,再其次便是酒。

    有酒便有人,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自也少不了攘攘纷争,以及各种异闻传说。

    在凌风城众多酒楼之中,烈云楼算不上最好的那一家,但绝对是生意最火爆的哪一家,其特产佳酿:烈云酒可谓是名扬凌风城。

    这烈云酒酒质极烈,有淬血练骨之效,在传闻之中甚至还有几分壮阳震威之能,价钱又十分的公道,所以这烈云酒在这凌风城之中是极为畅销,无论是世家贵族,还是平民百姓,还有天南王府麾下的血军禁卫,都会时常光顾这烈云楼。

    所以这烈云楼的生意一直都十分火爆,每日光顾这酒楼的人多不胜数,这三教九流的人聚在一起,酒兴之下难免会一时失言,或者大吹牛皮,各种或真或假的流言传闻也就由此蔓延开来。

    “前一段时间,城里的禁军不知为何减少了许多,今日怎么又忽然多了起来,还拿着一人的画像四处通缉,我都被盘问了两句呢。”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前段时间有消息传出,说是武皇欲要亲征妖界,我们天南便是前锋,现如今王府怕是正在备战呢,不然的话,你以为那群军爷会舍得这烈云楼的酒,几日都不来么?”

    “这倒也是,不过话说回来,武皇亲征妖界?这能行嘛,那妖界疆域广阔,其中妖族不计其数,我邻居老哥他兄弟的小儿子进了血军卫,当初听他将天南关的战事,乖乖,千千万万,那简直就是一片海,放在那里让你杀都杀不完啊。”

    “狗屁,你这是长妖族志气,灭自己威风,那妖族的确强悍,但我们天南人就是吃干饭的不成,王府五大禁军,随便一支便能扫平十万妖族,再且说了,我们还有神武圣殿,其中强者如云,武神更是武神传人,一代天骄,盖世人杰,麾下十二神将,将三大圣地请来的神州高手打得贴贴服服,这区区一个妖界又算得了什么?”

    “就是,只要一开战,我天南之人愿为武皇前锋,出天南关,破孤云城,为武皇打下第一片妖界疆土。”

    “不错,如今武皇一统北域,位尊人皇,此次亲征妖界,必然建下不世之功,千秋伟业,为北域扩土开疆,将那一直对我北域野心勃勃的妖族崽子尽数灭了,正好一报千年之前那一箭之仇,痛快!”

    “北域能有此皇者,真正是亿万黎民之福啊!”

    众人议论之中,已是渐渐将话题的焦点转移到了那一位“武皇”身上,每一人言语之间,神情都渐渐变得有些狂热了起来,毫不掩饰的透出了心中的崇敬之意。

    如此一幕,有些不正常,起码在这天南之中,绝不正常。

    以往在这天南之中,能让众人如此崇敬的,只有一人,也只会是一人,那就是这天南之主,被誉为北域战神的天南王。

    但现如今却不同以往了,众人言语之中,都不由得偏向了那位“武皇”,并且是崇敬万分,反观那位天南王,却少了许多,甚至有被这武皇之名掩盖的趋势。

    这放在以前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也是因此,宁渊微微皱起眉来,只不过他皱眉的主要原因,不是这武皇惊人的威望,而是因为这天南王府。

    千年之前,朝家就是天南之主,经营千年之后,这天南更是被打造得如若铁桶一般,天南王府拥有着难以想象的威望,万众归心,四方臣服。

    这般的威能,不仅仅是因为天南王府的实力,更是因为朝家千年之前扫平妖族,平复了那一场肆虐北域的妖族祸乱,这千年来又驻守天南关,抗击妖族入鞘,守护天南,守护北域,是整个天南的守护神,擎天之柱。

    对于天南人来说,朝家就是神,天南王府就是天,除此之外,他们不承认任何人,也正是因为如此,没有哪一方实力能插足天南之中,大秦皇室不能,三大圣地同样不能。

    但眼下这神武圣殿,还有那一位“武皇”,在这天南之中却有了如此惊人的威望,甚至还隐隐压过了这主宰天南千年的天南王府!

    这绝不可能是武力征服,神武圣殿有这个实力征服天南,但却没有办法征服民心,就是能,也不可能在这短短的三年时间,就营造出如此威望。

    所以这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天南王府,成了神武圣殿的一员,那位武皇麾下的一名臣子。

    对此,宁渊其实并不意外,三年前他尚未离开北域之时,那第一任天南王朝峰便是神武圣殿的长老,据说朝阳也得到了一尊武魂传承,加入了神武圣殿,所以这天南王府是神武圣殿一部分的事情,并不是什么让人惊讶的事情。

    宁渊之所以皱眉,是因为此刻的局势,身为神武圣殿死敌的他,若是与朝阳再见,那会是一番怎样的景象,拔剑相对么?

    宁渊不知道,三年之前,他与朝阳是朋友,但是三年的时间,足以让一个人改变太多太多,他不知道这三年之后,这朋友还会不会是朋友。

    不仅仅是朝阳,还有其他人,凌天,金无命,还有那魔女苏暮晚晴,若是再次相遇,彼此相对的立场,是如何的结果?

    心念至此,宁渊摇了摇头,将碗中的烈云酒一饮而尽,打消了去往天南王府见一见朝阳的想法。

    此时此刻,也许不见,要远远好过再见。

    宁渊心中所想,自是无人知晓,在这烈云楼之中饮酒买醉的人太多太多,没有谁会去注意角落里的他,众人依旧自顾自的议论着。

    “既是要备战征伐北域,为什么今天又撤回了这么多禁军,刚才我去看了看,现今日这凌风城之内的禁卫巡军可是比往日多了几倍不止,其中还有五大禁卫甚至血军卫的人,这画像上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值得王府摆出这么大的阵仗。”

    宁渊邻座上,一人看着手中宁渊的画像,神情之中满是疑惑。

    “的确让人奇怪,也不知道多久,王府没有过这么大的动作了,就是几年前妖族忽然集军进攻天南关,也不见王府弄出这么大动静啊,五大禁军齐出,竟然只是为了抓一个人,乖乖,这家伙做了什么?”

    “谁知道呢,这件事情闹得已经是满城风雨了,但也没有个确切的消息传来,不过听说与神武圣殿有关,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神武圣殿?那想必应该不会错了,不过以神武圣殿的实力,还需要五大禁军动手么?”

    “就是,也不想想现如今在天南,神武圣殿有多少高手,法尊孤圣传人:白灵白仙子,医神药王传人:李君悦李仙子,还有两位十二神将,枪皇秦英空,刀尊林峰,我还听说阵殿席,神阵先圣的传人吕少明吕公子也来了呢。”

    “别忘了,还有朝阳殿下。”

    “对对对,我这脑子,竟然忘了身为剑主的朝阳殿下,该死,真是该死!”

    “话说回来,神武圣殿如此多的高手,为何还要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抓一个人呢?”

    “你懂什么,杀鸡焉用宰牛刀,就这点小事,如何能让十二神将与两位仙子亲自动手,交由五大禁军去做就是了。”

    “不错,如今王府放榜缉拿此人,只要能寻到其踪迹,便有赏金十万,若是拿得下他的人头,那更是了不得了,不仅仅有千万赏金,还有神武圣殿的奖励,整整十颗武道丹,一门先天武诀,还有一个入神武圣殿修行的机会,若是我得了,哈哈哈……”

    “就你王麻子这点三脚猫的功夫,算了吧,别去丢人现眼了,给人送菜。”

    “我王麻子怎么了,咸鱼都有翻身的一天呢,我王麻子难道就不能武道有成嘛,你看这画像里的小子,白白净净,弱不禁风,根本就是一个小白脸嘛,能有多厉害,也许就只是懂得躲藏和跑路罢了,瞎猫还会碰上死耗子呢,我王麻子说不定不巧就碰到了,到时候老子让你笑不出来……”

    “哈哈,你就吹吧……”

    众人大笑之间,角落里之中,默默饮酒的某人伸出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心中忽然有一种泪流满面的感动。

    终于给人当成小白脸了,真是不容易啊。

    一张画像,闹得满城风雨,众人议论依旧,越热烈,让这烈云楼一直都是热闹万分,但就是此时,忽然,一声惊慌失措的喊叫声响了起来。

    “天南关破了!”

    一句话语,宛若惊雷,轰鸣震入了在场众人心中,只不过转眼之间,这原先还热闹万分的烈云楼,就陷入了一片让人窒息的死寂。

    静,静得难以想象,没有人言语,甚至连呼吸都不由得屏住了。